粉色app ao3官方网站入口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南洋公司募股的事,张毓已经从《广州工商联合会周报》上看到了。这份周报每周发行一次,免费增援给会员,但是大多数人只是拿它当包装纸用。但是对张毓这些已经多少了解元老院套路的商人来说,这是了解元老院政策走向的重要窗口。

南洋公司的性质、作用和募集股份,发行债券这些,在周报上已经有了详细的报道,张毓虽是个17世纪的小商人,但是募股、发债这些商业金融的玩意并不是近现代的发明。明代的广州也有它的原始版本。就算是他家的老铺这么一个小店面,也有附近的邻居在柜上上存钱取息的--这不就是发债吗?

张毓对这件事本身是非常赞同的,在他看来,元老院做什么都是正确的。南洋公司募股发债其实又是一次巨大的“风口”--对,张毓已经能很熟练的运用这些新词汇了。

下南洋赚大钱,这在广州市民里算是一种共识。毕竟他们见识得太多了。但是,下南洋也意味着极大的风险,许多人一去不回,有些人侥幸回来却因为各种原因一贫如洗。一般人即没有财力,也没有胆量去尝试。

张毓知道澳洲人自己就是做海商发家的,又有各式各样的大船重炮。每年赚来得银子象流水一样。能依附到他们去南洋做生意,那就是躺着挣钱。如今给工商联的会员们认购的机会,不但是为了筹款,也有认可是“自己人”的意思。

高举的意思他是明白的:不论股票还是债券,在认购数量上他想和自己协调一下。高举现在是元老院旗下的广州第一商人,而他是第二号。虽说他的财富规模连高举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但是地位却非常高。在认购数目上高举自然先听下他的打算,再斟酌出一个合理的数目,以顾及他的颜面。

这种心思换作是其他人,自然心常受用--问题是张毓手里一点闲钱也没有,反而增加了不少烦恼。

如果告诉高举自己不打算认购,岂不是叫高举为难?白瞎了他的一片好意。高老爷现在是张毓在广州商圈中不可多得的一个“友人”,许多经营层面上的事情或是他给出建议或是他帮忙解决。从各种角度来看,都不能扫了他的面子。

再说了,自己作为元老院扶持的“重点民营企业”,广州工商联的二十五家理事会员之一,居然在元老院这么大的项目上一毛不拔,这是什么居心?又想表达怎样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的背上就发凉。

高处不胜寒。年纪轻轻的张小哥,已经深刻的体会到这种感觉。

从哪里能找一笔钱来就好了!他暗暗想着,感觉自己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为钱发愁--就算是没发达之前,他都不至于为此睡不着觉。

这天一早上例行去厂里走了走,顺便看看情况。听了管事们的汇报,厂子里一切正常。他也松了口气回到店里来。

虽说店的招牌挂得是张记老铺的字号,理论上不是他的公司。但是他是张记老铺的少东家这点在普通的广州市民心里却是实打实的。所以他也时常在店里露个面,招呼客人,询问顾客的意见。一是表示自家“不敢忘本”,二来也以此来征询顾客对产品的反馈--现在产品产量高了,又上了许多新品种,要有第一手的反馈才行。

张毓打小在店里帮忙,迎来送往的套路最熟悉不过,人长得清俊,嘴又甜。给自家铺子拉了不少良缘。体别是他发达之后还时不时到店里招呼客人,更是博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午后客人稀少,张毓正在柜台后整理流水账,忽然听到伙计的招呼声,抬头一看,进来了两个顾客。二人一高一矮,均是短发髡衣。矮个的小伙子走在前面,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手里拎着一个公文包,高个的跟在后面,皮肤白皙,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看神情心情不错。

一看这模样就是“吃澳洲饭”的。张毓不敢怠慢,赶紧放下账本。

再看二人的神情举止,他立刻认定,高个子是个“元老”。这不仅体现在他的表情姿势上,还有他的衣着:看似和矮个子相似的款识,但是用料裁剪都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

元老来铺子参观、购物,对张毓来说并不稀罕,毕竟张家核桃酥名声大噪,元老们也想亲眼

粉色app ao3官方网站入口

来看一看,尝一尝。

但是来得人越多,张毓就愈发小心。他牢记老

粉色app ao3官方网站入口

豆的教诲:“百人百心”。洪元老他们高看自己不假,但是保不定其他元老的心思如何。所以他在店里下了死命令,来得客人都要殷勤招待,绝不许轻慢客人。

来得既然是元老,他更加十二万分的小心,赶紧亲自迎了上去,躬身道:“欢迎二位光临张记点心铺,请问二位想要点什么?”

只见这位元老并不立刻答话,目光审视整个店铺之后才说道:“我就随便看看。”

这下愈发实捶元老身份。张毓接触元老多了,知道元老们脾性各不相同,不过有一点他们倒是很相似,每个人都力图表现自己的城府很深。所以他们往往说话非常简短,公开场合更是很少具体表态。

他立刻应道:“是,是,有什么需要请再招呼。”

楚河扫了扫店内,这里的装修风格和钟仪商社很相似--十之八九是同一家建筑公司包工的活计。不过装潢上却稍微要考究一些。靠墙的柜台和店铺中间的展示桌,全都是用玻璃制成食品缸,配着玻璃盖子,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类点心饼干糖果,恍惚间有些八十年代义利食品公司的味道。

楚河看到这么多的品种,颇有些踌躇--他有心想尝一尝,但是又不知最出名的核桃酥是哪个,正要开口询问,张毓已经接上话了。

“首长,您要是拿不准主意的话可以先试尝下口味。”说罢亲自端着一个大漆盘过来。

漆盘是长方形的,很大。上门分成了许多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有若干点心糖果的的碎片。一靠近便是甜香四溢,更有一股扑鼻的香料和乳制品混合的浓腻香气。

楚河笑道:“你们家的品种还真不少!”他没有马上拿起牙签,又问道:“早就听说你们家的核桃酥很有名,哪个是啊?”

张毓赶紧放下盘子,指道,说:“这几格都是我们店的招牌核桃酥,有原味、椒盐、麻糖口味三种口味。”

楚河拿起牙签,吃了几片--实话说,滋味虽说不错,但是这种重油重糖重调味的食品对旧时空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美味。

不过他还是露出了笑容,称赞道:“好吃!”说罢又对已经露出馋相的朴智贤道:“你也尝一尝。”

朴智贤就等着这句话,立刻也拿起牙签吃了起来,连说:“好吃!”

楚河说道:“这三种口味的核桃酥,每个来两斤,我要行远路的,包装的结实些。”

张毓忙道:“首长请你放心,小店有专门的行旅包装,木盒包装藤编外套,里面还垫了纸,就算车船颠簸,保管到家还是完整的……”

楚河笑道:“你知道我是元老?”

“首长一进门小的就知道了,首长的气度风范岂是常人能有的……”

“好了,好了,少拍马屁。”马屁虽然低级,听着还是受用。楚河这时候才正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你就是这里的少东家张毓吧?”

“少东家三个字不敢。小的就是张毓。”

“什么小的大的,你都剃了头,穿了我们的澳洲服装,说话怎么还是这套?”

“是,是,我就是张毓。”张毓心道这首长的套路倒是一般无二!但是每位陌生元老到来,他都是自称“小的”,一来表示谦逊,二来也有首长明面上说不喜欢,其实很享受这个调调。

张毓见这位楚远老四下张望,马上又招呼道:“首长请二楼坐,待我奉茶。”

楚河原本就想和这位元老院的标竿民营企业家谈一谈,当下道:“好,我原也想和你聊聊。”言罢对正在“试吃”的朴智贤道:“你都尝尝,有好吃的再给你姐带点。”

朴智贤道:“姐姐就爱吃甜的!我看每样都买个一斤二斤的正合适……”

楚河笑道:“你这是准备把你姐喂成猪么?她这些日子可发福了不少!”

张毓陪着笑,讲楚河迎进了二楼的会客室。这里是他专门招待客人,洽谈生意的地方,装修也是按照“澳洲式”风格搞得。虽说没搞到正宗的“澳洲真皮布艺沙发”,但是满堂的澳洲款藤编客厅家具也是广州市里头一份了。

因为正是冬季,藤沙发上都放了手工刺绣的棉垫,坐上去甚是舒服。楚河打量这会客室,只见墙上挂着一副黑底金字匾额,上书八个字:实心做人,诚心经营。另一面的墙壁却又贴着四副宣传画:《开展新生活运动!》《防疫灭鼠,人人有责》《严防间谍!》《活跃市场,满足人民需求》。

喜欢临高启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