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线上文学城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玄漓如实说出,他在域界通道内的经历,还有他自身的感受。

嘴上不满归不满,讥讽归讥讽,可对前世的战友,他一向充满信任,毫不怀疑。

幽瑀很认真地听完,随后皱眉思考了一番,突然道:“给我看下你的灵魂识海!”

“哦。”

玄漓略一点头,就在他的面前,放开了对自我的所有封禁。

其眉心处,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灵魂涡旋,也骤然浮现。

“容我细致翻阅一遍。”

幽瑀灰白色的一截指头,点在玄漓的眉心,渗透向小小的灵魂涡旋,然后直抵玄漓灵魂最深处。

身为浩漭旷古以来,第一位晋升鬼神者,幽瑀几乎是阴脉源头的代言人,他在玄漓放开自我以后,能轻易看到玄漓所有隐藏的秘密。

咻!咻咻!

从幽瑀的指头内,飞出数不尽的幽白电光,在玄漓的灵魂识海铺展开来。

玄漓两世的记忆,参悟的魂魄秘术,修行的道法和灵诀,他的一些算计,在天外的诸多经历,甚至关于血神教的知识,在幽瑀眼前赤裸裸地展现,一点都没隐瞒。

也唯有幽瑀,他是百分百信任,才允许这么做。

并没有持续太久……

幽瑀的那一截指头收回,他淡漠的脸上,流露出凝重和困惑,“奇怪,缺失的竟然是这部分……”

幽瑀嘀咕自语着,不等玄漓追问,又再次开口:“关于神位,浩漭的本源精能,地心之炎包裹的奇妙,你知道多少?”

玄漓茫然地摇了摇头,“一点不清楚。”

“那就对了。”

幽瑀吸了一口气,深深看着曾经的故友,说道:“你主魂缺了一角。那缺失的一角,就藏着我刚刚问你的那些问题。你呢,曾经晋升过至高,你拥有过一席神位。所以,即便你转世再生过,这方面的记忆,依然烙印在你主魂内。”

“你在外域星河,被我唤醒的那一刻,这部分的记忆也随之醒来。”

“你曾经,以你凝炼的那一席神位,确切地感知过那东西。还有,我也曾和你说过,关于那东西的奥妙,你如今却说没任何印象。”

幽瑀拉长声音,很笃定地说道:“你被那不稳定的源界之门,剥离的一小块灵魂碎片,记载的就是这方面的记忆。”

“是剥离,不是拓印?”玄漓脸一冷。

“对,是剥离,不是拓印。”幽瑀道。

玄漓不吭声了,身为鬼巫宗曾经的首领之一,他当然明白这两者的区别。

拓印的话,只是将他主魂一部分记忆拓印带走。

对他,其实没实质上的影响和伤害,他灵魂是完整的,只是被人复印了记忆。

可剥离,意义完全不同。

如果将主魂视为一幅神奇的画卷……

剥离,就是将此画卷的一小块撕下来,这意味着他现在的灵魂是不完整的。

灵魂残缺,他拿什么问鼎至高之位?

“换了是以前,你缺失了一小块灵魂,我恐怕也没办法。现在的话,我有办法给你修补起来,让你找回那段缺失的记忆。”

幽瑀语气透着骄傲,微微仰着头,他仿佛看向了恐绝之地,“就是会比较麻烦,也要耗费我不少的力量。不过不用担心,如果我不能给你,从源界之门找回来,我保证帮你缝补好残缺。”

“我保证,不会影响到你以此冲击神位。”

幽瑀先打消他的顾虑,随后皱眉思量。

从祖安,还有韩邈远、虞渊的口中,他已意识到“源界之神”的恐怖。

那是一位原先在深渊,不仅灵魂强大无比,且通晓了空间奥术的异类。

这个异类,居然在玄漓经过那个尚未稳定的“源界之门”时,悄悄剥离了这部分的残魂记忆。

要是玄漓提防他,对他不是完全的信任,断然不可能说出这件事。

也更加不可能,允许他在自己的灵魂识海内,肆意地翻阅。

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玄漓被剥离的一块残魂内藏着的秘密,是和浩漭的神位,本源精能,还有地心之炎下面的东西相关。

“他在探索浩漭地底,神位的来由?源界之神想要的,不会是……”

幽瑀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下一刻,他以恐绝之地主宰的力量,直接强行沟通天藏。

海棠线上文学城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传告一下天启,还有那位归墟神王,就说鬼巫宗幽瑀,玄漓,要拜访一下两位神王。还有,请那位精通空间之力的严奇灵,一定也要在陨月禁地。”

他道出自己的意图。

禁地内,那座恢弘壮阔的宫殿,一行人正在说话,商议着绿柳封神以后,能为神魂宗带来什么。

还在讨论着,太始做出的那些安排,究竟有什么深意……

天藏身形微震,突然聆听到了幽瑀的吩咐,于是第一时间汇报。

手握刀叉,正在大吃特吃的天启神王,动作停了下来,看了一眼石柱内,归墟神王的影子,点了点头,道:“我们很欢迎。”

……

另一端。

虞渊的阴神,出现于裂衍群岛的药神岛,夏楠,还有殷雪琪,加众多精通药理的炼药师,已齐聚一堂。

他原来制定的那个计划,正在推进中。

看着那些被夏楠整合的,几十个修为境界不足,却像是药痴般的门内子弟,虞渊仿佛看到了前一世的自己。

暗翼星域那边,有众多繁茂的森林,非常适合灵药灵草的种植。

还有暗灵族的人,还有温露配合。

再加上这些境界不足,却对种植药材精通的药师,虞渊相信要不了多久,暗翼星域就会遍地开花。

奇花异草,珍奇的植物树木,将大量地涌出。

成熟的药草,高等阶的灵材,将会被送往千鸟界,亦或者弄回浩漭大世界,供炼药师凝炼高品质的丹丸。

“诸位准备好了,就去通天岛,然后前往荒神大泽。”

他的阴神悬浮在药神岛,望着又期待又有些不安的那些人,做出他的安排。

突然,他从不远处的元阳岛,感应出了异常……

“你们直接过去就好,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问题。不论是浩漭内部,还是天外星河,你们都能畅通无阻。”

匆忙丢下这句话后,他的阴神飘然而起,直奔元阳岛飞去。

“虞,虞渊!”

元阳岛的修行者,看到他那清晰浮现的阴神,神色微变。

“我找莫白川,我知道他在!”虞渊轻喝。

一位有着阳神中期的修行者,听他这么一说,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随我来。”

岛上,以前趾高气扬,自诩为上宗的那些修行者,如今都面容灰暗。

他们看向虞渊的眼神,也有些躲闪。

李天心死了,宗主宇文皓不久前,也在天外“战死”,他们虽不清楚内幕,却知道元阳宗已经日薄西山。

没了至高强者坐镇,沦为下宗的元阳宗,以后将会遭遇什么,他们都不敢想象。

换了以往,如果宇文皓和李天心还在时,虞渊胆敢以一道阴神飘来,可能在第一时间,就遭受了他们的围攻。

可现在……

一方面宗门势弱,另外一方面,虞渊是有资格参与那场议会的人,还是被韩邈远点名邀请的!

这意味着什么?

于是,岛上的元阳宗大修,只能目送着虞渊,被坐镇于此的前辈亲自领路,带往岛中一座整日震颤的山峰。

山峰底部。

“老白,你……”

虞渊阴神一进来,只看了一眼莫白川,就语塞了。

莫白川从临天山脉离开,到现在,其实也没有过太久。

可就这么短的时间,在莫白川的体内,他已看到了九个奇特的窟窿……

莫白川开辟的九个穴窍,本蕴藏着太阳精火的炎力,可那九个穴窍在他的眼中,如今化作了九个血窟窿,在莫白川下丹田附近,正不断地淌血。

莫白川的灵魂识海内,还诡异地,多出了一团很弱小的……天魂。

以他的修为境界,天魂早已蜕变,早就成了阳神。

天魂再现识海,说明他的阳神已碎,他以前留下的后手,让他的天魂再次浮现。

本快要抵达自在境巅峰的莫白川,竟在短短时间内,连跌两境,沦为了一个魂游境的修行者。

没了阳神,成了一位魂游境修行者的莫白川,对元阳宗而言,无疑是新的噩耗。

“我的阳神,在地心之炎的边沿,已被焚烧为灰烬。”

端坐着的莫白川,抬起头,脸上竟没有悲伤,平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当初,我帮谢斌重铸过阳神,你的话应该更容易。老白,既然你知道不行,也亲自试过了,那条路就算了吧?”虞渊劝说。

“不。”

莫白川摇头,脸上没有畏惧,眼神依然坚定,“我有了一点头绪了。我再次凝炼的阳神,会以地火去浇筑。我这次的惨败,是因为铸造阳神的材料,全部来自太阳能量的结晶,这和地心之火有明显冲突。”

“你还是算了吧。”虞渊苦笑。

“回去吧,我心意已决,谁劝也没用。”莫白川赶人。

“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帮你的吗?”虞渊询问。

莫白川本想说没有,可一张口,却又停住了。

然后,他认真想了想,才点头说:“有的。”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