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网站 八戒八戒神马电影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凛冬公国的阳光本就暗淡。

虽然笼罩城市的小结界,能够将暴风雪挡在外面……但是这结界本身并没有照明功能,上方呼啸着的暴雪依然挡住了天光。

因此在凛冬公国,街道上始终都是昏暗的。

大公府的办公室也同样如此昏暗——只有拧动桌上的开关,才能燃烧绿火、照亮这个房间。

虽然燃烧着的是绿色的火焰,但发出的却是浅黄色的明亮光辉。这也正是绿火的特性。

桌上那盏绿火灯比蜡烛要明亮许多,能够有效保护视力。

就亮度而言,这一盏绿火灯大概和护眼台灯差不多,可能还要弱一些。因为外面还套了一层灯罩,用于让这灯光不那么刺眼。

而在安南进入这个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开始。

整个房间中骤然充满了光。

既不刺眼,也不灼热。反而让人感觉到明显的舒适,就仿佛在温度刚刚好的时候、在午后松软的沙发上晒太阳一般。

就连房间中那盏绿火灯的光辉,在安南进入这个房间后都变得暗淡了起来。

就变得在正午时分,从太阳底下点燃的烛火般无力。

这微弱的光,甚至莫名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

——只因诸光在安南面前皆为驯服。

而安南关上门之后,就直接慵懒的靠在了身后的门上。

安南微笑着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美】到震慑人心的笑容。

那毫无疑问,是属于要素之力的领域。

只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甚至于他仅仅只是存在于这个房间中,安南就将无尽的光灌入到了德米特里和梅尔文伯爵的知觉中。

是的,知觉中——而不是眼中。

即使闭上眼睛也无用。用手遮也无用。

房间中的每一滴光如同细小的雾滴,甚至能够用皮肤感受到、能够用口鼻呼吸到……能够嗅到香味、能用舌头尝到味道。

就像是燃烧的松香,又像是带点清甜的微苦的油脂。

只要见过一次安南,就绝对不会忘记——

梅尔文伯爵心中似乎有些恐惧。

但也只是似乎。

因为这些杂乱的情绪,在产生的瞬间就被自己心中的光芒完全驱散。只是看着安南,梅尔文伯爵的心情就变得无比宁静……

梅尔文伯爵至今已经活了几十年,心情却从未有一天能像是今天一般宁静。

外面的诸多纷扰全部消失不见。整个世界变得寂静而和谐,一切烦心事、甚至是需要处理的工作,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就像是睡饱了非常香甜的一觉,愉快醒来之时那般神清气爽。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因此,梅尔文伯爵即使心里知道自己必须警惕安南大公、却也还是不自觉的对他产生了好感。

梅尔文伯爵立刻收敛心神。

随后他便用法术查探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多出了几个他或是见过、或是没见过的影响。

——低阶影响:眼前一亮。

——低阶影响:温暖的幸福。

——高阶影响:流动的光芒。

这其中,梅尔文伯爵只知道【流动的光芒】这个影响。这是属于辉光领域最为纯粹、通用的影响。

剩下的两个新影响,都是独属于安南的新影响。

——无需任何法术。

只是存在就会改变他人的心智,哪怕只是“看上一眼”这种程度的接触就会获得影响。

这毫无疑问,绝对是黄金阶的超凡者才会持有的特性。

甚至还不是那种凑数的黄金阶。

从这个影响的密度来说,甚至已经是距离升华仪式仅差一步、完全构筑崇高假身的……仅存于传说中的“真理阶”!

真理阶并非是一个真正的阶位,相比较黄金阶来说并没有完成脱胎换骨的升阶,灵魂依然还是黄金阶时的固态灵魂。

这个词通常用于描述“已经完全超越了黄金阶”、“却又还没有成为神明”的中间态。

这意味着,安南现在基本上就只差一个仪式、只要过个手续,就能成为神明——他甚至已经能够招揽信徒、建立教会了!

……到了这个时候,再想要阻止安南升华已经来不及了。

但当梅尔文伯爵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同时。

他就猛然间感觉到了不对劲——

在安南似笑非笑的注视下,一阵莫名的、无形的寒意浸透他的身体。

就如同迎面吹来一阵极寒的微风……而他穿着满是孔洞的毛衣、刚从温暖的房间中走出。自身前浸到身后,一瞬之间驱散了他前不久产生的倦怠感与幸福感。

那并非是错觉。

而是填充了“理解”之要素的领域!

尽管安南对夺魂学派的法术并不了解,但他所掌握的“理解”要素,同样也可以用来读心。

并非是“窃取思维”,而是“理解想法”。

如同理解要素能够用来和动物、植物甚至天空大地沟通一般……就算一个人的主观意识想要保守秘密、但他的身体却会很诚实的与安南达成共识。

“原来如此。”

安南笑眯眯的说道:“你们是想要打断我的升华仪式啊。

“那不妨说说吧——”

随着安南的声音落下。

梅尔文伯爵感觉到周围的环境顿时变得昏暗。

只有他、安南、地面发着光……甚至就连德米特里,以及在他身后的桌子都消失无踪。变成了纯粹的黑暗。

窗外的声音也消失无踪,整个世界瞬间变得寂静,只有他的心跳声变大了数倍,宛如擂鼓般隆隆作响。震的他耳膜生疼。

……这是,幻觉?我身处梦中?

亦或是某种特殊的领域?还是把我拉到了另一个空间中?

梅尔文家族的这位族长,表情顿时变得僵硬了起来。

以他白银阶超凡者、大仪式师的水平,居然看不出来安南这招的底细……

在梅尔文伯爵对面的安南,伸出一根食指,不慌不忙的在身前划了一条线。

从伯爵这边望过去,那真的就只是一条线。

但安南却伸手在它上面轻轻旋了几下,就如同将纸钱划开一般,将这一根线划开成了一个圆。

随后安南伸手握住了这个光之圆盘,如同它真的具有实体一般——它如同太阳般发着光,但当安南拿走它的时候、梅尔文伯爵又分明看到它根本就没有“厚度”!

安南就将这个“光盘”放到自己身下。

它就这样悬滞于空中,而安南优雅的坐了下去、翘起右腿。双手十指交叉,撑在下巴上。

安南不知何时已经,变回一对湛蓝色的瞳孔、骤然变成了星空般的深蓝。在深处浮现出两个复杂的符文,看起来就像是被点亮的星座。

“说说看,梅尔文伯爵,”安南的声音温柔而毫无敌意,“梅尔文家族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什么东西?”

两人之间的存在“体积”,存在极大的差距。如果说安南是恒星的话,梅尔文伯爵只是行星上的一只鬣狗而已。

梅尔文伯爵现在完全不能动。

不是被束缚住、也不是感到惊愕……要比喻的话,就是自己对自己身体的权限被下调到了无法驱动躯体的程度。

……黄金阶和白银阶

大黄网站 八戒八戒神马电影

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吗?!

——不可能。

梅尔文伯爵立刻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他也见过“人间之神”。那是代代相传的资深黄金阶——而当人间之神发怒的时候,梅尔文伯爵只是仿佛看到了雪崩、地震、泥石流这般的天灾一般。

虽然恐惧到只能逃走,但也不

大黄网站 八戒八戒神马电影

是完全无法逃走。

而如今……

在他极力克制之下、他的思维还是不自觉的飘向了那个最为隐秘的角落。

一个让安南有些熟悉,又许久未曾听闻的名字:

——格良兹努哈。

他曾经的名字是格良兹努哈·凛冬,是一个被“除名”之人。

凛冬家族的被除名者……以及,已死之神骸骨公的教宗。

“……原来是他?”

安南有些意外的喃喃道:“我还以为是蠕虫……”

还是说,格良兹努哈才是蠕虫的代理者、而梅尔文只是一个工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