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___了作文 偷窥无罪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一番犹豫。玄天最终决定前去拜见这位绝世高人,希望对方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化解掉自己身上的因果。“唉,真是流年不利呐。”“如此恐怖的存在怎么会……为何会出现在玄天世界这样的小世界,况且还是如此低调行事,若非本座之前只是试探,恐怕已经身死道消了。”玄天伫立在灵玄镜面前,看着镜子中愁眉苦脸的自己,喟然长叹道:“玄天啊玄天,你虽然长得如此俊美,也是这玄天界之主,但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否则,你的陨落,必将是诸天万界的损失。”说到这里。玄天衣袖一挥,将灵玄镜收了回去,然后身形一闪,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另一边。叶长青一剑斩碎亿万雷霆之后,天地间的各种恐怖异象很快便消散于虚无。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见这位所谓的玄天界之主不再回应,叶长青又不禁开始怀疑起来。对方到底什么情况?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了,竟然还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难道叶某人方才的传音,他没有接收到?可这不应该啊!按照正常的套路,既然是玄天界之主,那么自然也就掌控着玄天界的一切运转,又怎么会接收不到叶某人的传音?难道……难道是对方觉得叶某人太过于弱小,而不屑于叶某人一战?这也不对!叶某人方才传音所有生灵,他如果只是不屑,那么其他生灵如何看他!身为玄天界之主,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尊严?如果有那么一丢丢尊严,怎么着也得回应一声呐。也罢!既然对方始终不愿意回应,那就只能是他的损失,至于叶某人怎么着都是赚了。开溜!然而。就在叶长青准备离开之际。一道修长的身影蓦然出现在叶长青的身前。“晚辈李玄天见过尊上。”一身儒袍的李玄天凭空而立,对着叶长青深深弯腰作辑,显得尤为恭敬。李玄天?这又是什么人?叶某人认识吗?不会又是跑来认主的吧?对了!李玄天……玄天界。此人不会就是所谓的玄天界之主吧?可这桥段有问题啊!叶某人怎么就又成了你的前辈?你可是玄天界之主啊!你……不会是故意跑来演叶某人的吧?叶长青神色宁静,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玄天,心中登时充满了疑惑。“尊上,晚辈之前孟浪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见叶长青不曾回应,李玄天又如此补充道。于此同时。李玄天缓缓抬起脑袋,朝叶长青瞄去。可就在他看到叶长青的真容时,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不错!他被叶长青的绝世容颜震惊到了!要知道。身为玄天界的主人,时至如今,他甚至都忘记自己到底活了多么久远。期间。他目睹过凡世的诸多美男子,也曾在界主大会上,见识过各方绝世人物。而像他这般俊美的美男子,若是他自认为自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现如今。当他看到叶长青时,却不禁横生出一种自行惭愧的感受。尤其那种由内而外透发出来的儒雅随和气质,更是绝无仅有。不止如此。面对叶长青时,他竟然自始至终都感应不到对方身上有什么的仙道气息。相反,有一种神圣祥和的气息。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刚刚踏足仙道之时,身前站着一位仙道强者的感受。卑微!渺小!宛若蝼蚁一般!正因为如此,李玄天的内心愈加震撼起来。眼前的这位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何给人如此惊心动魄的感受!而这里终究只是诸天万界之中的一方小世界

他___了作文 偷窥无罪

啊!这样的存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好困惑啊!这时。叶长青扫了眼脸色变化不定的李玄天,闲定问道:“你便是这玄天界之主?”“晚辈……不,小人正是。”听闻叶长青如此诘问,李玄天当即打了一个冷颤,如此颤声回应道。小

他___了作文 偷窥无罪

人?叶长青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神色流露,只是眼底悄然闪过一抹讶异之色。你竟然自称是小人?道兄,你可是这玄天界之主,要不要显得如此卑微?能不能有点强者的威严?你这么说话,会让叶某人误会的。一代玄天界之主,竟然也会如同其他仙道强者一般,对叶某人各种脑补。你们这些所谓的仙道强者都到底是怎么了?就不能正经一点吗?念如此。叶长青微微倒吸一口冷气,又重新扫了眼噤若寒蝉的李玄天。罢了!你们既然让叶某人装哔,那叶某人也就不客气了。“你走吧。”叶长青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对着李玄天,道:“从今往后,你便好自为之,否则就不要怪也叶某人没有提醒过你。”同时,在说这番话时,叶长青也悄然传音所有生灵。堂堂玄天界之主都显得如此卑微,那么这次装哔必定也要让所有生灵看到听到。如此一来,才能拥有那种一念花开,君临天下的无敌逼格。一时间。当叶长青的这番话传出后,整个无妄海都沸腾了。“这!!!”“这???”“这便叶先生的存在吗?想不到传说中的玄天界之主,竟然在他的面前都表现的如此卑微。”“不可思议,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的舅舅啊,这位叶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是可怕到了如此境界!”“可是这般恐怖的存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老黑,你看看这些人族修士没见过世面的嘴脸,滑稽至极呐。”“可不,现如今,虽说主人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但他老人家的那无双气质便足以让万灵膜拜。”“老哥,你说,主人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了?”“嘘,主人他老人家自封了修为和记忆,只是想在这样的小世界之中体验一下修行之初的那份辛苦。”“原来是这样的啊!”“怪不得!怪不得主人没有直接抹杀这个什么玄天界之主。”“……”就在下方的众人胡乱猜测之际。听闻叶长青让自己离开,李玄天当即变得踌躇起来。权衡再三。他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抬起脑袋,对着叶长青敬畏道:“尊上……小人之前沾染了一份可怕的因果,希望您能出手化解。”话音落下。叶长青眨了眨那双狭长的眸子,神情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因果?化解?叶某人什么时候有这手艺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