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群交 墨燃楚晚宁痴缠风雨夜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人族镇守使无尽的荒野中。只见有大量的尸体倒地,每一具尸体都是如同干尸一样,好像是浑身精血被吸干而死。再看那些干尸的穿着,大多都是以粗制的兽皮为主,其中也有不少粗麻布衣,皮肤黝黑粗糙,面容粗犷,与寻常人族有些差别。若是有大荒府的人在此,便会认得出来,这些干尸都是来自于蛮族。“杀!”“快去禀告祭司殿,有妖邪来袭!”一个个黄土铸就的城墙上,有蛮族将领大声厉喝。在他的前面。一大批蛮族化成的尸体,正在不计疲惫的攻打,城墙上蛮族全力抵挡,却已是处于下风。“无畏的挣扎!”阴冷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下一瞬就有恐怖的阴邪气息爆发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有的蛮族来不及抵挡,就被那股气息冻结气血,僵硬的倒地。“不好,有大妖出现了!”看到那股让人心悸的阴邪气息,为首的蛮族将领脸色煞白。大妖!那对于蛮族来说,简直就是噩耗般的存在。同一时间。有数股恐怖的气息,在城池中升起。三个妖灵将踏空而出,脸色凝重的看着凌空而立的大妖。其中一个妖灵将沉声喝道:“阁下,我族向来跟妖邪一族合作,你现在为何攻打我蛮族,当真不怕妖圣惩戒不成!”蛮族很多地方都是消息闭塞。到现在为止。鬼圣陨落的消息,都没有完全传遍整个蛮族。“妖圣惩戒?”王慕白笑了,只是笑容极为阴冷可怕。“你们既然想要拿妖圣说话,那本座就送你等去见妖圣吧!”话音落下。一掌印出。阴邪力量凝聚而成的掌罡,直接把空间都给打的如同陶瓷般破碎。“不好!”三名妖灵将见此,面色俱是一变。他们想也不想,联合出手抵挡。轰——两股力量洪流凌空轰击,空间再次崩碎。紧接着。三个妖灵将浑身一震,口中止不住的咳血。“就这,也妄图跟本座抗衡?”王慕白眼中尽是不屑。如果说,这三个妖灵将都是三阶的话,那倒有一些看头。但很可惜的是。眼前的三个妖灵将,只是处于二阶的层面而已。如此。在他面前,虽然不至于是蝼蚁,可也差不了多少。一步踏出。无上的威势爆发出来,黑色的气息席卷天地,仿佛是夜幕降临。下一息。又是一掌镇压落下,一个妖灵将被打的肉身崩裂,直接从虚空中坠落下去。其他两个妖灵将见此,都是面色徒然大变。“尔等都要死!”王慕白心中杀意澎湃,又是一拳印出,把另一个妖灵将给的打肉身险些毁灭。前面几次大战,自身一点好处都没有占到,已经是让他愤怒至极了。奈何。大秦实力太强,现在又多了一个沈长青坐镇,王慕白也不敢去那里放肆。如今对于蛮族出手,已是变相的宣泄自己怒火。如此。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心慈手软。轰!轰!!每一击打出,都是引得虚空炸裂。很快。就有第一个妖灵将彻底陨落。另外两个妖灵将见此,都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严重,也顾不得下方的其他蛮族,直接转头就想要逃离。可在大妖面前,二阶妖灵将,根本就没有逃走的资格。一只好像能覆盖虚空的大手,直接就把两个妖灵抓住。用力一捏。噗嗤!两个妖灵将肉身炸裂,化为两团血雾洒落天穹。王慕白张嘴一吸,血雾好像受到了牵引一样,直接落入了他的腹中。“嗝!”略微打了一个饱嗝。王慕白再看向下方惊骇欲绝的诸多蛮族,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报,土荒城遭遇大妖袭击,数位妖灵将战死,数十万蛮族被屠杀殆尽。”“报,烈火城被破,大军死伤过半。”“报——”卜天殿内,一个个消息传递过来,使得大殿内的诸多祭司,脸色都是阴沉的可怕。许久过去。伊格斯侧头看向一个头戴皇冠的老者,漆黑的眼眸似乎有一些波动。“吾皇,原先是你提议跟妖邪一族合作,如今妖邪一族却直接背叛同盟,此事你如何看待?”蛮族中,皇权跟神权并立。神权里面,便是以祭司殿为主,而皇权的话,则是以历代蛮皇皇室为主。眼前在伊格斯旁边的老者,便是如今蛮族的皇。蛮皇!“同盟本身就是以利益作为结合,眼下鬼圣陨落在大秦,妖邪一族背弃盟约,只怕是有别的打算,但不管如何,他们既然背弃盟约,那便是我族的敌人。既是敌人,那便全力迎战就是。”蛮皇声音低沉。他虽然看似年迈,可身上却无时无刻散发出一股凶悍至极的气息,肉身中澎湃的气血,使其好像是一头可怕的凶兽般。闻言。伊格斯面色平静:“此次袭击我族的一共有三头大妖,眼下以我族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抗衡的了妖邪。其实祭司殿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推算我族的未来。”“结果如何?”蛮皇眼神一眯。祭司殿的未卜先知,他还是很相信的。蛮族能从微末走到现在,也跟祭司殿有脱不开的干系。伊格斯说道:“毁灭,我看到的只有毁灭,偌大荒野尽数被血火所吞噬,所有蛮族强者尽皆陨落。”“可有化解的办法!”蛮皇心中一沉。如果对方所说是真的话,那么这次蛮族的问题可就严重了。灭族!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强如大周,如今都是沦为一片鬼蜮。他自问蛮族实力虽强,却也不可能比大周来得强。两者的实力。在蛮皇看来,顶多是在伯仲之间而已。如今大周灭了,蛮族也走向末路,并非是没有可能。想到这。蛮皇心中也有些后悔。他后悔跟妖邪一族合作,结果却是与虎谋皮。大周灭了,是跟妖邪一族有脱不开的干系,现在蛮族也要被对方威胁。深吸口气。蛮皇目光落在伊格斯的身上,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俗话说,天地间存在一线生机,任何的绝境都是存在生路,而我蛮族的生路来自于两个地方。”“哪两个地方?”“第一个是大秦。”“大秦?”蛮皇神色一怔。他想到很多种可能,却从来没有想过,蛮族的生路竟然会跟大秦有关。伊格斯沉声说道:“古玄机虽然驾崩,但却在临死前册封了大秦镇守使,那位大秦镇守使原先乃是南幽府镇守使,后面一刀斩杀妖圣于陨圣关上,才得以进一步册封。可以说,古玄机虽然陨落,但大秦的国力并没有下降多少,反而是较之以往更强了。以我族现在的实力,若是继续跟大秦作对,那势必不是对手。所以我以为,倒不如跟大秦讲和,让他们派遣强者支援,如此一来,那几头大妖就不是问题了。”讲和!蛮皇眉头紧蹙。“我族在南幽府杀了那么多秦人,大秦岂会愿意跟我等讲和。”“吾皇有所不知,我族虽然杀了不少秦人,但秦人也屠戮了我族不少的族人,再说了,若是我族给到绝对的诚意,并且承诺永不侵扰大荒府,相信大秦不会拒绝。毕竟多一个朋友,好过多一个敌人。在利益面前,相信一切的问题,都不会是问题。”伊格斯自信满满。如果是古玄机在位的话,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换做古兴在位,那就不一定了。那位新任秦皇,以前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蛮族对此也是有一些了解。对方性格偏向于守成,如果能借此机会缓解大荒府的危机,对方压根就没有拒绝的理由。蛮皇沉思了下,也觉得对方所说有几分道理。“此事倒是可以试一下,但本皇觉得成功率依旧不会很高,除了这一个方法以外,第二个方法又是什么?”“复活蛮神!”伊格斯一字一句的说道。闻言。蛮皇面色徒然一变。祭司殿的其他祭司,脸色也都是大变。蛮神!这个名字,所有蛮族都是熟悉的很。但对于很多蛮族来说,蛮神只是传说当中的存在,是一个信仰,未必就真实存在。可只有蛮皇以及祭司殿的人才清楚。蛮神。是真正存在的。蛮皇面色凝重:“复活蛮神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蛮神陨落多年,虽然神体仍然留在我族里面,但能否复活成功,都还是一个问题。”“蛮神乃是神灵,纵然陨落,也不会真正的死亡,如今神体犹在,便有再次复活的希望。只是正如你说的那样,想要复活蛮神的代价太大了,不到万不得已,我等始终都不能这样做。”伊格斯微微摇头。蛮神是蛮族最大的底牌,又是几乎不能动用的底牌。原先蛮族愿意跟妖邪合作,攻打大秦的原因,就是为了掠夺足够的力量,来复活蛮神。但可惜的是。蛮族还没有成功,就被沈长青破坏了局势,使得攻入大荒府的蛮族,不得不暂时退出来。再到此刻。妖邪背弃盟约,短时间内,已是没有再攻打大秦的机会了。良久。蛮皇点了点头。“好,那就先派人出使大秦,要能得到援军最好,若是不能,那就再行考虑要不要复活蛮神。”大越跟大梁。他是一点都没有考虑。首先。两方势力跟蛮族相距甚远。再者就是。大梁跟大越的国力不足,就算是想要支援蛮族,估计也拿不出太多的力量。相反。大秦如今实力不减反增,真要愿意支援蛮族的话,那么一切就好办许多了。——大秦。国都。融合万劫真身,实力做出突破以后,沈长青就是回到了镇魔司里面。这一次。他没有惊动任何人。暮苍梧神通施展,一息都不到,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院落里面。忽然间。有黑影扑面而来。沈长青负手,眼皮都没有抖动一分。很快。黑影就在面前停下,那是一头生有四翼,如同大白狗一样的凶兽。天魁!而在天魁的旁边,化身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沈长青挥手间,就把化身给收了回去。一滴鲜血神魂回收,肉身气血微微一震,本来神魂也是稍微弥补了一丝。“话说,如今神魂跟气血相融,只要气血充盈就能弥补神魂亏空,神魂充盈也能弥补气血衰竭,两者算是相辅相成了。如此一来,我每一次的境界提升,都能在一定程度上的补充消耗。那我何不在突破以前,先给自己放点血,等到突破成功以后再吞服回去,那样一来,指不定就能提升一些实力了。”他眉头微挑。这个念头,还是第一次生出来。仔细想想。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了。就像刚刚那样,把那滴化身吸收回来,气血便是有了一分微弱的增强。尽管那一分微弱的增强,对于整体而言微不足道,都是积少成多的情况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的时候,沈长青还没想到这个事情。眼下有了想法。那就只能等待下次突破的时候,再好好的实验一下了。毕竟量变引起质变,若是给的能量充裕,说不定自己能够不依靠杀戮值,就把万劫真身做出进一步的突破。说到底。万劫真身的后续,也是以积攒力量为主罢了。看了一眼天魁。他掌心逼出一滴鲜血,然后把鲜血中的神魂力量收回,这才把这滴鲜血放到对方的面前。嗡!!血液出现,纵然是没有神魂加持,亦有一股可怖的力量,正在院落中回荡。感受到那滴血液的力量。天魁眼中既有渴望,也有很大的忌惮。万劫真身三阶,使得沈长青的血液进一步蜕变。寻常的一滴血液,便是相当于强大的低阶妖魔。它虽然是宗师巅峰的凶兽,可实力也就是差不多这个水准而已,吞噬同等层面的存在,并没有那么容易。一滴血液,尚且如此强大。天魁有些难以想象,沈长青如今的实力,究竟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主人,能否帮我压制一下血液的力量,容我吞噬?”识海中。天魁的声音响起。沈长青微微点头,手指点在血液上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血液封锁力量,使得血液散发出的威势减弱许多。“我已经封锁血液的力量,你后续自己一点点消磨吧。”“多谢主人!”天魁眼神激动,迫不及待的张嘴吞下血液。虽然说赤枭一族,上限就是宗师巅峰,可未必就没有打破的机会。跟在沈长青身边。它有种预感,也许自己就会是打破赤枭一族极限的存在。吞下血液后。天魁顿时趴在了地上,默默炼化血液。见此。沈长青也没有理会太多,他径直来到武阁。大门口坐着的人,仍然是钟宁。“阁主来了!”见到来人,这位武阁长老慌忙从躺椅上起身。沈长青颔首:“武阁现在的人,可都回来了?”前面推衍劫雷真身,都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面又是突破,耗费了许久。三个月时间。可谓是早就过去了。闻言。钟宁点头:“已经是有大部分的人回归了。”“大部分的人?”沈长青眼神微冷。“这么说,还是有一些人,不把我这位阁主当回事了?”“有的人可能是恰好进入某个秘境里面得不到消息,也有可能是不小心陨落了,阁主还请息怒……”钟宁面露难色。虽然沈长青面上没有发怒,可身上却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那种压迫。让其都感觉浑身气血都冻结了几分。闻言。沈长青看了对方一眼,面上冷意虽消,但也是淡漠非常。“既然没有回来,那就按照原先的说法,全部都踢出武阁吧。”“是!”钟宁没有再说什么。“走吧,我也该看看现在的武阁成员了。”沈长青脸上重新有淡笑,率先一步向着里面走了进去。钟宁见此,心中暗松口气,也是跟在对方身后进入。跟上次相比。此次武阁里面人数多了不少。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第五层那里参悟真意,一部分则是在第三层里面,翻阅卷宗。还有一些,是在第一层的密室中修炼。至于第二层。则是一个人都没有。对此。沈长青也没有什么奇怪。能入武阁的人,都是宗师境界的强者,到了这个境界的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第二层武学虽多,实则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大的意义。该看。也早就看过了。倒不如参悟其他人的卷宗,说不定能得到一些感悟。“阁主已到,尔等还不快快见礼!”在踏入第三层的时候,钟宁沉声喝道。其他武阁成员见此,都是不由抬头,待看到沈长青的样子以后,先是愣神了一下,然后就是慌忙起身。“见过阁主!”“免礼。”沈长青微微颔首,面上表情依旧。“诸位能响应号召回来,我心中也深感欣慰,此次让尔等回来,并非是没有任何缘由。接下来,在没有我通知的情况下,大家先行留在武阁这一边。过一段时间,我会亲自给武阁中人讲解武道,希望尔等届时也能有所收获。”不论是江湖中的那些武者,还是镇魔司的除魔使,乃至于武阁的人,实力全部都太弱了。对于眼下的他来说。不到王阶镇守使的层次,都根本上不得台面。哪怕是王阶镇守使,在如今的沈长青面前,都跟蝼蚁没有太大区别。虽然说。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面,个人的实力很重要。但是,种族的综合实力,也是不容小觑。如果说。人族各个都是弱者,只有自己一人强大的话,那么整个人族,都会是他的累赘,不但起不到任何帮助,而且只会拖自己后腿。这样的人族,不是沈长青想要的。他真正希望的是,人族中强者如云,很多时候不用自己出面,人族就能凭借自己的实力来解决问题。以前的时候。沈长青没有这个把握。但现在他实力进一步突破,那么以自身的经验,培养第一批人族强者出来,并不是什么问题。哪怕眼下人族,还是处于一个各自为政的状态,那也没有关系。万丈高楼平地起。任何的事情,都得一步步的来。自己如今立场虽是在人族,但归根结底,暂时还是在大秦这一边的。而大秦中。最有天赋者,基本上都是在镇魔司。镇魔司中最有天赋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在武阁里面。因此。讲解武道,培养强者,武阁这一批人是最有希望的。如果连武阁的人都不堪造就,那么大秦的其他人,也就堪忧了。闻言。第三层的武阁成员,面色一惊,紧接着便是大喜。“多谢阁主指点!”“谢阁主!”“——”一个个人脸上都是不同程度的喜色。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沈长青召集自己等人回来,是为了讲解武道的。武阁阁主是什么,那是大秦的镇守使。换句话来讲。对方斩杀妖圣,已经算是大秦第一人了。而且。自上古以来,在武道中的第一人。有如此强者讲道,有多少好处就不言而喻了。大喜过后。便是有人迫不及待的问道:“敢问阁主,您大概是什么时候讲解武道?”“时间待定,我暂时给不了你们回答,不过我会尽快的,可能就在这几个月里面吧。”沈长青平淡的回了一句。得到答复。众人心中热情不减。几个月而已,他们完全等得起。不要说几个月了,要能得到此等强者讲道,就算是等个几年,都是值得的。随后。沈长青在武阁都走了一圈,最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落里面。要讲解武道,还是得梳理自身才行。前面创造劫雷真身,已经是梳理过一次了,但却还不够完善,这一次做出新的突破,再次梳理必定是有新的收获。待到梳理完善,讲解武道的时候,才不会出现什么纰漏。在他离去的时候。武阁内的众人,仍然是心神激荡不已。大秦第一人将要讲解武道。这个消息。足够让人期待的了。——讲解武道。除了要梳理自身武学以外,沈长青还打算以自身为基础,直接撰写一份武学总纲出来。“镇魔司虽然对外宣称,乃是收集了天下武学,但事实上,镇魔司真正高深的武学,也就是止步于宗师绝巅而已。在我没有突破以前,宗师绝巅就是武道的巅峰。再想往前进一步,也是没有半点可能。所以武学自然而然,也就止步于这个层面了。要想打破极限,单单是依靠一个方法还不行,必须要有相媲美的武学才能更加的迅速——”书房内,他面色平静的坐在那里。脑海中,却是在回想一些别的事情。虽然说上古时期,是有宗师绝巅后面的路子,可是上古早已覆灭,传承算是断绝的差不多了。再说。大宗师以后,上古也是走了一个歪路。气运封神。选择走所谓的领域境界,便是说明一切了。虽然说。领域境界已经是堪比大妖的存在,但事实上,领域境的确是很弱,比之自己在大宗师的时候,都是多有不如。而且。一旦突破至不朽金身境以后,领域境那更是孱弱的可怜。“要是以我自身为基础的话,大宗师境界以后,自然便是不朽金身境了,但要是以妖邪或者上古的境界划分,我在大宗师境界的时候,其实可以划分为两个境界。前期堪比高阶妖魔,后期堪比大妖,待到打破极限,便是跻身于妖圣。都说境界只是一个代号,但要是能划分出来,也能让其他人有清晰的认识。”沈长青手指在桌面请轻轻点动。上古境界。其实并没有流传多少出来,说是深入人心,那更加的不可能。直白点说。眼下宗师以后的境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完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样一来,这里面就有一些门道了。摇摇头。他暂时不去想这个问题。先把武学总纲整理出来,让人族武道得以延续,后面再是各个境界的重新划分。沈长青心中有大致的想法,现在就等后续的时间了。——半个月时间。沈长青都是一直留在书房里面没动弹。梳理武学。整理武学总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跟境界没有关系,因为境界越高的人,要整理的东西便越是详细。因此。花费的时间,自然也就更长了。半个月来,他都是枯坐在那里没有动弹几分,桌面放置的卷宗,也仍然是一片空白。就在其准备动笔的时候。突然间,沈长青手中动作一顿,念头一动,门栓自动打开。“进来吧!”声音不疾不徐。下一息。房门被推开。东方诏从外面走了进来。“我没有打扰到沈镇守吧?”“东方镇守说笑了,不知镇守现在过来,是有什么事?”沈长青摇头失笑。说是打扰,那也算不上。反正自己心中已经是有了思路,后面书写出来,便是简单了许多。闻言。东方诏亦是淡笑:“刚刚皇室中有消息传来,想让我跟你前往朝堂议事。”“朝堂议事?”沈长青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的亮光,眉头微微一动。“我记得朝会这个时候,应该早就结束了吧。”他虽然没有参与过朝会,但是对于朝会的时间,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现在眼看都要正午了,不可能这个时候才开朝会。东方诏摇头:“朝会自然是结束了,但刚刚消息传来,有蛮族进入国都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次临时朝堂议事,只怕是跟蛮族有些关系。”“蛮族!”沈长青面色一动。这个消息,让他有些意外。蛮族跟大秦算是积攒了几百年的仇恨,现在对方竟然公然进入国都,这里面必然是有别的原因。想到这。沈长青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东方诏,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自己这段时间闭关,对外消息闭塞,可对方却未必如此,天察卫就算是在大秦以外的势力,都是存在不少的。蛮族一方。真有什么事情的话,必定也瞒不过天察卫的耳目。察觉到他的目光。东方诏颔首:“前不久有消息传来,蛮族那里有妖邪祸乱,陨圣关逃走的那几头大妖,好像是把目标对准蛮族了。眼下蛮族大乱,现在派人过来大秦,想来是跟这件事有关。”闻言。沈长青恍然。原来是友谊的小船翻了。这种事,他是早就有过预料了。毕竟蛮族跟妖邪始终都不是同一个种族,两方合作,只是利益关系而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放在哪里,都是完全适用的。一旦双方利益关系没了,翻脸便再是正常不过。只是让沈长青以外的是。蛮族跟妖邪的友谊小船翻了,对方竟然会选择来大秦这里,莫非真以为大秦气量已经大到了如此地步?“对了。”东方诏又是突然开口。“大荒府全面收复的时候,那些被蛮族攻陷的城池,全部都成为了死城,百姓尸体堆积成山,好像蛮族以此来

欧美群交 墨燃楚晚宁痴缠风雨夜无删减

做什么祭祀。这里面,也是大有问题。”对方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在沈长青耳中听来,便是尸山血海的一幕。前面大荒府的一战。蛮族攻占的地域,可是一点都不小。存在于那里的百姓,就算是没有一个亿,几千几百万人都是有的。胸膛起伏几分。沈长青从座位起身。“既然陛下希望我等前去,那就都去看一看吧。”——皇宫。朝堂上。文武百官齐聚,古兴端坐帝位上面,下方则是站着三个蛮族。为首的一人面容粗犷,身上气势不弱,颇有大将风范。如今朝堂上面,便是对方正在侃侃而谈。“秦皇,我族如今乃是诚心跟大秦讲和,原先大荒府的事情,我族原先也并不知情,乃是有人擅自做主,如今我族已经是把做主之人关押。只要大秦愿意的话,我族要不了多久,便可把人头送来。另外对大荒府造成的一些损失,我族也愿意赔偿,并且发誓永不侵犯大秦疆域,不知秦皇以为如何?”话音落下。有的人面色变幻,有的人则是怒目而视。帝位上面。古兴面色平静,可内心却是颇为复杂。同意?还是不同意。其实他内心还是倾向于前者的。自己现在刚刚上任,还没有任何的政绩可言,要是能接受蛮族的讲和,那么在后世的记载中,必定能留下浓厚的一笔。然而。对于蛮族讲和的事,古兴也不敢擅自同意。若是里面真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自己就有些麻烦了。虽然坐上皇位,不等于是能为所欲为。相反。这份责任压力便是更大,一步走错的话,影响不可估量。沉默许久。古兴看向其他的百官。“蛮族使者的话,诸卿想必都是听的一清二楚,不知对于此事,究竟有什么看法?”话音落下。便是立刻有人出列。“陛下,蛮族狡诈,现在就算讲和日后也未必遵守,倒不如让妖邪把蛮族灭了,对于我大秦来说便是永绝后患。”“阁下此言差矣。”库尔赞眉头微挑,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我族原先侵扰大荒府,只是为了生存而已,若是我等与大秦讲和,大家互通有无,我族能得到基本的资源,那又何必去浪费人命去攻打大秦。说白了,我等也只是求活而已。相信大秦如果处于我原先蛮族的位置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说到后面。他看向古兴,微微躬身一礼。朝中一些臣子闻言,便是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在他们看来,库尔赞所说的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蛮族环境恶劣。再加上人口繁多。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每年单单是因为饥饿而死的人,便是为数不少。古兴闻言,没有立即回答。这时。库尔赞继续说道:“再说了,妖邪乃是我等共同的敌人,若是任由妖邪把我族灭掉,届时我族所有族人,都有可能被妖邪转化为尸隗。秦皇想一想,我等亿万蛮族化成尸隗,在妖邪的驱使下全面进攻大荒府。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又要生灵涂炭了!”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为之色变。对方的话虽然是有几分危言耸听,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要是蛮族被灭。妖邪真的有可能驱动尸隗,前来进犯大秦。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后续死伤就不再少数了。古兴内心,也是微微一震。他知道。库尔赞所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时。作为已经从大荒府回归的都统卫高出列,面色冰冷。“我大秦何惧一战,蛮族屠我大秦子民,此仇不共戴天,要是灭于妖邪手中,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卫都统,我知道你对于我族有很大的偏见,但是战争哪有不死人的,你又何必为了一己私欲,让大秦其他百姓受苦?”库尔赞面色也是微冷。就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大殿外面传了进来。“朝堂之上,哪里来的犬吠之声,真是让人讨厌!”此话一出。朝堂内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滞。库尔赞面色阴沉了下来,他转身看向大殿门口,只见两人正在缓步走了进来。“阁下何人,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他认得东方诏,却不认得东方诏身边的那个人。而开口说话的。恰恰就是对方。随后。库尔赞又是向着古兴拱了拱手,看向沈长青的面色不悦:“秦皇在此,你公然出口辱骂,可有上下尊卑之分?”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文武百官则是向着来人躬身作揖。“见过沈大人!”大秦镇守使。地位便是相当于大秦的异姓皇,论及身份地位并不比真正的秦皇低多少。所有见到沈长青,不管在朝中乃是何等职位,都要行礼问候。沈大人!听到这个称呼,库尔赞心头一惊。天下间姓沈的人有很多,可能让文武百官行礼问候,且又姓沈的人,那就只有一个了。这时。古兴内心如释重负,面上现出温和笑容:“原来是沈镇守到了,沈镇守来的正好,如今跟蛮族的事情,正好镇魔司也来说一下自己的看法。”一番话。让库尔赞完全确定,来人究竟是谁了。大秦镇守使!沈长青!想到这里方才的话,他一时间有些心神恍惚,但想到自己的身份,以及背后代表的蛮族,心神又是重新镇静了下来。看着一步步靠近的人。库尔赞抱拳:“原来是大秦镇守使,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沈镇守海涵。”他语气有些热情。但对方却视而不见,使其有些难看。“见过陛下!”来到大殿中间,沈长青略微抱拳。古兴说道:“来人,赐座!”“赐座就不必了。”沈长青摆手,原本刚准备去取来座椅的太监,不由看向帝位上的人。古兴微微摆手,示意作罢。“方才朝堂上的一些话,臣倒是听到了不少,对此,不知陛下是有什么看法?”沈长青问了一句。闻言。古兴微微摇了摇头:“此事朕如今也有些拿捏不定,正好听一下沈镇守对于蛮族欲要跟我大秦讲和的看法。”他是真的很难抉择。是战是和。一个决定,都有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如果决定是由别人做出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特别眼前的人。乃是大秦镇守使。对方做出了决定,若是对了,自己这位秦皇也能添一笔功绩,要是做错了,后世留下污点的人也不是他。所以。古兴宁愿把这个问题抛出去,也不用自己来烦恼。对于他的想法。沈长青倒是没有什么在意,只是面色有些冷漠。“前不久臣刚好在镇魔司中,得到了一些消息,昔日蛮族攻打大荒府,占据了不少疆域,后面蛮族不敌败退,大荒府方才重新回到大秦的掌控当中。然而,落于蛮族手中的各城,在蛮族退去的时候,已然是一方死城。所有百姓俱是遭遇屠杀,被蛮族以邪恶的手段铸成祭坛,据镇魔司粗略统计,单单因此而死的百姓,就有不下于几千万人。陛下若是要跟蛮族讲和,那么可曾想好,如何向大荒府死去的百姓交代?”话落。朝堂又是震动。沈长青口中的消息,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完全始料不及的。大荒府虽然收复了,可不等于每个官员都能得到里面具体的信息。古兴心中一冷。说实话。他原先当太子的时候,是真的没有理会这些事,所以也根本不清楚大荒府的损失。如今听闻,内心也是涌现出强烈的怒火。“沈镇守所言当真?”“卫都统便是在大荒府,这事相信卫都统也很了解吧。”沈长青侧头看向卫高。对于这位,他原先也是有一些了解。闻言。卫高面色冰冷:“启禀陛下,沈大人所言非虚,蛮族手段极其残忍,简直是令人发指,臣与蛮族不共戴天。”他的话,算是完全证实了沈长青话语中的真假。察觉到众人的怒火。库尔赞慌忙开口解释:“战争死人再是正常不过,我族在大荒府,也有不少族人陨落于大秦手中,如今战争已经结束,一切便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族也愿意做出赔偿,只要大秦开口,我族能做到的,必定不会有任何推辞。另外还是那一句话,我族如果灭在妖邪手中,妖邪必定会进犯大秦,秦皇又何必为了已死的人,

欧美群交 墨燃楚晚宁痴缠风雨夜无删减

让更多活着的人丧生?”他是真的担心,万一大秦的人怒气上涌,直接拒绝了自己等人的求援。那样一来。蛮族可就麻烦了。古兴稍微压制了下心头的怒火,看向沈长青。“沈镇守以为呢?”他现在是把决定权,全部都交给对方了。沈长青负手,转身看向库尔赞,面色冷漠:“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蛮族竟然敢来到这里,当面威胁我大秦?”“沈镇守不要误会——”“又是什么样的底气,让你认为蛮族被妖邪所灭,会让我大秦受到威胁?”“妖邪一族本身就与我是敌人,我族若灭,妖邪一族的目标必定就是大秦,这一点毋庸置疑了吧!”库尔赞眉头紧蹙。对于沈长青的步步逼问,他的内心很是不满。以自己的身份,就算是刚刚与那位秦皇交谈的时候,对方都没有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只要两者开战,死伤在所难免,就算是沈镇守实力高强,只怕也未必能保证不死一兵一卒吧!”库尔赞的语气,也是有些不善。闻言。沈长青笑了,只是笑容极为冰冷。“本官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是妖邪不灭了你蛮族,他日本官也要踏平你蛮族,区区蛮夷竟也敢在我大秦国都大放厥词。讲和二字,你们蛮族配吗?”“你——”库尔赞被气的面色涨红。沈长青不等他说话,继续开口:“当然了,若是你蛮族诚心想要投靠我大秦,那倒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让当代蛮皇以及祭司殿的所有人,还有那些进入过大荒府,手染我大秦人族鲜血的蛮族自裁谢罪,并且蛮族世世代代奉我大秦为主。那么本官也就网开一面,给你们一个机会。”瞬间。库尔赞被气的脸色发白。其他蛮族也都是怒目而视,如果不是顾忌场合以及对方的实力,早就已经出手了。蛮皇及祭司殿的人自裁。还有所有进入过大荒府,手染大秦人族鲜血的人自裁。蛮族如果真要那样做的话,不说颜面彻底扫地,单单是牺牲的人,就是难以计量的数字。而且。蛮族将再也没有任何崛起的机会。世世代代奉大秦为主,真就任由对方拿捏了。库尔赞感觉。如果他真把这个消息带回去,那么最先被杀头的人,就是他自己。想到这。这位蛮族的大将,胸膛剧烈起伏。“沈长青,我族乃是携带诚意而来,你却屡次三番出言侮辱,这便是大秦的气度,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对人讲气度,畜生倒是不用。”“你——”库尔赞脸色抖动,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沈长青,然后向着古兴的面色阴沉。“秦皇,我族来此不单单是为了我族的未来,更是为了大秦考虑,不管我们曾经有过什么恩怨,但是我族一灭,妖邪进犯大秦乃是事实。所以希望秦皇不为我族考虑,也该为其他大秦百姓考虑。真要出了问题,那可就不容易解决了。”库尔赞明白。眼下真正能做主的人,还是那位秦皇。只要对方点头同意,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古兴充耳不闻。大有完全不理会的意思。这时。沈长青负手,面色冷峻:“有本官的,何来妖邪进犯,你不如去问问王慕白,给他几条命,他到底敢不敢踏入大秦疆域一步!”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是傲气十足。大妖!那算什么东西!他相信,前面几战已是让对方胆寒,就算是真给他机会,王慕白也不敢进入大秦找死。文武百官闻言,心神激荡不已。大秦立国三百余年,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霸道的回应了。以往。大秦国力衰弱,纵然是心中有些想法,却也没能真正的说出口。如今沈长青朝堂上的话,已是让这些人心中莫名的升起与有荣焉的感觉,是啊!妖邪敢来吗?妖圣尚且被斩杀于陨圣关上,其他妖邪可还有胆子再踏入大秦一步。库尔赞心神剧震。就在这时。沈长青眼中有一抹杀意孕育:“反倒是尔等蛮夷,竟然擅自踏入我大秦疆域,简直是自寻死路。”“沈镇守——”库尔赞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一抹恐惧。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便看到对方伸出一只手,一股可怖的力量,直接就把自己给捏住了。见此。库尔赞刚想反抗。下一息。不可抵挡的力量爆发,瞬间就把他的意识淹没。轰——肉身崩裂,爆开了一团血雾散落大殿。又是一指印出,把另一个蛮族轰杀当场。紧接着。沈长青看向最后一个,被吓得浑身颤抖的蛮族,声音淡漠。“回去告诉蛮皇,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本官他日就去取他项上人头,另外任何蛮族再敢擅自踏入大秦疆域一步,死!”——ps:14号畅销以及月票27300加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