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怎么读 痴母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王舒月贴心的关上副驾车门,绕过车身来到驾驶座,熟练的扣好了安全带。

说实话,开飞车这种事,还是人生头一遭。

“师父,咱们这里的空中交通允许飞车上路的吧?不会有人查证的吧?我们不会被罚款吧?”

启动飞车之前,王舒月一本正经的确认交通规则。

嗯,显然是她想多了,清一带着大佬的自信,回她:“吾乃堂堂掌门,还不能在自己宗门内自由飞行,岂不可笑?!”

“得嘞,我懂了,师父你扣下安全带,咱们准备起飞了!”王舒月兴奋的提醒道。

清一瞄了她一眼,回忆了一下她刚刚的动作,不太情愿的把安全带扣上,“多此一举。”

王舒月谄谄一笑,不敢辩驳,照着说明书上的解释,把设备全部打开,检查一遍,确定操作方式和地面汽车基本差不多后,取出一枚中品灵石,放入方向盘正中间的卡槽内。

光华一闪而过,车内立马响起“飞行功能已启动”的提示音。

清一挑了挑眉,扫了那方向盘一眼,有心想问这说话声音是怎么来的,但又抹不开师父的面子,最后什么也没说。

随着王舒月一脚踩下油门,飞车就像是那离弦的箭,“咻”一下冲了出去,直接冲过悬崖,来到了空中。

王舒月想象中的强烈失重感并没有出现,车子神奇的在半空中停住了。

她试探着踩下油门,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气体,噗一下从汽车尾部冲出,白色的烟雾像是火箭升空的推动燃料一样,推动了飞车。

王舒月加大油门,推动力也随之增加,她又转了转方向盘,飞车就照着她想要的方向驶去。

“不错啊。”试验了几次后,王舒月看着平稳向前的飞车,赞叹道。

却不知,旁边副驾驶座上的清一被她前面的试探操作,狠狠甩了好几下,眼下脸色铁青,放在膝盖上的手轻轻握着拳,寒气不停往外冒。

“高空好像气温有点低,我们把暖气开一下吧师父?”王舒月笑着转过头来询问师父的意见,然后,她发现了冷气的来源。

“呃......突然又不觉得冷了,那就不开暖气了哈。”

清一不语,只是看着眼前这二百七十度的超大视野,渐渐进入享受状态。

这飞车不错,除了小了点,别的都没毛病。

“你们那边的人,似乎很有想法。”清一突然不冷不热的来了这么一句。

王舒月一怔,这是在夸她们吗?为什么她听不出一点赞赏。

飞车已经来到云鹤宗的最高处,这里云雾缭绕,景色实际上并没有下层的好看。

王舒月微微侧目,打量了下师父飞神情,见他没有什么表情,缓缓将飞车停在云层上。

霞光落到云上,洁白的云海翻涌着,渐渐变成了金红色,绚烂夺目。

这样美丽的景象,可能这辈子就只能遇到这一次,王舒月静静欣赏片刻,掏出了手机,把这美丽的云层拍了下来。

“在九州,有一种石头,可以把周围的图像和声音收录下来,名唤录影石,一颗需要十万下品灵石,有价无市,许多人听都不曾听过,能见到它的人,身份也不简单。”

清一语气平静的自顾说着话,像是说给王舒月听的,又好像只是喃喃自语。

王舒月拍照的动作一顿,默默关掉了手机,扭头看他。

清一转过头来,问她:“倘若一夜之间,普通修士惊讶发现,录影石这样的东西,自己似乎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就能拥有,你说他们会怎样做?”

王舒月皱了眉,看着师父那双幽深的黑眸,努力想要看透那黑幕下到底掩藏了什么。

片刻后,她答道:“师父,若我是那些人,我会想,大自然的一切馈赠,应该属于所有人,为什么我却什么也得不到。”

他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这么说,很快便回:“每个人的命不一样,

巳怎么读 痴母

这是天意,从出生起就定下了,绝无更改的可能。”

“一个人要是看到了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妄想得到,那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

王舒月不认同的摇了摇头,“师父,您怎么就知道那不是本该属于他的东西?这个规定是谁下达的?天意吗?”

“天意是什么?您修炼到现在恐怕也还没搞清楚,那您怎么就敢断定,一个人应该得到什么,不该得到什么呢?”

王舒月解开安全带,面对着师父,“还有,为什么就是妄想呢?一个人想要吃饱穿暖,想过上更好的生活,想安全的在道路上行走,这有什么错?”

“很多人的想法其实很单纯,他们只想活着,好好的活着,不被剥削,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更好的生存条件而已!”

清一眸色一暗,冷声道:“人都是贪婪的,只会想要更多!”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你

巳怎么读 痴母

口中的那些剥削者,不过也只是被更强的剥削者剥削的人而已。”

“从古至今都是这一个规则,安安分分遵守规则,才是最好的选择,妄想打破?你们知道这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你们?什么你们?”王舒月敏锐的感应到,这才是这场激烈讨论的根本原因。

“师父您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清一逼问:“你真不懂?”

不懂吴明红那些媒体人过来,大势宣传什么平等、自由、民主的意图?

蓝星这盘棋下得好啊,让一些人变得不安分,引发内部战争,让他们互相消耗,最后蓝星坐收渔翁之利!

清一仍旧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王舒月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隐约的,她察觉到,师父今日的反常,跟吴明红等人的到来有关。

她没有冒然回应,抬头看向天边的云,好一会儿,这才道:

“可能师父您不知道,经历过战争的人,往往比那些没有经历过的人更加向往和平。”

“我们的历史书上说过,要改革,必然会有流血和牺牲。”

“但您也说过,人性是很复杂的,清醒的人就那么几个,广大民众仍然处在愚昧无知当中。”

“想要社会长久稳定,教育才是根基!”

王舒月的眼睛亮了起来,她义正言辞的说:“师父,您要分清主次,咱们当前的主要矛盾是解决民众的教育问题,您脑子里想的那些东西,都是次要的!”

清一下意识点点头,“识文断字的确很重要。”

徒弟说的有道理,这也确实是一条可行的路,端正民众思想,免得他们被蓝星那些人的花言巧语鼓动。

不过……看着跟自己讲解起九年义务教学的徒弟,清一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明明是他来提醒她思想不要出问题,态度要端正,不能和吴明红等人同流合污。

怎么对方反客为主,他倒被牵着鼻子走了?

喜欢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