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最快更新保护我方族长 !

……

一时间,隆昌大帝的心情异常复杂,即是因为康郡王牵扯进了走私通敌一案中,而感觉失望异常,愤怒异常,同时,又因为自己“冤枉”了王守哲,小看了他的智慧而感觉到老脸隐隐发烫。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老姚低声关怀道。

“无妨。”到底当了数千年的大帝,隆昌大帝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脸色肃然道,“宣陈景龙、陈景虎。”

“是,陛下。”

内卫统领之一的小吉子立即领命而去。

不多片刻,陈景龙、陈景虎兄弟俩便押着颇为狼狈的赵志坤进了拙政阁中。

作为陈氏当代年轻人中的代表,两人的气度仪态皆是不俗。陈景龙这个大天骄就不说了,陈景虎也是器宇轩昂,气度不凡。

见着隆昌大帝,两人也很是沉得住气,押着赵志坤便行礼。

“参见陛下。”

隆昌大帝威严的目光扫了陈氏兄弟俩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面色惨白的赵志坤身上,森冷道:“景龙,你说说情况。”

“是,陛下。”陈景龙禀奏道,“因舍弟陈景虎认为案件有几处尚且存疑,有些蹊跷之处,便准备再次提审赵志坤,不料却发现本应在家羁押的赵志坤,及其妻子姜氏已经化妆潜逃,只留下了一对化身遮人耳目。”

“景虎乃刑律司掌令,案犯若是成功潜逃,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生怕陛下责罚,当即便求我一起出手抓捕逃犯,以弥补过失。怎料,我二人才刚刚行动没多久,赵志坤夫妇便幡然悔悟,主动投案自首,并表示愿意告发走私通敌一案的幕后真正黑手。”

陈景龙一番简短叙述后,便拿出了一册案卷,以及赵志坤画过押的口供,呈递了上去。

老姚伸手接过,转呈给了隆昌大帝。

隆昌大帝面色沉重地浏览了一遍,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点侥幸也迅速熄灭。

他苍老的脸庞上肌肉渐渐扭曲,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意升腾而起:“好得很!当真是好得很!身为朕极为器重的血脉子嗣,未来有可能要担当大帝之位的准帝子,竟然是走私通敌之主谋,呵呵~呵呵~”

一连串压抑着愤怒的笑声,在拙政阁内响起。

赵志坤的口供极为清楚,细节丰富,逻辑也无漏洞。

走私得来的利润,都是通过仙朝洗过一遍,再转到康郡王府中。而康郡王那边,主要有一个叫姜竺衣的仙朝人负责对接。

而那姜竺衣目前还在康郡王府中,担任首席幕僚。

再结合孟元白“无意中”查出的康郡王府账目问题,相互一印证,算是铁证如山!如此情况,即便康郡王那边抵死不认,都能将其治罪。

大帝之怒是何等可怕?

一瞬间,这拙政阁中就被一股无形的能量充斥,压抑的感觉弥漫在空气之中,压得每一个人都不自觉低下了头颅。

失望!

隆昌大帝自步入晚年以来,因自知时日无多,所以对待每一个优秀的孩子都是十分用心,在康郡王的身上自然也是耗费了不少心血。

甚至可以说,这份心血要远远超过对安郡王之投入。毕竟在安郡王崛起之前,大多数人都认为康郡王才是最优秀的准帝子。

就连隆昌大帝自己,私下里也一直觉得,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大帝就是康郡王无疑了。

却不曾想,外表光鲜亮丽,声势无双的康郡王,骨子里竟然已经糜烂到了如此地步!

走私通敌,他怎么敢?!

“陛下息怒。”老姚低声劝说道,“不如先招康郡王前来问问情况。兴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在呢?”

“误会?”隆昌大帝森森一笑,猛地把手里的案卷往桌山一拍,“如此铁证如山,还能有什么误会?”

“孟元白,陈景虎,既然走私通敌一案一直是你们在经办,那就继续办下去。陈景龙,朕命你立刻调动禁卫军查封康郡王府。郡王府中一应人等,但凡涉案,全部当场收押,一个都不许逃脱。”

“是,陛下。”

孟元白等三人齐齐领命。

“去吧。”

隆昌大帝不耐烦地挥手。

“臣等告退。”

三人立刻领命退了下去。

等三人押着赵志坤一起离开之后,隆昌大帝的气势便一下子泄了,仿佛脸上的皱纹都一下子深了许多,眼神都浑浊了许多。

尽管他早料到皇室内部不会太干净,但此番皇族内部的糜烂情况之严重,以及康郡王竟然是走私通敌案幕后黑手,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仍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老姚啊~”隆昌大帝深深叹了一口气,“朕突然之间觉得很是挫败。守哲那厮,先前私下评价朕‘好大喜功’四个字时,朕还有些不以为然,想着回头狠狠地教训一下那口无遮拦的小子。”

“却不想啊,真叫他说中了。”

“朕身为大帝,喜征伐,想与先祖一般建立不世功勋,却对皇族内务失去了管束,终究还是出了大事啊。”

“陛下。”老姚急忙说道,“守哲那厮的胡言乱语,您切莫放在心上。陛下您即位之后,国土面积不断扩增,国内各郡皆是欣欣向荣,国力更是比原本强大了近一倍。如此功绩,已是震古烁今了。”

“啊呜嗷呜~”

五只圆鼓溜丢的小狼崽子仿佛也感受到了大帝的伤心,凑过来打着滚儿开始蹭大帝腿,该卖萌的卖萌,该按摩的按摩,还有负责表演节目的,一副想方设法哄大帝开心的模样。

“你们几个小东西,倒是挺会来事的。”隆昌大帝低落的心情顿时舒缓了许多,从“貔貅宝戒”掏出了肉干开始投喂,边喂还边说,“终究是比王守哲那厮,要会讨朕欢心。”

“噗!”

老姚憋笑。

也不知道王守哲听到这句话会作何反应?

……

与此同时。

康郡王府。

熏香缭绕,奢华富丽的书房里,康郡王以及其麾下的诸多谋臣门客们再次齐聚一堂。

不过,比起之前的凝重,这一次,书房里的氛围就轻松了许多。

无论是康郡王,还是姜竺衣,玉德先生,以及大管家等人的脸上,表情都相当放松,没有了之前的紧绷感。

“殿下,这一次有寿郡王和平郡王‘珠玉在前’,吸引注意力,您的情况就没那么惹人注目了。我们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一半。”姜竺衣笑道,“另外,咱们的人已经私下和不少亲王、郡王接触过,他们对安郡王的意见都很大,已经有超过六成的郡王明确表示不会支持安郡王了。”

“诸位亲王那边,虽然没有明确表达态度,但也透出了对安郡王不满的意思。咱们这边,局势可以说是一片大好啊~”

“哈哈哈~好~竺衣你的计谋果然奏效。”康郡王欣喜不已,“吴明远那厮这一波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那也是您反应及时,下手够果断。”姜竺衣含蓄地笑了笑,并没有居功。

他也就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寿郡王和平郡王可都是康郡王找人捅出去的。

“这一次查税风波,对您的声望虽有些影响,但总体局面却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接下来只要慢慢引导风向,再过一阵子,查税产生的影响就能消弭到最低。”玉德先生这会儿也是一身轻松,连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不少,“只要咱们这边不出别的岔子,等征讨南疆之役结束,您的帝位便稳了。”

听到这话,郡王府大管家脸上也是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拱手向康郡王恭维道:“恭喜殿下,贺喜殿下,这下子,您的帝路便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哈哈哈~能有如今的局面,也是多亏了诸位的辅佐。本王心中感激不尽。”康郡王哈哈一笑,大包大揽道,“诸位放心,等本王登上帝位,必少不了你们的封赏。”

“谢殿下。”

众人当即抬手谢恩。

有几个机灵的手下还凑趣地说了不少吉利话,哄得康郡王是高兴不已,大笑连连。

正当众人气氛正酣的时候。

蓦地。

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蓦然在郡王府上空炸响。

“所有禁卫军听令。”

“陛下口谕,康郡王涉嫌走私通敌,证据确凿,自今日起查封康郡王府,郡王府中一应人等,但凡涉案,全部当场收押,不许走脱一人。”

话音落下,响起一片轰然应诺声。

紧接着传来的,便是一阵阵踹门声,呵斥声,铠甲摩擦声,府中兵丁的怒喝声,以及府中仆从们慌乱的惊呼声。

“不好!”

书房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没有皇命私自调兵乃是大忌,如今大帝就在皇宫坐镇,没有人有胆子假传皇命。禁卫军既然敢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走私之事,败露了!

他们刚刚还在庆祝帝子之争即将胜利,哪里能想到,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已经变了天!

“难道是公羊策那边出了问题?”姜竺衣神色凝重,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这个。

禁卫军这架势,分明就是已经直接给康郡王定了罪了,完全不准备给他们解释的机会。除非是赵志坤反水,否则,正常情况下怎么都得扯皮上一阵子,哪里会直接出动禁卫军?

“来不及琢磨这些了!”玉德先生则是更实际一点,反应迅速地催促康郡王,“殿下,您快走!现在赶去亲王府,或许还来得及!”

“对!去找德馨老祖宗,找永安六爷爷,求他们去陛下面前替本王求情!”康郡王也是立刻反应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拍碎屋顶冲了出去。

在归龙城,神通境以下的玄武修士除非得到特赦,或者是特殊紧急情况,否则是不允许飞行的。

但这会儿,康郡王已经顾不得这禁空的规定了。

紫府境的威势爆发开来,雄浑的玄气疯狂涌动,他整个人都化为了一道赤红色的霞光,朝着天空中飚射而去。

然而,他才刚刚飞出了三四丈远,就有一张金色的大王兜头罩下,金色霞光绽放,直接把他困在了其中。

这网,是禁卫军平时缉捕违反禁空修士的紫府宝器——“天罗网”!

而这“天罗网”,平时是由归龙城禁军统领,陈景龙掌管的。

“陈景龙,你敢拦我?!”康郡王几番挣扎,都挣扎不出,不由暴怒。

此刻的他表情狰狞,眼睛发红,宛若笼中困兽,哪里还有平时的沉稳和从容?

“郡王殿下,对不住了。您犯的是通敌之罪,按陛下口谕,所有涉案人等全部当场收押,您也不能例外。否则,我没法对陛下交代。”

下方,陈景龙一身黑铠,按剑而立,神色沉稳而镇定。

他身旁是同样一身戎装的陈景虎,以及一身紫色官袍,面容严肃的孟元白。

三人身后,是三才司、监察司的一众官员,以及近千位身穿黑色甲胄的禁卫军,看上去乌压压一片。

晚霞中,他们的身上仿佛染上了一层红光,就连乌黑的甲胄上都沾染了丝丝红晕,恰似战甲染血,肃杀莫名。

见状,康郡王宛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倏地冷静了下来。

陈景龙既是奉皇命而来,心里自然认定他已经翻不出多少浪来了,以势压他,他自然不会像平时那样选择让步。

他干脆也不挣扎了,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陈景龙,我乃是准帝子。想治我的罪,须得由宗亲府出面。凭你,还不够格!”

“我要见德馨亲王和永安亲王,我要见宗亲府诸老!这是我身为准帝子的权利,你无权阻拦!哪怕皇命在身……”

岂料。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另一道粗犷沉浑的声音打断了:“准帝子,你现在已经不是了。”

与此同时。

一道磅礴威严,炽烈如火的威势在归龙城南面升腾而起。

下一刻。

一道赤色的光虹便裹着磅礴的威压划过天空,自城南一直蔓延到了康郡王府上空,旋即化为了一个身形魁梧,器宇轩昂的赤袍中年人。

这中年人头戴亲王玉冠,乌发虬髯,一身的威势让人胆战心惊。

“德威亲王!”

陈景龙,孟元白等人连忙恭敬地抬手行礼。

眼前这一位可不是一般的亲王,而是宗亲府的掌事亲王。

皇室宗亲府的掌事亲王,为了彰显公平,一般都不是由嫡长一脉的亲王担任,而是由嫡次脉,或者血脉再稍微偏一点的亲王担任。

考虑到太年轻的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亲王镇不住场子,太年长的精力又不够,所以,宗亲府的掌事亲王,一般都是从年龄在一千到一千五百岁之间,正当壮年的亲王之中选。

而能当选的,一般来说都是这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个年龄段亲王之中威望最高的那一个。

也唯有如此,才能服众。

眼前这一位德威亲王,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不输给昊郡王的人物,凭借恐怖的战功横推当代,哪怕在皇室之中也是极其少见的军神型强者,在皇室之中威望极高。

当然,他在民间的声望也是极高,不仅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他的传说,便是在上三品世家之中,都有不少把他当偶像的。

也是因此,他才被陛下赐了个“威”字作为封号。

陛下对其的看重和信任,由此也可见一斑。

“德威老祖宗……”

看到此人,康郡王的镇定终于再也维持不住,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他看向德威亲王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抹哀求之色,希望他能看在自己往日里立下功勋的份上,网开一面。

然而,德威亲王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只负手看着下方的陈景龙孟元白等人,冷冷道:“康郡王走私通敌,证据确凿,实乃我皇室之耻。”

“此人罪不容赦。本王现在此代表宗亲府,剥夺康郡王吴承嗣的准帝子身份。接下来,如何定罪,如何判罚,宗亲府亦不插手,一切皆按国法来。”

“是。”

众人轰然应诺。

完了!

宗亲府不插手,走私通敌的罪名一旦定下,之前赵志坤的下场便是自己的下场。不,陛下失望愤怒之下,说不定他连去炮灰营的机会都不会有!

康郡王脸色煞白,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绝望。

……

没有了“准帝子”的荣耀加身,又有神通境的德威亲王压阵,康郡王哪里还能扑腾得出浪花来?

康郡王府之中的那些兵丁护卫侍女仆从们见势不妙,连反抗都不敢,立刻就束手就擒了。

很快,康郡王府就被禁卫军迅速接管。

不过,康郡王即便不再是准帝子,也是立下过功勋的郡王,陈景龙给他留了点面子,没有将他押入牢中,而是和之前赵志坤的待遇一样,将其和康郡王妃赵怡静一起软禁在了自己府中。

至于其他人,诸如姜竺衣,大管家之流,自然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直接便被押入了监察司的牢房之中,也就玉德先生因着皇室远脉的身份,分到了一间干净的独立牢房,算是待遇稍微好一点的了。

……

同一时间段。

四季园中。

有一片生机盎然的果林。此刻,果林枝丫上已经挂满了金黄色的累累硕果。这都是大乾王氏原有的灵种果树——金凤梨。

这种灵果极为难得,大乾王氏向来不对外销售,只供家族内部享用。

果林旁,还有一片小小的人造上品灵田,被客居的王守哲暂时征用了。

此刻,灵田中栽种的都是经过人类一代又一代驯化改良后的精品灵瓜灵蔬,它们灵气浓郁,娇嫩欲滴,无论是清炒生吃都十分美味。

只不过用上品灵田种灵蔬,同样一亩地的产出,滋养身体的效果要比种植灵米差得多,从能效上来讲并不划算,也只有有钱世家才会不计较性价比,只管口腹之欲。

不过,对王守哲来说,生活可不是仅仅填饱肚子,还得有生活品质。

上品灵米能大量补充体能气血,却也不能取代灵瓜灵蔬的清爽口感。

“守哲你的种植天赋,犹要在宗安之上啊。”安郡王摘了个改良品种的脆瓜,“嘎嘣嘎嘣”地吃将起来,边吃边夸,还边摘新瓜往储物戒里装,“清蕊最爱吃瓜,我给她稍几个回去。”

几个?

王守哲以异样的眼神瞅着他。

您这一会儿工夫,可是摘了二十多个了。

“这赤灵苋不错啊,指甲一掐都嫩得出水了。”安郡王抿了抿嘴唇,又盯上了其他灵蔬,“昨日在你这蹭饭吃了几筷子,软糯细嫩,叶肥汁鲜。我这摘几把给清蕊尝尝鲜。”

摘几把?

王守哲脸颊直抽抽。

吴明远,你都快要把这一垄赤灵苋给掐光了知道不?

你这堂堂准帝子,家里就穷成这样子么?动不动就来他这客居的四季园蹭饭不说,还总是变着法地撸点食材回去。要是实在没啥撸的,还会把剩下的灵米饭给打包回去,说是可以炒一碗蛋炒饭当宵夜吃。

唉~准帝子混成这般德行,着实没谁了。

“殿下啊。”王守哲蹲在田间垄头,语重心长地与他上课道,“您未来可是大帝,出门在外得有些牌面儿。我这种点菜也不容易~你这薅光了我吃啥?”

“守哲你客居定国公府,还能愁没吃的?”安郡王也是老脸一红,放下了几个刚拔出来的秋萝卜,讪讪道,“不就是吃你几口菜么,值当如此小气?等我成了大帝,我提拔你当内阁首辅,届时守哲你就可以日理万机了。”

“我谢谢你啊~”王守哲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那我岂不是整天就忙着帮你处理各种杂事了?我可没那闲工夫,你早点另请高明吧。”

“那就封你为国公如何?就叫守国公。”安郡王手一挥,大方地说道。

那架势,仿佛自家的国公爵位不值钱一般。

何况乎,他这还没登上帝位呢,这画大饼的功夫就越来越溜了。

“免了,举国就两个国公,都有协同玄都大帝开荒立国的大功劳。你要这么随意封我一个国公,我怕有人天天诅咒我。”王守哲摆了摆手,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守哲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安郡王上下打量着他,惊异道,“莫非,你还准备要个异姓王当当?”

说罢,他还真的一脸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说起来倒也不是不行,按照祖制,若是某个世家功勋足够的话,也是可以封王的。”

“行了行了,殿下你还是好好顾好你自己吧。”王守哲没好气地说,“这一次康郡王下台了,征讨南疆蛮蛊族的计划多半会落在你的头上。你自己就当点心吧,要是折戟而回,那就成笑话了。”

与安郡王相处久了,此人没脸没皮的隐藏个性也渐渐凸显,尤其是那堂而皇之偷他菜的模样,竟和陛下那臭不要脸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征讨南疆的计划我已经想好了。”安郡王自信满满地摘了一把水嫩小青菜,往戒指里一塞,双眼放光说道,“此战必胜。”

“没想到殿下最近成长颇多啊。”王守哲倒是对他刮目相看了起来,“有何妙计,说来听听呢?”

“计划很简单,我征召你为大军师。”安郡王大手一挥,自信满满,“有你一起陪着出征,稳赢不输。”

“……”王守哲侧目不已,嫌弃道,“我就是能种种田,没空陪你打仗去。忙完眼前这一茬后,我就要回去陪娘子种田过日子了,你自己慢慢琢磨计划去吧。”

“守哲,守哲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大不了,大不了以后下棋我让你赢几把。”

“不行,我家里也有一摊子事儿呢。你那军师,留着让旁人当吧。”王守哲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两人正说着话时。

内卫统领之一的小祥子熟门熟路地走了进来。

不过,跟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手上捧着圣旨。

“大帝诏曰,命王守哲即刻进宫面圣,不得有误,钦此!”小祥子宣读完毕,就把圣旨一合,笑盈盈地看着王守哲,一副“老子终于扬眉吐气了”的模样。

圣旨?

王守哲也是挑了挑眉。

这一次总算不是暗示,以及借口要表彰了。

不过,既然大帝已下明旨召见,这一波他可是没有任何借口退却了。

“臣,领旨。”

王守哲恭敬地捧过圣旨,然后按照规矩塞了张辛苦金票。

“守哲家主,陛下要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啊。”小祥子低声笑着说,“幸好你接的痛快,否则陛下可是说了,‘若王守哲那厮再推三阻四,就出动内卫将他绑到拙政阁去’。”

“呵呵~陛下有旨召见,守哲哪敢不去啊。”王守哲笑容淡定,仿佛之前几番推拒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般,“祥统领稍待,我这就沐浴更衣一番,随您进宫面圣。”

“不用沐浴更衣了,这就随我去吧。陛下可是挺着急的,他说的是‘即刻’。”

“行,那我掐点新鲜的灵蔬灵果,一块带过去。陛下收留了安业他们和五只小狼崽好一阵,我去见陛下,总不好空着手去。”

“陛下说‘即刻’!守哲家主啊,莫要害我动手。”

“也行,那郡王殿下刚才摘的瓜果蔬菜先借我用一下。”

“……”

安郡王一滴冷汗,感情刚才他厚着脸皮一通操作全成白忙活了,都成了替王守哲摘的了。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