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小说 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XXX

—————————————————————

窗外响起了一声炸雷。

电光照亮了幽暗的病房。

还有谢继礼苍白的脸孔。

他抬起手腕没有看到自己的乌洛波洛斯,于是扭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上面跳到了2024年12月24日,PM9时。

还过3个小时就是圣诞节。

“要喝点水吗?”王晋妍问。

谢继礼摇头,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王晋妍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劝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吧!既然他们要罢免你,就让他们罢免,我看他们谁能收拾这个烂摊子。”

谢继礼没有说话,眼神中有些难言的疲惫。

王晋妍抬手

肉小说 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掖了掖被子,“其实就我看,和谈也未尝不好,星门虽然在衰落,但实力还是比我们强一大截,况且恩诺思如今根本不愿意帮助我们。以我们的力量要和星门硬碰硬,得付出多大的代价?万一星门不守战争对等原则,把几个神将全派去太平洋,这个仗有办法打吗?依我看,只要星门开出来的条件不要太过分,就由得他们和谈吧!料想星门也不敢太过分了,打仗这种事,不止我们不想,他们也不想,要不然也不会任由三号舰继续逃跑了。”

“我昨天做梦梦到广令了。”谢继礼凝望着虚空说,“还是岳楠打仗的时候,那时我们刚过边境线,趟过了一条水河,沿着土路徒步前进,偶尔也会路过村寨,十室九空,躺着的全是岳军尸体,那里的天气炎热,臭味刺鼻到难以忍受,尸体也肿胀生蛆,看一眼就瘆得慌。我们的战斗任务是由通农向安乐前进,配合友军寻歼敌军346师,临近战斗时,上级要求我们扔掉一切可以扔掉的东西,轻装前进。匆忙中,我犯了一个原则错误:没有舍得扔掉身上那个一斤重的白铁皮黄桃罐头。”他笑了笑,“本性难改,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吃啊!却将雨衣给扔掉了,后来为此吃了大苦头。”

“这个故事你说过了。”

“我说过吗?”

“说过了,还跟小进说过,打完一场恶战,所有人都累的不行,你拿着那个黄桃罐头暗中叫广令来吃,结果他叫来了二十几个人,你一看二十几个人傻眼了,然后你们就轮着圈往罐头里倒芭蕉叶里积的雨水,每个人就喝点甜汁,最后罐头里剩下的黄桃给了伤兵.....”

谢继礼笑了下说:“那是我喝过最甜的罐头汁了。”他又沉默了须臾,低声说,“我们营一共五百多人,基本都是新兵,最后回来的只有三百多人。大半还带了伤。打仗确实很残酷啊!你肯定无法想象树枝上挂满肠子的场面,断臂残肢漫山遍野,我看到我们营的医务兵小廖倒在了溪水里,想把她拉起来,却只拉起来半截身子,她当时还没有断气,说她裤袋子里还有两块钱,让我帮忙带回去......”

王晋妍叹了口气说,“所以他们害怕也正常。星门打仗是日常,我们有多久没打过仗了?”她放下按在被子上的手,“说实话,我希望打,没有谁比我更恨星门了,要不是凡帝冈那边还给了我一点念想,我恨不得全面开战,叫我上战场我都愿意。但归根结底,问题是现在不是你想打就能打,是你没办法说服他们下定决心去打。如今不像当年,当年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大家都有钱了,害怕这一仗打得赔光家底....”她又柔声安慰道,“算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再休息一会,明天你也别去开会了,借病让他们去谈吧!如果星门的条件实在太过分了再说.....”

“你这些天有跟教宗联系吗?”谢继礼问。

王晋妍点头。

“闺女还好吧?”

“挺好的,就是不怎么爱说话,也不和别的小朋友玩,就爱看书,和小进小时候一模一样。”

“教宗还有说什么其他的话吗?”

王晋妍迟疑了一下说道:“他说:世界不能沦陷于撒旦信徒的手中.....”

谢继礼靠在床头又沉默了一会,忽然掀开被子,穿好拖鞋,说道:“我去上个洗手间。”说完他向着病房的洗手间走去。

“要我扶吗?”

“不用。”谢继礼说,“只是睡了个长觉而已,我现在精神着呢!”

“那我休息会。”

谢继礼应了声“好”,推开洗手间的门,灯光自动开启,他走到马桶前面坐下,面无表情的凝视着镜子,就这样放空了一会大脑,随手拿了张插在墙上不锈钢篮子里的报纸,医务人员知道他喜欢看报纸、杂志,无论是客厅和洗手间都会准备有当天最新的报纸和杂志。

打开一看,《泰晤士报》的头版头条给的就是太平洋上的战事,照片是星门航母在太平洋上航行的照片,内容是说目前局势对星门大优,尽管三号舰有神将坐镇,都只能狼狈逃窜,杭康流入伦墩的资金再创新高。报纸下方还给出了陈少华和拿破仑七世的照片,说陈少华和拿破仑七世已经成为和谈的关键人物。还分析说不管太极龙这些年表现得如何强硬,最终还是缺乏与星门正面对抗的勇气以及底气,世界依旧属于盎撒。

谢继礼将报纸揉成一团狠狠的扔在地上,坐在马桶上费力的喘息了片刻,才站了起来,弯下腰心平气和的将报纸捡了起来放在洗手台上铺平整,然后折叠好,重新放进篮子里面。他推开门蹑手蹑脚的向客厅的方向走,轻轻的拧开了房门,却还是惊动了王晋妍。

“你去哪?”

谢继礼动作僵了一下说:“我去客厅和郑长恩他们聊聊.....”

王晋妍无奈的摇了摇头,躺在了病床边的另一张床上。

谢继礼稍稍松了口气,走进客厅,郑长恩和四个警卫都在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看电视,还有两个医生靠在另一侧的长沙发上休息。见谢继礼出来,几个人全站了起来,喊道“校长”,他笑了笑说道:“坐下。”

雨点噼噼啪啪的打着落地窗,BBC新闻正在播放星门发言人要求太极龙开放核设施让联合国进驻检查的新闻,郑长恩抬手就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两个医生也迅速的跑了过来,给他做了番检查之后,又是好一阵叮嘱他要注意身体。

等检查完,谢继礼看了眼电视机,问:“关了做什么?”

“您要看吗?”郑长恩连忙拿起了遥控器问。

“也没有好看的。星门翻来覆去就那几板斧,你要不理他,他也没辙!”谢继礼不屑的说。

几个警卫和医生都笑了起来。

等捧场似的笑声过后,谢继礼靠在沙发上随口问道,“你们看了新闻是什么感受?”

没人敢说话,每个人都正襟危坐,满脸肃穆。

谢继礼笑道:“没必要这么严肃,大家随便聊聊.....不要认为你们的话能影响局势。”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郑长恩先开了头,叹了口气说道:“星门的宣传能力太强大了,那些外国人被洗脑洗的已经智障了。”

“他们需要一个假想敌。毫无疑问,我们太极龙是最合适的。”

“我觉得有些憋屈。”

“星门实在欺人太甚了!”

“我们的一些宣传机构实在太拉胯了!竟由得一些人胡说八道......”

有人忍不住问:“校长真要和谈吗?”

谢继礼看向了提问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校长,我叫喻廷中!”

谢继礼笑了笑说:“那一届的?家里是做什么的?”

“我87届的,家里就是做点小生意,物流生意。”

“如今生意怎么样?”

喻廷中腼腆的笑了笑说道:“不像以前,以前比较赚钱,现在物流投资大,回报低,一条专线起码要100-500万才能弄,三方的话你必须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快递只能付加盟费了,就赚点辛苦钱。”顿了下他又说,“不过物流还算能混下去的行业,其他的行业大部分这两年都比较惨。”

谢继礼点头说:“这几年确实会比较难熬。”随即他又问,“那经济这么差,你觉得我们该不该和星门打?”顿了下他说,“畅所欲言,不要有什么顾忌,我也就是聊聊天而已。”他“哈哈”一笑,“反正我明天就要‘下课’了.....”

众人沉默。

谢继礼挥了下手,“作为太极龙战士说真话都不敢吗?没什么好怕的!”

喻廷中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当然觉得应该打。”

“为什么?”谢继礼好奇的问。

“苟着也不是不行,但不打的话,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超越星门的机会了吧!也许不打付出的代价更小,但不打的话星门就纯赚,肯定能再次拉开和我们的差距.....假使说星门真拿下了伊甸园,掌握了上帝基因,也不知道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追得上他们。如果只是出于个人考虑,打不打无所谓,但为后来人想,打一打,也许可以为他们争取更多的空间。”喻廷中摆了摆手说,“当然这只是我自己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谢继礼点头,“说的很好嘛!”他又看向了坐在喻廷中旁边坐得笔挺的高壮男子,“小姚,你怎么看?”

小姚挠了挠头说道:“校长,说实话我也想打!”

“说说理由。”

“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这是个立功的机会,我爸爸来说我没上过战场,就是躺在他的功劳簿上吃饭,我不服气!我想上战场证明我自己。”

谢继礼笑,“你爸也就上过一次战场而已。”

“上过一次也够他吹一辈子的了。每次喝了酒就吹,说和广令叔一起扛过枪,是出生入死,过命的兄弟.....”

听到谢广令的名字,谢继礼的脸上又泛起了思索的表情,他低声说道:“上战场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你们这些毛孩子,可别把战争想象的那么美好,什么兄弟义气、革命友谊之类的。真要去战地医院看看,你们就知道战争的残酷了。我记得当时我在岳楠,跟随上官去野战医院慰问伤兵,那一年我们能够提供的医疗条件还很差,岳楠那边天气又闷热,苍蝇到处乱飞,还没有进医院就看见了一地的伤兵,我看见了我们营的一个小伙子,李小唐,才21岁,营地里没有位置,他就被放在空地上,弹片划破了他的肚子,还削走了一大块皮肤,根本就缝不上,他的肠子露在外面的,苍蝇就落在他的肠子上,我留着眼泪给他挥手赶苍蝇,怎么也赶不过来,他看见我,痛苦得示意让我开枪杀了他。在他旁边是柳俊,也是我们营的,不慎踩了雷,腿和胸都被炸烂了,抬到战地医院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就死了,汽油火化还是我弄得,骨灰也是我装进罐子里带回来的。在柳俊旁边的是戴指导,他全身中了二十多块弹片,整个人都血淋淋的,他命大,活了下来,但落下了一身的病根,17年去世了。我的上官直接发了脾气,把医院的人叫来一顿臭骂,结果那个医生甩手就走,说有本事你自己救,我还要去做手术。我们进了医院,根本话都说不出来,里面的伤员受伤更严重,我看见一个小战士,他的下巴直接炸没了,就一个窟窿眼和舌头,他躺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敢看他,整个医院都惨不忍睹......”他面无表情的说,“不怕你们笑话,我当时很久都没有缓过来,后来极少再去野战医院。”

小姚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我爸说过,当年已经很久没打仗了,训练也有点懈怠,所以那一仗打的特别惨,他们那个营300多人,最后完好无损回来的就一百多人,其他的不是受了伤,就是牺牲了。”

“那你不害怕?”谢继礼笑,“就为了战功?”

“反正我现在不害怕,上了战场就不知道了,但我觉得吧,毕竟我们是天选者,命比较硬,恐惧感应该没那么强烈。”小姚肃穆的说,“更何况我们太极龙肩负着守卫国家的使命,有些事,你怕也不能躲,不如拼了,该上时就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

谢继礼点头,他凝望着窗外瓢泼的大雨,低声说道:“是啊!该上的时候,就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

———————————————————

2024年12月24日,11时07分。

日夜海,政事堂。

机要会议室。

那张枣红色的八边形桌子已经空下了四个位置。剩下的位置上都坐了人,穿着中山装和穿着太极龙制服的人各占据两个位置。

昏黄的灯光在缭绕的烟雾间变幻,让会议室如同沉浸在氤氲的雾气中,而躲在那雾气中的那些脸庞,组成了油画般凝重的人物肖像。有人愁眉紧锁,有人面无表情,有人抽着烟一口接着一口,有人手扶着额头揉这太阳穴。

直到敲门声响,会议室里寂静才被打破。面色凝重的于高远和脸色铁青的刘玉走了进来,他们一言不发的坐下,刘玉便将手中的文件摔在了桌子上。

其他人看到刘玉的动作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

于高远咳嗽了一声说道:“既然谢继礼同志病了,就由我代替他主持回忆。”他看向了坐在白宁身旁穿着中山装的男子说道,“聂永胜同志,先说一下表决会的情况。”

聂永胜说道:“明天表决会,175位常代已经系数到达京城,今天我们先开了一个通气会,并在酒店一一做了恳谈,目前有97位常代答应明天投票要求谢继礼卸任,有29人说会投弃权,所以表决通过问题不大。”顿了一下他说,“当然最好还是谢继礼同志自己提出辞职。”

于高远看向了白宁,“今天谢继礼的人有没有和常代接触过?酒店安保工作没问题吧?”

“谢继礼两个多小时才醒来,醒来之后一直就在医院,没有出来。”白宁说,“目前没有任何人接触常代。”

于高远点了点头,“尽管这次选的常代基本都是来自工商界的人,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谢继礼的威望还是很高的,明天早上表决会召开之前,务必把工作落实到人,至少这97个已经答应投票的常代的工作要做踏实。”

“没问题。”聂永胜说。

“下面就请刘玉同志说一下我们与欧宇以及约翰·克里斯·摩根神将初步的电视谈话的备忘录内容。”

刘玉凝视着桌子上的文件半天没有动作。

于高远看向了刘玉,淡淡的说道:“刘玉同志,到你发言了。”

刘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翻开文件,嗫嚅道:“第一份是欧宇发来的备忘录《给太极龙方面的建议》,以下是详细内容:如果太极龙愿意与我方合作,就解决太平洋区域的安全问题达成协议,我方愿意保证太极龙方面的安全和独立,但为了实现太平洋区域的永久和平,希望贵方签署自由航行协议,公开承诺削减战备支出,有限度的同意联合检查组进驻太极龙核基地,进行检查。并在检查结果出台后,按内容对太平洋各国进行经济补偿。”他扔下手中的第一份文件,拿起第二份,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平复怒气,“第二份是约翰·克里斯·摩根神将发来的《备忘录》,以下是详细内容:减免和增购星门国债,数额待议;放开金融管制,允许资金自由进出;汇率弹性化,禁止贸易保护主义;限制核武器发展,裁撤太极龙成员,并完成乌洛波洛斯私有化;同意联合检查组对太极龙所有基地进行检查;摧毁已经建好的南方海域各岛屿的太极龙基地;以及放弃追求陈少华的责任,并且不能剥夺陈康神将的神将之位......希望贵方优先解决我方深切关注的各种问题,如果能够答应,我方随时可以开启坦诚的会谈......”他抬起头,冷声说,“这是两份备忘录的全部内容。”

白宁站了起来,沉重的金丝楠木椅划拉出了锐利的声响,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丧权辱国!丧权辱国!”

于高远瞥了眼白宁说道:“白宁同志,不要激动,星门狮子大开口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习惯了,他们漫天要价,我们落地还钱就是,没必要一惊一乍。”

白宁握紧了拳头,紧紧的闭了下眼睛,还是坐了下来。

“先讨论一下吧!”于高远环顾了一圈,“我们能够满足他们那些愿望?”

————————————————————————

清晨6时。

谢继礼从床上坐了起来,病房里只有一盏小夜灯亮着的,玻璃窗上的雨滴飞快的流动,模糊了视野。

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

他沉着脸注视着窗外,什么也看不见,完全没有天即将破晓的样子。呆坐了许久,谢继礼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在卧室里四处翻找外套,打开衣柜的声音惊醒了还在睡着的王晋妍。

“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王晋妍睡眼惺忪的说。

“找外套。”谢继礼头也不回的说。

“这个时候找外套做什么?”王晋妍坐了起来,“表决会要九点才开始啊!”

“我想了一晚上,觉得我不该就这样放弃。”谢继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想问看看年轻人们的想法,这个世界终归是他们的,我们一群老头子,不能替他们做决定。”

王晋妍愣了一下,说:“怎么问?”

“直播。”谢继礼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不是都喜欢看直播吗?”

“直播?这也太......不得体了吧?会不会有些逾矩?”王晋妍下了床,“要不你去学校做做调研?这样也能接触到年轻人。”

“来不及了。”谢继礼回头看向了王晋妍,“再说了我去学校,那群人不得严防死守?能听得到真话?”

王晋妍咬了咬嘴唇,“你决定了?”

谢继礼点头,“破釜沉舟。”

王晋妍微笑着拥抱了一下谢继礼,随后走到另一侧的衣柜前面,挑了件深蓝色的西装挂在衣柜门的把手上,随后又挑了件灰色的中山装,还有一件黑色的呢子夹克,举了起来问:“穿那件?”

“你觉得哪件显年轻,就哪件......”

............................

片刻之后,谢继礼穿着黑色的呢子夹克走到了客厅,郑长恩和四个警卫依旧没有睡觉,忠实的履行着他们的职责。

“长恩,过来,把你的手机拿过来。”谢继礼说,“帮我弄下直播。”

“直播?”郑长恩有些诧异,“您要直播?”

谢继礼点头说道:“你们年轻人不是现在都喜欢看直播吗?我想找个平台,弄个直播,问一下现在年轻人的想法.....”

“校长!?”郑长恩满脸震惊的说,“这不太妥当吧?况且发言稿什么的,媒体什么的,都没有准备。”

“就是没准备才好。”

“校长......”

“古代皇帝还能微服私访呢!我就直个播怎么了?这不是讨好你们年轻人的方式吗?”谢继礼认真的说:“帮我弄一下。要不然我就找小喻和小姚了.....”

郑长恩只能掏出手机,问道:“那选择那个平台?”

谢继礼环顾了一圈问:“你们说那个平台年轻人比较多?”

喻廷中迟疑了一下说:“B站吧!”

“对~B站平均用户年龄才21岁。”

“哟!小姚很熟悉啊!”

“我平时也看看动漫什么的。”姚朝文憨憨的笑着说,“主要是买了点股票,你要在B站直播,我现在就再买点.....”

—————————————————————

等郑长恩将手机架好,自己测试了一下便对谢继礼小心翼翼的说道:“可以了,校长。”

谢继礼稍稍有些紧张的问:“可以了吗?”

“可以了。”郑长恩点头说。

“我坐这里就可以?”谢继礼坐在了手机前面,随后问道:“直播开始了吧?我在哪里看有没有人?”

“这里....”郑长恩指了指左上角,“现在是零人.....”

谢继礼虚着眼睛看向了左上角,“濛古上单?这是什么意思?”

郑长恩老脸一红,“这是我的ID....”

谢继礼自然是不清楚什么意思的,笑了下说道:“我这直播间没人该怎么办啊?”

郑长恩也犯愁了,“没人......”

一旁的喻廷中掏出了手机说道:“这还不简单,刷礼物啊!!!”

“对!对!对!”郑长恩喊道,“快点,都拿出手机来,给校长刷礼物。”

姚朝文说道:“我刷了一千个小电视,再刷一千个探索者.....”

说着手机屏幕上光晕闪动,从闪烁着电磁光波的破口中,跳出了一个长得像是螃蟹的小电视。屏幕上方出现了一行字:文以载道为濛古上单投喂“小电视飞船”,接着开始了无限刷屏。

谢继礼完全不懂,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姚朝文笑呵呵的说,“差不多是放礼花打广告的意思!”

“哦~可人都看不见了。”谢继礼说。

“我现在把礼物特效给关了。”

郑长恩连忙弯腰关掉了礼物特效给关了,但还是有接连不断的“文以载道为濛古上单投喂小电视飞船”的字幕在上方闪过,接着又多了“我妻蕾姆为濛古上单投喂小电视飞船”的字幕,然后是“Life为濛古上单投喂小电视飞船”.......字幕接连不断,开始有人拥进直播间。

低调小王进入直播间。

黄黄黄瓜进入直播间。

无力的小喵进入直播间.......

看到谢继礼弹幕也刷得飞起来了。

“来看土.....豪......卧槽.....这土豪不简单啊~~~”

“为ID点赞~~”

“卧槽~~~这啥?”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

“这个......是不是犯法了?”

“还有人胆子这么大的吗?敢装那位?快点拖出去斩了!”

“B站药丸~~~~”

“陈叡快出来见上帝啦!!!”

“麻油~~这一大早直接把我给吓醒来了!”

“超管呢?我打赌还有二十秒就要封直播间了。”

“超管正在路上。”

“这不是超管的问题,这是警察蜀黍的问题了!”

“怎么一下多了这么多舰长?”

“好像直播榜第一了,有人刷了一万个小电视.....”

超级管理员进入直播间。

“濛古上单要无~~~”

谢继礼看见弹幕如水一般的流泻,转头问道:“这是有人进来了吧?都是他们打的字?”

郑长恩抹了把汗水说道:“是的,校长。”

谢继礼回头过来,对着摄像头挥了挥手,微笑着说道:“B站的各位小朋友、大朋友,你们好,我是谢继礼......”

瞬间,所有的弹幕停滞了一下。只有上方的礼物投喂的字幕在不停的跳动。十多秒后弹幕发了疯似的向上开始弹,速度快到根本看不到文字。

谢继礼继续说道:“很高兴来到B站,今天坐在这里进行直播是想和我们夏国新生代的年轻人们交流一下。”顿了一下,他说,“就是这个时间点,大家是还没有睡?还是刚刚起来?”

郑长恩的另外一台工作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宣传部门打电话来了。”他转身走到了一旁。

谢继礼看到弹幕全是“没睡”,笑了笑说道:“那大家的作息不是很健康啊!一定要协调好学习、休息和娱乐的时间,因为你们才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生力军,你们肩上担负着民族的希望。每一代年轻人都有自己机遇和使命,新时代即将到来,大家一定要做好准备啊!”

就在这时,上方的字幕跳出了“陈叡为濛古上单投喂小电视飞船”的字幕,紧接着飘过的是“陈叡成为该直播间总督”的字幕,整个直播间再次安静了几秒,随后直接沸腾了。

“卧槽~~~”

“还真是啊!”

“我的天!”

“陈叡这是真成B站总督了吧?”

“敢扣直播打赏吗?”

“谢叔叔好~”

“谢叔叔早上好!”

“我从今以后一定好好读书!”

“合影留念!”

“合影!”

“合影留念!”

数不清的礼物字幕飞快,无数的人成为总督、提督和舰长,直播间陷入了疯狂状态。

郑长恩走了过来,在谢继礼耳边说道:“已经和B站那边沟通过了,他们现在就把您的直播间放到首页,礼物到时候都会原路退回。”

谢继礼点头,他看了看弹幕说道:“今天来到B站呢,也不是为了教育大家,我想大家平时在学校,在家里也都听够了。今天开这个直播,就是想问问大家有关最近事情的想法。”他严肃的说,“没错,最近的一些传言都是真的,星门在太平洋上袭击了我们的舰队,因为有叛徒的存在,我们的那只舰队,全员牺牲了。这件事对我们太极龙来说冲击很大,有些人主战,有些人主和,我想问问大家的想法,毕竟这个世界的未来是你们的,你们是觉得给些钱打发他们好,还是坚持和星门战斗好?钱可以换来和平。战斗就意味着有牺牲,也许是你的朋友、亲人、邻居,甚至可能是你自己。不仅如此,战斗还可能带来经济衰退,大家的生活受到一些影响,而且战斗下去能换来什么呢?目前我们谁也不清楚,毕竟我们的对手是星门,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组织!所以大家一定要想清楚再回答,因为后果是我们全体,甚至可以说主要是你们来承担。”

“坚决不给钱!”

“当然是战斗!”

“战斗!”

“我就是战狼本狼!”

“和星门打我捐一个月零花钱!”

“我们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打!我一定报名参军!”

“为了实现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干死星门!”

“他们永远不能再让我们签订不平等条约!”

“剿灭白匪!”

“解放亚美丽加人!”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华夏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前进!”

“前进!”

“前进!”

“入关!”

“入关!”

“入关!”

“入关”的弹幕占据了全部的发言频道。

谢继礼有些疑惑的问:“‘入关’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郑长恩连忙解释了一下,谢继礼“哈哈”大笑,他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十分了,便拿着手机站了起来,说道:“现在我带大家去看看升旗!”

————————————————————————

(BGM——《DystopianState》NinjaTracks)

2024年12月25日,清晨7时。

承平门广场。

大雨滂沱中的承平门华灯齐放,在灯光的映照下,雨中的承平门宛若一座雄伟的玉雕晶莹剔透光彩夺目。虽然下着瓢泼的雨,天气又冷之又冷,广场上还是挤满了人,有些打着伞,有些穿着雨衣沉默的站在广场上公路上。并且人还越来越多,一层又一层的将升旗区围了起来。很快就有太极龙战士赶了过来,开始维持秩序。

就在7时10分的时候,谢继礼乘车来到了承平门,在涌动的人潮边,他下了车,向着升旗区走去。郑长恩赶了过来,把伞举在他的头顶,拿着手机的谢继礼嫌弃的推开,说道:“这点雨怕什么?”

郑长恩无奈只能收起伞,示意警卫们警戒。

谢继礼完全不管警卫的工作有多难做,在闪烁的灯光和欢呼声中谢继礼向着升旗区走。大雨之中放眼所及之处黑压压的全是人,偌大的广场上似乎连一片空地都没有了。然而,在他所到之处,人们自觉的为他让开一条通道。有人像他伸手他也不拒绝,在雨中微笑着和他们握手问好,看到一旁在寒风冷雨中冻的发青的女生,他停下了脚步,回头从郑长恩手中拿过伞,递给了女生,说道:“打好,别感冒了。”

女生一下就哭了出来,颤抖着说:“谢谢,谢谢谢校长。”

谢继礼“哈哈”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发,继续向前走。就在他在走到了升旗区前面时,仪仗队从承平宫里走了出来,他们迈着坚毅而矫健的步伐从伟人像下走过,踢踏的脚步声盖过了大雨的声音,响彻承平门的上空。

谢继礼停住了脚步,他神色庄严的凝视着仪仗队,看着他们走过承平街,走向升旗台,将那面鲜血染红的旗帜抛向空中,然后缓缓拉起。

一声军号响,震天动地的国歌声响彻云霄。

所有人都在歌唱,在庄严的歌声中无数人莫名其妙的就留下了泪水,雨水和泪水混作一团。

歌声中,雨,忽然奇迹般的停了下来。

谢继礼抬头仰望着旗帜缓缓升起,虚着的眼睛完全睁开,旗帜在冷风中漫卷,他与成千上万的人们一起歌唱,他知道他们为什么冒着大雨来到这里,他也知道这沉甸甸的歌声中饱含着怎么样的情感。这面旗帜、这座宫殿、这片土地,都是悠久。漫长而坎坷的,这歌声是艰难、是雄壮,也是无敌的,在歌声中他仿佛听见了嘹亮的号角、隆隆的炮声,还有铮铮的誓言。

他听到这高亢激昂直冲九霄的歌声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在国歌结束的瞬间,他放下了手,转头看向了那幅画像,轻声低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现在听来,这句诗都是那么的有力量。”

谢继礼转头,看见穿着太极龙制服的白宁就站在他身边,他有些讶异,“你怎么来了?”

白宁笑着说:“我也是你直播间的总督呢!”

“总督是什么?”谢继礼问。

“哈哈~”白宁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要我侄子给我弄的。”

谢继礼点了点头,“常代们在哪里?让我去见见他们。”

白宁毫不犹豫的回答:“好。”

“走!”谢继礼转身,人潮顿时分开,仿佛他就是那引领以瑟列人走过红海的摩西。他听见了《歌唱祖国》的声音,这歌声如飓风,浩浩的吹过磅礴的宫殿,吹过裙楼广厦,吹向神州大地,他耳膜如鼓,此时他的心脏和亿万人共同跳动。

在走到汽车边时,他回头看了眼暗色如磐鸦雀无声的人群,表情坚毅的上了车。

————————————————————

2024年12月25日,清晨8时15分。

京城饭店。

浑身湿透的谢继礼一步一个脚印走进了喧闹的早餐厅,被包场的京城饭店,从昨天开始就只接待来惨叫表决会的常代,此时嘈杂的早餐厅里全是正在用餐的常代。

谢继礼走到了餐厅的中央,用力的拍了拍一张空桌子,巨响惊动了正在吃饭的常代们,看到谢继礼,全都停止了交谈和吃饭,不少人还惊讶的站了起来。

在聚焦过来的视线中谢继礼环顾了一圈,左手插着腰,右手举起了手机,“我今天来到这里!不是为了你们是否罢免我!说实话,我不在乎这个位置!一点都不在乎!坐在这个位置上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他大声的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和各位聊聊,我们即将面对什么!我想大家已经知道现在的情况了!各位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知道破财消灾,多么简单的事情啊!钱能摆平的事情为什么要拼命呢?快点和星门谈和吧!做生意,和气最重要!我也这样思考过,要不先谈看看吧!谈不好再打,时间在我,优势在我!当年老桨不就是这么想的吗?然后他现在哪里?”

众人大笑了起来。

谢继礼在餐厅的中央举着手机来回踱步,等笑声停了下来,他说道:“我刚才去了承平门,我冒着雨和上万人一起观看了升旗,我和他们一起唱了国歌,我感受到了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我想问问你们多久没有观看升旗了?我现在还在直播,在我们国家年轻人最多的网站,B站,现在上亿人正在收看这场直播!他们在刷着弹幕!在喊‘入关’,就在刚才我还不太明白‘入关’这个词是指什么,但我现在知道了,它是现在的年轻人们一种对地缘政治关系的比喻。现在的世界秩序主导者,星门,就是大明朝嘛!而我们就是一群蛮夷嘛!不管我们这些蛮夷如何的讨好、模仿大明,都无法改变大明对我们的看法和心态,蛮夷就是蛮夷!如果我们这些蛮夷不入关,就会永远陷入到内卷化的竞争中,没有出路!”他停住了脚步,“你们看,年轻人都比我们看得透彻!”

“所以我们这群蛮夷,给了星门钱,跪了下来,说我们只要和平,那么他们就会心满意足的施舍给我们吗?今天它污蔑你投了核弹,明天它说你在研究空天武器,后天他说你最近太老实了,我不放心!如果金钱真得能买来和平,慈禧太后做梦都会笑醒来!”他再次环顾了一圈,他斩钉截铁的说,“不!他们会变本加厉的剥削我们!不要以为你们现在有点地位,就能永远一直有地位,要记住,我们是夏国人!我们植根于这片土地上!这片土地好不了,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去到欧罗巴,去到亚美丽加做二鬼子舔他们洋腚?他们只尊重强者!”

此时餐厅里已经站满了人,就连酒店的工作人员也全都挤了进来。匆匆赶来的于高远、聂永胜和刘玉也混杂人群中。

谢继礼看见了他们却视若无睹,大声的怒吼道:“74年前我们就证明过!也许星门能让所有其他民族屈服,但绝不包括我们!五千年的历史证明过!我们夏族人压不跨的!他们一群才存在了两百多年的白匪才是蛮夷!”他压低了声音,“我知道我们夏国的历史不会终结,我知道不会,只是跪下去一次而已,我们也曾经跪过。也许等下次我们还有机会能站起来,我们做逃兵,做叛徒,让我们的后代去牺牲,让他们去战斗,我们跪下来,让我们这些做决定的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很轻松,我甚至都不用来,我躲在病房里装病就好。没有人会责怪我,我的爷爷、我的父亲、我的弟弟、我的女儿,都是为国捐躯,没有人能责怪我。”

聂永胜擦了擦汗,“我觉得也许,取消今天的投票最好。”

“来不及了。”于高远面无表情的说。

刘玉仿佛松了口气,“打的话。也未尝不可。”

他转换成充满激情的态度,用极富鼓动性的语调大声说:“但我更希望我们,我们这一代人,有勇气承担起我们的责任,就像我们的先辈一样,用前赴后继的牺牲,为我们的后代创造一个伟大的国家!”

“让他们为生活在这个国家而骄傲!而不是耻辱!”

“我们需要战斗!战斗!战斗!”

“为了自己!也为了国家!民族!为了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个人!以及我们的未来!”

“让他们能够骄傲的说出我是——夏国人!”

谢继礼在气贯长虹的时刻停了下来,他转了一圈,铿锵有力的问道:“现在我有一个问题需要问你们!你们是哪里人?”

众人缄默,面容如山雨欲来前的天幕。

一声霹雳划破了平静,餐厅里响起了震撼的回音,餐具和吊灯与人群都在颤抖。

“夏国人!”

“夏国人!”

“夏国人!”

“我们,我们夏国人将继续战斗!一直到星门坚持不下去为止!无论是在海上,在陆地,还是在太空!英勇无畏的夏国人,都将奉陪到底!”谢继礼坚定的挥起手,“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大喊:“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他们拍着桌子,挥舞着刀叉,举起了拳头,像是狂欢一样的吼叫:“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宣战!”

“宣战!”

“宣战!”

“现在怎么办?”聂永胜苦笑着问。

肉小说 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高远沉着脸说道:“他已经鼓动了民意,现在没有人敢叫他下台了,除非他一输再输。”顿了一下,“可我实在想不出他怎么赢?根本没有一丝机会赢,他只会把我们太极龙拖入更深的泥沼。”

“反正我们已经尽力了,这一切都是他的选择,后果由他承担。”刘玉看向了谢广令说,“我支持他宣战!”

————————————————————

2024年12月25日,清晨9时1分。

承平门,常代议事会议中心。

175名常代,全票通过谢继礼的“全面进入战争状态提议”,太极龙庞大的战争机器将全面启动。

自陆地,自海面,自太空......

喜欢反叛的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