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得到消息,许氏难掩喜色:“没想到二娘竟有这样的造化,这都是侯爷教导得好。”

冯远章沉下脸。

许氏这话的意思,是他没把长女教导好?

见侯爷面色不虞,许氏生怕在说错话惹恼了他,继而影响次女的婚事,急忙收敛了脸上的喜色,匆匆离开书房去给冯倩道喜了。

春兰居中。

冯二姑娘听到消息,又惊又喜。

她真没想到,那个芝兰玉树般的男子,会有一天真的成为他的未婚夫。

联想到成亲那天,她将要穿着喜服坐上花轿,迎接四面八方射过来的艳羡目光,冯二姑娘就觉得有些飘飘然。

许氏觉得这事能成,都是神灵保佑,第二天便带着冯倩乘上马车,去了京郊最有名的大福寺烧香还愿。

冯姝是最后一个听到消息的,一时间五味杂陈。

她为了保住小命,想方设法和镇国公世子退了婚,却没想到镇国公府又盯上了冯倩。

她即便不喜欢冯倩,却不想害了她。

“父亲,镇国公世子不是良配,二妹最好不要跟他结亲。”冯姝第一时间找到冯远章,委婉提醒道。

冯远章只以为是长女心生怨气,忍不住劝道:“姝儿,虽说这件事是镇国公府做得不对,但婚姻大事也究竟个缘分,既然你跟镇国公世子无缘,那就想开些,也不要对你二妹有怨气。”

冯姝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来就算她说实话,冯远章也是不会相信的。

冯姝离开书房,走到半路上,遇到了刚从寺庙烧香回来的冯倩母女。

看到冯姝,许氏难得露出笑容:“姝儿这是准备去哪儿?”

冯姝睨了一眼满面喜气的母女二人,平静道:“我刚从父亲那里出来。”

许氏眨了眨眼睛。

刚从侯爷那里过来?

想必已经知道消息了吧?

许氏的目光定定落在少女光洁的面庞上,企图从她的脸上看出变化。

可让她失望的是,这丫头脸色平静,并没有她想要看到的表情。

难不成侯爷顾忌大丫头的面子,没跟她讲实话?

许氏干咳了一声,幸灾乐祸道:“那个……有件事,你父亲跟你说了吗?“

“什么事?”

“镇国公府派人送了信过来,你父亲跟你说了吗?”

冯姝点点头:“听说了。”

许氏瞪大了眼睛。

既然听说了,怎么还无动于衷?

冯倩看着一脸平静的冯姝,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姐莫非是受到刺激太大,才会表现得这么平静?

“大姐。”冯倩破天荒地喊了一声,“你……没事吧?”

冯姝抬头看向掩不住喜色的少女,诧异道:“二妹觉得我应该有事?”

冯倩盯着冯姝唇畔的那抹浅笑,也怔了一下。

定了十几年的亲事,说退就退了,冯姝难道不应该痛哭流涕吗?怎么还笑得出来?

换做是她,此刻肯定会躲在屋里伤心大哭的。

“大姐,真是对不住,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冯倩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对抢了冯姝的未婚夫有些过意不去。

冯姝弯了弯唇:“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

冯倩一窒。

怎么会和她没关系?

要不是她努力表现,镇国公夫人怎么会把订婚的对象换成她?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大姐能这么想,我就安心了。”冯倩假意客气道。

冯姝深深看了一眼冯倩。

这定安侯府里拢共就四个女儿,张姨娘生的四姑娘还小,年纪和她相仿的二姑娘和三姑娘都是许氏所生,因为对许氏的厌恶,冯姝对二姑娘和三姑娘也没什么好印象。

不过,丁是丁卯是卯,当初想害她的人是许氏,冯姝当然不会迁怒冯二姑娘。

她和冯二姑娘关系平平,不说好,也说不上太坏,不过,二姑娘毕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竟只是个小姑娘,她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声。

冯姝微微斟酌了一下字眼,淡淡道:“冯倩,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你可想清楚了没有?”

冯倩似乎没料到冯姝会说这话,愣了一下才问:“你什么意思?“

冯姝不好把话说得太直白,只得隐晦道:“镇国公世子貌比潘安,的确是个美男子,可男人太出色了,难免会被很多人惦记,你如果成了她的未婚妻,说不定会得罪某些人,从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等冯姝说完,冯倩就冷笑一声道:“冯姝,你不是说不在意吗?看来都是假的。”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姝淡淡道:“我是真的不在意。”

冯倩冷哼一声:“你不在意?不要把别人当傻子,镇国公夫人看不上你,这都是你自找的,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一样不会要你的,你不要在这里费口舌了,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冯姝深深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冯倩,告诉你实话,我从来就没想嫁给镇国公世子,被退亲我求之不得,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你自己要想想清楚。”

冯倩冷冷道:“别说风凉话了,你不想嫁个镇国公世子?这京城里的小娘子,只要有机会,谁不想嫁给他?你这是嫉妒,是怨恨,不要把自己说成大善人,好像你是真的在关心我一样,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说贾世子的坏话,不然我跟你没完!”

冯倩凶巴巴的,一脸的不高兴。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许氏见两姐妹好像吵架了,急忙折回去,假意劝道:“二娘,你如今和以前不一样了,莫要与你大姐争,你大姐今天心情不好,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

许氏表面上说着这样的话,心里可高兴坏了。

她还以为这丫头是真的不在乎呢,原来是人前装着不在乎,实际上气得要死,不然也不会和二姑娘吵架。

冯姝听了许氏的话,不由得气笑:“你误会了,我没有心情不好,只是好心提醒二妹一声。”

冯倩翻了个白眼:“假仁假义,谁要你提醒?你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冯姝立刻闭上了嘴巴。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了,由她去吧。

刀山火海,万丈深渊,她自己愿意去,别人拦也拦不住。

罢了,她该说的她已经说了,也算仁至义尽。

冯姝看了冯倩一眼,掉头便走。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