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晚上男生会对你做啥步骤 晚上睡不着推荐个网站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格良兹努哈。

安南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在他当初刚进入“噩梦:画廊”的时候。

他当时在阿莫斯的书房中,看到过一些禁书。

其中在《信仰这些神明有危险》中,安南第一次看到了格良兹努哈·凛冬这个名字。

格良兹努哈在这本书中,将骸骨公吹成了第三纪的古老神明。他的原话是“在第三纪新出现的伪神”——事实上,如果将整个巨人之国的历史算上,差不多的确是从第三纪开始的。

然而骸骨公作为个体,他其实只活了几百年而已。

这种伪装,显然是为了给读者制造一种“他都活了这么久、肯定有其他人已经用过这个仪式了,如果出事的话应该早就成邪神了”的安全感。

之后,格良兹努哈一边在这本书中讲述着“骸骨公的仪式都具有诱骗性、每进行一次仪式下一次都会付出更多的代价”,而另外一边却又写了“每次进行仪式时具体如何选择收益最高”的攻略,以及仪式生效之后如何切断。

这就给人一种错觉——虽然骸骨公的仪式非常危险,但如果我遵从这本书上的内容、严格按照攻略走,那么就等于是可以白嫖好处而不付出代价。

但这当然不可能。

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也肯定不是这种刚接触神秘知识的新人能够了解的;退一步讲,假如这书上的内容正确无误,但骸骨公又不是傻子——

这种印刷版的“畅销书”早就流传到了世界各地。它又不是什么手写的原版,当看到它是印刷版、甚至有出版社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已经有很多人都试过、并且试图薅了羊毛。

他又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天才,在看到这书上充满诱惑的描写之后、难道所有人都不会去做,只有他是特殊的吗?

而如果这么多人都成功薅了羊毛,骸骨公难道就不会修改仪式条件吗?

——这骸骨公又不是羊毛公,他的力量又不是无限的。能成神的凡人,怎么可能会是个被人无限骗的白痴?他哪来的那么多羊毛可以薅?

但这些被迷了眼的仪式师们,当然不会往这方面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书一方面在传播接触骸骨公的仪式、另外一方面也是在做先期筛选。

会因为这本书上面的内容而接触骸骨公的,多半是以为“世界上只有我是特殊的”的傲慢无脑之人。

他们要么是想都没想过其他人也可能得到这个知识;要么就是认为自己和那些人都不一样,如果是自己的话就一定不会被骗。

因此,这上面的知识、单就文字内容来说完全正确。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得以审核通过,并有正规出版社代为出版——这意味着出版社对文字内容负责。

事实上,也的确有类似的仪式和神术,能够直接判断他人有没有撒谎、是否真的掌握了某项能力。

既然这本书能够通过出版,就说明它的作者已经通过了审核。那么他的确掌握了类似的知识,并且至少“在文字上”,这些都是实话。

但至于有没有隐藏起一部分……

那是必然的。

根据神秘学书籍的规矩,能够公开出版的书籍、就必然不能完全讲述全部的神秘知识……具体的底线是,在看完这本书后,至少不能培养出新的野生仪式师。

这意味着,格良兹努哈已经对这个知识经过了加工。让新人根本无法使用这本书里面的内容。

那么,它其实就并非是“原典”、而是“伪典”。

假如阿莫斯意识到这件事的话,他必然不会如此轻妄的举行仪式。

然而它的“禁书”之名欺骗了他。

这显然是因为它出版十数年后,有人察觉到了这本书中满是谎言。为了不让其他人上当受骗,于是就把这本书ban掉了。

结果阿莫斯确认为——既然它被ban掉,那么它里面记述着的就一定是好东西!

因此,阿莫斯没有将这书里的内容跟任何人分享。

他没有在举行仪式前,询问过任何专业人士……无论是任何巫师还是仪式师的意见和建议,就唯恐他人抢夺这本书。

毕竟阿莫斯本身就是个凡人,这是从他妻子——那位黑巫师的遗物中找到的。

虽然这里,阿莫斯的愚蠢与贪婪是不可洗清的。

他也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了代价。

然而并不能因为受骗者的愚蠢,就把罪责归拢到受害者身上。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终究还是骗局的主导者……也就是格良兹努哈。

被“除名”的,某一代的凛冬。能被削除姓氏,这在凛冬已经是一等一的大罪了……不只是法律上、更是在道德上。

但格良兹努哈依然还自命名为“凛冬”,这意味着他认为自己没有错。

就具体的辈分上来说,他大概能算得上是安南的

结婚晚上男生会对你做啥步骤 晚上睡不着推荐个网站

祖父——他是和伊凡的父亲同一个年代的人。

格良兹努哈流落在外这么多年,他应该多少生下了一些孩子……这些孩子都拥有着“冬之心”的血嗣诅咒,理论上也是可以拿起三之塞壬的。

早在之前北地联盟叛乱的时候,安南其实就怀疑过一次……那些家伙之所以搞事,会不会不是为了从德米特里这边攫取权力、而是为了投奔那个同样拥有凛冬公国宣称的家伙?

毕竟因为老祖母的缘故,让“凛冬”之外的人担任大公是不现实的。等老祖母醒来,篡位者就会立刻付出代价。的

但如果凛冬大公依然姓凛冬,那么这就只是家事——他们只是投奔了凛冬家族的其中一支,而非是叛乱夺权。这意味着就算他们被清算,也只能用家法、而非是国法。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根据尤菲米娅那边的消息,安南得知梅尔文家族依靠着似律、源源不断从骸骨公那边抽取力量。

等骸骨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安南一度思考——会不会梅尔文家族也因此而抽不到任何力量了?

但如果说,梅尔文家族的后台、从最开始就是格良兹努哈的话……

那意味着,他们并非是仇敌、而是盟友。他们偷取骸骨公力量的这个过程,骸骨公并非不知情——

“……原来如此。”

安南突然回忆起了,他第一次遇到骸骨公的时候。

他发现安南是霜裔之后,语气就变得友好了起来。他还称呼安南为“安南·霜语”,并说什么“早晚会是霜语的”。

这的确是事实——当安南死亡的时候,他就会从凛冬之民变成霜语之龙。

但假如说,这份好感并非是因为他和老祖母关系好、这份称呼不是基于死者的视角,而是因为骸骨公的教宗、从最开始就是格良兹努哈·凛冬,或者说……格良兹努哈·霜语呢?

【我与老祖母的交易,使我跟随雏龙来至此地】

【祂让我保护霜语之裔】

这份交易的内容,得到了银爵士的认可。而且银爵士说,这是他“前几天才听到”的内容。

那么问题来了。

老祖母认识的神明不少,为何要将安南的安危托付给一位伪神?

又为什么偏偏是骸骨公?

这个“跟随雏龙来至此地”,显然指的就是让骸骨公从冻水港到罗斯堡——从腐夫手中保护安南。

但安南记得很清楚,当时冻水港并没有下雪。也就是说,半睡半醒之间的老祖母应该联系不到和她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骸骨公。

骸骨公又是如何得知的这件事?

“我终于明白了……”

这些线索全部串联起来,终于让安南理解了一切。

老祖母的命令显然并非是直接传给骸骨公,而是传给了格良兹努哈!

格良兹努哈敢自称凛冬之姓,显然是得到了老祖母的认可——那些给凛冬家族授命的“族老”,可不是什么小村子里的乡绅。不是他躲着不回凛冬就能解决的问题。

而是正经的正神,巨龙之祖!

这说明,他应该犯了什么在凛冬家族和凛冬公国来看不可原谅,但对老祖母来说却又不是什么大事的罪过。以至于如今,有人以他的名义拉起来了一支“叛军”。

无论是北地贵族还是梅尔文……他们显然都已经投奔了格良兹努哈!

也就是说,格良兹努哈本身是有成为凛冬大公的想法和能力的。梅尔文家族没有蠢货,能被他们认可;说明这个计划的可能性并不弱。

——必须找到格良兹努哈本人。

安南心中出现了这样的念头。

只有找到格良兹努哈本人,才能真正结束凛冬所面临的一切——让凛冬迎来久违了数十年的春年。

那么眼前的问题,就从贵族犯蠢、试图抬高自己地位的“小事”,变成了“前太子夺位”的大问题。

“我还以为骸骨公死了,他对这个世界造成的影响就会彻底消失……”

安南垂下眼眸。

璀璨的光辉从他眼底闪烁着。

“没想到,我居然忽略了这样重要的消息。”

他走到梅尔文伯爵面前,伸手拍向他的额头、同时轻声开口:“放轻松,我不想在这里杀掉你……你应该在国民面前接受法律的正义审判。

“在此之前,让我看看——格良兹努哈到底是什么人、他要做什么事。”

安南身后悄无声息的浮现出他的崇高假身。

而在安南脚下,绚烂光辉形成的法阵、将安南与梅尔文伯爵套在了一起。

代表着“理解”的光翼闪耀并高高举起,安南瞳底开始流过大量的资讯——

被梅尔文伯爵掌握、藏在脑中的秘密情报,被安南飞快的“理解”着。就如同使用着默认防火墙设置的电脑,面对世界顶尖的黑客时一般无力。

并非是使用夺魂法术,控制梅尔文伯爵的意识、偷走或者改写他的记忆。

而是非常简单的……

如同拿着信用卡,在POS机上刷了一下——里面的“情报”就被读了出来。

如今安南就是这个POS机。

而梅尔文伯爵脑中的知识,甚至没有设置“支付密码”。

在大约五秒钟的读取后,安南放下了手。他身后的光芒暗淡,而梅尔文伯爵仍然惶恐的看向安南——他大概了解了一些,但对发生了什么事毫无感觉。

若是要从这种年龄的、浩如烟海的记忆中,翻找并不确定存储在哪一年的记忆和知识,哪怕是记忆大师也得查上一两个小时。

而且过于粗暴、迅速的读写,可能会将受术者的大脑烧坏。就如同硬盘也是有读写速度上限的。

然而被安南“理解”的知识,甚至都没有从梅尔文伯爵脑中过一圈。他甚至不知道安南到底看到了什么知识,这份记忆就已经被安南拷贝完了。

——这就是要素之力的力量。

没有要素也没有真理的,终究只是脆弱的凡人。在要素之力面前,低于黄金阶的任何法术和仪式都是无效的。

哪怕真正的凡人和白银阶超凡者之间的差距是那么大……但对于黄金来说,他们始终都是还没有跨出第一步的凡人。

而完整的搜索了一下梅尔文伯爵的记忆,安南终于理解了这些年发生的一切。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北地联盟和梅尔文家族、以及地方的一些官员,都已经投奔了格良兹努哈。

他真正的名字,的确不是格良兹努哈·凛冬。

而是格良兹努哈·霜语。

作为和

结婚晚上男生会对你做啥步骤 晚上睡不着推荐个网站

安南爷爷同辈的凛冬,他如今躯壳已经死去、并成为了一头霜语之龙。

任谁都会以为它是老祖母的代言人。

但为什么它并没有进入老祖母的领域,而是依然在现实飘荡呢?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它并非是霜鳞之龙。

而是一头亡灵龙。

在自愿的情况下,被骸骨公转化而成的……此世仅有一条的亡灵巨龙。

他会得到老祖母认可的原因也很简单。

这里和安南最开始的判断不同——

格良兹努哈并非是投奔了蠕虫。

而是打算用另一种手段对抗蠕虫。

如果蠕虫将这个世界不可逆转的污染、蛀穿。那么它就可以收集这个世界上的灵魂,作为这个世界的载体进入梦界。而这个过程中,他必须成为骸骨公的使徒……所以他就帮助骸骨公,加速获得他人的灵魂。

因为格良兹努哈已经是死者,不会做梦。

因此,他就能够直接在梦界中穿行,找到适宜生存的下一个世界——只要他的躯体能够承受梦界的压力。

等安全抵达之后,格良兹努哈就可以通过骸骨公的神术,给灵魂塑造躯体。以亡灵的形态,重新发育这个文明。

“——简单来说,就是失败主义谋士?”

安南低语着:“他以为他是什么?面壁者吗?”

在一百多年前,这的确算是一个具有可行性的计划。

他需要进行亡灵转化的实验。而这个过程就需要大量的……人。

所以他才会作为唯一被除名的凛冬。

但在老祖母的维度上,当年的他,的确是世界文明存续的另外一种可能。

然而格良兹努哈的计划、乃至于他的存在,在安南——新任天车诞生之后,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因为存在了天车,蠕虫未必是不可抵抗的。

于是,已经接近疯狂的格良兹努哈,并不接受这样的命运。他固执的在为世界末日而做准备,如同默认天车必将失败、如同天车并不存在。

因此,在他的计划中……就顺理成章的需要得到凛冬公国、需要成为凛冬大公。

必须掌握足够的权利,他才能将一国之民化为亡灵。

就如同昔日骸骨公一般。

——在骸骨公已死、背叛之神易位的情况下,骸骨之神可还空缺着呢。

“不愧是迈达斯的教宗。”

安南感叹道:

“……这份痴愚,与他当年真是一模一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