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性性 阴阳变合体双修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华紫漓面带微笑,对于苏离的说法,也并不否认。

她非常的坦然,这种坦然也意味着此行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苏皇主如果没有其余的事情的话,趁着镇魂碑还没有降落之前,我们一起去一趟如何?”

华紫漓邀请道。

苏离看向了云青萱和沐雨兮。

云青萱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我和雨兮、青鸿他们就不参与了,接下来万漓圣地要开启防御古阵,并进行封山,此事我们得出些力。”

苏离点了点头,道:“好,那明天,我们镇魂秘境再见。”

云青萱温柔的笑道:“嗯,你也多多保重。”

云青萱的语气很快的发生了转换,这也让苏离立刻就知道,她已经化作了魅儿。

接下来,苏离又和云万初道别,这才驾驭幻云舟,与华紫漓一同前往华氏古族祖地。

此行,便连诸葛青尘也并没有跟随,只有小狐狸依然跟着苏离。

这方面,华紫漓也并无任何意见。

半个时辰之后,苏离与华紫漓一起来到了华氏古族所在之地。

这一次,苏离刚到来,华云霄就前来迎接了。

抑或者说,前来迎接的已经不是华云霄,而是华九耀了。

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变化,而华紫漓如今也已经踏入了洪荒皇族的道统并进行了全新的境界修炼,那么华云霄这边的很多事情,自然也会跟随着变化。

“苏皇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苏皇主,请。”

华九耀声音豪爽而爽朗,话语之中带着豪迈之情。

苏离笑着回应道:“华皇主客气了,华皇主能不计较一些过往,苏某已经是感激不尽。”

苏离说着,抱拳行了一礼。

华九耀笑道:“其实,如这般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自然也有发生的道理。若是真不允许其发生,那么自然也不会发生了。

先前看来,未必是好事,却也未必是坏事。

而现在看来,却只有好事而没有坏事,不是吗?”

华九耀这说法,相当于是直接承认,那所谓的洗祖骨的事情,他们知道,而且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其中的因果,那就非常的有意思了。

苏离笑了,心道果然如此。

是以,到底是苏星河和穆清雅算计了华氏古族,还是华氏古族只是将计就计?

这些,已经成为了过去,过去的因果也因为他苏离削骨斩道,而彻底终结。

这原本是一个巨大的布局,就因为苏离彻底斩断因果,而强行的跳出了布局。

所以说好事或者坏事,如今其实意义不大,而华九耀所说的好事,仅仅是指苏离如今自立洪荒皇族之道,并搭建了天池血河,蕴含不朽造化。

相比起来,能有这样的结果,这不就是好事吗?

这既然是好事,那么结果也就是好的,那么过程其实也就已经不重要了。

苏离笑道:“的确如此,目前而言,紫漓的因果也颇为圆满,前途也已经不可限量——关键是紫气万道之法,也可用于洪荒道统,这意味着什么,想来华皇主比我苏离应该更清楚了。”

华紫漓闻言,俏脸微红,但是美眸之中却也涌现出了一丝激动,以及一丝期待之色。

华九耀,也就是曾经的华云霄,此时也不由朗声大笑道:“苏皇主能说如此话,便证明,苏皇主知晓的并不比华某差啊。

原本,华某其实准备了诸多的手段,以应对可能发生的任何危机,却不想这些却都用不上了,如此看来,反而是苏皇主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苏离道:“华皇主谬赞了,苏某只是不想一直在泥潭之中挣扎罢了,既然如此,索性便自行跳出来,走自己的路。这条路,即便是艰难一些,但是可以站着走。

其余的路虽然舒坦了,但可能需要跪着走,而且极有可能也走不完。”

华九耀闻言,眼中显出了深深的钦佩之色:“苏皇主,不愧是第一代天皇子,这格局、这魄力,当真无敌!”

苏离笑道:“华皇主若是一直夸苏某的话,那这些话苏某就颇有兴趣了,不如我们继续交流个十天八夜?”

华九耀哈哈大笑,道:“好吧,我就不夸了,这不是说些好听的话可以拉近一下彼此感情吗?再说了,咱们的关系,其实华某还是很想更进一层的,奈何女儿不争气,华某这个老家伙也就只能觍着脸讨好几分了。苏皇主既然看出来了,那苏皇主又是否介意呢?”

苏离笑道:“若是介意,苏某自是不会前来此地了。不过是否对错、红尘因果,却皆有命数,强求不得的。所以,一切便随缘吧。”

华九耀闻言,倒也没有失望,只是略显遗憾的看了华紫漓一眼,这才道:“苏皇主所言极是,嗯,苏皇主这边先请,我们且先往后山禁地一行。”

华紫漓微微脸红,她又不傻,自然听出她父亲说想当苏离的岳父只是女儿不争气,而苏离则说一切得看缘分,强求不得,最好还是顺其自然。

这当着自己的面,就在那里卖女儿,这个父亲可真是……

华紫漓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她的内心也确实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的失落。

华九耀深深的看了华紫漓一眼,似看出了华紫漓的情况,是以也微微的多了几分沉吟,然后眼神之中便也多了几分坚定之色。

华九耀大步在前,苏离和华紫漓在身后。

这时候,华紫漓才颇为疑惑的询问了出来:“苏皇主,先前那方岳恒,你是否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异常?”

苏离沉吟了刹那,却还是肯定的答复道:“的确是有所察觉,一刹那的天道眷顾,也不确定是不是错觉。你也知晓,我乃超凡的天机大师,此次自斩之后,这方面的能力可不仅没有弱化,反而有所增强。

所以,其实我也只是想看看,他是否可以真正的崛起。

若是可以崛起的话,我人族多一名精英天骄,其实也是好的。”

华紫漓道:“苏皇主就没有考虑过个人的问题吗?比如说这种不知晓感恩之人,苏皇主觉得他若崛起当真会是好事?”

苏离道:“这方面我有想过,但是其实紫漓可能你有个问题没有想明白——人在逆境、底层的时候,往往其实会非常的狭隘,这只是因为自我保护、以及那种自我尊严在作怪,反而陷入这种状态难以自拔。

会因为很小的事情而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针对自身。

可当他逐渐的变强、视野开阔之后,就会渐渐的意识到自身的各种问题,从而渐渐变得豁达,变得正常一些。

而等他真正的走出了浅蓝星,真正的进入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诸天小世界历练之后,抑或者是进入镇魂碑、镇魂墓历练之后,就会更加的懂得这些东西,因而会渐渐的变得有魄力,形成人格上的蜕变。

其实他如今不过十五六岁,这般年龄,年少气盛,欺软怕硬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再者,如果当真是命运眷顾的话,那说明他的本性或许并没有那么差。

他心中喜欢云青萱、喜欢沐雨兮,也喜欢你,这也是年少慕艾,极为正常。

你们如此出色,让人不喜欢都难。可偏偏我出来了,吸引了你们所有人的目光,他自是会心态失衡。

再加上我推衍出他有命劫,不让冷云裳牵引其中,因而断了他的一些布局。他的布局,的确是有些利用冷云裳,他自觉没什么问题,可一旦冷云裳参与,反而会中连环杀局,他们两个也不会有好下场……

我是在这般情况下,才给予提醒,冷云裳也颇为听话。

也或许是因为我说得比较清楚,冷云裳好心规劝之下,难免提及我的推衍结果,那方岳恒兄弟自是不信,反而觉得我居心叵测……”

苏离将原本的因果讲述了一番。

这件事,苏离也是一种试探。

窥视命运、感应命运的能力,来自于大命运术。

既然大命运术存在,那么这个世界,三千大道是否已经渗透了呢?

那么,是否有人存在其余的三千大道之一或者是之几呢?

他苏离拥有大命运术能窥视命运、感应命运的眷顾和摧动也比较正常。

可华紫漓凭什么也能发现这些?

便是包括穆清颜都并不简单,一刹那就发现了苏忘尘乃是他苏离的事实!

所以,苏离是完全没有半点儿小觑之意,反而想要获取更多一些的信息。

有系统存在,信息越是多,他能获取的真相就越是精准。

苏离甚至觉得,这件事如果他不好好的分析处理好的话,很可能再完美的布局都会有漏洞,然后引发雪崩。

就像是穆清颜发现苏忘尘乃是他苏离的这一点一样——这幸好是穆清颜,已经彻底投效了他苏离!

如果是别人呢?

估计在那般情况下便绝对不会表现出任何的异常,然后降低他的戒心,并暗中将计就计,设计出一套更凶残的杀局来。

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布局者一旦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引入局中,被乱杀而不自知,等知道了,一切都晚了。

这一点,苏离深有体会,因为他就是这么搞归墟皇族、就是这么搞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的。

这种事情,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此时,华紫漓既然询问,苏离自是毫不犹豫的牵引出来——只因,按照正常的逻辑,他苏离虽是希望之源,却并非是没有自我。

而且恶念这东西,并不是斩掉了就没有了。

要知道,即便是阳光之下,背着阳光的地方也还是有黑暗的阴影的。

面朝阳光,背后都是阴影,怎么可能因为是白天就没有阴影?

这也是不现实的。

自斩恶念与魔魂,仅仅只是胸怀更宽广,更加不容易生气,也更加的拥有仁慈、善良之心,却不是真的圣母,什么都能选择宽恕,原谅。

特别是苏离这种对自我非常苛刻之人,更是不会如此。

那么,苏离没有对方岳恒动手,这是不对劲的。

可苏离为何要如此,说到底,就是测试一下,或者说是主动的打草惊蛇——我看你似乎有些问题,就是不知道问题所在,所以我想弄明白你身上是怎么回事!

苏离表现出的便是这样的一点。

而这一点,是方岳恒背后的人希望他这样,还是说,有更深层次的目的,这样的做法,甚至有些刻意,是希望关注到‘命运眷顾’本身这一点?

这其中的东西,就深了。

这样一来,揪着一个跑来‘传递消息’的来使动手,这确实就太小家子气了。

说到底,方岳恒跑过来的任何表现,归结下来只有两个字——送信。

这就是个来送的,送的就是‘命运眷顾’这个信息点,希望这一点引起苏离的注意。

这一点,从诸葛浅韵、穆清颜身上也已经体现过了,而且还是连续的体现。

再加上方岳恒这一次,就是三次!

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三次这种事情,这如果还注意不到,那才是不正常。

所以苏离看似不正常的不杀方岳恒,反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至于说苏忘尘在那里乱杀——此人本身就是疯子、变态天皇子之名,反而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不乱杀乱搞,那才是有问题。

苏离的话,让华紫漓明显的沉思了起来。

而这时候,苏离肩膀上的小狐狸也才瞪大了双眼,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然后才渐渐想明白了问题所在。

一时间,她也有些迷糊——为什么会这么的复杂?

嗯,好想脑瓜子都不够用了,好迷糊呀。

小狐狸缩了缩脑袋,又蹭了蹭苏离的脖子,然后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蜷缩了起来,睡得不知道多么的舒服。

华紫漓则深呼出一口浊气,语气肃然道:“我的一种功法忽然之间蜕变了,然后好像冥冥之中就能有所感应,就仿佛是记忆上的某种共鸣,因而也可以窥视到一些因果。

这似乎也是命运的眷顾,也似乎是别的。

因而,我也经常感应到,似乎有那么一双冥冥之中的手,在对一些事情进行着推动。

我之前和父亲谈及这件事,他提及过天道意志。

天道拥有意志这事情本身不是什么大的秘密,可正常情况下,天道意志是很少会干涉因果运转的。

因为一份因果的干涉,往往牵动着更大的因果。”

苏离道:“这一点我明白,就好像南方的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引起气流变化,有可能导致北方的海洋爆发海啸,抑或者是极寒之地发生雪崩一样。

这世间很多事情,都是一环套一环的,相互之间牵引很多,牵一发而动全身。”

华紫漓闻言,有些惊讶的道:“没想到,苏皇主对这世间的因果造化,竟是也如此通透。我之所以感触如此深刻,也是因为此次的变化,导致我复苏了一些曾经的记忆。

具体说来,其实这应该是我活出的第三世了。

第一世在六万年前,名为华紫嫣;第二世在两万年前,名为华紫漓,征战镇魂碑和镇魂墓,最后被镇死在了镇魂墓中。

当时差点儿被杀穿,还好是我父亲拯救了我,在父亲的帮助下,我活出了第三世。

如今记忆复苏,因果归来,所以我才忽然变得不一样,也忽然变得强了许多。

这可不是什么《八九玄功》变化出来的外人。

苏皇主这方面就不必怀疑了。”

华紫漓笑道。

显然,对于苏离的质疑,她也同样有所感应。

苏离心中一凛,却是没有想到华紫漓连这都看出来了。

“这是,人均智力拉升了?还是说,因为我本身的‘出色’,所以自然而然的,身边的杀局、囚笼、以及棋子的能力也跟随着提升了部分水平?”

苏离心中不由想到。

苏离道:“确实是有些质疑,而且这种质疑其实也并没有隐藏,毕竟,无论是方岳恒还是你,变化都很大。

当然,方岳恒的情况更明显一些,也更激进一些。”

华紫漓道:“是的,他的确是有问题,但是我没有想那么多。就是单纯的觉得,不能让这种人秉承天命意志,所以我出面攻心,断了他的天命,让他再无崛起的可能。

既然仇恨了,那就是潜在的敌人。对于敌人,我向来讲究一击致命的。

而且,即便是他将来再伟大,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多半会成为未来的阻碍。

同样的,我相信苏皇主也有自信——既然他都可以做到,凭什么比他优秀无数倍的你苏皇主做不到?

是以也根本没有约定的必要。

换做是我,直接当场将其镇杀,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

苏离道:“你这考虑,没问题。而我考虑的,仅仅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别人派出来的‘信使’罢了。”

华紫漓道:“的确是,但不确定是哪一方。不过无论是哪一方,却绝不会是我们这一方。”

苏离道:“看来,你们知晓的远比我多得多了。”

华紫漓道:“禁地到了,苏皇主,这件事,以后苏皇主就明白了,眼下,禁地之事,便有劳苏皇主了。”

华紫漓语气很恭敬。

她已经完全加入了苏离的洪荒皇族道统,跟随着苏离修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那一套,相当于也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此时,她坦坦荡荡说话,倒是没有以前那么多顾虑。

在提及禁地的时候,她的眼神很清澈,这就说明,禁地并无危险。

这时候,苏离也不觉得华氏古族需要玩什么花样。

“苏皇主,请。”

华九耀一直走在前面,也聆听到了苏离和华紫漓的交流,却没有发表言论。

此时,他已经直接开启了禁地之门,然后这才对苏离无比客气的说道。

禁地之门是一道暗金色的金属大门。

以金属和大山的峭壁为禁地之门的,其实也少见。

至少苏离目前所见,也不过天帝宝库的打造方式是这样的。

而此地,却反而蕴含金木水火土阴阳,可谓是占据阴阳五行,本身很是不凡。

金属门为金,山林为木,灵泉灵脉为水,赤色岩浆、熊熊地火为火,其余的大地为土。这就是金木水火土。

阴则是此地为寻龙横断之地,乃是知音之地。

阳则是此地极阴生阳,同时此地蕴含着的古阵,乃是烈阳级的赤阳古阵。

这也是人造的至阳。

天生至阴,极道至阴。

这就是蕴含阴阳五行,蕴含阴阳五行衍化禁阵,便是自成一方阴阳五行小世界。

这样的地方,只要机缘足够,沉淀几万年,便可衍化一方小世界。

小世界的诞生,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定义可以自我循环的阴阳五行。

这一点,华氏古族的这个祖地禁地,就已经完全的做到了。

苏离一番打量,结合玄术通灵的能力,便直接看透了这里其中的各种布置。

是以,苏离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曾经,华云霄和华紫嫣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以天魔宫九耀和小倩的方式出场了,这就代表,这个小世界多半已经衍化成功了。

一个小世界要提前成功,那么必定需要一块类似于‘生命建木’和‘天枢晶石’之类的东西来支撑,提供小世界运转的极道能量所需。

所以,曾经在这期间,无论是华云霄还是华紫嫣,应该都是暗中弄出了非常巨大动静的。

而今,这一幕又要重演?

所以他们这一次来,就是要将小世界打造成功了?而这其中,却缺乏了一些关键的步骤,需要他苏离帮忙!

苏离一瞬间就分析出了因果所在。

是以,他也不由微微有些震撼的看了华九耀一眼——果然,这群人真不简单。

创造小世界,这就意味着拥有自己真正的后花园,就是拥有自己真正的道场!

这就意味着,进可攻,退可守。

这是将自己立于和苏离同样的层次,和天道同样的存在。

就像是大国之中的一些地方势力在自立为王一样。

正常来说,这就是造反!

在如今的修行世界,这般情况虽算不上造反,但是也绝不是什么好事。

这就相当于苏离的自立道统一样。

这种情况是被允许的,但是自立道统,就不会被天道眷顾,一切就会变得非常艰难。

“看样子,苏皇主已经看出端倪来了,不错,就是小世界的打造,也就是所谓的我们华氏古族的道场的建立。

华氏古族先祖的祖骨,横着脏的情况,其实也相当于是自斩的一种吧。

毕竟,横葬本身,代表的就是断绝天命。”

华九耀

零零性性 阴阳变合体双修

一边行走在禁地通道上,一边感叹道。

苏离沉思,道:“要想血脉亡,先祖横着葬……确实是有这般说法,原本以为是葬地有问题,原本我见你眉生横骨……如此看来,这是断天命的手段,这是有高人指点啊。”

华九耀感叹了一声,道:“不是高人,是镇魂碑,一块来自于六万年前的镇魂碑。

那块镇魂碑厉害的地方在于,上面显化出了今天我们交流的内容。

而且,一字不差,包括我们现在说的所有话,以及包括我现在正在说的这句话。”

华九耀说着,顺便转头看向了苏离的反应。

“这么厉害?”

“是不是想这么说?”

华九耀忽然又说了两句话,然后,他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的一变。

“又来了。那种感觉又来了。”

苏离心神一凛——他确实想说‘这么厉害’的,但是华九耀却因为说了这些话,而将苏离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然后,似乎就打破了那份记录里的话?

应该不是,而是记录里本身就有这句话。

苏离倒是很想知道,这石碑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

所以,苏离忽然非常突兀的说了一句——玄心奥妙,万法归一。

这句话说出,现场忽然静谧了一下。

便是华九耀,都不由有些错愕。

华九耀的表情,让苏离也有些奇怪:“怎么了?”

华九耀道:“还是一模一样,我原本想尝试着看看,是否真的会有不同,和石碑上的记录有所不同,如今看来,便连苏皇主这句话,到现在也都依然契合无间,毫无诧异。”

苏离微微眯眼——他不相信过去真的能定义未来,甚至不会发生改变。

除非,这条路本身就发生在过去。

正常情况下,在这般情况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想着去证明那发生的一切不会那么契合。

甚至绝对会出现记录之外的异常情况——毕竟我都知道了未来会发生什么,难道我不能去改变?

可如果是这样,那也恰恰更符合镇魂碑的记录了。

唯有此地乃是存在于六万年前,这条路就是六万年前的路,那么这块镇魂碑上记录的,就是这条路上发生的一切。

也就是此时已经发生了的以及借外力没有发生的一切。

这样,记录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而无论接下来苏离如何开口,无论苏离做什么,镇魂碑上的信息,都会实时记录,然后同步到六万年前去,形成六万年前的石碑对于如今的因果的记录。

那么,这样的场景又要如何破解呢?

其实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动态口令模式。

就是说,说一段话,这一段话却会因为时间的改变而改变!

那么,这世间什么东西是动态的呢?

那就是时间。

同样是时间。

所以,苏离只需要说时间就好了。

而时间该怎么去说——这就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了。

比如说——我现在走在华氏古族祖地的禁地通道里,现在的时间是洪荒时代元年1月5日19时22分,这是以我自斩并打算立道洪荒皇族道统之后开启的新时代。而这样的一跳禁地通道,却是一个时间断层点,其通往六万年前的某个时间点,并会在上面的镇魂碑上记录下眼前完整的一幕……

以时间定义时间,但是时间是动态的,那么以动态就无法定义动态。

那么,这条信息,那镇魂碑就无法记录上去。

而这样一来,就会破坏这个时间断层点——所以,如果想要不摧毁这一条禁地通道的禁忌,那么苏离就不能这么做。

苏离想到了破解之法,顿时,整个通道立刻变得一片光明。

通道的金属之路,也化作了类似于幽冥天路一般的神奇天路。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苏离笑了笑,轻声唱了一句。

这句话,让华九耀、华紫漓全部浑身一颤,接着,两人脸色立刻变得精彩了起来。

“我仿佛看到了诸葛九凤。”

华九耀声音哆嗦了一下。

华紫漓道:“这样似乎也不错。”

苏离道:“所以九凤是在这里了?如果九凤在的话,那么我猜测一下,风朝歌、风遥,风浅薇应该也在吧?”

华九耀没有说话,反而抬手比了一个大拇指。

那是点赞的模样。

“不愧的苏皇主,这样的底蕴——唉,有些可惜了。”

华九耀说着,忍不住叹了一声。

华紫漓却直接白了华九耀一眼,道:“什么可惜,现在反而更好,如这般事情,只需要和苏皇主说一声,他一定会同意的。”

苏离道:“我想我真的明白了。”

华九耀道:“苏皇主,你这这这——这就明白了?”

苏离道:“你们样以我的骨,复刻两位复制体对吧?承接一些原本属于我该有的因果,也是打造两位超凡的天机大师。只是因为我自斩,将这两位超凡的天机大师的因果中断了。”

华九耀浑身巨震。

这时候,眼前的世界猛的一亮,接着一片混沌雾气弥漫的世界里,山峰林立,海啸无边。

这如同花月谷一般的环境,却又有些明显的不同。

一眼看去,便见山南有青松碧桧,山北有绿柳红桃。闹聒聒,山禽对语;舞翩翩,仙鹤齐飞。香馥馥,诸花千样色;青冉冉,杂草万般奇。涧下有滔滔绿水,崖前有朵朵祥云。

巍巍荡荡竦飘飘,渺渺茫茫出碧霄。过岭只闻千树吼,入林但见万竿摇。

高山峻极,大势峥嵘。根接昆仑脉,顶摩霄汉中。白鹤每来栖桧柏,玄猿时复挂藤萝。

日映晴林,迭迭千条红雾绕;风声阴壑,飘飘万道彩云飞。幽鸟乱啼青竹里,锦鸡奇斗野花间。

这般场景,苏离看得无比震撼,同时也无比震惊!

不仅如此,苏离心中的大量疑团,也在此时落下了帷幕。

是的,他踏出了新的一层——不是境界,而是窥视到了归墟皇族一脉的部分底蕴!

华氏古族,皇族一脉分支——天魔宫一脉,代表的是皇族天魔血脉。

也难怪,其可以顶替聂小倩、七夜的因果。

也难怪,诸葛无为、诸葛青尘如此竭心尽力帮曾经的华紫嫣破解命劫。

若非是这样的关系,岂会如此?

归墟皇族,终出现了一缕端倪。

苏离,此时以自身的能力和强横的自斩跳出杀局,反呈现无敌因果,将这些人引了出来。

如今,这些人邀请他合作——是的,合作。

合作什么?

制造出两个以他的骨头为根基的复制人!

复制体,一直存在。

但是复制体却未必一定名为苏离。

也可以是别的名字。

而曾经,虚假的镇魂秘境,又掩埋了他苏离多少的血脉之力?多少的精气魂本源?

甚至,便连曾经被镇魂碑差点儿镇死,被打入幽冥海走入轮回,再到清醒,这期间未必就没有被剥离掉什么本源。

而如今这些都没有发生。

没有人能从他身上拿到他的本源。

强行来也已经更加成为了不可能!

苏离的崛起速度太快了!

如今更是自立为皇主,先前又直接在面对苏忘尘的时候,呈现出三大洪荒神器护身——其中的伏羲琴,更是真正的人皇手中的洪荒神器!

盘古斧!

轩辕剑!

伏羲琴!

手握三大洪荒圣器级的法宝,自立洪荒皇族道统!

再加上和幽冥海的深度合作,开发不朽道痕、诛仙剑气顿悟资格的试炼道场,引真正的通天塔降临!

这样的底蕴,谁敢轻易的采摘、剥离他的本源来打造复制体?!

所以,原本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结果最关键的东西到不了位。

怎么办?

既然没法抢,也没有办法像是曾经那样搞出魔魂复苏的情况来夺舍,那就只能诚意的邀请,让苏离自己拿出来了!

那么,苏离愿意拿出来吗?

这必定是愿意的,毫无疑问。

那么苏离是傻吗?知道这样的因果还拿出来?

不,苏离非但不傻,而且还很聪明。

而且无论是苏离还是华九耀等人都觉得这件事可以成。

为什么?

因为,苏离如果要立道洪荒皇族,就必须要真正斩断与华氏古族的洗祖骨的因果!

而这份因果斩断了吗?

只是苏离单方面的斩断,而且是削肉削骨削魂!

但是——苏离断了就没有了关系吗?

那么华氏古族、风氏皇族的因果又如何来算?

他们的损失谁又来赔偿?

这世间不是说你干了一些事情,提起裤子了说我们一刀两断那就能一刀两断的!

即便是你为了表态砍了手指或者是别的东西,那也没用。

别人的损失还在那里,受到的伤害还在那里。

除非真的补偿到别人满意了,那这份因果才算的真正的断开。

而别人满意的前提,有可能就是你砍了手指或者是作为男人的象征。

也有可能,这些别人根本就不在意——别人在意的是,他们的损失的补偿!

也就是说,你都完全可以不砍这些,只要赔偿我们,让我们满意了,我们双方的因果,就一刀两断。

眼下,华氏古族在这等关键时刻,却不筹备进入镇魂墓,而是将苏离召唤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若是大事,为何不主动去找苏离,反而让苏离上门?

实际上,原因就是一个——他们无法离开。

而且原本还有时间慢慢谋划,筹备以及计算出更好的方法来,以将这件事继续下去。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镇魂秘境之中出现了如此重宝,这对于他们而言,也同样非常非常的重要,这已经关系到了传承的另外一方面。

所以那样的存在一定要立刻出现,而且必须要尽快进行安排。

所以,在没有更好的考虑的情况下,让苏离主动出手,开诚布公,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这其实也是苏离让穆清颜进行镇魂秘境的布置的后手以及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势力跳出来。

不跳出来,又如何趁浑水摸鱼呢?

苏离此时已经想到了,华紫漓和华九耀自然也就无比的震惊,毕竟这可是一个核心的秘密。

这个秘密一旦暴露了,那么暴露出的底蕴就多了。

这等同于,一脚踢开了他们核心秘密的大门,从一个纯粹的最外层,一下子就进入‘内门’了。

“不愧是苏皇主,当真是优秀,如此的出色。如此一来,若是苏皇主同意,那么这两位复制体,怕是更加的优秀,更加的强横逆天了。”

华九耀忍不住赞叹道。

“不是两位,是三位。你这是完全不将我风氏皇族放在眼里啊!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这时候,有一人的声音显化而来,声音无比清悦动听,令人如沐春风。

关键,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这男子一身儒雅长衫,白衣如雪,踏云而来,风姿绰约,俊逸超凡。

此人,正是风朝歌,意气风发,俊美星目。

不过,此时的风朝歌,似乎少了一些韵味,这让苏离觉得,这风朝歌,并无命运。无命运,就是殒命之命格。

“原来是你,我都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跳出来了。”

这时候,华九耀表情微微精彩了几分,忍不住吐槽道。

“我不跳出来,不知道你如此自私,你得明白,我风氏皇族的因果是占大头的。”

风朝歌笑道,对于华九耀的吐槽丝毫不以为意。

这时候,一只美丽的七彩雀儿飞了过来,身影一动,化作了诸葛九凤那美丽的样子。

“哪里是三位,这次如果不抓住这般机会,也就没机会了,是四位,我天机阁也得一位不是?毕竟,你华氏古族以苏家名义,占了两个名额。而且,那老梆子本身问题很大,我挺讨厌的。

这次刚好一并解决。”

诸葛九凤娇笑道。

说着,她还朝着苏离挤眉弄眼,同时又不由多看了苏离肩膀上的小狐狸一眼。

仅仅一眼,她的眼中便多了几分惊喜之色。

似乎这是一场意外的惊喜。

“南宫婉儿?”

诸葛九凤忽然开口道。

这话说的,现场的气氛忽然凝滞。

然后,苏离不动声色的道:“你说什么?”

诸葛九凤白了苏离一眼,道:“我知道你想借用小狐狸已经死了的身体,然后用小狐狸白樱的魂源为主,暗中藏匿魅儿的另外一道分魂的因果,并暗中救回天人之魂。

毕竟——魅儿的天人之魂现在地位很尴尬,回来吧,融合不了;放弃吧,那可是魅儿啊!

刚好,魅儿的分魂婉儿,恰恰化作了云青萱,但是云青萱不完整。

如是你斩出了分身婉儿,以白樱为核心,这样就形成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不仅可以救白樱,而且婉儿也会变得更加的完整。

原本婉儿他们就是玉狐族,可以算是青丘狐族先祖一辈。

白樱本身也不抗拒,因此她们一旦融合,就完美无间。

这样一来,云青萱就可以成为云青萱,魅儿就可以独立出来成为魅儿,婉儿也可以因此而完全独立出来成为婉儿。

这是一件好事。

但是你忽略了一件事——婉儿是不存在因果的,所以活不了。

不过这个问题,恰恰我可以解决,就看你愿意不愿意牺牲了。”

诸葛九凤笑着说道。

苏离道:“牺牲什么?牺牲白樱?将婉儿重新站出来?然后洗魂什么的?”

诸葛九凤叹道:“其实我们最开始有了很好的选择,而且也不会影响什么大事,对你更是百利而无一害。”

苏离道:“你们最初选择的沐雨兮吧?”

诸葛九凤闻言,美眸一呆,傻乎乎的道:“你竟然都知道,我的天,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苏离道:“再装可爱我打屎你!”

诸葛九凤:“……”

诸葛九凤:“苏皇主有没有考虑将性格之中顽劣的一面斩掉一部分?嗯,我这边有一种功法很厉害,可以圆满斩掉——那就是《修罗斩魂道》。”

苏离道:“别提《修罗斩魂道》,我们还是朋友。”

诸葛九凤闻言,娇躯轻颤,努力的憋住不笑。

就因为《修罗斩魂道》,苏离斩了恶念魔魂,所以如今成了世人皆知的希望之源,号称人间行走的‘暖男’,‘接盘侠’,可谓是名气与日俱增,如日中天。

苏离白了诸葛九凤一眼,道:“笑,笑你妹啊!”

诸葛九凤道:“你若愿意,我可以让你笑我妹。”

苏离:“……”

苏离叹道:“你妹有你漂亮吗?”

诸葛九凤道:“给白樱一个完全体吧,她现在这样不行的。当然,我更建议婉儿,这样婉儿有了命格,就不会是殒命之途了。”

苏离道:“待魅儿天人之魂归来,婉儿会完整,命格打入天池血河的轮回体系,你不用操心。

我的人,我若不愿意她们死,那么她们死,那么,她们的轮回我说了算!

我有彼岸书和造化笔,等同于掌握了我的道统之中的生死簿。在我道统之下,我叛谁三更死,拖不到五更!但我若让谁不死,他想死也死不了!

魂源上了生死簿,生与死皆在我手中掌控。

怎么样,有兴趣来我洪荒皇族道统吗?给你天池护道者身份。”

苏离说着,直接开口邀请。

这时候,华九耀立刻出言道:“好家伙,苏皇主你可别说了,我都心动了。”

苏离道:“那欢迎你来。”

华九耀道:“我就算了,你这一手直接将我女儿都拐了,我都没吐槽呢!好歹我们也是归墟皇族的势力之一啊,就这样培养的绝世皇女之一,被你一下挖走了。

如今你还来挖九凤?

你这是要疯啊!

你挖了九凤,这天机阁就垮了一半了!”

苏离闻言,也不由好笑。

他当然知道这群人呼吸都急促了,眼睛都红了。

不为别的——光是加进来能领悟诛仙剑气,那就是值的!

更遑论,苏离手中有三大神器,真入了洪荒道统,那必定可以时时刻刻借出来参悟感悟。

这东西,学一点就受益无穷!

更遑论,真要入了洪荒皇族道统,那——洪荒皇族的那些功法还会是问题吗?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牛逼功法啊!

像是苏离之前运转的一百零八分身——好家伙,每一尊分身战力比本体都强十倍以上。

就这一点,就潜力无敌!

而且那分身之法,乃是《一气三清》之术!一气三清是什么概念?

别人或许不懂,可作为归墟皇族麾下的势力天魔宫——华九耀那是极为清楚地!

苏离笑嘻嘻的道:“九凤不来,你完全可以来嘛,你女儿不是都在我这儿了吗?到时候,咱们的关系如何更进一步,不是更好商量了吗?”

华九耀瞪了苏离一眼,道:“那你喊我一声‘岳父’?”

苏离闻言,呼吸一滞,随即看了华紫漓一眼——华紫漓的命格是类似于聂小倩的命格,结局是非常悲剧的。

苏离可不想当那个宁采臣。

不过,修行了大命运术,苏离对于命运的理解加深之后,或许未必不能逆命。

真正的逆命。

之前所谓的天机逆命术抑或者说是档案复印,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逆命,而就是强行霸占、取代。

而天机逆命术和档案复印比起来,就真的是萤火之光与皓月相比了,不值一提。

可档案复印和大命运术中的逆命相比,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了。

相比而言,大命运术中的逆命,就是真正的逆转命运,是天机逆命术都无法想象的超级极限状态,是天机逆命术最完美、最理想才可能达到的状态。

不过,若是不懂大命运术,便是懂小命运术,那也只能望而兴叹,不可能跨越那一步。

此时,华紫漓俏脸微红,微微低头,看起来一派少女春心萌动的样子。

但是苏离却不想吐槽,真是人均影帝影后的世界——你华紫漓刚都亲口承认了,你觉醒了六万年、两万年的前世的因果和记忆,此时虽然只有十七八岁,看起来是少女,但是已经是老妖婆级别的心境了吧?

就你现在,还春心萌动的样子?

装的就太过分了!

这简直是将我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啊!

当然,你大概也知道我知道这一点,还是如此,其实就是希望我依然心动并知道你其实也挺愿意的,但是不好表明?

小丫头你想多了,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你给我的阴影、你那不择手段的过往,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等什么时候能平掉这样一份因果,抑或者是我能真正感受到你的诚意,我才会好好斟酌一番。

不然,就如同苏忘尘所说的那般,莫非仅仅图那几秒钟的舒适?

那不就真成了为那什么生为那什么死?

苏离心中很不乐意,脸上却挂上了期待的笑意,道:“那我喊一声,你敢答应吗?”

华九耀闻言,表情微微僵直了一下,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连连摆手道:“你这说法我有点儿害怕,此事稍后再说,稍后再说。”

华九耀说着,还仔细的看了苏离的手一眼,没有见到苏离手上有个可以吸人的葫芦,顿时心情才安定了许多。

很明显,这是有什么阴影的往事,让他记忆犹新。

诸葛九凤见状,嗤笑道:“怎么,被葫芦吸了一次,现在听到这种类似的说法,都不淡定了?”

华九耀同样冷笑,道:“是吗?那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诸葛九凤!”

诸葛九凤刚准备答应,却见华九耀手中白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如同铃铛一般的奇形怪状的葫芦,那葫芦通体金色,足有人头大小,看起来胖乎乎的,却又令人十分忌惮。

其散发出的一股股混沌气息,更是让人莫名的心慌。

诸葛九凤呼吸一滞,道:“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这熟悉的论调一出,苏离也不由无语之极。

而那华九耀更是脸上的肌肉连连抽搐了好几下,那表情也同样精彩之极。

他无语而又鄙视的看了诸葛九凤一眼,道:“好了,我也不与你啰唆——这东西就是个假的,通过马良神笔画出来的。”

诸葛九凤道:“既然是马良神笔画出来的,那也厉害的紧,惹不起。”

华九耀道:“那你笑话我???你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诸葛九凤道:“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华九耀:“……”

华九耀道:“你说你一个女人,你这么无赖你成何体统啊,你还是天机阁的真正阁主!”

诸葛九凤害羞道:“不,你说错了,苏皇主都知道,人家还是个女孩纸,今年才十六岁,还是妙龄少女呢。”

苏离:“……”

苏离:“你们说你们的,别带上我,生而无赖,逆命归来,你们都是大佬,我惹不起。”

华九耀长呼出一口浊气:“对,你今年才十六,六万年前你是这么说的,两万年前你是这么说的,大概两万年后如果能破掉十万年的归墟浩劫,你也依然会这么说。你就天天十六。”

风朝歌这时候听不下去了,站出来当和事佬:“你们也别争了,争了多少年了啊。如今这苏皇主来了,很多事情办妥,大家都各自满意,岂不是很好?”

华九耀:“你个傀儡人闭嘴。”

诸葛九凤:“你个阴阳人闭嘴。”

两人的话差不多,而且相当直接,直接将风朝歌说自闭了。

风朝歌:“我也知道我目前就是个纸片人,而且因果都没能套上,这不是……这不是正主儿来了嘛,所以此次机会唯一,你们千万不要再将我抛弃了。”

诸葛九凤道:“所以,这次你将风遥和风浅薇喊来,就是打算套交情,甚至不惜卖皇女?不过风浅薇那丫头智力不咋样啊,不怕坏事儿吗?”

风朝歌道:“没事,无脑一些也好,这样其余的地方会更突出一些。有些人就是太聪明了,所以——”

诸葛九凤道:“你继续说,我保证待会儿不打死你。另外,这事儿那风止水还不知道呢,你觉得他若是知道了,有你这纸片阴阳人什么事儿吗?”

风朝歌:“九凤姐姐在上,请收小弟一拜。”

诸葛九凤满意的点头:“孺子可教。”

华九耀鄙视道:“舔狗,像是我华九耀,就从来不会如此,任何人都无法命令我,我逍遥而自在——”

苏离忽然道:“华皇主方向错了,祖骨之地气运紊乱,地脉断龙,要从东方走,你这方向是西方,完全反了,调头吧。”

华九耀闻言,立刻冒出了一头冷汗,这要是‘启灵’出错,就是大事了。

“好的好的,我当真是老糊涂了。”

说着,华九耀立刻转了方向带路。

不过,这会儿他也不吹嘘了,这是吹都没吹完就横遭打脸了。

刚还说谁都命令不了他呢!

诸葛九凤极其鄙视,以华九耀一模一样的语气道:“舔狗!”

华九耀则和诸葛九凤一模一样的装傻道:“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

就这气氛,苏离也觉得无语之极。

这群人,真的是有点儿奇葩,而且还相当的逗逼。

不过,似乎他们的相处方式还真就是这样。

自东方方向而行,苏离很快就来到了祖骨之地。

祖骨之地,断龙断根,绝魂绝命。

这般地势,却是够凶险。

其中的地脉交错,已经形成了魔魂复苏的场景。

这般倒是和苏离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判断的差不多,只不过眼下这一幕其实更加的严重,也更加的恐怖。

毕竟曾经的他实力低微,《玄术通灵》的手段也并不高深。

而如今,出神入化级的《玄术通灵》能力,让苏离清晰的能察觉到每一处地脉的变化。

而这些,都是苏星河和穆清雅弄出来的,当然这也是华氏古族这群族人们默认的。

说到底,这一群人所有的全部都被算计了。

只是这幕后者又到底是谁,是什么势力就不得而知了。

这其中,其实多半也有天道的影子。

不过苏离也同样无法确定。

这世间的势力是不可能只有这么几股的。

而且,看似普通的一颗颗的星球里,隐藏着的大能都不计其数。

很多就算是归墟浩劫出现了,他们都不会轻易出现。

其稳健、苟且的手段,远远超过了云万初。

便如秦祖渊之流,但凡有异常,先就卑躬屈膝了。

正常情况下遇到这么个人,任何修行者都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动手都嫌弃会弄脏手的那种。

但偏偏,别人是真正的绝顶级的神王。

为何如此?

是这种神王不要脸不要尊严的吗?

并非如此,而是——仅仅只是为了活着。

越是实力强横无敌,越是苟且稳健,这其中的原因有且仅有一个——水太深了!

无论是洪荒神话世界的因果,还是归墟皇族的什么东西,他们都惹不起的!

便是整个天道想要抗衡,或许都无比的吃力。

一个神王,说句不好听的话,或许连当蝼蚁的资格都没有!

既然如此,还跳什么?

是成长的路上被毒打得不够?

还是没见识过洪荒体系那些老阴货的手段有多么高明?

换句话说,就算是此时的苏离当着秦祖渊的面吐他一脸唾沫,他也会笑着卑躬屈膝的唾面自干。

为什么?

因为摸不透,寻不到因果,就不敢轻举妄动。

这般情况,就和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苏离当着云万初的面说出他吃翔的往事的时候,云万初陪着笑脸坦然接受一样。

所以,如今的苏离虽不会稳健到这样的地步,但是要无比嚣张,那也不会是他的风格。

他背负很多,承载很多。

不愿意干掉方岳恒同样也有类似的忌惮在内,只是,苏离却只能以先前的那些借口来掩饰。

说到底,就是不想真正的打草惊蛇。

即便是打草惊蛇,那也得有一些步骤,循序渐进,而不是上来就猛的去干,这就不是凶猛无敌,而是脑残。

如果说,姜鸾、云霓裳之流还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先前接触到的人皇,赠予的伏羲琴,就是明确的表明洪荒神话那些存在依然存在了。

既然存在,那么从最坏的方向考虑,一旦为敌呢?!

洪荒神话世界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那才是真正的大算计大因果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一旦太嚣张,那结果不用想了。

所以,将这样的存在假想为敌人的话,苏离眼下就只能将计就计,然后更加的稳健。

至于狂浪的事情,交给苏忘尘就好了。

苏离一边沉思,一边以《玄术通灵》手段沟通地脉,逆转地势走向。

这般过程,损耗是很大的。

不过苏离也没说什么,这是他父母帮他洗祖骨而为之,他必须要去出力的。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苏离才收回了《玄术通灵》的手段,同时呼出了一口浊气。

地脉的改变并不难,难的是重新调整地脉的走向并不破坏已经存在的地势。

除此之外,还不能影响这一方小世界的规则稳定,不然就等同于失败。

好在,耗费了差不多百亿级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之后,这些也完全的处理妥当了。

如果没有天机造化本源命气,苏离也只能开口让华九耀等人提供。

但既然他自己有,这天机造化本源命气虽多,他却也绝口不提。

这样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气息呈现,别人又不是傻子,自是会知晓的。

更遑论,这里是别人的禁地小世界,一切的变化,别人心中也是

零零性性 阴阳变合体双修

有数的。

苏离没提,华九耀、诸葛九凤等人也没提。

而当苏离完成之后,山川地脉发生了全新的灵性变化,变得更加灵性动人,如春回大地,如真正的万物复苏一般。

这样的变化,让华九耀、风朝歌等人都无比的感慨。

随后,当天地的面貌发生了改变之后,原本此地地下那颇为阴森的环境也有了明显的改善。

远方,亭台楼阁,也终于不再隐藏入阴森、瘴气四溢的云雾里,而是直接的呈现了出来。

这般环境,当真是云雾笼峰顶,潺湲涌涧中;百花香满路,万树密丛丛。梅青李白,柳绿桃红。杜鹃啼处春将暮,紫燕呢喃社已终。

苏离走过去的时候,风遥和风浅薇已经踏云而来。

伴随而来的还有华凌殇、华凌濯以及华祖月、华云翔,以及冯芊芊,孙成峰。

是的,这其中一些人,苏离不认识。

而其中有些人,苏离印象极为什么。

其中,那孙成峰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那一番操作,苏离可愿意称之为最强,那真是YYDS。

一个男人,不仅化身成为女人,与男人合道,还觉得很享受——仅仅因为这样可以变强。

这已经不是无耻、变态可以形容的了。

苏离也记得就是那一次,让他狠狠的认识了一番这样一个变态的世界的残酷现实。

而如今,在这般地方,见到了真正的孙成峰而不是阙德的一个分身,苏离也颇为唏嘘感慨。

“离兄。”

风遥一如既往的热情。

“哈哈,遥兄,如今才知晓,原来遥兄才该是内定的天皇子,却不想被我无意空降了。”

苏离打趣道。

风遥无奈道:“快别说这个了,说起来反而风某颇为惭愧。嗯,介绍一下,这是华凌殇老祖,这是华凌濯老祖……”

风遥开始介绍。

而风浅薇一如既往的美丽,但是也一如既往的熊大。

都说熊大无脑,再结合华九耀所说的,一些地方不突出,那么一些地方就会非常突出……

苏离看了诸葛九凤一眼,嗯,诸葛九凤确实非常聪明,如此也就难怪了。

“苏皇主。”

风浅薇见到苏离之后,美眸一亮,很是欢快的跑了过来。

诸葛九凤道:“贼眉鼠眼的再乱瞄我给你挖了!”

苏离道:“白樱应该会同意。”

诸葛九凤呼吸一滞,脸上呈现出了明显的惊喜之色,道:“嗯,那你多看下也没关系。”

两人的对手莫名其妙,跳跃性也极强。

但是华九耀等人都听懂了——苏离这是说,白樱愿意被洗魂,活出第二世,然后承接另外一个身份,直接一步崛起!

苏离,也已经答应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苏离已经愿意付出本源,来完成他们的布局了!

或者说不是帮他们,而是苏离要彻底斩断洗祖骨的因果了。

这就相当于是要与他们化干戈为玉帛。

与风族皇室、与华氏古族祖地相互之间的因果先行彻底斩断。

这样一来,苏离打造天池血河,他们出手,也就更不会有什么不满或者忌惮的地方了。

因为那时候,双方也已经没有了间隙。

这是一件好事。

苏离点了点头,朝着风浅薇温和的笑了笑,风浅薇竟是露出了一抹羞怯之色。

这般和之前的华紫漓近乎于一模一样。

苏离:“……”

苏离转头看向了诸葛九凤,道:“好了,地脉已经改变了,接下来就是洗祖骨的核心问题。”

苏离说着,又道:“婴儿祖骨洗成了皇族祖骨,但是婴儿骨头本身还是存在的,所以你们为了将来摘取胜利果实,把原本的婴儿骨头进行了培养和复制,并提取本源,安排以天人之魂融合。

所以,曾经丢失的天人之魂其实在你们手中?”

诸葛九凤道:“提取本源之后,你的天人之魂就失踪了,随后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又暗中引导你父母一些机缘,以至于他们才获得了一块天道规则碎片。

这样一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你就明白了。

所以,这样的沐雨兮也是我选择的一个洗魂者,不过你自斩的手段,断了我们摘取胜利果实的希望,也断了我们以精气魂本源培养复制体的希望了。”

苏离道;“你们总共复制了三份对吧?对应的天地人三魂,然后也因为一气三清和道生一的奥义,对应的应该是三。”

诸葛九凤道:“具体说差不多是这样,但是其实中间有很多的因果吧。皇族这边,培养的复制体就是风朝歌。但是风朝歌没有魂源,也没有底蕴,相当于是虚幻的纸片人,还没有能立下因果。

关键缺失的就是一份底蕴——而且,如你之前判断的那样,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的确是六万年前。

这个小世界是跨越时间而存在的。

所以在这里,我们要完成这份因果,然后沉淀六万年,才能让六万年后的镇魂殿殿主风朝歌崛起。

风止水是不行的,只会毁了镇魂殿,风遥原本是定下的天皇子位置,但是被异常出现的你空降占了因果。

如今那全新的天皇子……我实在是怕与此人接触,此人也不好应付,实在是难缠之极。

所以眼下更需要尽快立道本源,完成洗魂,将他洗出来。

你本是前天皇子,有皇族底蕴和命格。

所以,风朝歌需要你的帮助。

只要完成这一趟的因果,那么你其实并不会有任何损失,而风朝歌也相当于与你同根同源,如同你和苏叶的关系一般。

当然,血脉上没有这么亲近,但是却也算是能信任的朋友了。”

苏离道:“我明白。我非但很明白,还知道这般过程该如何去做。放心,魂源,精气魂本源而已,我都可以提供。”

苏离很坦然。

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复杂——就像是在地球上的白血病人病入膏肓要换骨髓一样。

现在的存在,就是有这么的三个病人,需要换骨髓才能活命。

而他苏离,恰好与这三人同根同源,完全可以匹配骨髓。

而苏离之所以无比匹配,还不会出现任何排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三个人可以看成是克隆人!抑或者就是克隆人,克隆的他苏离,但是培养的方式不一样!

毕竟,他们其实就是以苏离的天人之魂的本源和苏离的婴儿骨头培养出来的,又怎么会排斥呢?

而对于苏离而言,捐献一些骨髓,会伤筋动骨吗?

别人会因为他的骨髓而变成他苏离吗?

显然是不会的。

苏离之所以是苏离,不是骨髓,而是灵魂、而是思想和自我的意志,这些组成了他苏离的存在!

苏离如此坦然、肯定的答应,让诸葛九凤、风朝歌等人全部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们以为,这件事即便能成,也一定会付出不少代价。

甚至他们都准备好了很多条件,什么都愿意答应。

比如说让风浅薇给苏离当贴身婢女,比如说让华紫漓给苏离当女仆,比如说将风氏皇族的因果之力赠予百万份,比如说提供千亿份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等等补偿。

但是这些他们还没有提及,苏离就直接无比果断的答应了。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苏离这希望之源当真是真正的希望之源,当真是让人无比的温暖。

这样的人,真的很值得尊重。

华凌殇、华凌濯等人此时也都默默的收回了眼中蕴含的一缕缕淡淡的魔气。

其实,如果苏离不愿意同意或者是狮子大开口的话,华九耀认可,他们也会挑衅的。

但是此时,他们反而无比惭愧——为自己的小人之心而惭愧!

苏离此时则不以为意,轻声道:“这三人之中的另外两人,你们可以呈现出来了,是沉睡在水晶棺中吗?”

苏离询问了出来。

诸葛九凤闻言,立刻一抬手。

“嗡——”

虚空荡漾出一层浅蓝色的涟漪漩涡,漩涡之中,直接飞出来三具水晶棺。

水晶棺中,静静的沉睡着三个人。

这三人的模样,苏离没有看便已经知道——因为他早就已经猜到了。

如今,苏离抬眼看了一眼,果然,和他猜想的一般无二。

苏太清,苏幕生,以及诸葛云霓。

苏太清,苏幕生和风朝歌,乃是他苏离的复制体,这种情况和苏离苏叶当时的情况相同,就是双生双魂!

而同样的,他苏离因为光暗同体,所以苏太清和苏幕生也会有光暗属性,另外一个风朝歌,则是模拟的苏叶的命格,只是以苏离的方式复制而已。

所以,看似苏星河以洗祖骨的方式夺风氏皇族的皇运,实际上,别人反手一个洗魂又这样的洗回来了。

然后如愿以偿的借苏离的皇运来成就风朝歌!

风朝歌这种洗出来的,对皇族的忠心自是远远超过风止水这种土著的!

这其中的好处,算计,布局又有多少?

这群人,又有哪一个是真的简单的?

如今,苏太清、苏幕生和风朝歌这三人全部成为了不同地位的存在,并即将沉淀因果。

而诸葛云霓,原本需要沐雨兮洗魂替代,如今沐雨兮自斩而跳出去了,所以这个因果,落在了如今的白樱身上。

苏离当然不会让‘婉儿’去替代诸葛云霓,因为这一洗怕是要出事——只因,婉儿这个身份也是假的,而是苏梦的分身!

再加上苏离对于魅儿和婉儿的看重,自是不可能答应。

但是白樱本就濒死,如今有这样的机缘彻底恢复,拥有真正的自我,还能跟随着苏离帮苏离效力,她自是极为愿意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