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 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咦……”

沈落来到这一泓潭水旁时,有些意外地发现里面的竟然不是雨水,而是渗透着淡薄天地灵气的泉水。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他捧起一口喝下,只觉清冽甘甜,大大缓解了连日以来的疲惫。

沈落回到岸边,寻了一块岩石坐下,稍作休息之后,身上蓝光一盛,包裹住全身上下,片刻之后才徐徐散开。。。不知在里面做了什么。

他将法力注入腰间乾坤袋,抬手一晃。

袋中的鬼将,镜妖,在来此的路上,已经先后苏醒。

蓝光闪过,镜妖身形从袋中射出,落在沈落身旁。

“主人。”镜妖低声说了一声,看起来很是失落的样子。

之前在黑渊谜窟内,沈落面对的敌人都非常强大,她几乎没有出手的余地,一直无助的躲在乾坤袋内,这让她心里很是难过。

而且沈落修为突飞猛进,和她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更让镜妖焦虑不已。

“你也不必失落,先前在黑渊谜窟内敌人太多,那种特殊的环境也不适合你发挥作用,凭镜妖一族的神通和那面宝镜,你的潜力还是很强的。”沈落看到镜妖这个样子,安慰道。

听了这话,镜妖的神情微微有些变化,看起来好了很多。

“我先送你回东海,春秋观那里不用继续镇守了,这里面有一些丹药和真水,还有几件法宝,算是这段时间辛苦的酬劳,你回去后继续精进修为,争取早日达到大乘后期。”沈落取出一个手镯型的储物法器,递给了镜妖。

与此同时,他嘴唇微动,一段密语传递进镜妖脑海。

镜妖听了神色一怔,然后点点头,接过手镯。

沈落运转通灵之术,凝聚出通灵水洞,将镜妖送回了东海。

镜妖洞府内,蓝光涌动间,一个数丈大小的水涡凭空出现,镜妖的身影从里面一跃而出。

“妹妹,这次被召唤过去,怎么在那边待这么长时间?”一个清冷声音响起,一道蓝色身影正站在洞府内,正是那个泪妖,一脸不渝之色。

泪妖身上蓝光缭绕,气息浑厚,已然达到了大乘后期,隐隐逼近后期巅峰。

“主人先前让我替他坐镇一下宗派,之后又探索了一座秘境,遇到的敌人非常强大,所以花费了很多时间。”镜妖说道。

“哼,你还是这么傻乎乎的,人族的话岂能相信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尤其还是个男人,当心哪一天被他卖掉。”泪妖哼道。

“主人不会的,他一直让我待在安全的地方,从不让我涉险,只是借用我的能力而已。”镜妖轻声说道,神情却异常坚定。

“你真是个榆木脑袋。”泪妖看到镜妖这个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泪妖姐姐,我想和你一起去北冥秘境里修炼。”镜妖沉默了片刻,突然抬头说道。

“为什么突然要去那里?你把北冥秘境的事情告诉了那沈落?”泪妖一怔,然后厉声喝问道。

北冥秘境是她和镜妖早年发现的一处东海海底的秘境,只有她们两个知道,是二人最大的秘密。

“没有,我只是想快速提高修为。”镜妖轻轻摇头。

泪妖知道镜妖从不说谎,听闻这话,面色一松,但随即想到一事,脸上又凝重起来。

“提高修为?你想进去长时间修炼?不行!北冥秘境里危机重重,上次进去助你突破大乘中期,都险些遭遇不幸,你现在进入那里还太早!”泪妖沉声说道。

“我知道那里危险,不过主人又赐予了几件上好法宝,只要我机灵一些,保命不成问题。”镜妖取出沈落刚刚给她的那个手镯法器。

“是什么法宝?”泪妖看向手镯法器。

镜妖神识没入其中,手一挥,数件法宝浮现而出,正是袁明的那两根黄色短戈,厚土宗肥胖大汉的黄色大盾,以及神龟派钟堂主的白龟印。

三件法宝每一件都散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让泪妖豁然变色。

“好厉害的法宝,每一件都达到了上品级别,那沈落竟然舍得给你?”泪妖好一会才恢复过来,缓缓说道,语气中仍然透出一股难以置信。

“主人如今修为已经达到真仙期,这些法宝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镜妖有些骄傲的说道。

“什么!他已经达到了真仙期!”泪妖闻言神色一变。

当初和沈落相识,对方只是一名出窍后期,这才百余年过去,竟然进阶真仙期,已然走到她的前面!

“你是他的灵宠,这些法宝给你,和留在他自己手中没有什么区别,他自然舍得。”泪妖悻悻说道。

“有了这三件法宝护身,我去北冥秘境应该可以自保了吧。”镜妖没有和泪妖辩驳,微微一笑的说道。

“凭借这三件法宝,你在北冥秘境确实足以自保,好吧,之后你和我一起进去。”泪妖收起神情,沉吟片刻后说道。

镜妖闻言,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二女说了一会话,泪妖便告辞离开,让镜妖赶紧炼化掉那三件法宝。

镜妖来到洞府密室内坐下,神识再度探入手镯内,手镯储物空间深处放着几瓶丹药和一些二元真水。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白色玉匣,正是盛放天机卷的那个匣子,上面贴满了封印符箓,包的严严实实。

看着这个白色玉匣,镜妖脑海中又出现了沈落之前秘传的话语:“保护好这个白色匣子,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要打开,否则恐有大祸。”

镜妖默然片刻,突然张口喷出一股蓝光,将手镯吞入腹中。

……

戈壁天坑底部,沈落掐诀散去通灵水洞。

他之后还要去天机城,向小夫子请教修复玉枕之事,天机卷乃是天机城根本,那块玉板看起来虽然没有特异之处,可谁知道会不会触动天机城内的某个禁制,还是送到极远的地方安全。

至于天机卷里的内容,他已经誊抄在了另一块玉简上。

沈落默然片刻,翻手取出逍遥镜,运起法力注入其中。

逍遥镜上的水云符纹当即亮起,镜面上一道赤光喷涌而出,两道身影随即从中浮现而出,却是府东来和谢雨欣。

二者也是前不久刚刚苏醒,府东来还保持着压制状态,将谢雨欣牢牢控制,一同出现在了沈落身前不远处。

喜欢大梦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