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 大团圆结亲情会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林北辰则是越打就越是兴奋。

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瞎姬八打】的奥义之中。

托天,定式,碎星,破式,裂气,定魂,破魂……

除了【乱阵打】因为无阵可乱而无从施展之外,其他七打,被他连续不断地施展,不断地排列组合,反复使用,一次次地将【赤炼先知】打爆。

单纯从战斗场面来说,林北辰已经碾压了【赤炼先知】。

但要说获胜,并不容易。

准确地说,是绝无可能。

因为林北辰的真气修为不够。

哪怕是借助【瞎姬八打】将真气灌注进入【赤炼先知】的体内,也会被瞬间就祛除排除,而肉体纯粹劲力的爆发,难以对【赤炼先知】造成真正的损伤,即便是将其打爆,去也可以在瞬间恢复。

这样持续下去,战斗永无尽时。

等到林北辰气力、真气消耗完毕,就是败亡之时。

只是,林北辰的真气绵长倒也罢了,肉身之力竟似是天河叠浪一般,永无止尽,哪怕是高强度战斗了整整一个时辰,竟是依旧未见丝毫衰减的趋势,让【赤炼先知】又惊又怒。

他明明修为比林北辰高,经验比林北辰丰富,但却完全处于下风。

“这套打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可以创造出来的?”

【赤炼先知】越打,心中越恐惧,越震惊。

他怕的不是林北辰。

而是林北辰的身后人。

创造出八打式的存在,绝非是他所能对抗——至少星君及做不到,星帝级也够呛,怕是得始祖级的人物吧?

之前曾经熄灭的那个念头,逐渐又浮现上心头。

难以形容的恐惧,瞬间扼住了他的喉咙般窒息。

“不打了不打了……”

【赤炼先知】身形急速后撤。

紫色魔气星辰空气沼泽,延缓了林北辰的攻击。

他眼神惊恐地看向剑雪无名,道:“你……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语气不知不觉之间,已经用上了敬语。

瞎姬做不到的事情,只有这个女人才能做到。

同一时间,林北辰停下了追击。

他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全身的每一根毛孔,都似乎是张开啦一样,有白色的蒸汽从毛孔中喷射出来,肌肤表热力流动,有赤红色的光辉在流转,整个人如恒星一般,散发出可怕的热量。

以至于他喷出来的气息,似是真火。

整个人宛如火炉,在不断地锻造锤炼自己。

【瞎姬八打】不但可以对敌,亦是炼体之术。

与【化气诀】配合,堪称绝妙。

剑雪无名看着林北辰的状态,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不错。

这套体术打法,果然是很可。

看来自己的思路并没有问题。

创造出来的功法,暂时也没有缺憾。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放心地修炼推进了。

“你还有脸问冕下?”

【瞎姬】‘看’向【赤炼先知】的方向,道:“还记得当初的‘永恒共主’冕下吗?”

“什么?”

【赤炼先知】的面色,一下子惨白如纸。

他眼眸内尽是惊骇之色,失声道:“她……是……不可能……那位当初不是被人族的神圣帝皇给……怎么会?”

他语句断断续续,浑身颤抖了起来,体如筛糠。

猛然看向剑雪无名,眼神中带着憧憬恐惧询问之色,道:“您……您真的是……”

以他魔神之体,纵横统御赤炼神教近万年的修为心境,此时竟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然则剑雪无名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眸光始终落在林北辰的身上,在观察和体悟。

【瞎姬】冷笑道:“你觉得,我会用这种事情,欺诈于你?”

【赤炼先知】浑身一颤,也意识到,【瞎姬】对于那位是何等的尊崇,哪怕是就是生死道消,也绝对不会找人冒充那位,此时既然她直接点出,那自然不会有误。

所以,这才是【瞎姬】之所以走出忘情冢的原因。

是了,也只有这位

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 大团圆结亲情会

,才能创造出【瞎姬八打】这种名字奇怪但却堪称奇迹一般的打法。

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窍,【赤炼先知】浑身颤抖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只是几个呼吸之间,浑身便如水洗一般,被汗水湿透了。

他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晚辈……罪臣……属下……”

【赤炼先知】颤抖着连续换了几个自称,都觉得不配,最终以额头抵地,五体投地的姿势,深深地跪着,竟是彻底放弃了一切的反抗,一副甘愿接受任何惩罚的模样:“我自知罪业深重,愿受冕下一切处罚。”

这一幕,让【赤炼之花】厉雨荨和叶轻安两人,震惊到难以言表。

怎么回事?

如【赤炼先知】这个级别的存在,竟然只是因为一个名字,就放弃了一切抵抗?

永恒共主!

这四个字,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辛秘?

厉雨荨和叶轻安相互对视,都能看到彼此眼神中的惊骇。

事情的发展远超他们的预料。

四道目光落在剑雪无名的身上,这个清理绝尘如云端玄女般的年轻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历啊,为何又会绝对青睐林北辰?

两人都觉得,整个世界都陌生了起来,不是他们以前所了解的那样。

“现在才知罪吗?”

【瞎姬】厉声指责道:“当初,我等不过是星尘星屑一般的角色,被视作最低贱的奴隶、食物和材料,是冕下崛起,行走于洪荒之间,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洪荒,创下盖世大教,才为我们撑起一片生存净土,若无冕下,你早就已经化作星空之中的尘埃,可是一旦冕下罹难,你非但不思报恩,反而是立刻按耐不住利欲熏心,夺我教权也就罢了,可你为了权势,与那些背叛冕下的逆魔叛徒勾结,甘愿为其走狗,可曾想过,如何对得起冕下?”【赤炼先知】闻言,已是泪水长流。

他砰砰砰地叩首,撞得地面上一道道浓郁紫色纹络忽隐忽现,额头更是鲜血长流血肉模糊。

“每次思及冕下,我无不如蚁蝎噬心坐

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 大团圆结亲情会

立难安……当时,我以为冕下已经……我也曾为冕下的罹难而愤怒,却无力对抗这个世界,我……已经……罢了,今日愿接受冕下任何惩罚,即便是炼血扬灰,永堕深渊,我炼尘也绝无怨念。”

【赤炼先知】痛哭流涕地道。

心中最大的梦魇被揭开,他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赤炼神教之主,而是一个跌落尘埃的罪人,彻彻底底的失态。

这一幕,让厉雨荨心中的震惊,飙升到了极点。

身为赤炼神教的长老之一,她对于教史有很深的了解。

赤炼神教的创教魔神,并非是如今的【赤炼先知】,而是另有其人。

只是这段历史,早就被【赤炼先知】屏蔽,硬生生地从教史中抹去,只有少量的痕迹留存,比如昔日教主的塑像和画像,便与眼前这个眼带遮面的高马尾眼盲女子有关,而从之前的对话中,厉雨荨也基本上可以判断,

【瞎姬】不再说话,而是看向剑雪无名。

后者的目光依旧在林北辰的身上,头也不回,淡淡地道:“既已知罪,何不伏诛?”

【赤炼先知】脸上浮现出狂喜之色。

说话了。

冕下对自己说话了。

他脸上露出了无比兴奋的神色。

只要是冕下能够对自己说一句话,哪怕是让自己去死,那也是天籁。

“冕下保重,我……”

【赤炼先知】还有一些话想要说,但猛然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资格,当下轰轰轰地磕了三个头,反手一爪,将自己的心脏,从胸腔中直接掏了出来。

那是一颗跳动着的紫色心脏。

滴答着紫色的血液。

他双手奉上。

然后整个人逐渐冰冷,犹如一尊冰雕一般,跪在原地,失去了所有的气息。

然而他的脸上,凝固着的表情却夹杂着欣喜和憧憬。

像极了之前赤炼神教的信徒们跪在地上献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作为贡品一样。

--------

今天保底三更

感谢边度噶、道长呀、书友59395196、刀盟星光、书友57972876、蓝潇儿8023、刀盟一世风流、书友58844096、你们可以叫我狗浩啊、书友57622671、醉赤怜、残情燃红颜丶书友54808330、姜姜啃鸡腿丶、小果爸、低身入月夜、微微光亮、四季天1983、Ing丶林拓、洪荒之棘、DVE决、平凡造就伟大、蓝小胖、刀盟潜龙、Max_Z、拉克西斯喵喵、装作四处看风景、书友53513158、细水长流27583、鄂东王、啃个馒头先、书友47976354、祎陆柒、残情燃红颜丶、nbjfhb、王馨予、渡口良人、天下大雪h、章宏甡、爱捣乱的口口、蜗牛雪雪、刀盟飞雪、一剑乾坤夜锁月、平凡造就伟大、火星狂刀汁液四溅、刀盟尚拙各位大大的捧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