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肥妇BBW 叫出来就给你 我想听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 !

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 噩至

本源与生俱来,乃构建生灵的原始道质。

像凡尘界秦浩获取的红莲火、净幽水、龙化能力,以及成神后凝炼的杀戮力、鬼灵咒法、黄泉骨力和幽魂术,统统属于后天修炼所得。

包括此刻他完全掌控的万邪之道。

本源尚存的基础上,后天道意强弱与生灵的道质息息相关,但它们取代不了本源的地位。

重清的本源是一杆秤,拥有平衡诸天万法的强大神通,无论他后天获取多少副神力,都受到重蒙秤的严重影响。

秦浩也是一样。

不同之处在于,秦浩本源不显,先天神力发挥不出来。

这一切,皆与丹尊族的创始神祖消失有关。

离开仙王的院子,返回九十七重月流天。

最近这几日,秦浩莫名感到烦躁,心里如同积着一团怒气,无缘由的想要发泄。

仙王解惑不了丹尊神祖消失的谜团,也无法助秦浩炼邪力为本源,自由控制万邪法则是件好事,也是他一直想得到的,这一天他等得很漫长。

烦躁与此事无关,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心情,很想与人死斗一场。

月寒宫内。

蜿蜒的月光神河流经花园,从座座假山的缝隙间,于宫前汇聚成一带碧波小湖。

此时湖面上,两道身影矗立着,各自鞋履贴着水面,身下,神力波动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随着碧波荡漾,涟漪越扩越大,好似安静的湖水随时将炸起冲天巨浪。

月元虞、萧晗母女俩以及薇薇,恬静的坐在石亭中,眼神注视着远处贴水而立的人。

那湖岸边,月元晋、月上卿、战武、阿楼一字排开,同样全神贯注目睹着交锋。

随即,便看到重清手里折扇一挥,面前巨浪陡然而起,“轰”一声,大潮掀开,翻滚着层层向前推动,欲将秦浩淹没于层浪之下,镇压于湖底。

秦浩安静立在远处,眼神深邃,比以往显得更凌厉了些,他右手食指抵在拇指上,冲着前方屈指一弹,顿时飞射一束火光,脱手之间,火光如火龙咆哮大势滔天,湖面被划成了两块。

轰!

道法相冲,巨浪携带无上法则滚滚镇压,然,龙啸四野,声吼震塌寰宇,浪潮尚未打下来,便被震成了水雾缓缓蒸发,那火龙红尾一摆甩,狠狠砸于湖水之中,恐怖的力量渗透湖底,乾坤将要颠覆。

重清神色微微扭曲,真龙啸震荡在耳中,神识麻木模糊,同时感觉身下一股力量正狂速翻涌,他身躯立刻旋转而起。

咚!

龙尾砸击造成水柱上涌,紧追着上升的重清而去。

重清右脚奋力一踏,天轮光辉呼啸而起,七条轮脉皆亮,强势将上升的水柱踩回了湖中,顿时,湖面波澜滔天,疯狂朝着两岸吞噬蔓延。

战武和阿楼手臂抬起,挡在额头之上,即使水花尚未飞溅过来,那扑面而至的狂暴神意,已让他们生出了破碎感。

月元晋嘴里嘟哝了一下,朝着前方啐了口唾沫,席卷的大潮在这一口唾沫下猛得静止,似百丈高的水墙堵在四人的头顶,下一刻倏然瓦解,融回湖水中去。

砰!

又是一声重击从高空传开。

众人抬头,便将火龙怒啸而上,燃烧血焰的尾巴抽在重清身上,后者虽拿折扇挡住,身体却抗衡不住冲击,落叶般飘零,疯狂后滑。

“均……以衡。”

重清咬了咬牙,迫不得已,他只能拿出重华神族的先天本源之力,随着黄金天秤浮现头顶,一股平衡大道的威势瞬间笼罩了这方天,这一霎,万物沦陷平衡大道,而那张牙舞爪的凶悍火龙悲鸣了一声,顿时消失不见。

“去。”

重清挥舞折扇朝着下方的秦浩一扫,头顶天秤射出一缕光辉,紧追挥出的扇风压了过去。

秦浩双臂舞动,打出一套术诀,便看到他背后的空间浮现一杆又一杆杀戮之枪,林立的枪芒中混杂着一柄柄锋利的神剑,剑枪齐出,七种法则在万道攻击中不停的变换,像是一层飞向高空的黑压压的箭矢,射向了清少君。

“度,衡意。”

重清反应及

俄罗斯肥妇BBW 叫出来就给你 我想听

为迅速,见招拆招,攻伐变换,那裹挟平衡大道的扇风骤然崩开,化成千万缕光丝,交织成了一张光辉神网,向漫天流窜的枪剑罩了进去。

就像他们第一次交手那般,光网与枪剑接触,第一波攻势受平衡复刻影响,染成了金色枪剑,倒卷而归,反噬秦浩本人。

不知是不是为了较劲,重清打出的法则强度很高,根本不给对手反应的时间,一股气将秦浩的攻势全部扭换,漫天飞射的枪剑集体变成金色流影,全部坠向了秦浩头顶。

秦浩双臂同时抬起,身下湖水翻滚,升起两团水柱,水柱弯曲融合,化成了一道拱门横立头顶,斑斑阵符流动其上,待攻势被扭转而来,纷纷融进了水门里。

不过,拿出先天之力的重清显然更强一筹,常态情况下秦浩根本无法化解干净,依旧被百计神枪洞穿了水门。

往常这时候秦浩势必施展水风步,可这一次他没有躲,稳稳站在原位,任凭金色的枪影剑光从周身刺穿而过,若非重清控制得体,身上少不了扎出几个透明窟窿。

绕是如此,金色的枪影飞驰而过,他衣衫依旧被划碎,脸上也多出了几条血痕。

秦浩的眼眸变了,一只瞳孔被眼白占据,原本满头雪银头发,突然有半边也变成了灰色,冒着邪气。

旋即,他口中爆喝一声,无视飞驰的金色枪剑,右拳一抓,攥住了无数邪灵,一条条可怜的邪灵在主人强悍的拳中挣扎,随着秦浩重拳击出,上空水门爆裂崩塌,滚滚邪霾吞没了一切,金色枪剑瓦碎一空。

砰!

重清猝不及防被破空而至的拳意击中,胸口往后一缩,血泽顺着嘴边流淌,痛苦写在了脸上。

“住手。”月上卿瞧见这一幕,九条神脉随着轮光一闪而逝,他手掌朝着高空一抹,滚滚灼热气息无形弥漫,充斥每一枚空间粒子之中。

霎时,无论是秦浩的邪意或者重清的平衡道意,尽皆被这股大道灼气阻挡,随后才慢慢的消失。

“下手可真重。”

重清呲牙咧嘴揉了揉胸口,望着下方依旧矗立水面的秦浩,对方的脸色很冰冷,他心想哪里惹了他吗?

“小子,你似乎有点过头了。”这时,月元晋也沉着脸吐出一句话。

脸色冰冷的秦浩听到月元晋的声音,神色微变,被烦躁影响的心神瞬间清醒回来,脚下一跺,似箭矢飞到重清身边,面带歉意关切道:“少君,无碍吧?”

“没事,只不过,说好的不用邪道法则,被你突然来这么一手,有点难受。”重清看出来秦浩不是故意的,问了句:“你最近精神有点恍惚,道心不由自主,是受了邪法的影响吗?”

仙王答应助秦浩自由掌控邪力,看这情况,似乎效果不怎么理想。

假设秦浩真因为邪力受到影响,那得赶紧再找老祖宗一趟,根治个彻底,此事非同小可。

秦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心神总是被一股莫名的怒意牵引,但与邪意无关,少君大可放心。”

“呼。”重清松了口气:“那就好。”

只要修行不出岔子,其他的事都好处理。

“继续?”秦浩问道。

“不了不了,你现在状态不稳定,跟你交手,我害怕。”重清连连摇头,躲瘟疫一样,赶紧朝着下方落了回去,融进了月元晋那批人当中。

如果秦浩还想找人练,这里高手多得是,除此之外,上九重各族当中,诸多长老和护族神将也可任意挑选合适的对手,未必非得找他清少君。

重清算是捉摸透了,常态之下,他与秦浩半斤八两,他若拿出先天之力,秦浩绝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邪化了,那……

反正重清不想跟秦浩再练了。

此时,秦浩悬浮高空,冲着下方的人群耸了耸肩膀,看来以后,再想拽重清切磋就难了,真是可惜。

“你最近心绪确实有点反常,是记挂杀戮界吗?”随着秦浩落到岸上,月元晋问了一句。

秦浩抬头望着茫茫天空,他也不清楚,总之心里总会莫名出现一些不安,令他感到躁乱。

“如果记挂,我与上卿可带你回去看看。”月元晋说道,离开杀戮界短短十余年而已,这种光阴流速在神道眼里,宛如昨天一样。

“哈哈,不用的,重华神境安逸舒适,又人杰地灵,极为适合修行,我还没待够,不急着回去。”秦浩大笑了两声。

心里的躁动真因为记挂杀戮界吗?

他也说不清楚,但冥域四界有修罗四位大神老师镇守,何况,还有古冥王下的死咒护界,应该出不了事。

秦浩可是亲眼看到过,光明神王曾亲试冥咒,最终只能叹息而去。

神王都破不掉,他还担心什么呢。

“轰。”

这时,一股尤为剧烈的震动顺着脚底传递过来,震感越来越大,众人前方的月光湖面涟漪乱扫,脚下石板像是被一只地下的大手用力拍打,随时会弹出来碎裂一般。

紧接着,萧晗她们安坐的石亭晃动起来,再然后是月寒宫,最受这股震荡蔓延了整个九十七重月流天,并朝九十八重而去。

“不好,有外人闯界。”重清流淌着仙王的血脉,那护境结界由仙王所布,血脉道意相引,他第一时间清楚感受到了异状。

砰!

随着一声天塌地陷的崩裂声。

正如重清所言,护持重华神山九十九重天的结界在一股极其强悍的神威气场冲击中,应声破碎。

几乎是一刹那,月元晋诸人都感受到了这股神威造成的压迫力。

与诸人相比,这股压迫感让秦浩更加熟悉。

神王!

天诏神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