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和俊 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中午放学走出学校大门,在门口看见了肖建庆。

这小子满脸春风,看见他从学校出来,赶忙招手:“大章,大章,在这呢。”

潘大章走前去拍了他肩膀一下:“哟,不错哦,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了。”

好像腰也挺得更直,走路一脚长一脚短的症状也没那么明显了。

难道是岭背老凌头的神药起了功效?

杜善文老妈自服用了老凌头的二个疗程药后,身体全部恢复了。

在录像厅干得特别踏实。

老凌头这个老中医医术确实不错。

“大章,你小子不够义气啊,又开录像厅,又开五金店都不说一声,害怕我会去贪你便宜一样。”

“你想去看,免费给你看,杜善文在那里看场。自行车、缝纫机,明天还有电饭锅,想买的话,另外打个9.5折给你。”

肖建庆:“就等你肖大老板这句话,今天我就是进城来买辆单车的。我听潘云青和潘生福说你又开录像厅,又开五金店,所以才特意来找你的。”

他四周看了看:“你那个小对象,今天没粘住你?”

潘大章:“粘你的头,别乱说。”

同时他也在想:小芹芹还没出来,不会是老师拖堂了吧?

他低声问:“老凌头的医术怎样?”

“什么?”肖建庆故意装糊涂。

“你小子,我问你的小豆芽有反映了没有?”

在我面前你装什么蒜。

肖建庆周围看了看,低声说:“我觉得应该封个大红包给你才行。”

潘大章伸出手:“咦,有道理,封了没有,拿过来呀。”

肖建庆推开他的手:“别急,听我把话说完。等我结婚那天,一定请你坐上席。若是有了小孩,一定封一个超大的红包给你。”

“有多大?一百块,还是一千块?”

“一万块都不为过。”

随即潘大章才反映过来:“你臭小子在画饼充饥呢,要等你结婚,而且要等你老婆生了小孩,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万一,我是说万一,你长得这么丑,没有女人愿跟你。或者你讨了老婆后,又不懂操作,小孩又怎么造的出来?唉,看来我的红包是打水漂了!”

他骑上单车,肖建庆坐上他单车后座。

潘大章想起那位开旅馆的老袁。

笑着对肖建庆说:“想验证你的红缨枪是否有用,我告诉你有个地方,可以试试。”

“什么地方?看来你潘大章也是一个渣男哦,有机会要跟温小芹提醒提醒。”

“我好心指条路给你,你不感谢我不说,反而说我坏话,你肖茄子不地道呀。”

潘大章故意不说下文。

“说嘛,什么地方?”

“车站附近的老袁旅馆,他旅馆有特殊服务。”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风暴还没过去,弄得不好折进去都有可能。

所以他说:“你还是正经去找个对象吧,对了,那个柳宗英有瞄头了没有?”

肖建庆推了他一把说:“平时看你很正经,嘴花花起来,原来也是一个流氓。”

后面有人骑单车追了上来,打着车铃。

是温小芹。

“肖建庆你怎么说大章是流氓,咦,柳宗英没跟你过来?”

潘大章看清是温小芹,连忙问:“被老师留堂了?多煮一个人的饭。”

肖建庆:“是呀,中午我在你家蹭饭吃。”

“柳宗英现在跟我又没什么关系,那里象你眼大章一样,成双成对的。”

潘大章:“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小子都已经在山明中学门口开饮食店了,还没有跟柳宗英拉近关系,说不过去呀。”

肖建庆:“大章,你又不传授传授经验给我。温小芹,大章是用什么方法打动你的?”

温小芹骑单车跟他们并排走。

“我跟大章呀,是娘肚子带来的缘份。”

“你学得跟大章一样会忽悠人了,难道你们是指腹为婚。”

此时已经到了五金店,温小芹放好单车,去了菜市场买菜。

潘大章让温小蓉上楼去煮饭。

“多煮

波多野和俊 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

一个人的。”

他逗着小石头:“小小石头,是不是跟我在这里看店呢?我书包里有糖哦,要不要?”

“要!”小男孩向他伸手。

潘大章真的搜出一颗大白兔乳糖。

温小蓉见儿子不缠她,也转身上了楼。

杨石头跟潘广春在整理几个货柜。

潘大章已经告诉他们会有多一款电饭锅的货明天到店。

两个商量腾空一个货架,用来摆货。

肖建庆进店看见自行车和缝纫机都只有五六架,货不算多。

他也知道大章是一个学生,肯定不会有很大的资金来积压很多的货。

不过一个一百平的商店才摆可怜的几件货,也显得太寒酸了吧?

“大章,开一间五金店,投资比较大吧?”

“那当然,钱多就多进点货,钱少就少进点货。”

你说这话就是多余的。

人家有钱一次进几十辆,你可能也就一次进十辆八辆吧。

可是没那么多资金,你可以专门一款产品呀。

又是自行车又是缝纫机,这样搞生意做不大。

你资金不够可以向我借呀,借一二千元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这时有一位顾客走了进来,眼睛在东张西望。

“咦,老板,上上个星期过来,还看见商场里摆满了货物,怎么现在基本上空了,货呢?”他惊讶地问。

“大哥真会说笑,我这个是商场,一天销十辆二十辆都是很正常的事,明天就有两车货来,你后天过来就会看见整个商场都满了。你若是认为现在货少,没有来挑,你就后天过来,两百辆自行车仼凭你挑。”

按照他的预想:这几辆单车,几台缝纫机,不够下午销售。

搞得不好明天上午商场都无货销售了。

肖建庆此时惊愕万分了。

二百辆自行车,一百多辆缝纫机,总共需要三万多资金吧?

你大章有三万多资金?

打死我都不信。

因为他也知道大章家的经济状况。

只有他爸是退休工人,可以每月拿几十块钱的退休工资。

这年代有一万资金的,已经是富人了。

你有三万多资金,不成富豪了?

“肖建庆,你不是说买单车么?是今天买,还是后天再过来?我这里有买货送礼活动哦。”

潘大章指着门口张贴的大广告说。

刚才进来的那位顾客:“上次进店看你货多,想等几天不要紧。今天即然来了,就卖一辆给我,反正新单车都是一样质量。”

“有质量问题,一个星期内免费更换。”潘大章承诺说。

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质量问题。

这年代国产产品基本上质量都是杠杠的。

客人指着仅有的二辆永久牌自行车说:“我要这款。”

杨石头让他骑上试了试。

客人点头说:“行,就它了。”

付了款,挑了礼品,高兴地离去了。

又有客人进店。

“妈呀,终于让我找到你这间店了,我亲戚在你这里买了台缝纫机,特意跟我介绍的,听说还有礼物送,是不是真的?”

“不错,门口广告上还写着购货送礼活动。那两家公营商场也在搞购货抽奖活动呀。据说最高奖还是一个电饭锅,电饭锅商场售价四十块哦。我这里礼物值十二块,只要买就有,不用抽奖。”

潘大章解释说。

“还是你这里实在,那两个公家商场搞的都是骗人的花招,一个多礼拜了,就没见人抽过电饭锅的。偶尔有人抽个脸盆、铁桶之类值二三块的东西。大多数人抽到的是“谢谢惠顾”四个字。”

客人气愤地说。

选了一台缝纫机,付了款,选了礼物,高兴离开了。

又有两个客人在门口探头探脑。

“两位都买什么?”

潘大章热情招呼:“进来随便看看嘛?”

“可是你商店都没什么货了?”两个顾客嫌弃地说。

“你要买多少辆?”

潘大章数了数:“单车还有四部,缝纫机还有六台。”

看你两个泥腿子,也不可能是买几辆的吧。

两人迟疑着:“我们买辆自行车,买台缝纫机。”

潘大章:“你们要买的货现在都有,当然你若嫌少,认为不够挑,你就后天早上来,我明天有两辆大货车的货过来。这商场基本上都会堆满。当然,你们不管什么时间购买,若是质量有问题,我们是承诺一个星期内可免费换的。”

这时肖建庆不知何时去挑选了一辆飞鸽牌女式自行车。

“大章,你跟客人谈,这辆单车就卖给我了。”

这小子见有客人进店买货,怕等下货卖完,他会空手而归,所以他提前下手了。

潘大章无所谓。

你买与不卖都是一个样。

反正明天商场断货了。

这次失算了,应该提前一天让商贸公司送货的。

他等下还要去邮局打个长途,问问两家公司是否确定明早送货。

不然的话,断几天货损失就大了。

两位客人经过他耐心地解释,最后还是买了想要的货。

付了款,挑选了礼物。

两人提货高兴走了。

“肖同学,你怎么买一辆女式单车,是给某位女同学买的?”

他记得还在甫钱初中读书时,这个肖茄子就是班上同学中有自己单车的少数人之一。

另外一个记得是裁缝的儿子。

“大章,你想多了,我是给我妈买的。”

肖建庆的辩驳明显虚弱无力。

……

潘大章短短时间内就做成了几单生意。

他发现每次他守店,生意都不会差。

温小蓉饭菜煮熟,端了几个人的下来。

让潘大章二人上去吃饭。

上到三楼,温小芹还在煮一个蛋汤。

“大章,你的日子过得真是充实哦。”

肖建庆羡慕地说。

“肖建庆,你干嘛不带柳宗英一起来?”温小芹问他。

“你以为是大章呀,叫你去哪都会去,我叫她,人家还不定踩我呢?”肖建庆无奈地说。

“你别听他装可怜,现在他买了一辆女式自行车,没对象会买女式自行车?”

潘大章对温小芹说。

“一点不老实,肖建庆是给柳宗英买的么?”温小芹把蛋汤端到桌上。

有荤有素,还有一汤,伙食不错。

“都说了不是,人家柳宗英都不理我,我怎么送她单车。”

肖建庆边吃饭边说:“现在柳宗英跟你家潘云青走得很近,他们还说星期天来县城去你的录像厅看录像呢。”

“你说潘云青跟谁?”

他去跟柳宗英有好感,这一点倒是意外哦。

“柳宗英跟潘小香、潘云青、潘生福,还有许卫军、黄水生几个都说要去你录像厅看录像,不知道你欢不欢迎?”肖建庆试探着问。

“没问题,叫他们都星期天一起来,中午我请他们上饭店吃饭。”

潘大章慷慨地说。

十个人吃一餐饭也花不了多少钱。

还可联络同学感情。

“太好了,我后天也来,反正后天也不是墟日,不打打你大章的土豪又打谁的?”肖建庆也是两眼放光。

这时三人也吃饱了饭,温小芹泡了一壶茶,给他们两人边喝边闲聊。

这时温小蓉从一楼走了上来。

他对肖建庆说:“有一个姓谢的妹子找你。”

“哟,我说你这茄子打了埋伏,有对象还说没对象。小蓉姐,问她吃饭没有?没有的话带她上来吃饭。”

“她说吃过饭了,坐在下面店里等。”

肖建庆不自然地说:“她是谢依婷,早上跟她一起来县城的,不是对象,大章别乱说。”

谢依婷?

潘大章此时内心无比震惊了。

前世嫁给了肖建庆,后来又卷走了他摸奖得来的八万巨款。

让肖建庆一夜之间发疯的人。

嫁给了钟裁缝,成了钟向阳同学的后母,现在竟然又跟他纠缠在一起。

难道这就是宿世的孽缘?

前世他因为这个女人而发疯了,一生都毁了。

今世难道他一样还要走前世的老路?

可是仿佛也有了变化。

肖建庆似乎身体已经恢复了,而谢依婷此时也是有夫之妇,她若是跟肖建庆有关系,结局肯定跟前世有所不同。

“哟,你跟那个女知青现在又混得很熟了?”

潘大章此时又能说什么?

“也不是很熟,她不是现在调到山明镇信用社上班么,经常来我饮食店吃东西,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他连忙解释:“大章你别误会,我跟她只是熟人关系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样。况且我才十六岁,她都二十岁了,而且她结婚了。”

潘大章:“我误会个屁,关我毛事。我只是有一点为你肖茄子感到担扰而已。你说钟向阳若是知道了,他会不会跟你干一架。”

这年代男女单独经常在一起,动机就不纯了。

说你俩没瓜葛,谁信?

温小芹收拾碗筷,他跟肖建庆走到一楼店面。

看见了那个妖艳娇娆的谢依婷。

有一股成熟的诱惑男人的毒性魅力,对于肖建庆这种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确实是一帖致命的膏药。

“你就是肖建庆的同学潘大章吧?他们都夸你,学习厉害,赚钱也厉害。连人也是特别壮实,特别帅。”

声音甜腻得让人听了,感觉全身酥软。

潘大章内心深处对这些“毒女”不抱好感,因为知道她前世的所作所为,知道她美艳的皮囊下包裹的是一付蛇蝎心肠。

呼出的空气都带有蚀骨的毒性。

“阿姨好,我跟肖建庆是同学,跟钟向阳也是同学。”

谢依婷脸上一红,娇嗔地说:“我有那么老吗?叫我阿姨。”

“那么钟向阳叫你什么呢?”潘大章故意问。

“向阳,他也只是叫我姐。”

“那对不起了,我也叫你谢姐吧。”

谢依婷一脸媚笑:“对,这样才让人听上去感到亲切。”

这时温小芹从楼上走下来,她板着脸对潘大章说:“刚才你不是说要去打长途么?再不去就来不及上课了。”

潘大章点头:“对,我要去打两个长途。肖建庆,你们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回去还是怎样?”

谢依婷低声对肖建庆说:“你不是说你同学还开了一间录像厅么?要么我们去看场录像再回去吧?”

潘大章也听见了他们说的话。

于是说:“录像厅在汽车站对面,很好找,杜善文在那里收票放映,找他就行了。”

肖建庆骑上新买的自行车,谢依婷坐到了后座,搂着他的腰,前胸还紧紧靠在他的肩膀上。

肖建庆还一脸享受的样子。

潘大章看了摇了摇头。

这肖茄子,看来还是在劫难逃。

“班长表哥,我看这女的不是正经人,象狐狸精一样,特别是那双眼睛。”

温小芹提醒他说。

潘大章想说:“我都没有看她的眼睛。”

可是这话说出去,若温小芹反问:“你没看她眼睛,说明你注意力被她其他部位吸引住了。”

确实他当时在感叹,世上最让男人感到惊心动魄的高度,并不是世界第一高峰,而是浑然天成的另外两座山峰。

“行了,小芹芹,再说我的牙都要酸掉了。”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