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的乱亲 百日蔷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那出现在一片杂草丛边缘的人影,正是刚刚恢复伤势不久,又获得修为提升的殷无流。

只不过他如今站在杂草丛的边缘,甚至不需要刻意隐藏,就已经被那些高大的杂草,将身影几乎都遮盖了起来。

这样一来再加上那道单薄的身影,正在全神贯注的逃跑,既要时刻留意脚下的那些怪石,又要时刻留意着后方那些虫子的动向。

这样一来他虽然也会稍微留意,周围的情况,但是那草丛的距离实在太远,殷无流又是悄然出现的,根本就无法发现。

而刚刚出现的殷无流,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他设想过许多种,自己与所寻找的目标,见面时的场景。

却完全没有料到,竟然会是这样一种景象,他在心中将自己与远处那单薄的身影做了一下交换,然后大致估算了结果,自己能活下来的机会十分渺茫。

本来殷无流已经做好准备,当自己发现目标后,绝不耽搁一点时间,马上就出手先将对方击杀掉再说。

然而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切,甚至还没有进行估算之前,就已经悄悄放弃了最初的打算。眼前这目标,远比自己所预想的要更加棘手,那自己就决不能够轻举妄动,而是需要谋定而后动。

除此之外殷无流在过来的的时候,便刻意观察过远处之人。只不过因为距离太远,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一个身形轮廓,却无法看清楚对方的容貌。

殷无流本来就非常小心,在看到对方一人同四只虫子周旋的情况后,自然也更加小心谨慎起来,不敢轻易靠近引起对方的注意。

只不过虽然殷无流远远观察,他还是有自信,凭借自己的阅历与见识,能够看出对方一些端倪和底细的。

然而事实却让他感到有些尴尬,从他出现在草丛边缘开始,就在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甚至任何一点细节都不敢有所疏漏。

可是他却硬是无法判断出对方的来历,更准确一点来说,是连对方属于哪一方帝国,甚至是否属于古荒之地以内,或者是古荒之外的人都看不出来。

“怎么会这样,我竟然看不出其身份来历。如果单纯从其身形移动的轨迹上看,是有

刺激的乱亲 百日蔷薇

一些叶林帝国功法和武技的底子。可是其踏足巨石表面,脚掌发力的小技巧却分明是玄武帝国的几个大家族培养武者的特点。

真正让我看不懂的是,这家伙在发力时的气息变化,以及新旧力量交替的运用,绝对是非常高深的法门。这些只有古荒之地当中,几个古老宗门才拥有,甚至连我都未能掌握其中的精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世上怎么还存在了这样一个人,满身都是矛盾和疑问,简直就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殷无流满脸的疑惑与不解,甚至忍不住在此时,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嘀咕出声音来。而他的疑惑自然无人能够解答,除非是将那身材瘦肖单薄之人擒拿后一点点的审问。

本来就非常警惕的殷无流,如今连对方的来路都看不出,自然也就更加小心谨慎起来。原本他还在寻找机会,想要先稍微靠近观察一番,甚至是用点特殊的方法,试探一下远处这神秘人。

可现在被对方搞得一头雾水后,殷无流反而不敢去冒险,直接放弃了所有试探的想法。

不过放弃冒险,却并不表示要放过对方,此刻的殷无流,倒是更加坚定了要将对方击杀掉的决心。

下定决心之后的殷无流,无声无息间的退入草丛当中,然后从侧面与远处那身影,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

这样殷无流一方面可以继续寻找机会,也可以再继续观察了解对方,从容的去考虑对付其的办法。

其实殷无流还有一些不甘心的情绪,以自己的见识及阅历,竟然搞不清楚眼前之人的来历,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而越是搞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殷无流就越想要仔细研究一番,左右现在也不适合对那人出手,继续观察一会儿也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因为距离相对较远,殷无流又是隐藏在草丛当中在行动,所以对方几乎是没有机会察觉到的。

只要防止对方在与身后四只虫子周旋的时候,偶然间注意到自己以外,倒是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

所以殷无流在速度方面,也渐渐的放开了一些,同时他也尽量在靠近草丛边缘的的位置前行。只有这样的方式在前行过程中,才能够保证远处的那道身影,以及四只虫子都在自己的视野当中。

要对付一个人,首先就需要了解对方,从而有所针对的寻找方法。殷无流这样的老家伙,自然是深谙此理,并且他的心中还有在暗暗的较劲,想要通过观察,先搞清楚对方的大致来历。

以他的身份和见识水平,对方就算是隐藏的再好,也不可能掩盖自身最隐秘的一些东西。

就比如一个人可以在平时伪装自己的一言一行,但是到了真正关键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还是会露出线索,这是一种无法完全掩饰,自然而然暴露出来的。

在殷无流看来,此人定然是那种极为善于伪装即使在平时的行动中,也会刻意的运用自己的功法与武技,从而掩饰自己的真实来历。

而越是要刻意掩饰自己,那就说明他的真实身份,非常值得去探寻下去。甚至于如果能够发现对方的真实身份,将会给自己接下来对付此人,带来巨大的助益。

有了这样

刺激的乱亲 百日蔷薇

的想法,殷无流不仅观察的更加仔细,甚至于还会小心的朝对方靠近一点,从而让自己能够看得更加清楚一点。

虽然如果继续靠近过去,总会看清对方容貌的,可是殷无流却压制住了自己这种冲动。

因为如果到了能够看清对方的距离后,那么自己暴露的可能就太大了,甚至他预感自己肯定会暴露。

如果要让殷无流以暴露自身为代价,就只是为了看到对方的容貌,那这个“买卖”是坚决不肯做的。

哪怕自己能够从容貌上,辨认出对方身份的可能性很大,可也同样有着可能无法确认其身份的几率。

知晓对方真实身份,对自己只是非常有利,可是能够潜伏在暗处,对自己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几种想法和念头,在殷无流的脑海中快速转动过去后,他仍旧选择了远远潜伏着观察下去。

远处那道身影的速度,着实有些惊人,能够在这样的修为之下,发挥出此等速度,连殷无流都忍不住刮目相看了。

“光是他这速度,还有其对落脚点的选择,以及那发力时的微妙控制力,就不应该是泛泛之辈。古荒之地虽然非常巨大,可是真正能数得上的大宗门也就那么些。

而这些宗门当中的佼佼者,我也都差不多见过,就算有没见过的,月宗的情报殿内,我也见过那些人的画像。没有能够看到其容貌,还真的是有些可惜了。

不过这样的人物,与我同在森罗空间之内,的确是个不小的威胁。我一定要想办法将其灭杀,否则后患无穷啊。”

这边殷无流正在感慨之际,远处那身影的前行轨迹,突然就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之前他虽然在不断调整方向,可是大致路径上的变化不大。

可如今他在行动的过程中,反倒是大范围的调整起前进的方向,看那样子像是要与那些虫子兜圈子。

也许有些人看到他如此行动,会感到有些迷惑和不解,可是殷无流却立刻来了精神。

同时面对四只虫子,兜圈子应该算是最糟糕的应对方法,甚至于这与自杀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可是通过殷无流之前一阵子的观察,他发现眼前这家伙绝不简单。因此他现在不会是单纯的兜圈子,肯定是有其自己的计划。

殷无流从旁观察,等待的就是对方有进一步行动。这样自己有可能找到出手的最佳时机,另外就是自己还可能对此人有更多的了解,推测出对方身份都不是没可能。

在殷无流瞪大双眼观察的时候,远处那身影已经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转折。这样一来那只能够短暂飞行的小甲虫,不仅追到了最前方,并且还在迅速的拉近着距离。

那前面正在逃跑的身影,忽然向着斜上方窜起,然后就快速的下坠。明眼人如殷无流,立刻就从其下落的速度中看出,这是一种很特殊的运劲法门。

可以让一个人下落时速度加快,从而让人爆发出更大的攻击力,而且是单纯身体重量所带来的破坏力。

只不过这人下落的位置,只有一块大石,根本就没有一只虫子。

正在殷无流充满不解的时候,那道身影就已经轰然落在那巨石的边缘位置。随着其一脚重重踏在其表面,巨石随即动了起来,然后就那样向后翻滚而去。

这时那小甲虫,已经发现了滚过来的石块,不敢有半点的迟疑就朝着旁边躲开。

它虽然顺利躲避开,可是后方的两只蚂蚁却是有些措手不及,先后都被石块给擦到了自己的身体。

更后方的那只小蜈蚣,虽然已经努力躲避,奈何它的身体有些长,所以到最后他的尾部还是被那石块给砸中了。

凭借一块石头,就先后伤到了三只虫子,殷无流一时间都看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