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系列集共70部 3rat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自从察觉到洪荒神话世界可能存在的时候,苏离就已经在考虑相关因果。

一些忽然之间拥有命运眷顾、抑或者是忽然契合一些因果的存在,苏离也都会倍加留心。

自最开始的须弥祖地的古天音开始,苏离就一直在找寻相关因果,却没有得到结果。

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苏离最终也并没有窥视到相关的一切,因而也不具备捅马蜂窝的潜质。

不捅马蜂窝,被蛰的概率也就不大。

如今,从云霓裳开始实际上他就一下子捅中了,将嫦娥的因果暴露在了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之下——固然那是真虚体悟,实际上却已经出现了那样的可能。

那之后,因为是真虚体悟,所以苏离反而隐藏了起来。

可之后,又遭遇到了一个姜鸾。

姜鸾并没有暴露,但是正常打斗到了后期之后,苏离就已经心中明白了,所以在拼底蕴的时候,双方都没有拼到最后一步。

即便如此,苏离却也只是当成是遇到了劲敌而去处理的。

如今,这正面遭遇那强横的法宝,苏离出手为之,显化佛性将其摧毁,尽管暗中察觉到其逃遁而出。

甚至,苏离只需要强行干预,还能将其更加重创一番,但苏离可以肯定他是留不住这样强大法宝的。

即便真的留下了,那么这法宝背后真的就没有主人吗?

那个主人又怎么可能是古天琊这种?

古天琊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傀儡而已,只是也帮忙炼制法宝、催化法宝成长以及培养法宝的废物罢了。

在这般情况下,苏离既然只是通过大命运术和绝对的佛性察觉到了一丝端倪,断然不会去呈现出已经发现了的事实,反而还会立刻收手,当成是已经将那法宝干掉了。

只有这样,才可以看成是正常的毁灭黑暗法宝,同时除恶扬善。

这就是站在正义的大头,即便是那法宝的主人盛怒,也只能暗中重新布局,而不会真正的死磕——对于那样的存在而言,这一次只能是古天琊做得不够好,撞上苏离这种‘佛心者’因而使得这样的黑暗法宝遭遇到了毁灭级的打击。

这其中的意义就是不同的。

一种是有意的,那肯定是发现了核心的因果与秘密,就一定会被干掉,被清理。

而另外一种,那就只是误打误撞参与,因而将其杀局布置掀翻了,这样一来,就只是会被记住,然后换一种布局,暂时避开他。

这两种,毫无疑问,苏离肯定会替那人选择第二种。

只因,这般事情既然是暗中进行,说明还有一定的原因使得那法宝的主人暂时不想明面上做这样的事情。

可一旦真将事情彻底掀翻掀开来呈现出来,就一定会呈现在明面上。

那时候,恐怕大家就都不好过了。

这样的存在忌惮什么,苏离也完全不知,但是他却非常理智的将这些相关记忆斩断,并不再去关注。

是以,下一刻,苏离就没有了相关的因果念头,然后他又做了一件极其凶残的事情,那就是以无限的佛光普照四方,渗透一草一木,将整个地脉都清洗了一次。

所谓的洗祖骨的方式,再次的呈现了一次之后,这片地脉也相当于是历经了一次光明渗透级别的洗祖骨。

在这样的光明和功德气息之下,整个天血古族的祖地区域,所有的地脉都被清洗得如同琉璃一般,晶莹剔透,美丽无双。

至于那之前遁走的法宝气息,原本其已经极度小心,却察觉到这样的气息席卷而来,更是极其的谨慎。

其不断的变化,暗藏了诸多的手段才侥幸的避开,然后默默的渗透到地底深处之后,悄然融入地心,消失不见。

这时候,苏离也隐约感应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沉甸甸的因果的终结。

就仿佛他的这一种功德与佛性的笼罩之下,所有的罪孽已经全部的被超度完毕,所有的肮脏也已经尽数的被祛除。

这般结果呈现,苏离的心情也顿时好了几分。

至于之前忽然丢失了一缕记忆那是什么,苏离心中大体是明白的,但是他也绝不会去深究也绝不会去触碰。

他太了解自身,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自是毫无疑问的严重事情。

是以,苏离也暗中的开始收敛佛性,同时不再念诵经文。

这一击,以分身衍化光明,化身希望之源并非是绝对的实力呈现,而且苏离也有很多的手段没有使用出来,像是天脉能力就丝毫没有动用,盘古血脉等能力也同样没有使用。

战力拿出的情况也就不过和苏叶当时拿出战力的情况相似,千万分之一左右。

当然,这也是算上部分仙魂底蕴的情况,但是却没有计算三清一气的战力情况。

那个如果算上,那绝对就是天文数字,已经无法通过数字来具体衡量了。

此时,苏离自虚空而站起,随即漂浮而下。

“轰——”

下一刻,他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一块碎骨的面前,手中陡然汇聚业火之力,业火之力化作火焰巨拳,一拳打出。

一拳之中,业火拳意如火焰巨龙,狠狠的轰击到了那破碎的骨头上。

“啊——”

其中,一道清脆的幽魂猛然遁出,那正是古天琊的幽魂,也是其唯一还算保留着本我的一道幽魂。

这是他自己保留的造化级底蕴,相当于一个特殊的本源本体,平时单独而存在。

而且,其因为害怕自身被光明雷霆之类的手段完全克制死,是以保留了一份光明属性的幽魂本源。

这样的底蕴,正常情况下也是别人万万想不到的。

也正是这样的方式,古天琊多次都可以在生死的浩劫之中活下来,并且变得更加强大。

以光明来衍化黑暗,这黑暗自然会更加炽烈,这光明也会变得更加的稳定。

这就是古天琊的另外一份底蕴。

所有人都以为,那魔魂幡被摧毁之后,古天琊一定会魂飞魄散,当场就会被杀穿。

而实际上,当时的场景也的确便是如此。

只是,古天琊历经这么多的凶险还能活着,自然也有其特殊的能力。

这样的能力,屡试不爽。

如今却不想,完全的折辱在了苏离的手中。

苏离衍化的业火之力巨龙拳意,完全蕴含着诛仙剑气的奥义与意蕴,一拳出,苏离的战力全部爆发。

苏离的战力本就比古天琊高了态度,如今又是携带天道法则以及佛性的本源而出拳,这样一拳,别说是此时这种状态下的古天琊了。

就是全盛状态下的古天琊,也绝对的抵挡不住。

苏离的一拳打出,古天琊骇然失色,幽魂咆哮挣扎,想要逃遁,却是已经完全的被那股力量压制。

“啊——”

古天琊咆哮如狂,双眼之中充满了深深的恨意以及深深的不甘。

那一刻的他,带着绝对无法想象的挣扎与疯狂!

似乎,他还想要拼尽一切,争取让自己可以活下来,再次的翻身!

“星寒大人!”

“天枢!古天枢快救我!”

“星寒大人救我!”

古天琊嘶吼着,却已经发不出声音。

这样的一幕之后,古天琊眼中有着深深的绝望。

就仿佛时间忽然变得缓慢,古天琊感受到了死亡的巨大压力扑面而来,足以让他窒息。

这一刻,他甚至忽然有了一种回望人生的经历的情况出现,就好像是人临死之前都会看到自己的所有过往一样。

这时候,古天琊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他看到了他化作黑暗,遁入深渊,被镇压在黑鸢,然后和诸葛春秋生死大战的所有一切。

也看到了他和云易梵的因果纠缠,看到了他与诸葛春秋最终争夺命运的因果,也看到了更多很复杂的东西。

但是唯独,他以魔魂幡吞噬天骄们的精气魂本源的场景,一点都没有出现。

就仿佛这些事情完全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记忆之中,但凡和魔魂幡相关的一切信息,一切因果,都像是被直接斩断,消除了一般。

记忆都没有了,可是古天琊心中却很清楚,他多半还是被什么手段利用了,那魔魂幡并不简单——

可惜,这样的思想已经没有办法深入下去了。

临死之前的不甘全部涌现!

他不想死,更不想就这样的死穿!

这是他的最后一道本源,而且还是造化级的,是可以东山再起的本源。

这样的本源一旦没有了,就彻底的没有了,这世间也将再无他古天琊。

“或许,当初诸葛春秋的建议我若是听了,我现在反而会活得无比的滋润。即便是当一个分身,但是却也拥有独立的自我,而且还能背靠天机阁。

天机阁终究还是非常厚道的,反而这天血古族之地……”

“至死,那古星寒却也不曾出现……”

“如此,所谓大雷音寺的传承,不过是徒增笑耳。”

不甘,强烈的不甘汹涌而出来,化作了眼瞳深处最后的执念。

“噗——”

那一刻,拳意落下,业火焚烧,古天琊的幽魂魂体一震,直接四分五裂。

画面仿佛定格在了他最后那不甘的眼神上。

而此时,那眼神仿佛说出了四个字——大雷音寺!

这四个字的信息含量非常大,大得苏离的灵魂都为之颤栗。

但是苏离却没有看他的双眼,更没有去读取那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他已经有了警惕之心,警惕在最终的时刻这古天琊吐露出更可怕的秘密,以真相囚笼将现场所有人坑进去。

所以苏离出手非常果断,同时也开启了大命运术和谛听的能力,暗中观察的同时,正面并不去看古天琊的双眼。

“噗——”

火焰拳意粉碎了古天琊的幽魂。

如此凶恶的魔头,最终得到了毁灭级的打击,彻底的在这一刻被杀穿。

与此同时,属于云易梵的禁锢,属于公乘天晟的诸多因果,也在此时一并消散。

远在一处深空区域的云易梵忽然睁开了眼,眼中显化出了一缕缕神秘的魔魂气息。

那一刻,云易梵平静的看了一眼另外一方面默默苦修的云沁泓,眼神中多了一抹异样之色。

随后,他的身心之中微微涌出一缕魔魂气息。

魔魂气息之中,如生出了一口灵泉一样,泉水渐渐涌出,很快就形成了一只如同小老鼠般的魔幡。

“暂且休息一段时间再看,没有想到,竟是有佛性显化,那便是真正的大雷音寺的因果吗?在他的身上而不在古星寒身上么?”

“倒是值得期待。”

云易梵轻声言语。

但是,却没有人能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又到底有什么能力和实力。

……

天血古族,禁地区域。

漫天的佛光摧毁了围困的杀阵之后,古天枢就已经被辖制住了。

和他一起对打出手的,是华氏古族老祖之中的唯一女性老祖,华祖月。

华祖月平素也不怎么喜欢说话,看似一把年纪,实际上生得花容月貌,只是因为不苟言笑再加上性子偏冷淡,是以存在感变强。

但是她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

在修行之中,一般年龄大的,很少还能有女性能熬得下来,因为大多要么已经有了道侣,然后开始培养后辈,要么就是自身达到了某种瓶颈,难以破开禁忌,踏入全新的领域。

华祖月这种,如今已经处于即将踏入化神境的层次,但是却无法踏出那一步。

此时因为苏离的洗魂方面的原因,那万丈佛光、无边的佛性之力,也将她洗出大量的幽魂气息。

这些东西被洗出来之后,她一下子就感应到了化神境的契机,并直接就得以突破。

是以,原本她的实力已经并不比那古天枢差,此时更是直接的碾压着古天枢来打。

因而,古天枢虽然已经察觉到了古天琊陷入了困境之中,奈何无论如何都无法分心,没有办法去支援。

同时他也在等,等古星寒大人出面。

可惜,他却也一直没有等到。

这样巨大的动静,显然古星寒大人是绝不可能没有发现,可其一直不出现,只能说明,大人已经不想出现!

甚至,很有可能直接封印了那禁地小世界,任由他们在外替死。

这种情况也绝非不可能,毕竟那位大人平素就显得非常的薄情寡恩,这般时候察觉到敌人来势汹汹,实力不凡,自是有极大的可能不会露面,反而会暗中藏匿,并将那大雷音的传承深入感悟下去……

想到这里,古天枢的心中也是不由一片冰寒。

“该死!”

忽然间,发现了古天琊直接连本源都被灭了,被彻底杀穿之后,古天枢眼睛都红了,嘶声咆哮了起来。

他的攻击更加迅猛更加的疯狂,但是却依然于事无补。

华祖月一拳又一拳,打出无尽炸裂的拳意,结合紫气三千之类的手段,每一拳都如同碾压虚空,打得虚空不时炸裂,劲气冲击四方,震天荡地,威风凛凛。

“噗——”

急不可耐的情况下,古天枢又一次的被拳意击中,半边胸膛都凹陷了下去,口中更是喷出了大量的血肉和肉沫。

这时候的古天枢,也已经完全的落入了下风,一身实力也更加的发挥不出来了。

“送你上路!”

这时候,华凌殇忽然出手。

“轰——”

“紫气万道!”

华凌殇以紫气万道之法,衍化万道归一的绝杀手段,猛的一击扭曲虚空般,直接就出现在了古天枢的眉心之前。

古天枢眼瞳收缩,却根本抵挡不住。

他的诸多底蕴早已经施展完毕,若非如今也撑不到现在。

“噗——”

紫气万道的绝杀杀机,直接击中了古天枢的眉心。

古天枢的眉心炸开一片血雾,其中血塔印记似乎才刚刚凝练出雏形,便已经不堪一击,被紫气万道直接震碎,崩裂成为血雾于虚空炸开,很快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古天枢的脑袋炸开,幽魂崩灭,身体也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下。

他的死法非常直接,而且同样也是被这样强力的一击绝对杀穿,可谓是没什么悬念可言。

在古天琊身上发生的异常情况,在古天枢身上却并没有呈现。

唯一的一丝异常就是那一缕淡淡的血色佛塔印记还只有一点点的雏形,没有能真正的凝聚出来。

在被华凌殇的紫气击中之后,也没有任何的抵御能力,直接就崩碎了。

如此,天血古族祖地里,两尊最强的存在被直接碾压级的镇压了。

之前那杀阵崩裂的时候,也有大部分的修行者受创不轻,而如今,这两人一被杀穿,其余弟子纷纷色变。

一些弟子更是疯狂逃遁。

可惜,接下来几乎没有任何悬念。

华凌殇等人非常果断,全部出手,一拳一剑之下,必定有天血古族族人弟子被直接杀穿!

这场战斗,便在这般情况下,渐渐落下帷幕,没有什么大的悬念可言。

除了古天琊是一块硬骨头,难以对付之外,其余的那些长老,纷纷都是被秒杀的结局。

那古天枢实力虽不错,但是华祖月和华凌殇一出手,也完全是碾压级别的。

可以说,如果不是苏离解决了古天琊,那么这一战有古天琊参与的话,华祖月一行人多半全部都要交代在这里。

当然,诸葛九凤和华九耀除外。

这两人的实力,同样也是深不可测的。

现场,已经呈现出了另外的一场无比残酷的场景。

华凌殇华凌濯一行人,全部都杀得双眼发红,手段十分狠辣。

这是一场真正的屠杀级的碾压了。

但是,却没有人说什么。

即便是诸葛九凤,也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

而冷云裳,则已经泪流满面。

对于这样的罪恶之地,她已经没有半分的想法。

只因为古天琊被杀穿,她的心结解除,整个人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所以整个人处于一种情绪激烈、又空虚茫然的状态。

“噗噗噗——”

华凌殇连续几招,将几名悄然逃跑的才金丹境的天血古族族人直接当场打死,杀穿,引来三人的惨烈嘶嚎。

这一幕,苏离也仅仅只是冷眼看了看,没出手也没有干预。

华凌殇等人并不是杀意沸腾或者是被杀戮之心迷惑,而是真正的憋着一口气。

任谁发现自己到如今还依然被利用,被囚禁着,身上中下了如此多的幽魂,也一定会无比的生气。

这种怒意带来的,就是疯狂的杀戮——特别是在足以有能力屠杀的情况下,自是更是会如此。

而天血古族上梁不正下梁歪,整个古族的修行者,就没有见到一个正常的,全部都是修行魔魂之路,只是有的人修行进度轻微,有的进度深入一些罢了。

这样的情况下,华凌殇一群人自是根本不会留手。

而如这样的屠杀,也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

整个天血古族都已经被血雾笼罩,已经全部杀光了。

苏离之前修改过地脉,如今地脉的应龙台早已经磨灭,其中的毁灭级的锁魂布局也全部的被摧毁,已经不可能重新凝聚了。

而重新衍化出来的地脉走向,倒是和花月谷的轮回地脉方式有些相似。

再加上强大的佛性洗礼,此地随着岁月沉淀,或许会在将来成为一片祥和美好之地。

再加上此地那无比美丽的环境因素,将来,此地定是一处颇为美好的地方。

所以说,所有美丽的地方,最初一定是不美好的。

只有染血的土壤,才能开始最美的花。

就像是彼岸花的存在一样,唯有血肉尸骨横行之地,才会有美得令人窒息的彼岸花盛开。

苏离收回了所有的功法,整个人反而轻松了许多。

将这天血古族禁地的地脉修改之后,苏离直接获取了足足七点的造化点。

造化点这东西有多么好用自是已经不必说,如今获得了七点造化点,苏离也已经可以将穆清颜、穆清雅和苏星河等人的加入方式提前了。

他们的因果,对应华夏那边的因果也有,从天机商城之中购买出纯粹的玲珑仙骨,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种定向刷新,如今也只是小意思。

所以说,所谓的禁忌也并非是禁忌,仅仅只是在于自身的能力和底蕴不够罢了。

苏离看了一下他的造化点,此次累积下来,结合之前诸多因果,已经总共达到了19点之多。

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这还不算那浅蓝小精灵三天两头偷偷摸摸的贪墨一些的损耗——这种小偷小摸的贪墨,苏离也是知道的,但是也就任由她这么去做了。

小家伙,总归是要有点儿好处的,不然关键时刻她不卖力,苏离就只能GG。

不过如造化点功德值这些东西,浅蓝小精灵即便是自己暗中拿着用,也都是一点或者是不到一点的那种,并不会很过分。

苏离宠着她,她多半心中也是知道的,很多时候,大命运术自行的运转,自是也有浅蓝小精灵的功劳。

也就是说,如今的苏离和浅蓝小精灵的那种默契,已经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层次,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层次。

苏离看着华凌殇等人清理战场,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候,华九耀已经将这片区域的混乱劲气全部的驱散,并朝着另外一方走了过去。

那个地方,之前战斗的时候,空间的气流一直都很稳定。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有人察觉到这样的情况,但是无论是华九耀还是诸葛九凤,实际上都发现了这里的情况。

“轰——”

华九耀走了过去,忽然衍化类似于苏星河那种徒手撕裂虚空壁垒般的手段,直接猛的一拉。

“轰——”

那一片区域,忽然出现了一片暗红色的涟漪。

那涟漪像是一条血河分开了两边,呈现出了一条血河小路来。

华九耀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一步走了进去。

“这是天血古族的禁地小世界入口——天血界。”

这时候,华凌殇冷声开口,接着又道:“这天血古族之中,有几个老家伙一直都没有出现!多半是在这其中苦修,当初就是这几个老家伙的手段,走,找他们去!”

华祖月也道:“这次既然动手,一定要斩草除根!这小世界,恐怕也孕育着极道的魔魂,我们且当心。”

华云翔等人也纷纷点头。

是以,在华九耀的带领下,一群人纷纷走入了血河小路之中。

苏离看了一眼,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

然后他默默的跟在了众人的身后,并聚在了和诸葛清风背影一条线上。

一旦有异常攻击,诸葛九凤就会成为他的扛把子。

诸葛九凤似乎有所察觉,直接给了苏离一个鄙视的眼神。

苏离也不以为意。

而此时,华凌濯和华凌殇反而落后了几步,来到了苏离的身前,与苏离一起行走。

苏离身边是冷云裳,此时还有些患得患失,心情似乎也还没有完全的平静下来。

“苏皇主,此番的大恩大德,华凌殇没齿难忘。”

“苏皇主,此番因果,我们铭记于心,不敢忘记,将来必定会厚报。”

华凌殇和华凌濯先后开口。

这看似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

但是苏离却很清楚,这就是华凌殇隐藏的秘密了。

因为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这两人其实是一个人,但是却又各自成为对方的底蕴。

也就是说,这人打造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本体,以防止被杀穿的可能性出现。

而这样的秘密,恐怕就连华九耀都不知道——事实上,只要华凌殇自己不暴露的话,那么也不会有人知道。

苏离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华凌殇自己暴露了。

如今,两人如此虔诚的道谢,苏离自然也礼貌的回应。

“两位言重了,那般情况下,苏某也只是尽力的斩灭敌人,消除时间的罪恶与黑暗罢了,倒是也没有想到,这般反而误打误撞,将两位身上暗藏的幽魂给照了出来。

这也说明,两位乃是有大机缘大造化之人,如此也说明,两位的崛起也是迟早的。”

苏离说着,下意识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即有些诧异。

华凌濯有所察觉,是以下意识的问道:“苏皇主这是……察觉到了命格的变化还是?”

苏离倒是也没有隐瞒,微微点头,道:“不错,两位的命格有了一丝松动,而华凌殇族主更是眉心生横骨的异象再次呈现,这是有横断命格的因果,也就是说,有‘即将殒落’的可能性出现。

是以,此行两位要多多留心。”

华凌濯闻言,心中凛然,已经多了几分警惕之意。

反而是华凌殇,此时信心满满,又刚好因为存了感恩之心,表达自己会报恩之后,心性通达,因而获取了一份难得的顿悟。

因而,他如同那华祖月一般,竟是已经窥视到了化神的底蕴,灵魂和生命底蕴层次也立刻得以开始蜕变。

这显然是极好的事情。

至于眉心生横骨,也因为这般异象和面相一直都有,因而此番他也没当回事,只当是生命底蕴层次蜕变的时候激发出来的异象。

这天血古族也都已经被灭了,之前除了古天琊厉害之外,也不见什么大能存在。

若是真有,天血古族也不至于被彻底的碾压而没有人跳出来了。

这只能说明,天血古族已经没有了大能,抑或者是所谓的大能也因为实力太差而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也知道无力回头,因而暗中逃离了。

华凌殇这般一想,觉得大抵上便是如此,顿时也不由心神放松了几分。

是以,华凌殇不由有些膨胀的说了一句话道:“多谢苏皇主提醒,不过这眉心生横骨的异象,其实早年就有,此番多半也是因为老夫此番机缘之下,生命底蕴层次有所蜕变而重新出现。

这天血古族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罢了,也就那魔魂幡厉害,其余如古天琊等人也全部不堪一击。

如此,也不过是仰仗其恐怖的地脉加成,若非如此,这天血古族也不至于发展到这般程度。

但这天血古族曾经也终究是我华氏古族麾下的分支小势力,不足为虑。”

华凌殇是真的膨胀了,竟是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离一听华凌殇的话,就知道此人是多年未曾突破,如今一朝突破甚至得以顿悟,又有了类似于天道合一的机缘,因而飘了。

不过苏离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比较‘认同’的表示了一下。

而此时,一群人也已经穿过了一条小型的血河通道,来到了一片暗红色的血雾笼罩的小世界之内。

这个小世界,浑浑噩噩的,看起来并不那么简单。

但是,其天地间的规则气息,虽然全部都呈现出了淡淡的血色,却并没有那种阴冷、煞气四溢的情况,反而带着一种难言的佛道气息。

这一幕其实很奇怪,甚至有些扭曲,就如同……

苏离想到了灵荷天池底下的那海量的女尸的情况,这种情况其实很相似。

只是此地不曾见到什么尸体,所以这种气息相似又是怎么来的?

很明显,血色佛塔。

毫无疑问,这种东西的性质是一样的,应该是收集灵魂本源,炼制成为魂源,然后进行某种供给。

一联想到这些,苏离心神狂跳,仿佛再次窥视到了什么一般。

“又是这种情况?”

“我先前似乎已经窥视到了,而毫不犹豫的斩掉了相关记忆,如今又触碰到……”

“不想也罢,多半和那血色佛塔有关,我且看看就行。”

“只要我衍化佛性气息,以及那种希望之源的本源情况,必定不会被针对——毕竟,我这样的存在的确是那种血色佛塔最为忌惮和厌恶的情况。

而若非必要的话,之前的魔魂幡也已经被摧毁了,再加上我衍化地藏王的功德气息,必定会让这般存在厌恶,不愿意招惹。”

苏离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然后便直接衍化希望之源的气息和部分功德气息笼罩自身,同时也笼罩住身边的冷云裳。

以这样的气息再次笼罩的时候,冷云裳竟是毫无防备之心不说,还撤销了对于她自身的保护。

如此一来,苏离的光源和功德气息直接渗透了一下。

刹那之间,苏离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具身材曼妙的躯体……

苏离一怔,随即古怪的看了冷云裳一眼——这是咋了,这少女莫非是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苏离神情古怪,而此时冷云裳也是芳心大乱,心如鹿撞。

她只是本能的想要表达自己对于苏离的无比信任,没有相当放开防御的刹那,却被苏离的守护之力渗透了。

这等同于苏离一下子将守护之力形成了如贴身衣服一般的存在,将她包裹了起来。

这……

这就如同是完全没有穿衣服一般,完全的呈现在了苏离的眼前。

冷云裳立刻重新激活防御效果,俏脸更是殷红如血,一片羞红,身体却也是一片燥热。

苏离见状,大抵上也明白了冷云裳的情况,是以也立刻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她,以免此人太过于窘迫而尴尬。

而冷云裳此时也只能红着脸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是她不时发抖的手以及红彤彤的脸蛋儿,出卖了她。

另外一边,华凌殇和华凌濯的目光已经被血河小路前方的一块血碑吸引了。

这血碑是一块界碑,不是什么镇魂碑,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因果。

血碑上面镌刻着三个古老的大字——天血界。

华凌殇走了过去,看了那血碑一眼,冷哼一声,一掌拍出。

“轰——”

狂暴而蕴含着毁灭气息的一掌,直接将这块两米高左右的血碑直接打成了血雾齑粉。

上面的防御阵法以及对于的守护符印,全部炸裂,引起这片小世界剧烈的震荡。

“轰——”

这时候,一道身影自石碑之下直接飞出。

其浑身闪烁着淡淡的幽光,幽光之中,却又蕴含着一缕神秘的佛性。

这样的情况,让苏离再次想到了天池血河底下见到的那血色的佛塔,以及那种邪性的佛性气息。

妖僧,邪僧,血色佛塔。

似乎,一些都有些因果方面的牵连。

苏离微微沉吟,随即衍化《玄术通灵》朝着天血界的地下感应了过去。

这一感应,苏离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几分。

地下,一片赤红,像是以人类的血肉累积而成一般。

而苏离的《玄术通灵》手段,可观天地走势,可逆转万千地脉,如今却在这里无法渗透,无法窥视?

苏离心中一动,刚准备动用一丝天脉之力,加强《玄术通灵》功法的效果。

可此时,系统主动的衍化出了大命运术的命运神通。

这般情况下,苏离的脸色顿时微微生出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果然,系统的智能主动的动用了更适合的能力。

而系统主动牵引释放大命运术也让苏离知道,这样一份因果,不能错过。

这或许是另外一场杀局的开始,也是另外一场反杀杀局的开始。

这样的感觉伴随着系统的变化而出现。

而这时候,苏离的大命运术也已经被系统施展了出来。

苏离也清晰的感应到,这一次系统没有动用命运等别的底蕴,也没有燃烧苏离的命运,而是燃烧了足足三点造化点!

三点造化点,都可以打造一个洪荒皇族的名额而还能剩下一点了。

这是一笔巨大的消费!

对于苏离而言,3点造化点的价值,比三十亿甚至三百亿的天机值,都还要更加的珍贵。

天机值的获取并不难,甚至真要想要这东西,可以让苏忘尘去屠杀神灵,只要杀上成千上万,总能杀出大量的天机值的。

可是造化点却不是想要获取就可以获取的,

交换系列集共70部 3rat

这一定需要真正的功德造化才行。

功德已经是很难获取的东西了,但是造化,更是获取艰难。

和功德相比,造化的获取只能说是异想天开。

功德本身,想要获取就不能有求功德之心,也就是说,以布施功德之心去布施,就不会有功德。

而相对来说,功德易取,造化难寻!

由此可见,造化何其难得。

此时足足燃烧了3点造化点,那便意味着,此地若是能拿下,那必定是数倍的造化获取!

可一旦拿不下,多半也会陷入巨大的困境。

这个地方不简单!

苏离沉思之时,不由联想到了先前从古天琊眼瞳之中关注到的那四个字。

他不想去触碰这样的因果与禁忌,却还是再次的触碰到了。

好在,此番燃烧了3点造化点,因而苏离如今也暂时的‘复苏’了相关因果记忆,也知晓了魔魂幡的因果。

这些存在,苏离才

交换系列集共70部 3rat

立刻以大命运术的状态衍化玄术通灵。

果然,这一次苏离的强大感应能力一举渗透,直接延伸到了地下。

随后,苏离内心无比的震惊!

地下,成千上万的尸体全部被镇压着,这种情况,和灵荷秘境的下方的情况一般无二!

只不过,那里全部都是女尸,而这里全部都是男尸!

不仅如此,这些男尸体也是同样的全部不着片缕,全部的躺在下方的土壤里,累积成为山,累积成为血色的佛塔。

所有的场景,都是一模一样。

只是灵荷秘境之中是水,而这里是土。

除了这些之外,其余毫无区别。

看到这些尸体,苏离第一反应反而不是忌惮,而是——天池血河召唤‘玩家’的模板有了!

这想法生出之后,苏离虽有些心动,但是却没有那么乐观。

因为灵荷秘境是他苏离的,女尸也已经被他超度,完全可以任由他处置。

他就是有某些变态的嗜好,一念之下都会有无数的女尸主动的送过来,任由他玩耍。

再加上完善了花月谷的因果,那灵荷秘境都可以算苏离的半个道场了!

可此时,这天血界,别说这些男尸有多么凶残了,就是其中蕴含的毁灭级魔魂气息,以及强横无敌的魔魂幡气息,苏离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天血界的下面,绝不是现在的他能想象的。

与其打这里的海量男尸的主意,还不如前往镇魂秘境,找寻到其中的旌阳村的旧地,将那十万天骄男修士的尸体抓过来当成模板。

至少,这种情况的成功概率是达到九成以上的。

反而这天血界下方的那群男尸,想要招募甚至是据为己有,形成角色模板——苏离只能说,真的是想多了。

没有历经巨大的因果,没有能掌控天血界,然后没有情撼九天以及完美的超度之法将这些男尸超度了,想达到那样一步,无疑是痴人说梦!

苏离默默的收回了感应之力,同时大命运术也渐渐消散。

三点造化点,获取了这样的因果,是赚还是亏,很难说明。

但苏离知道,至少眼下说来,是血亏的。

可从长远来看,知道了这样一个地方,那其实已经是血赚。

灵儿秘境的任务给予了他多少好处?

大命运术都是由此而来。

那么此时发现了这天血界地下的男尸尸山佛塔因果,将来的任务还会远吗?

而此时,苏离甚至尝试着暗中提醒了一下浅蓝小精灵——该发布任务了。

然后,这一小小的提醒,换来了正在看动画片的浅蓝小精灵直接翻白眼的鄙视。

而她看的动画片是猴哥动画片。

内容是猴子和如来打赌,然后被如来反手镇压在五指山下的一幕。

看到这一幕,苏离心中明白了——这时候发布任务他若是去做了,就至少会被镇压,然后被戴上紧箍咒。

这意思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同时,在大命运术感悟之下,苏离也知道了这个动画片的这一幕蕴含着其余的因果。

一方面是代表了强者势力,和如来是有一定的牵连的。

但很明显,这并不是说如来本身有什么问题,而只是牵引上了相似的因果。

另外一方面,说的是双方的差距还依然太大,一旦牵扯,反手就能镇压他苏离,让他别跳脱,更别在别人的地盘撒尿。

撒尿的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不要留下他的气息,不要留下对应的因果。

这已经很明显了。

苏离再联想到古天琊所提及的‘大雷音寺’的因果,顿时联想到了西游记之中的西行路上遭遇‘小雷音寺’的故事。

一时间,苏离心中恍然。

这是‘仿造’大雷音寺的因果?

而这魔魂幡的性质,实际上也是另外的一种灵荷秘境的那种灵泉的性质,实际上目的同样也是抽取精血本源,魂源本源?

那么,这里也是一处‘镇魂碑’的诞生之地、建造之地?

苏离的目光悠远,看向了远方。

果然,在地下的远方,那一座以男尸累积成的血色佛塔之中,隐约有大量的魂源本源被碾压成为粒子,然后这些粒子又被一点点的碾压堆积起来,就像是混合而成的水泥在浇筑城墙一样。

而那魂源粒子浇筑而成的东西,就叫‘镇魂碑’!

此时,在这样的佛塔面前,有一名男子静静的盘坐着,眉心逸散出血色的正反旋转着的‘*’字型号的佛光。

“妖僧!邪僧!”

苏离心中一凛,这时候,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妖僧的眼皮一动,顿时睁开了眼。

“斩!”

苏离二话不说,当即断了大命运术的同时,果断斩了所有一切因果,并立刻退了出来。

这般事情,他早已经炉火纯青。

而且大命运术的强大在于,所有的因果可以提前感应,是以如此情况下,果断断了记忆和因果,苏离自身的安全便得到了保证。

这时候,什么血色佛塔,什么地下的男尸,苏离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也没有将这些记录在分页,而是再一次的斩了。

唯有这般,才可以真正的不知因果,不被牵引,也不留下‘一泡尿’而被反手镇压。

这样的手段,如此的反应,再加上大命运术的给力,以及三点造化点的造化加持,苏离看起来也仅仅就是四处打量了一番,然后动用《玄术通灵》的手段尝试着感应了一下而没有结果。

仅此而已。

至于那忽然睁开眼的男子接下来如何,和苏离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离隐藏了所有天脉的气息和仙魂的气息,同时也将所有的因果气息收敛。

浑身唯有先前呈现过的希望之源气息和功德气息,所以他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不同,实际上也一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不会存在瑕疵。

系统在这方面会自行调整,帮苏离做到最好的稳健与蛰伏。

而此时,在那佛塔面前,苦修的古星寒还是睁开了眼。

“源自于命运的窥视?”

“谁拥有这般能力?”

“呵,不过是一群老秃驴罢了!”

“不过,就这般孱弱的命运气息,多半也是这大雷音寺的底蕴彻底的快要消亡了,才落得如此地步,非但不会让我忌惮,反而只会显得更加的垂死挣扎。”

“不过,一群跳梁小丑终究还是冲到了这里,本不想招惹你们的。

即便是被你们坏了部分好事,但那于我而言,其实聊胜于无。

可你们竟然毁灭了天血界的界碑,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正好,此地需要一些新鲜的尸体来领头,如此,你们便留下吧!”

古星寒眼中显化出了两座血色佛塔虚影,随即他的身体直接的站了起来。

“嗡——”

下一刻,这地下的古塔、远方的尸山等全部消失了,整个地下也变得正常了起来。

而古星寒,则已经出现在了天血界界碑所在之地。

此时,华凌殇其实也才刚刚一掌将这界碑劈成了粉碎。

时间也似乎定格在了这刹那。

苏离恢复‘正常’之后,刚好抬眼,就看到了界碑之地,血雾散开之后,一名身材挺拔、俊逸而略带冷酷邪性气息的白衣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

看到这人的第一眼,苏离仿佛看到了一尊真正的佛陀,而且还是那种西方大雷音寺之中才会出现的佛法高深的恐怖佛陀!

这一眼之下,苏离立刻收回了目光,心中也没有任何想法。

也没有眼瞳收缩,也没有忌惮,反而陷入了某种思考。

以他的能力,‘不可能’看出其底蕴,所以一旦忌惮,便会出事。

这就和他第一次见到云霓裳发现了端倪一样,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这里不是真虚体悟之中,还拥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里乃是现实,一旦出现问题,谁都兜不住。

“很不想理会你们这群跳梁小丑般的东西,但是你们竟是还是杀到了这里!”

“所以说,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边是死不足惜。”

古星寒一字一句,每一句话说出,他整个人的气势就暴涨了几分。

随后,一种滔天的威凛气息弥漫而出,这一刻,整个天血小世界仿佛已经变了天。

沉重的压力、阴暗而染血的环境,让华凌濯一行人全部脸色沉冷了下来。

特别是华九耀和诸葛九凤,此时的脸色更是万分的凝重。

“毁灭血碑?是你么?”

古星寒开口之时,目光冰冷的扫过四方,随后落在了苏离身边的华凌殇的身上。

华凌殇完全没有将古星寒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这古星寒甚至连化神境都不到,而他华凌殇,如今已经半步化神境,双方的战力有天壤之别。

更遑论,华凌殇如今的元婴婴魂品质也有了巨大的提升,乃是一等一的天骄行列,自是更不会惧怕看起来才婴变境三四重境界的古星寒。

虽然华凌殇很奇怪,为什么此地没那些老家伙出来,而仅仅出现了一个年轻的才婴变境三四重的弱鸡。

但,华凌殇却也还是保持了几分谨慎警惕之意。

无论华凌殇是否桀骜,不会太过于轻敌也是他的本能。

不然,他又岂能活到如今的年龄,修成如今的境界?

“不错,便是老夫,小子,让你背后的那些老东西滚出来吧!”

华凌殇的态度本就桀骜,而且还说出如此之话!

这样的话,在古星寒看来,似乎就是华凌殇发现了他背后的巨大因果!

无论是不是这话,都有这样的意思!

所以,那一刻,古星寒的眼神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一股恐怖的气息却已经油然而生。

这时候,整个天血界,也在此时像是开启了某种封印一样,直接启动了封锁结界,将现场众人全部的关在了里面。

此时,苏离月听到了华凌殇的话,顿时也是无语之极。

好家伙,他苏离还不断的斩断因果与记忆,就是怕触碰这古星寒的某些禁忌,以至于被怀疑而被彻底抹杀。

却不想,这华凌殇还能直接这么说!

要是不这么说可能还能落得一个好的结局,但一旦这么说了,哪怕是华凌殇其实狗屁都不知道,对方也不可能容得下他啊!

换个角度,如果谁忽然说一句——你妹妹苏梦到底怎么回事,你莫非心中不清楚?

或者是说一句——你操控的那场轮回,背后隐藏着什么,不用多说了吧?

之类的话一旦说出,苏离同样不会理会对方知道了什么,因为没有必要,直接将其杀穿就可以了。

被杀穿的人,才可以最能隐藏秘密不是吗?

此时,这华凌殇开口就是‘让你背后的老东西滚出来’之类的话……

这华凌殇,凉了。

苏离若是显化仙魂底蕴抑或者是三清一气的手段,是完全有能力救下华凌殇的。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去做呢?

更遑论,这样的底蕴苏离也不能暴露,不然下次他遇到的,就是可以和他仙魂甚至是三清一气能力比肩的敌人。

到时候他还能有什么底牌可以拿出来呢?

像是仙魂这种,绝境的时候都能稍微的动用,但是也要一丝一缕的用,而不能直接拿出来。

不然把上限拉高了,再想回归正常的争斗,几乎就是不可能了。

就像是如今,他苏离还能回到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开局那样的争斗局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至少别人知道了他如今的部分能力,也不会去设这样的低劣杀局针对他啊!

眼下,苏离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所有的气息都再次内敛了一些,很轻微也很自然,并没有突兀。

同时,苏离还调动了一缕天脉神隐的能力,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平平无奇一些。

这时候谁出头谁死,几乎不会有什么例外。

现场,估计也就诸葛九凤和华九耀能和那古星寒拼几招。

但是如果对方拿出底蕴,诸葛九凤和华九耀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就在华凌殇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古星寒的眸子里,血色佛塔印记陡然一闪。

“咻——”

一座血塔足有十米大小,陡然呈现,忽然盖压而下。

“噗——”

华凌殇没有丝毫反应!

甚至,就连苏离都眼瞳猛的收缩,没有反应过来。

至于华凌濯等人,则全部怔然当场,被这样的恐怖镇压之力冲击到了心神,陷入了呆滞状态。

“啊——”

华凌殇一声惨呼,直接就被血色佛塔一举镇压在地,当场被砸成了一滩肉泥。

其灵魂婴魂等等,全部都没有丝毫的挣扎机会,直接就炸成了血雾齑粉。

一击,华凌殇就被彻底杀穿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华凌濯在一边清醒了过来,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和反噬,却死死的忍住没有吐血。

只是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样,整个人身子发软,显出了巨大的恐惧感。

其真实的情况是——他这另外一个本体都吓蒙逼了,也彻底的怂了。

这时候他才无比的后悔,后悔没有听苏离的话,保持警惕之心。

不然,但凡不要出头,无比如此情况如此自视甚高,多半还是可以免掉这样的杀劫的。

而且,这时候华凌濯也已经想明白了他之前那句话,必定是触碰到了对方的禁忌,不然不会落得这么惨烈的结局!

而现在,最可怕的不是别的,而是隐藏他的身份,不能让华凌濯这个身份是华凌殇的身份的事实呈现出来。

不然一定会被灭口!

华凌殇头皮发麻,然后近乎于本能的后退。

这时候,古星寒却忽然锁定了华凌濯。

华凌濯亡魂大冒,当即惊呼道:“前辈饶命,小老儿无意冒犯,无意冒犯。”

华凌濯直接就从心了,一边说,一边朝着华九耀身边逃。

这时候,他也似乎记起来了,这里谁才是真正的大佬。

至于说苏离——虽然强吧,但是只是克制和针对。

而这时候,他也有留意苏离——目瞪口呆,到现在还被震惊、惊吓住了,没有能反应过来呢!

由此可见,即便是曾经的天皇子,如今的洪荒皇族的皇主苏离,也同样如此不堪。

如此,华凌濯对于自己的认怂,非但不觉得丢人,反而觉得自己无比的果断,无比的有魄力。

这时候不求饶示弱,怕是下一刻就被灭掉了。

而一旦死了那当真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其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当下的核心就是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才可以拥有其余一切!

华凌濯瞬间想明白之后,华九耀这时候也已经反应了过来!

“放肆!”

华九耀出手了。

一出手乃是真正的强横手段。

这个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能顶替‘七夜圣君’的强大男人,此时完全展现出了强横的底蕴,万道紫气,万魂杀道衍化而出,杀得血色佛塔也震荡不已。

与此同时,诸葛九凤毫不犹豫,直接加入了战团。

“轰——”

涅槃火焰,不死神凰杀戮之术。

凶猛霸道,毁天灭地。

一击就将血色佛塔震退,涅槃火焰更是焚烧得虚空扭曲,道痕磨灭。

恐怖的战斗拉开,苏离看得震惊不已。

同时对于诸葛九凤的恐怖实力,有了一层深深的认知。

若非这样的场景,恐怕他很难见识到诸葛九凤的真实实力。

也是如此,苏离忽然明白,如果这一次不拿出强横的底蕴和力量,恐怕在场所有人的结局都是血祭那血色佛塔。

诸葛九凤这种爱看热闹喜好八卦之人都忽然出手了,由此可见,她已经判断出华九耀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这时候,不同心协力,结局就是被一一攻破。

所以,苏离也站了出来——在不暴露更多底蕴的情况下,苏离直接显化出了《一气三清》之术,没有汇聚更多的分身,而仅仅只有三道。

分别是上清、玉清和太清分身。

三大分身,在此时也直接衍化《璇玑战魂》,增幅战力万倍!

接着,三大分身直接拿出了对应的兵器,轩辕天邪剑,盘古斧以及伏羲琴!

“轰——”

毁灭的劲气,《一气三清》之术的底蕴,以及源自于洪荒神器的恐怖杀机直接呈现,一瞬间冲上虚空,和华九耀、诸葛九凤站在了一起。

苏离的本体站在下方,身形挺拔,目光平静的凝视着虚空。

“嗡——”

毁灭级的血色佛塔猛的一震,震退了苏离三大分身和诸葛九凤等人的攻击,并直接衍化出一道恐怖的涟漪屏障,挡住了所有的攻势。

这时候,古星寒忽然扫了苏离一眼,目光在苏离三大分身身上定格了刹那。

“一气三清之术?盘古开天斧?轩辕神农剑?伏羲凤凰琴?”

那古星寒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精彩,也极其的忌惮。

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道:“之前的佛祖法相是你显化出来的?”

苏离淡淡看了古星寒一眼,道:“你说这个?”

苏离念头一动,身后万丈光明佛塔虚影显化而出。

此次同时,七彩佛光轮盘一圈又一圈的在苏离的后脑方向呈现而出,如同佛陀的轮回佛光呈现。

接着,苏离呈现法相,显化那所谓的佛祖法相。

接着,苏离轻声念诵道:“阿弥陀佛。”

这四个字一出,古星寒浑身一颤,脸色煞白。

浑身都抽搐抖动了起来。

苏离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开门。”

古星寒神色阴晴不定,却终究还是一挥手,所有的禁锢全部的消失。

与此同时,一条幽冥光暗组合出来的通天之路直接呈现了出来,落在了苏离等人的身前。

“走。”

苏离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就走。

古星寒脸色颇为的阴晴不定,好几次都想出手,但是却不敢。

似乎,他内心深处也同样极为的忌惮。

犹豫着的时候,苏离一行人也已经通过了通天之路,回到了天血古族的祖地区域。

而这时候,通天之路也开始缓缓的关闭。

苏离身边,冷云裳完全如梦游一般,见识了各种神仙级的打斗,整个人完全是懵逼的。

如果说先前的打斗还能看得懂一些,后面的就完全是幻影级的战斗了。

完全就看不明白不说,甚至连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就知道,那是一场神仙打架,打了差不多百余个呼吸,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今,忽然脱离了那天血界小世界之后,现场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走。”

华九耀沉声道,接着直接摧动了一块碧玉阵盘。

这显然是一块非常珍贵的传送阵盘,但是华九耀却毫不犹豫的用了出来。

“嗡——”

虚空震荡,接着,华九耀等人全部进入其中。

下一刻,虚空扭曲了一下之后,苏离一行人已经重新的回到了华氏古族的祖地。

到了这里之后,如华凌濯等人虽然略微松了口气,却依然完全不敢大意。

“那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华祖月已经忍不住颤声询问道。

她实在是怕了。

原本以为踏入半步神境,拥有了化神的底蕴,生命可以焕发出第二春。

如今见到了华凌殇同样半步神境,被一塔杀穿的惨烈结局,华祖月已经有了心结甚至是心魔了。

如果不能堪破,她这一辈子的成就,就只会永远的卡在这里,再也不会有丝毫的进步了。

不仅是华祖月,这一次随行的华云翔,也同样如此,内心充满了深深的恐惧与不安,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怎么都无法祛除。

他们好歹都是老祖级别的人物,虽然实力不强,也没有真正的踏入化神境,但是也早已经在婴变境沉淀了不知道多少的岁月,心性和能力方面并不差。

毕竟这般世界,能活下来修行到这等层次,活上这么一大把年纪,怎么可能会心性差?

可即便如此,他们的心态也崩了,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这影响,就像是噩梦一样,难以祛除。

华凌殇是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一招就死了,死得毫无挣扎之力!

“那不是什么东西,是一尊妖僧的因果产物,具体是什么玩意,多半也不是我们能触碰的禁忌。

总之,此番出来了之后,那什么天血古族,碰都不要去碰。

而若是有天血古族的族人前来寻仇,适当反抗然后让他们杀一杀就好,留几个本体或者是本源,死几个分身让别人消消气。

往后,遭遇到类似的情况,万不可再去触碰了。”

“今次,若非是九凤阁主,若非是苏皇主,恐怕我们都得在那里成为血渊魂食。”

华九耀一字一句,说出的话有些吓人。

但是没人反驳。

好在这一次,前去的人不多,不然,多半是要糟。

“不用谢我,我没有什么功劳,此番,还是苏皇主的洪荒皇族底蕴,以及那几件宝贝、佛塔法相生效了。

那一尊妖僧,多半还是忌惮苏皇主背后的因果——好在他应该不知晓苏皇主如今的情况,不然多半就不会忌惮了。”

诸葛九凤说着,又迟疑道:“苏皇主,那不朽浅蓝大人当真已经没有再为你护道了吗?”

苏离微微迟疑,道:“应该是没有吧,或许也有,具体不知。不像是之前那样能判断一定有,但是也多少会有一些照拂,这是一定的。”

苏离的说法看似矛盾,但这反而更符合实际。

毕竟,苏离乃第一代最合格的天皇子,而他自我立道也是为了斩断因果,本身实际上并无大错。

作为护道者,如不朽浅蓝这般的存在,肯定不会视野那么狭隘,因而还是会在关键时刻照拂一二。

但是却也不会一如过往那边,但凡有危机就会出现并进行守护了。

可即便如此,对于诸葛九凤等人而言,也是难得的好消息了。

毕竟,他们并不希望苏离出现意外,眼下,苏离的存在价值是极高的。

再加上牵扯到了天池血河和忘尘寰的巨大因果,自然更是不能出事了。

如今,这般安全的从那天血界里冲了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慨。

诸葛九凤此时也长呼出一口浊气,一向非常跳脱的她也难得的神色凝重而又无比肃然的朝着苏离躬身行了一礼,道:“此番恩情,九凤已铭记于心,之后与先前诸多因果一起,会偿还于苏皇主的。”

华九耀道:“我看你不如直接以身相许算了,苏皇主对这也颇为有兴趣。”

诸葛九凤闻言,俏脸微红,瞪了华九耀一眼,道:“苏皇主此番为你华族办事,先卷入危机之中,还再次的拯救了你,你怎么不以身相许?”

华九耀嘿嘿笑道:“没办法,我有女儿啊,我女儿很快会替代我去付出的,这个我不急。嗯,不过你要是真有兴趣,到时候算起来,你可得喊我一声‘爹’了。”

诸葛九凤笑着答应道:“嗯,真乖,乖儿子竟然会喊了,不过我这又当爹又当娘的,终究还是操碎了心啊!”

华九耀也不生气,笑道:“既然如此,那真正的爹呢?莫非就是苏皇主?”

诸葛九凤:“……”

诸葛九凤顾左右而言它,道:“此番因果已差不多斩断,也可以将他们唤出来了。

如今,黎明已至,镇魂碑第九十二号,即将降落。

万漓圣地那边,建议更进一步增强防御,以免出现生灵涂炭的结局。

另外,我们也该筹备镇魂碑的事情了,无论如何,此番因果也要有所行动。

不然,若是落入外人手中,对于我们而言,降落的路无疑更难走了。”

华九耀闻言,点了点头,道:“好,那顺便也将其余那三人也一起唤出来吧。

阙辛延三人守护着吗?去看看。”

诸葛九凤道:“是的,此番三人不愿意前往天血古族,便留了下来。

如今看来,他们还是真的明智。”

华九耀道:“幽冥海一想对因果极为敏感,有所察觉而忌惮也是应该的。

而且如这般事情,最好知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越发难以承受。”

诸葛九凤道:“好,那我们现在过去。”

华九耀当下也立刻的答应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