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影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迦南国是位于大陆南端的一个小国,又称为百越。

在未建国之前,迦南大地上是以部落为名,分割而治。

直到千年前,迦南第一次被统一,才有了迦南王朝。虽然在这千年内,也有多次分裂和统一,但国号都一直未变。

迦南大地北有赤江为界,与中原腹地分开。南靠大海,与百涯岛隔海相望。东边的海域,就是与中原海域相连接的东海,西边则是用十万大山阻隔。

所以这里气候温润,雨水充沛,山林繁多,孕育出了不同于中原的风情。

中原腹地,有前朝修建,贯通南北的大运河。

明洞就属于宝衢大运河的最后一段,而连接大运河的水系,就是流入迦南国境的汇水,汇水与沧江相连之地建造起来的城池,也成为沧江,既是码头,也是与中原商贸来往的重镇。

所以,沈未白他们改乘小船,顺着南海入海口进入沧江流域,再在沧江镇登陆,他们身上的中原服饰也没有引来当地人的好奇。

沧江镇不大,规模大约只是江临城的一半左右。

但是,这里的人口很多。

石板铺就的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迦南服饰的当地人,还有从中原来的行商或剑客游侠。

所以,船一靠岸,就能感受到沧江镇的繁华和热闹。

“我听说,在沧江做生意的人,不仅要会迦南语,还要会中原话。”柳茹走在沈未白身边,欣赏着迦南风情,眉眼都透着愉悦。

这一次过来,只有柳茹和星鸾陪在沈未白身边。

但在靠岸之前,星鸾就已经传信给娄天狱,调派一些人来沧江与他们会合。

所以,在等他们过来这段时间,她们倒是可以好好的领略一下迦南风情。

“这里的女子穿着……”星鸾的眸光落在身边来往的迦南女子身上,有些惊讶。

沈未白也看得津津有味,只是不如柳茹和星鸾两人那样,将表情表露出来。“迦南民风开放,不受中原礼教束缚,女子在这里相对来说,会更自由一些。而且,迦南多山地,女子也经常上山采集,农作,裙装不方便,所以她们的穿着就会更方便简单。”

“可是……这裙子也太短了吧?还有,连手臂都露在了外面。”星鸾一个女子,都不好意思多看几眼。

沈未白和柳茹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我倒是觉得挺好看的。”沈未白笑道。

柳茹也点头,“这里气候温热,长裙长衣穿起来,实在是闷热难当。她们的裙子虽短,却又绑腿,上衣短袖却也没有什么不雅的。反而,看上去灵动俏皮,另有一番风韵。”

尤其是,迦南女子身上都喜欢佩戴银饰,尤其是一些银铃,银片,在走动的时候,会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让人听着愉悦极了。

在柳茹的话后,星鸾脸上的不自然也少了许多,再看向四周是的眸光里,多了几分好奇和探究。

“这里的街道都好窄啊!而且弯弯曲曲,忽上忽下。倒是这脚下的青石板,不知多少人踩过,变得光滑照人。”星鸾轻叹。

她是第一次来迦南,也是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与中原不同的地方,对处处都充满了新奇。

不用沈未白解释,柳茹便给了她答案。“迦南山多,地无三尺平。所以,这里的城镇大多规模不大,不会似中原大城那样的四方平整。”

星鸾了然的点了点头,耳边的迦南语,让她摇头苦笑。“到这里,我都快变成聋子了。”

“这里还好,因为有经商贸易来往,所以会有一些中原人定居,久而久之,就如先生说的那样,在这里做营生的人,大多都会中原话。不过,进入迦南腹地后,恐怕我们真的会被语言不通给难倒。”沈未白道。

柳茹略微沉思,“那不如,咱们这几日找一个可靠的向导?”

这个提议,沈未白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

三人顺着主街道走了一会,又在一个中原行商的指点下,拐入一条安静些的小巷,见到了一间雅致的客栈。

客栈不大,与迦南当地的建筑一样,以木头和青竹搭建而成。

篱笆外挂着客栈的飘旗,顺着大门的碎石路走进院子,就是建在半山腰上的前后两栋房子。

前面一座吊脚楼,应该是吃饭所用。后面三层高的木楼,应该就是客房了。

院子里,还种了一些果树。

这个时节,果树上挂满了果子,风一吹过,飘过来阵阵果香。

星鸾从沈未白的神情中,看出了对此地的满意。

所以,不用沈未白开口,便先一步进去打点一切。

很快,客栈老板就跟着星鸾跑了出来。

老板穿着典型的迦南服饰,可是说的却是一口流利的中原话,而且偏南卫的腔调。

“几位女客,请进请进。您们真是来得巧,这段时间还不是商船靠岸的时候,所以咱们客栈里也没有什么客人。您们要包下客栈,每日给三十两就好,每日包两餐。有其他需要也可以说,能够满足的,小店都会尽量满足。”

沈未白看了星鸾一眼,见她理所当然的样子,便对客栈老板点了点头。

“快,里面请。”客栈老板喜笑颜开的引着人进了吊脚楼里。

吊脚楼一层都不住人的,顺着竹子做的楼梯上去,里面的布置就很有迦南特色了,挂着装饰的布,也都是极有迦南风情的织布,色泽大胆鲜艳,有些画出的是三人从未见过的动物图腾。

“请坐,请坐。”客栈老板亲自将三人引到了桌边坐下,又在竹筒做的茶杯里倒满了翠绿色的茶水。

“这是我们当地的青叶茶,能生津解暑,还能祛湿。迦南湿气重,几位刚到此地,喝些青叶茶,也能缓解不适,尽快适应迦南的气候。”客栈老板站在一旁解释。

接着,又道:“诸位稍等一会。听这位姑娘说,客人向来喜欢干净,所以我又让人把客房再仔细打扫一遍,一会便好。”

“劳烦了。”柳茹和颜悦色的点了点头。

客栈老板见她们都很随和,才大胆的道:“几位姑娘真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美的姑娘了,您们能来我这小店入住,是我这家小店的荣幸。”

他话中虽然把三人都夸了一遍,但实际上眼神几乎都是落在沈未白身上的。

柳茹和星鸾见状,也没有点破。

星鸾怕他唠叨,打扰了沈未白的清净,便主动提出,带她去客房,亲自监督打扫。

或许是这个位于清幽之地的客栈,也难得有这样的大生意上门,所以客栈老板显得极为配合,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星鸾去了后面那栋房子。

转眼间,就只剩下沈未白和柳茹席地喝茶。

柳茹抿了一口青叶茶,打量四周道:“此地不错,星鸾将其包下来也挺好的。反正主公喜静,不与人同住也能省许多事,我们后面的人到了,也有个落脚休整的地。”

沈未白失笑,“我还未说她,你倒是先替她说起话来了。”

柳茹抿唇一笑,又喝了一口青叶茶。“此茶不错,入口甘甜。”

见她如此,沈未白摇头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

客栈里,或许是真没什么人,所以店家的动作极快,不一会就与星鸾一起回来,说是客房都打扫好了,可以随时入住。

这家客栈一共有十二间客房,其中三间都是上等房,现在星鸾把整间客栈都包了下来,沈未白也不吝啬,三人一人住

泡泡影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一间上等房。

但是,星鸾却死活不愿,只愿住离沈未白那间屋子最近的中等客房。

沈未白看了一圈,发现上等房也就是比中等房更大一些,多了一个小厅,其他的布置都差不多,便也没有继续强求。

安顿好后,客栈老板又让人送来了热水给她们沐浴。

甚至不忘询问她们的口味,忌口,可谓是非常贴心、细致了。

虽说一路坐船过来并未消耗什么体力,但是沐浴之后,稍事休息还是会让人轻松许多,通体舒泰。

沈未白盘膝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那块玉佩钥匙仔细检查。

从外表上看,这就是一块雕刻精美,却不知含义的玉佩。

它真的是进入青帝衣冠冢的钥匙?

为什么前朝皇帝们,多次派人拿着钥匙来寻,都寻不到青帝衣冠冢吗?既然寻不到,为何又如此肯定,青帝的衣冠冢就在迦南?

沈未白蹙眉沉思,眸光落在手中的玉佩上,久久未动。

叩叩!

门被敲了两下,即传来星鸾的声音,“主公,是我。”

“进。”沈未白收起玉佩,人也从床上下来。

等她走到小厅的时候,星鸾已经关门走了进来。

“主公,这是当地能找到绘制最全的舆图。”星鸾说着话,将手中卷着的舆图放在桌上铺展拉平。

舆图似乎是绘制在动物皮上,看上去有些陈旧了。

星鸾说,这是能找到最详细的舆图,但落在沈未白眼中,依然很简陋。

图上只有简单勾勒出来的地形,还有地点标注,没有任何的参照,也看不出两个地方之间相距多远,要翻多少山,要跨过多少河。

沈未白看了星鸾一眼,见她穿着的还是之前那身,便给她倒了杯青叶茶,“辛苦了,先喝杯茶休息一下。”

星鸾满脸愧疚的道:“主公,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公责罚。”

沈未白并未失望,“这与你有何关系?迦南地势复杂,有没有绘制舆图的习惯,你能在这里找到舆图,已经很不容易了。无妨,虽然简陋,但也能看个大致方位。”

玉石碑上对青帝衣冠冢的描述,全是文字。所以,沈未白只能大致推断出在迦南境内的什么方向。就这样去问人寻路,显然是不行的,有个舆图,自己在舆图上判断出方位后,再找向导带路,要更明确一些。

“主公,向导的事,我已委托了客栈老板,请他帮我们寻一个会中原话,老实重诺,讲义气的当地向导,最好就是对迦南各处十分了解的。客栈老板答应,明天给我们回复。”星鸾又道。

沈未白点了点头。“今日先休整一日,明天我们在这沧江镇逛逛,看看

泡泡影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能不能打听出点什么。”

她是在想,既然前朝皇室那么肯定青帝衣冠冢就在迦南,那么在迦南当地会不会有些相关传说?

……

或许真是星鸾给的银两很足,客栈老板对她们十分殷勤,晚上送来的饭菜中除了迦南美食之外,竟然还有两道中原菜,连口味都偏南方。

下楼用膳的时候,沈未白貌不经意的问,“老板是中原人?”

客栈老板点了点头,对自己的身份来历没有隐瞒。“我是大卫潮安人,十三岁的时候,随着父母经商,来到沧江镇,便定居于此。一开始,父母是在沧江镇开了一间小杂货铺,主要卖一些中原的小东西。后来,父母过世之后,我又懒得常年奔波在外的找货源,便关了杂货铺,改为开了这家客栈。我的妻子,也是迦南人,所以,这里也算是我的第二故乡了。”

潮安,是离江临大概两日路程的一个小镇,沈未白三人倒是听说过。

与客栈老板交谈随意,等一顿饭吃下来,远离故乡的客栈老板,真是把她们当做是故乡人了,言谈举止间又亲近了许多。

饭后,沈未白也不着急往外跑,索性给客栈老板倒了杯青叶茶,主动问,“我们也是初到迦南,这里的风土人情与中原大不相同,倒是起了几分游览的心思,不知迦南可有什么有趣的故事传说?”

包下客栈的时候,星鸾就对客栈老板说,她们是坐着商船来迦南寻找商机的。

等同伴到了之后,便会深入迦南,所以才需要找一个向导。

所以,现在沈未白这么问,客栈老板也没有怀疑什么,反而认真的回答:“迦南风俗与中原确实大不相同,各地禁忌颇多,若是不小心犯了忌讳,那后果是很严重的。故事传说更是多不胜数,也不知道姑娘喜欢听哪一些?”

“月下闲谈,随便说说便好。”沈未白笑道。

喜欢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