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2019理论2018年成片757 伏天氏最新章节笔趣阁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苏忘尘是会被威胁之人吗?

自然不是,非但不会被威胁,而且也从来都不惧死亡。

不说《八九玄功》在身能死一百零八次,便是不朽浅蓝的守护底蕴,也让苏忘尘足以肆无忌惮。

以系统如今的底蕴而言,苏忘尘还真就不怕这神秘的存在说出的威胁言辞了。

至于说六耳猕猴什么的灵胎,说到底不就是猴子的西行因果吗?

这又有什么无法理解的?

如这般事情,苏忘尘自是也不会说出,更不会去证明他非但理解而且还理解得很深。

这是没必要的,别人这么认为,让别人这么认为就好了。

苏忘尘凝视着那六根清净竹,脸上却多了一抹戏谑之色。

那三生石固然是好东西,而且一旦经过了他的手之后,其中的部分囚笼,也未必真的就有用——到了他的手中,放入系统空间就会被系统直接清洗得干干净净的。

无论是什么因果造化,入了系统的空间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而且如果是主动送进系统空间之后,自是更加不会有什么悬念可言。

可苏忘尘没有接纳这三生石,非但没有接纳,反而还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苏忘尘那戏谑的眼神之后,又转头看了看姜鸾,姜鸾则反而一脸的期待之色——似乎她觉得,有这样的一根竹子说了几句话,就可以加成这一次的交易?

苏忘尘收回目光,再次瞥了那六根清净竹,接着忽然一口唾沫吐了过去。

“呸——”

壁画上,那株竹子顿时像是被风吹动了一样,荡漾了起来,生出一片涟漪。

接着这片涟漪泛出一股股的青光,青光之中,苏忘尘吐的那一口唾沫直接的就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壁画之前有一道虚空缝隙,然后直接的吞噬了那一口唾沫一般。

这时候,那六根清净竹反而显化出了一股无比可怕的威凛气息,直接朝着苏忘尘猛的碾压了过去。

似乎,这六根清净竹也已经被挑衅得发威了。

只不过,苏忘尘却丝毫不惧,浑身气息凝聚,天脉之力都调动了出来,结合《八九玄功》,直接衍化上清通天分身。

同时,苏忘尘以上清通天的那种意志与气息,完全的抵御住了这样的威压气息。

“嗯?倒是真有几分本事,难怪如此嚣狂。”

那六根清净竹里的声音更冰冷了几分,话语也带着一股凌厉之意,透彻心扉与灵魂,令人不寒而栗。

苏忘尘嗤笑一声道:“老子的本事还大着呢,看清楚是真的老子!”

苏忘尘说话之间,终究还是觉得以他的底蕴而言,上清通天似乎略微有些不圆润,这只要还是因为他乃是魔太清分身转化而来,在契合上还略微有那么一丝瑕疵。

不过没有关系,换一个也是一样。

是以,念头一动,苏忘尘以《八九玄功》化作了太清——也就是道德天尊。

而且还是魔太清的这种。

这一下回归本源一般,苏忘尘的气势立刻无限暴涨了起来,各方面契合无间,一刹那如真正的太上天魔魔太清降临,顿时那股子黑暗和幽冥的气息,足以碾压三界六道。

这样的气息,让六根清净竹都震惊了,其竹子的身躯部分如同被狂风吹拂而过,竟是在连续摇曳了好几次。

这样的情况,苏忘尘也同样的看在了眼里,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戏谑之意。

他一如既往的嚣张。

不,甚至是比过往更加的嚣张。

“看清楚了吗?是不是老子?”

苏忘尘语气嘲讽,带着轻蔑之意。

接着他朝着六根清净竹走了过去,再次汇聚强大的法力底蕴,一口唾沫朝着那竹子吐了过去。

“定身术!”

在这一口唾沫吐出的时候,苏忘尘直接调动了一缕仙魂气息,加持在了《八九玄功》身上,然后以定身术定住六根清净竹,一口唾沫衍化纵地金光,直接吐出。

“噗——”

这一口唾沫,实实在在的喷在了那六根清净竹的顶部。

就如同一口唾沫吐在了别人的脸上一样。

现场,忽然一片静谧。

随后,才如同暴风雨即将降临一般,呈现出了一股非常可怕的气势。

这是一种沉淀的气势,也是一种即将狂暴的威凛。

现场,一片死寂之后,忽然,竹子轻轻摇动了一下,接着先前那个声音已经透出一股极寒与凌厉:“小东西,看样子你是真的在找死!今次,本尊就彻底镇压了你!”

“我呸!”

苏忘尘又是一口唾沫,又是相同的操作方式,再次的一口唾沫喷在了竹子身上。

这一幕,也让不远处的姜鸾都彻底的惊呆了!

她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要知道,苏忘尘可不是什么白痴,那是绝对知道马良的存在以及这六根清净竹的具体来历的!

既然知道,竟然还敢这么狂妄,这是真的完全不害怕被镇压完全不惧死亡吗?

姜鸾芳心巨震,却也没有说话,反而默默的后退了一部分。

这种情况一旦爆发出什么,以她的实力而言,基本上不可能独善其身,极有可能被气势冲击而直接震死。

是以,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姜鸾已经靠近了空间的角落,然后默默的开启了一些强大的守护底蕴,严阵以待。

而此时的苏忘尘也彻底的和那六根清净竹杠上了。

也正是如此,苏忘尘也已经冥想了《皇极经世书》,关键时刻也会调动系统过来帮忙。

苏忘尘虽然不怕死,也不害怕被打死——毕竟就是苏离设置的一个去送的囚笼,死和不死对于他而言影响并不是太大。

而且这样的棋子既然无比的重要,总是有势力会保的。

此时,苏离考虑的最大因果就是,这六根清净竹背后的神秘存在在考量苏忘尘的底蕴到底有多强,顺便也想探一探底。

只有这样,他们似乎才能确定一些因果,以及接下来的一些投入。

所以这一次非但要战斗,而且还一定要表现得无比出色,不然,这一次就不好处理了。

同时,苏忘尘的价值,也决定了这一次苏忘尘的表现。

但,好在是苏忘尘,所以无论其多么的强,爆发出的底蕴有多么的变态,都和苏离没有关系。

因此,这一次倒是可以拿出全部的实力,适当的表现一下存在感。

苏离很快就判断出了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也和苏忘尘的判断如出一辙。

不过两人都没有莽撞,反而在这般判断之后,立刻动用了大命运术进行了一个基本的感应,同时又冥想《皇极经世书》进行了一番推衍。

在这般情况下,苏离和苏忘尘都得出了他们的决定方向并没有大碍的结果。

也就是说,这就是一次试探和碾压。

如果真的可以镇压苏忘尘,那自然更好。

如果苏忘尘的能力不足,那么也可以更进一步的打压。

而如果苏忘尘的能力很强,自然就是拉拢,以及额外的一些手段了。

这三种方法里,第一种和第二种对于苏离和苏忘尘而言,都是很糟糕的被动情况,唯有第三种,才有可能占据一定的优势,获取一定的身份和地位。

这一次,是否会被‘重视’,就看苏忘尘的表现有多强劲了。

苏忘尘是嚣张跋扈,可是如果没有匹配的实力,这一次就是真的踢到了铁板——可如果够强,那就将铁板都踢穿了就行了。

那时候,谈判的资格才算是真的有了!

此时,苏忘尘那一口唾沫因为操作手段一般无二,是以再次的吐在了六根清净竹的头上。

那一幕之后,六根清净竹已经开始动了起来。

“刷刷刷——”

三道青光陡然之间自壁画之中杀出,朝着苏忘尘猛的抽了过去。

这一击之力,没有能量外泄,却蕴含着一种镇压九天十地的恐怖威凛。

苏忘尘身体一沉,顿时察觉到若是普通的底蕴,已经不足以抵挡。

这时候,他化作的太清道德天尊,已经手捻太无,形成了法相。

“定!”

苏忘尘以《八九玄功》定住这般杀机,却仅仅只是延迟了片刻。

苏忘尘身影闪烁,但是那三道青光依然追随,如有了强大的智力一般。

苏忘尘直接施展出天地法相,猛的一震。

“轰——”

三道青光被活生生的震碎了,同时一股毁灭的劲气直接冲击四方。

姜鸾立刻守护,并进行了极道防御。

即便如此,姜鸾的脸色也有些苍白,神情有些狼狈。

这一战已经不是她能抵御的了。

虽然她也有一些底牌,但是那是攻击底牌而不是防御底牌。

更遑论,这般情况下她若是主动出手就是对于六根清净竹最大的不尊重。

苏忘尘震碎了那三道青光攻击之后,却也只是微微皱眉,道:“还以为你有多本事,结果就这?如果只是这点儿能力,你这破地方是拦不住我的!

而且,你大概也知道——眼下我还有诸多手段没出呢!”

那六根清净竹冷声道:“竖子嚣狂!”

苏忘尘道:“非但嚣狂,还干——你娘!”

那六根清净竹顿时再次抖动了起来,竹叶纷纷摇曳,随后,足足六道青光猛的喷出。

这一次,形成的攻杀手段,如六道轮回一般,带着无上的因果气息。

苏忘尘嗤笑一声,直接以《八九玄功》结合千万级别的天机值,衍化老子的金刚琢,横抱如山岳,狠狠朝着那六道轮回般的劲气狠狠砸了过去。

“轰——”

这一击,苏忘尘衍化出的杀机,足以秒杀神灵!

损耗不过千万天机值,却蕴含着《八九玄功》的无上玄妙!

那六根清净竹的攻杀手段,竟是再一次的被砸碎了。

一击得手,苏忘尘也直接收了金刚琢——那毕竟是《八九玄功》模仿出来的而并不是真的。

这所有的攻击底蕴,全部来自于天机值被《八九玄功》运用之后进行的衍化。

“哼!”

一声冷哼之后,这时候,六根清净竹中忽然蹦出一道五色神光。

“咻——”

这五色神光猛的一刷,直接就抽中了苏忘尘的身体。

苏忘尘感应到了命运刹那的扭曲,顿时冷喝一声,衍化三清紫气,直接化作紫气消失,避开了这一刷。

即便如此,在这一道力量刷过而消失之后,苏忘尘重新凝聚出身体后,身体各处都有些火辣辣的刺痛。

苏忘尘冷喝一声,直接衍化天脉三清功法中的三清一气。

那一刹那,在《八九玄功》的加持下,苏忘尘的拿出了苏离最强的杀招——三清一气。

刹那衍化三清分身,又显化三清合一!

这一刹那的变化非常的快,而且这样的衍化并不是化作实质,而是在天脉三清的功法之中就已经完成。

表现在外,仅仅只是三道紫气融合成为一道混沌紫气,接着混沌紫气便凝聚成为了盘古。

这就是三清化盘古。

但是体现在苏忘尘的身上,仅仅只是《天脉三清》功法之中的三清一气的功法罢了,而且这个功法的前提是一定要先直接衍化三道分身,然后再将三大分身融合。

不过这般过程非常的诡异,是以苏忘尘施展出来的时候,在那六根清净竹以及姜鸾看来,这就是《八九玄功》功法变化成为了盘古而已。

虽然如此,但是毕竟是盘古,因而六根清净竹也似乎凝重了几分。

“嗡——”

“咻——”

那一刻,三清一气功法之中,苏忘尘手持罪月幽魂剑,猛的一剑刺

秋霞2019理论2018年成片757 伏天氏最新章节笔趣阁

出。

那一击,战力已经无限拔高。

是以,一剑之下,竟是如同刺穿虚空一般,将那六根清净竹上的一根主要的粗壮竹子一击就刺穿了。

“嗡——”

“噗——”

那竹子被刺穿之后,流淌出了青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像是生命的灵液一样,有些离奇。

同时,的确有一股浩瀚的生命本源气息从画卷之中流淌了出来。

顿时,苏忘尘便发现,那画卷之前看起来还绝美无双,同时灵性四溢,而如今,那画卷仿佛沉淀了很久的岁月一般,竟是多了一些风尘气息,多了一些灰尘般的破旧痕迹。

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了。

苏忘尘淡淡的瞥了那六根清净竹一眼,道:“哟,这么厉害了怎么受伤了?偏偏却没有真能镇压我呢?”

苏忘尘的阴阳怪气,似乎也彻底的激怒了那六根清净竹。

“哼,看样子,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那声音再次开口之后,带着一种沉稳与大势。

苏忘尘心中凛然,知晓必定会有更凶猛的攻击衍化而出,所以他毫不犹豫,激荡出了强大的仙魂底蕴,并直接以三清一气,杀出了终极必杀。

这一刻,为了衍化出最强杀机,苏忘尘又调动了足足一亿的天机值!

一击,显化出了绝对的战力。

这样的一击,足以屠杀神王乃至更强的存在,也是迄今为止苏离可以打出的最大化的攻击!

在这样的基础上,苏忘尘甚至动用了天脉战魂的力量,全部加成在了一起。

“噗——”

这一击杀出,风云色变。

苏忘尘衍化的是盘古开天辟地的底蕴,因而那衍化出来的盘古斧固然不是真的盘古斧,却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其杀出的杀道固然也不是盘皇生灭杀道。

但是这时候,结合《八九玄功》和天地法相,又有诸多底蕴加持,这一击和盘古的开天辟地绝杀也没有丝毫差别。

“轰——”

这一击,凶猛无敌,直接就将那六根清净竹劈断了!

是的,劈断了!

就如同一斧头将这幅画劈成了两半一般。

毁灭的青色灵液流淌得到处都是不说,苏离甚至聆听到了某处时空之中,出现了连环的规则与因果破裂的声音。

这一击,苏忘尘也心中凛然——他没有想到,这一击的威势是如此的惊人,如此的恐怖,也是如此的强大逆天!

这一击之下,远处角落里的姜鸾也完全的惊呆了,其看向苏忘尘的眸光之中,终于多了极致的震撼以及尊敬之色。

这时候的姜鸾,显然已经明白——苏忘尘的狂妄,那绝对是有着狂妄的本事!

这样的战力,这一击之下,差不多就是秦祖渊这一尊绝世的神王,都未必扛得住!

不,是一定扛不住!

这就是苏忘尘的真正战力吗?

姜鸾心中一阵绝望!

如果是在之前,她还有一些心思会去尝试着和苏忘尘一战,甚至觉得,拼出最大的底蕴的时候,她也未必就不如苏忘尘!

可如今见识了苏忘尘这样一战的能力之后,这所有的和苏忘尘一战的念头已经彻底的消失——除了那特殊的合道一战的念头之外。

这时候,姜鸾才发现,这苏忘尘当真是极有魅力的。

其颜值不仅极高,而且就这样的战力和魄力,也的确是绝世的,也是万界无一的。

如苏离那般,其实也很出色,但是和苏忘尘一比,那简直就是给苏忘尘提鞋都不配。

这般,姜鸾不由芳心有些悸动,同时内心莫名的生出一股燥热之意。

这时候,姜鸾显然不知道她的表现大多已经落在了苏忘尘的感应之中。

苏忘尘开启大命运术,自是有所留心四周的一切,为的就是怕被镇压和算计。

却不想,这个时候姜鸾竟然有些情动了!

苏忘尘莫名的扫了六根清净竹一眼,心道你若是知晓你的‘传承’者此时非但不关心你的死活,反而忽然想睡我……

只怕以你这样的存在,心态也有些绷不住吧?

不过,这般念头也仅仅只是一闪即逝。

苏忘尘这样的绝杀一击,相当于直接就将六根清净竹杀穿了——固然不是真正的杀穿,但是性质上,确实是已经呈现出了这样的结果来。

“嗡——”

片刻之后,六根清净竹上一阵阵青光闪烁,很快,整个壁画变得栩栩如生了起来。

随后,一股无法形容的浩瀚洪荒气息弥漫而出。

“这次来大佬了。”

苏忘尘心中清楚。

这是必然的结果。

开始的一切,都仅仅只是试探。

如果他苏离连最开始的一切都承担不住,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真正大佬出现。

果然,这一次壁画变得栩栩如生之后,一个神秘的男子身影逐渐显化而出。

那是一名白袍男子,看不清容貌,却带着漠视苍生的霸气以及一种合道的无敌既视感。

苏忘尘沉吟片刻,忽然眼瞳微微收缩,道:“你就是神笔马良?”

那男子没有肯定,但是也没有否定,而是轻声开口道:“多么美丽的画卷啊,可惜却是被摧毁了。本尊原本是想将你镇压,取你一张人皮办些事情的,没有想到,倒是有些小觑了你!

你说你若是直接答应,又岂会落得如此地步呢?”

苏忘尘嗤笑道:“听你说话,就如同在听一只疯狗在放屁一般,而且还是那种五谷玲珑鼬光电揽屁!恶臭之极!”

那男子冷声道:“竖子莫要逞口舌之利,稍后便将你镇压到拔舌地狱,好生镇压一番!”

苏忘尘一口唾沫再次吐出:“就凭你个废物,之前被我杀了两次,接下来,还能再杀你两百次!”

秋霞2019理论2018年成片757 伏天氏最新章节笔趣阁

那男子身前一道淡淡的涟漪荡漾而出,那一口唾沫自是消失不见。

随后,他的双眼一凝,虚空中陡然多了一支笔。

那是一支无比恐怖的、仿佛蕴含着命运轨迹般的笔。

这支笔猛的朝着苏忘尘的眉心点来。

“轰——”

苏忘尘再次衍化三清一气,仙魂底蕴结合天地法则,绝杀一击杀出。

“噗——”

毁灭级的力量直接正面击中那支无比强横而恐怖的神笔。

接着,神笔一震,竟是被震退了。

而苏忘尘的一击之后,浑身也再次刺痛之极,身体像是散了架子一般。

“天脉战魂!”

“仙魂激活!”

“天地法相!”

“盘皇生灭!”

苏忘尘一刹那衍化极道,所有战力全部拿出,同时,十亿天机值焚烧而出。

“大命运术!”

刹那之间,苏忘尘直接燃烧了三年命运!

三年,又是三年!

只是,大命运术这一次燃烧三年命运之后,苏忘尘获取的记忆,刹那之间衍化到了两万年前。

那一次,是太清分身教导苏叶的那一段岁月。

而且丢失的命运不是三年,而是一年。

这一次,仅仅丢失了一年的命运,但是这一年之后,接下来又在小女孩被焚烧祭祀的场面之后,剥离了两年的命运。

这一场因果,便是苏离曾经回到两万年前,丢失了太清分身的一年,以及拯救诸葛浅韵、云青萱小时候的那一幕因果。

那之后,苏离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过黑暗。

而如今看来,那陷入黑暗的因果,其实是被大命运术燃烧掉了?

苏离此时也一同有所感应。

他在冥想《皇极经世书》,以让分身苏忘尘可以更进一步的展现极道战力。

而这一次,动用了大命运术,也是正是最极端的战力。

除此之外,还有足足十亿的天机值。

这一击,比先前更强,更加的极限。

如果说先前以及,是全部的实力的话,那么这一次,就是超常的爆发了,就像是一种染血大法爆发出的绝杀一样。

“噗——”

果然,这一击蕴含大命运术,那白袍男子也挡不住。

“噗——”

那白袍男子的神笔被狠狠打飞了出去不说,其身体也被苏忘尘这一击当场杀穿,身影抽搐了两下之后炸成了一片片雪花般的白色纸片之物。

而这白色纸片之物落在了画卷上之后才呈现出来其真容,原来是已经枯萎的竹子的竹叶!

而那支笔,则已经掉落在了画卷上,显化出了一缕真容。

上面有‘千秋轮回’四字。

显然,这是类似于造化笔般的千秋轮回笔,而且显然也并不是仿制品而是原品!

看到这千秋轮回笔,苏忘尘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非常的离奇,而且拥有非常特殊的本事!

这个人,就是梦千秋!

大梦千秋术的梦千秋,拥有造化轮回体体质的梦千秋!

毫无疑问,此人应该是和姜鸾一样的存在,背后的底蕴多半就是这神笔马良!

甚至,这所谓的神笔马良,也仅仅只是一个马前卒,只是一枚棋子而已,真正的大能还没有出来。

不过,如今苏忘尘也已经拿出了全部的战力,如果还通不过考验,依然还不被重视的话,那么别人的目的,就一定是——不朽浅蓝!

甚至,别人或许想看的是,他苏忘尘是否会被不朽浅蓝守护!

苏忘尘心中有了答案,这也是基于大命运术的一种判断,也是一种感悟。

在这样的判断之中,苏离也调出了系统面板看了一眼,此时,浅蓝小精灵竟是找了一块磨刀石,在默默的磨刀。

不过可不是什么厉害的刀,而仅仅只是一柄如同匕首般的水果刀。

她的身边,也不知道哪里弄到了五颗像是李子一般的水果,正磨刀准备吃水果呢。

苏离一看,顿时心中安定了。

他知道,真正的碰撞要来临了。

这时候,是否能真正的拥有底蕴,是否可以真正的站住,就看这一次是什么情况了。

不过,苏离心中也有些担心,倒不是担心苏忘尘的死活,而是担心不朽浅蓝抑或者说是系统这一次受到冲击。

若是如此,那就这真的是血亏了。

而且,如果一旦处理不好,如果受到了冲击的话,那么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是他苏离还是苏忘尘,都会变得无比的被动。

所以,若是可以直接呈现出碾压级别的实力,自是最好。

如果不行,也至少不能显化半点儿败绩的那种。

甚至,连一丝下风都不能呈现出来,不然事情就不好办了。

这是一次真正的摸底。

苏离将判断的信息传递了过去。

独立分身那边,苏忘尘也有些无语:合着我这个分身就真不当人呗,随意死活都无所谓的。虽然我自己也无所谓,但是你本体也不能这么不重视我啊!

这时候,分身就像是苏离的手臂一样,虽然随意控制操纵吧,但是这手臂也是有一点点独立思想的。

苏离这时候也没有多共通信息,而仅仅是维系大命运术的运转。

苏离也知道,这一波若是抗不过去,多半要GG。

若是能扛过去的话,那么好处也会无比的巨大。

苏离沉下心来,也专心应对。

而这时候,苏忘尘则已经抬手,抓向了那千秋轮回笔。

这什么玩意儿既然打落了下来,直接抓出来,收入系统空间之中,直接将其重要的手段给干掉!

果然,苏忘尘一出手,顿时那画卷再次的荡漾出了一片青色的涟漪。

随后,一座青色的莲台自行的显化而出。

连台上,盘坐着一名神秘的青衣女子。

这女子已经看不清所有的容貌,甚至是身形也仅仅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但是,光是那一丝轮廓,其就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只不过,这身影呈现出来的时候,苏忘尘的额头上便已经冒出了冷汗。

只因,这位存在已经毋容置疑,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苏忘尘盯着这人看了一眼,隐约生出一种命运的既视感,熟悉感。

就仿佛……

苏忘尘的这种感觉生出之后,苏离于冥想之中,已经锁定了一位存在——仙凰孔雀那边的一名特殊的存在。

孔云曦!

一尊非常强大但是也非常低调的神灵。

孔雀星仙凰神族的那位神主!

苏离曾经在天河百族来临的时代,见过了那名奇女子。

双方的关系并不差,当然也算不上多么好。

这个势力之中,曾经有两人与他发生过冲突,然后被活生生打死了。

这两人分别是孔云诏,以及孔云素。

一男一女,都是真正的神灵级的天骄,强横非凡,实力极其逆天。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抑或者说是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未来。

如今,这一切却也都并没有发生。

是以,苏忘尘不可能认识此人,因而即便是略微熟悉,了解,却也不会直接的点破。

对方有意模糊身形和容貌,便是不想一切揭露出来。

这样她还有一些后路。

可若是直接揭穿,恐怕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了。

苏忘尘盯着那女子看了一眼,那女子却已经手持一根柳条,朝着苏忘尘抽了过来。

苏忘尘浑身仙魂汇聚,《八九玄功》运转,但却还不等爆发,浑身就像是被天道之力抽中了一般,顿时别说是肉身了,就连神魂都如同立刻要炸开一般。

这完全就不是对手!

不仅如此,他还没有再次挣扎,那女子屈指一弹,一条绳索陡然飞出,化作一条毒蛇般的凶兽,猛的窜出,刹那就缠上了苏忘尘的身体。

捆仙绳。

这又是一种特殊的法宝。

而和这个世界的战斗方式不同,源自于洪荒神话世界里的战斗方式,往往非常的简单,拼的就是法宝。

而且还是厉害无比的法宝。

只是自身,很少有人通过自身的实力去战斗。

苏忘尘被这两招直接干翻,动弹不得。

那女子却没有下毒手,反而淡淡道:“现在可以答应了?”

苏忘尘冷笑一声,道:“答应你妈。”

那女子抬手衍化柳条,又是一抽。

这一下,看似轻盈,但是一下足以抽碎苏忘尘的仙魂本源,直接就让苏忘尘当场惨死。

虽有一百零八条命,但是抽一百零八次,她也是完全可以将苏忘尘直接抽到死的!

而捆仙绳作用之下,苏忘尘也完全无法反抗。

这已经不是碾压了,这就像是大人打孩子一样,当真就是吊打。

而且,苏忘尘心中非常清楚,这所谓的坐莲的女子,也未必真的就有多么强,而仅仅只是她手中的这两件特殊的法宝而已。

这就法宝,和这个世界的兵器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

这时候,苏忘尘眼中依然毫无惧色。

他知道,真正最关键的时刻来了。

这女子出现了,系统也该真正的拿出杀手锏了。

果然,就在那柳枝要抽到苏忘尘的眉心的时候,忽然,一道浅蓝色的身影陡然显化了出来。

同样无比神秘,同样也无比的绝美。

这就是不朽浅蓝。

她抬手轻轻一抓,那柳枝就落入了她的手中。

然后她手中生出一团浅蓝色的火焰。

那柳枝立刻扭曲,仅仅片刻,便化作了虚无。

坐莲女子并没有显出任何异色。

这时候,不朽浅蓝又抬手朝着苏忘尘的身上的捆仙绳一抓,一搓。

那捆仙绳也直接崩裂了,化作一片齑粉,自虚空洒落而下。

这一次,那坐莲女子顿时露出了一丝凝重的神色。

“敢问道友——”

那女子还没有说完,不朽浅蓝便直接抬手,往画卷之中一伸,一抓,一压。

简单粗暴,凶猛无敌。

那女子直接被从莲台上抓下,并往莲台上一按。

“噗——”

那坐莲女子被按压在莲台上,被不朽浅蓝的力量一震,直接被被震碎成为一片竹子碎片。

就像是枯老之后的竹筒被大铁锤砸碎成了渣滓一样。

那溃散的场景,简直是震撼人心之极。

那坐莲女子这时候重新的凝聚了出来,脸色无比的苍白。

全程,毫无反抗之力,就是被彻底的碾压,碾压成渣!

这是真——碾压成渣!

不朽浅蓝淡淡的瞥了那坐莲女子一眼,接着抬手朝着画卷一抓,其中无尽的青色本源全部汇聚,落入不朽浅蓝手中。

画卷顿时像是被即将被风化的腐朽粉尘组合在一起一般,再没有先前的丝毫的灵性。

而这般之后,不朽浅蓝也什么话都没有说,化作一缕浅蓝色的辉光,漂浮于苏忘尘的身旁。

这时候,那坐莲女子的身影都已经飘渺了起来,似乎随时都会消失。

而另外一边,姜鸾已经彻底的看呆了,彻底的懵逼了。

早知道,让苏忘尘一脸懵逼岂不是更好,一切不是妥当了?

又何必历经这样一劫呢?

如今看来,那位不朽浅蓝之强,已经无法形容。

这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了,这是全方位秒杀——那那些顶级的法宝在其面前,都如土鸡瓦狗,完全的不堪一击!

如此情况之下,姜鸾心中已经生出了一些别的想法,而且还是很大胆的想法,而且还没有丝毫的抵触了。

苏忘尘此时也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无比桀骜的站了起来,又是一脸的小人得志的模样儿。

随后,苏忘尘再次的嘚瑟着,又直接朝着那坐莲女子所在的地方直接吐了一口唾沫,以表示他的不屑。

这一次,甚至没有动用什么手段,那一口唾沫就直接喷在了坐莲女子的眉心。

那女子身体微微模糊、荡漾了一下,却没有消弭那一口唾沫。

只是,其看向苏忘尘的目光一些冰冷,让苏忘尘有些不寒而栗。

不过,这时候,不朽浅蓝的浅蓝色辉光忽然飘了过来。

顿时,那女子冰冷的目光立刻收敛,同时本能的退避了一段距离,显然是主动从心了。

这时候,那坐莲女子才在沉思了片刻之后,主动的拿出了三生石,轻声道:“这是三生石,天皇子还是收下吧,现在,天皇子完全有资格了。”

苏忘尘冷哼一声,嗤笑道:“呵呵,你让我收我就收?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那坐莲女子又沉默了一番,又看向了诸葛浅蓝所化作的辉光。

不朽浅蓝的身影重新凝聚,抬手一抓,将三生石抓在了手中,然后浅蓝色的辉光流转三生石之后,三生石似乎已经被完全的洗练了一次,变得多了几分浅蓝色的神韵气息。

接着,不朽浅蓝抬手一弹,这三生石便直接落入了苏忘尘的手。

“此物你拿好,接下来交予那苏离,让其用此物坐镇天池血河。”

坐莲女子语气凝重,同时也带着几分释然之意。

之所以释然,是因为不朽浅蓝出手了,而且还将这三生石给予了苏忘尘。

“呵呵,我就偏不,你又能如何?即便是不朽浅蓝交代了,我便一定要遵从么?”

苏忘尘一如既往的嚣张。

“不得违背!”

这时候,不朽浅蓝开口了。

声音清冷,也毋庸置疑!

“威胁我?即便你是不朽浅蓝,是我的守护者,但是你也只是我的护道者罢了,还是要护我的道!等同于说我是主人,你是女仆!”

苏忘尘言语冰冷,同样桀骜不逊。

这样的话说出来,那坐莲女子都完全惊呆了。

而姜鸾则呼吸凝滞,身心发冷——好家伙,和不朽浅蓝都冲突起来了?

这怕不是真的是在作死!

只是,现场谁人又能真正的看透?

这一切,说到底就是苏离和其分身以及系统在联合演戏罢了!

像是这种自斩啊、自虐啊之类的苦肉计,苏离自认第一,那这世间绝无人敢认第二!

苏忘尘作为苏离的分身,自是深谙此道!

是以,此时他非但表现得极其情况,还对不朽浅蓝如同对待女仆一般,充满了一种桀骜以及侵犯的目光。

这种目光,就和要与姜鸾合道的时候无比放肆的模样一样。

这样的表现,再次让六根清净竹衍化出来的坐莲女子神色震撼,以及目瞪口呆。

姜鸾也是有种绝望的心理。

要知道,这是连六根清净竹背后的大佬都一掌碾压成渣的极限存在啊!

甚至,姜鸾甚至其背后的坐莲女子都怀疑,这不朽浅蓝多半已经触碰到了圣人道统了,即便不是,也已经不远!

这样的存在,这苏忘尘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怎么敢啊!!!

这怎么敢的啊!

你苏忘尘死了不要紧,你得罪了这不朽浅蓝,殃及池鱼那我们可就彻底的悲剧了啊!

这时候,别说是姜鸾绝望了,那坐莲女子的脸色虽依然模糊,却也同样的无比绝望。

这苏忘尘,当真是太可怕了,这已经不是愣头青了,这是头铁到令人崩溃啊!

你服软一点点怎么了?

你客气一点点不行吗?

这时候,坐莲女子恨不得冲上去,代替苏忘尘磕头求饶了。

她的心态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之前要是不出现那样一场战斗,她是不会将不朽浅蓝当回事的!

如今看来,这不朽浅蓝绝对是一尊大佬,而其守护的苏忘尘,恐怕也颇为不凡。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不朽浅蓝又是否会对苏忘尘动手?

如果动手,就能说明,苏忘尘也未必有多么重要,多么的神圣伟大。

如果不动手,就说明,这苏忘尘,他们招惹不起,那所有的机会都要搁置。

那么,会是什么情况呢?

不朽浅蓝是否会下死手呢?

这是一个无比关键的因素,也是一个无比关键的因果。

这时候,姜鸾和坐莲女子全部的关注起了苏忘尘,同时眼神直接而又炽烈。

这刹那之间,苏忘尘也不在乎别人心中有多么的震惊,情绪有多么的复杂。

总之,将狂妄进行到底就对了。

“怎么,不说话了?还从来没有什么存在能逼迫我苏忘尘就范的!要不,你陪我睡睡,我或许会考虑答应你!”

苏忘尘嚣狂,直接调戏不朽浅蓝。

“轰——”

这时候,不朽浅蓝的气息爆发了。

姜鸾和坐莲女子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然后,彻底的不说话了。

这时候,言语已经无法表达出她们内心的复杂情绪。

总之,她们的表情已经不需要去控制,那精彩的已经无法形容。

“这苏忘尘,死定了!”

“这就是圣人再世,面对同为圣人级的不朽浅蓝或者是半圣级别的不朽浅蓝,那也于事无补,这是最大的冒犯!”

坐莲女子心中感叹,同时看向苏忘尘的眼神,也更加复杂了几分。

她在想,要不要出面一下。

但是,她还是犹豫了,因为她暂时没有看到不朽浅蓝的手段和态度——对于苏忘尘的态度。

到底是纵容,还是当场击杀,还是仅仅只是惩罚。

这一点,尤为关键。

“放肆。”

这时候,不朽浅蓝冷喝一声,接着又道:“如此狂徒,今次便削你三清一气化盘古之能力赠予你最厌恶的宿命之敌苏离!废你天脉天赋赠予苏离!”

那一刻,不朽浅蓝说着,忽然一指头戳出,直接击中苏忘尘的眉心。

“啊——”

苏忘尘眉心炸开,浑身三清一气紫气全部溃散。

与此同时,苏忘尘的头顶仿佛出现了一道法相,法相之中,正在华氏古族禁地和华九耀说话的苏离忽然浑身一震,便被打入了一片紫云之中,仿佛获得了无尽的机缘。

这法相图腾显化之后,另外一边,苏离也心满意足的借用这样的姿态,直接进入天脉·怀光天赋的小世界里,开始拿出第十五颗潜龙丹,直接服用了起来。

嗯,不错,就是假借助于被不朽浅蓝给予传承的机会,进入天脉·怀光的天赋小世界里,蜕变智力层次。

他拥有第十五颗潜龙丹,但是一直底蕴没有完全达到,是以也无法真正的吸纳运用。

之前差不多也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底蕴,但是还是略微有一些欠缺。

如今却是完全达到了,但是却找寻不到时机。

眼下,这被不朽浅蓝‘忽然赠予’传承,打入紫气之中接纳传承的机会,就恰恰是一个很好的掩盖!

到时候,苏离的实力和能力变得更强一些,一切也有因果可循。

这布局之中,苏离其实是做了很多准备的,而且各种细节也打磨到位。

有系统配合,一切都完全不是问题。

眼下,苏忘尘察觉到了苏离这般已经ok,也立刻显出了无比痛苦之色。

他抱着头,痛苦的嘶嚎着,声音凄厉而惨烈。

这种被削修为,简直是比杀了他还痛苦。

这般场景,也自然无比的震撼!

“削底蕴,削实力!”

“这是比死更难受的了!以这苏忘尘的桀骜,这简直是生不如死!这手段,恐怖!”

姜鸾和那坐莲女子顿时全部都心中寒意凛然。

这苏忘尘绝不是没有禁忌,而是他的禁忌就是他的实力。

他悍不畏死,也不会被威胁,但是若是有人能破坏他的修为甚至是根除他的修为,再去帮助他的敌人,那绝对是最恶心他的手段。

这是要让他彻底疯魔啊!

果然,坐莲女子和姜鸾这么想的时候,另外一边,痛苦过去之后清醒了几分的苏忘尘双眼都一片血红,浑身魔气四溢,整个人已经彻底的癫狂。

这种状态,如同要狂化、魔化并化身极道的祖龙魔一般。

这一刻,姜鸾和坐莲女子都瑟瑟发抖,她们都感觉,这一片天,都要崩塌了。

这是真的打起来了。

这不朽浅蓝一出手就是绝对的禁忌,直接掀翻了苏忘尘的逆鳞,而且还当着苏忘尘的面传道于苏离!

以苏忘尘的秉性,这还能忍?!

果然,苏忘尘彻底的爆了!

“啊啊啊——贱人,你该死!我要弄死你,弄死——”

苏忘尘咆哮着,不朽浅蓝却忽然抬手,猛的一拍,直接将苏忘尘拍出了原型——先前他是化身盘古抑或者是魔太清状态。

此时被拍成了原型不说,还直接被拍得跪在了地上,跪在了不朽浅蓝的面前。

不过也不能算是跪——因为苏忘尘的双膝都直接炸得没有了,被彻底拍碎成了肉泥。

鲜血淌了一地不说,苏忘尘浑身所有的魔气与狂暴气息,都已经呈现不出来半分。

“再狂躁,便削你《八九玄功》赠予苏离,废你仙魂底蕴,彻底将你镇压于黑鸢中的粪坑里,百亿元会不得超脱!”

不朽浅蓝一字一句。

而随着她这最后一句话说出,苏忘尘忽然安静了下来。

苏忘尘最大的底蕴就是《八九玄功》。

这不朽浅蓝一句——削你《八九玄功》赠予苏离,立刻就让他冷静了。

更遑论是废掉仙魂底蕴,镇压于黑鸢中的粪坑,百亿元会不得超脱!

元会是什么?

这是洪荒体系里的纪年之法,一个元会,就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百亿元会的镇压……

这就是地老天荒了,他苏忘尘都只能呆在粪坑里,不得出来。

这样的惩罚,想一想都令人绝望!

关键是,一旦被镇压,想要死都不可能!

这时候,一百零八条命什么的,反而成为了最大的累赘。

没有这样的存在允许,轮回都不收,三界五行六道都不敢触碰!

这也等同于某种奇葩方向的一种永生,也算是求仁得仁,求永生真得永生了!

苏忘尘浑身发颤,眼中都淌出了血泪,那种炽烈的恨意却丝毫没有掩饰。

这时候,眼见事情恶化,那坐莲女子心中也已经有了判断,顿时立刻冲了出来——无论如何,不能让苏离获取了《八九玄功》,不然就真的无法遏制了!

所以,她立刻挡在了苏忘尘的身前,然后显化出如实质般的身影,在不朽浅蓝面前跪了下来!

是的,跪了下来,三跪九叩!

“弟子孔云曦,拜见不朽浅蓝前辈,还望前辈莫要生气,只因这天皇子这般也是有原因的,并非是他本性如此,浅蓝前辈还请法外开恩。”

这坐莲女子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果然就是苏离之前判断出来的,仙凰孔雀一脉的孔云曦!

不朽浅蓝深深看了孔云曦一眼,眼神平静。

苏忘尘还想说话,那不朽浅蓝道:“苏离可以被废掉,也可以被重新启用。你可以被重用被守护,也同样可以被废掉。另外,在你之后,如风遥,风朝歌都是很合适的人选。

我护道,护道的是洪荒道统,而不是你苏忘尘!

你若冥顽不灵,这所有机缘便自是会重新落回苏离身上。

你若悔改,知晓进退,此事看在孔宣的资历上,我便给孔云曦这小辈一点儿面子,既往不咎!

今后,但凡你有什么风险,我依然会尽守护护道之责。”

这一次,不朽浅蓝的话算是平静了几分。

同时,也算是给了孔云曦一点儿面子,当然也是念在‘孔雀明王孔宣’的因果上才如此为之。

毕竟,在洪荒道统之中有说法——孔宣之上,并无凤凰。

孔宣乃混沌初开之时,天地之间第一只孔雀,天地就是他的父母。他秉承天地精华而生,生而有神,论资历比如来佛祖(多宝道人)也有过之无不及。他们同样在天皇年间就已经证道大罗金仙。论起法力神通,孔雀比之如来(多宝)也分毫不差。

甚至,还有秘辛记录:孔雀(孔宣)出世之时最恶,能吃人,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之。佛祖当时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却被其吸下肚去。佛祖欲从他便门而出,恐污真身;是以剖开他脊背,跨上灵山。而后佛祖又欲伤他命,当被诸佛劝解‘伤孔雀如伤祖母’,故此佛祖留其在灵山会上,封其做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

这样的一段因果,成就了孔雀一脉的绝世地位。

不朽浅蓝给孔雀面子,也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此时,苏忘尘沉默了起来。

那坐莲女子孔云曦立刻示意了姜鸾一眼。

姜鸾立刻会意,直接跑了过来,一把抱住苏忘尘,那亲近和亲密就不用说了。

“天皇子,你可别糊涂啊,一旦那苏离崛起,我们所有人都完了!不朽浅蓝大人乃是真正的圣人般的存在,我们不能不尊敬的!

而且先前她还守护了你,你若是心中有什么想法,你完全都可以在我身上实施!我愿意的,真的愿意!

以你这般才华和能力,世间已经绝无仅有的!

你万万莫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

姜鸾都快哭了,什么手段都用了出来。

似乎还嫌不够,主动的拉着苏忘尘的手,让苏忘尘可以掌握她。

苏忘尘紧紧的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道:“这三生石为何要交予那苏离?为何这一切不能由我来执掌?他既是废物,被逐出的存在,凭什么得到守护和功法赐予?!”

不朽浅蓝没有开口。

那孔云曦则沉声道:“三生石涉及西行浩劫因果,你送是因为你与那苏离……有些因果牵连,只有你最合适。

可你若不愿,我让姜鸾去送也……也凑合。”

不朽浅蓝道:“你送不送?”

苏忘尘沉默了片刻,道:“我的三清一气能力……”

不朽浅蓝道:“送完之后,能力就回来了,但是那苏离会因为赠予,而获得一部分好处。这就是因果平衡——你太令人失望了!”

苏忘尘略微松了口气,瓮声瓮气的道:“我送,送行了吧?!”

不朽浅蓝微微颔首,道:“你若以后继续如此,那苏离变强就真的靠你了!和你接触之后,我忽然觉得,他也挺不错的!希望你再接再厉!”

不朽浅蓝说完,身影便消失了。

苏忘尘呼吸急促了几分,整个人顿时就想要发狂。

而不朽浅蓝那看似随意的一句话,以及对苏忘尘的纵容、警告,却让孔云曦深深的为之忌惮。

这时候,她再次的示意了姜鸾一眼。

然后姜鸾心有所悟,虽略微有些不适,却很快就调整了心态。

随后,这片空间里,孔云曦的身影也没入壁画之中,消失不见。

而那一幅壁画,也在此时彻底的消失了,风化掉了。

密室之中,只剩下双眼血红的苏忘尘,以及紧紧搂着他不让他发狂的姜鸾。

于是,苏忘尘直接拿着姜鸾出气。

“撕拉——”

苏忘尘粗暴了起来,接着手中的仙魂底蕴气息涌出,一把掐住姜鸾的后颈,将她按在了地上。

苏忘尘的表现很狂暴,因而姜鸾也有意配合,因而没有反抗,或者说反抗和挣扎也显得那么的‘楚楚可怜’。

然后……

(此处省略十万字的粗暴‘强大’名场面。)

大半天之后。

苏忘尘神清气爽,而姜鸾则疲惫不堪。

这真的是一只狼。

而且还是一只疯狂的野狼!

姜鸾只觉得以她的神体和底蕴而言,都快彻底的散开了一般。

本就是人生之中第一次化道,却不想遭遇如此之人。

好在,苏忘尘似乎也没有他先前说的那么不堪,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你要的那五色神光尾羽,我已经取了下来。”

又休息了好一会儿,并服用了足足三颗丹药,才恢复了一丝元气的姜鸾,终于开口了。

苏忘尘神色平静的道:“嗯,看到了。”

姜鸾道:“你还是不开心么?”

苏忘尘没有说话。

姜鸾道:“那我再来伺候你一番,顺便我们可以领悟阴阳道韵,这样你也能恢复快一些。”

苏忘尘道:“我一点都不虚弱。”

姜鸾道:“我知道,我都快四分五裂了能不知道吗?我是说你的底蕴可以恢复一些。”

姜鸾提及的是被斩掉的三清一气化盘古能力。

苏忘尘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姜鸾一眼,道:“你竟是愿意主动合道,将自己当鼎炉予以我好处?值吗?”

姜鸾道:“我已经被当成了筹码你莫非没有看出来吗?既然如此,索性诚意一些,岂非更好?更遑论,我依然需要天狼元神,这于我很重要——我既然成了筹码,却也不想当只能活半年的筹码。”

苏忘尘道:“半年么?”

姜鸾道:“是的呢,所以如果你喜欢合道的话,这半年可以多找我。”

苏忘尘道:“我看是你喜欢,毕竟你猛起来我也有些吃不消。”

姜鸾忍不住吃吃笑道:“那我就喜欢看你吃不消的样子。”

苏忘尘道:“那我便让你先吃不消,来吃大餐!”

姜鸾忍不住还是呈现出了一丝娇嗔,白了苏忘尘一眼。

苏忘尘见状,不由露出一抹笑意,道:“怎么,不乐意了?你咬我啊!”

姜鸾轻哼一声,道:“来就来,谁怕谁!”

然后……

(此处接着省略百万字的名场面。)

这一次,姜鸾的确是非常主动的合道,而且确实也是在帮助苏忘尘主动的恢复。

这般过程之中,姜鸾也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和苏忘尘一起,暗中对付苏离。

这想法一提出,两人沆瀣一气,当真是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于是,两人的关系就这么的更好了。

苏忘尘也算是因为姜鸾的这条通往她心灵的通道,也反向的打开了心灵,暂时的接纳的姜鸾。

而姜鸾,倒是也非常有诚意的拿出了五色神光的那一根凤凰尾羽。

这是姜鸾身上生长出来的、蕴含因果的至宝。

没有了这东西,等同于她蕴含的洪荒因果,几乎都丢了九成九以上。

不过苏忘尘却没有觉得可惜。

这东西在姜鸾身上,没什么大用。

但是这尾羽,代表了一缕五色神光,是可以被系统运用的。

苏忘尘也不客气,收了这尾羽之后,直接将其收入到系统空间之中。

之后,他会亲自动手,单独的利用系统的能力来将此物化作五色神光。

虽然说只是五份其中的一份,这样并不全面,不过关系不大。

有天机值、因果值、功德值和造化点,有《皇极经世书》和系统商城,想做的什么事儿,就没有什么做不成的。

此时,将这蕴含玄黄气息的黄|色凤凰尾羽收入系统空间之后,苏忘尘拍一下姜鸾。

姜鸾立刻配合了起来。

然后……

此处……

又是半天的时间。

随后,镇魂碑的气息已经呈现而出,显然,这是镇魂碑要出世了。

苏忘尘和姜鸾打斗得难解难分。

最终,苏忘尘还是更胜一筹,姜鸾兵败如山倒。

“看来你失去了那凤凰尾羽之后,的确是不行了,之前与我一战,还能坚持十余个呼吸。现在三个呼吸都不到就败北了。”

苏忘尘鄙视的看了姜鸾一眼。

这姜鸾不行啊,看样子得多多操练才行。

苏忘尘以眼神示意,同时心情终于也‘好’了起来。

“见到你振作起来,我这才终于放心了,便是多与你操练一番又算得了什么?我既然成为了筹码而跟了你,也只能祈求你越发强大,这样我才能不再成为筹码,才可以有那么一点儿地位可言。

哪怕我只是你身边的一个婢女,一只狗,那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吗?”

姜鸾搂着苏忘尘,手也有些乱来。

但是她的话,还是发自真心的。

即便是孔雀、凤凰,终究也是这种命运。

这般的世界,谁又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相对而言,姜鸾也并不觉得委屈了,毕竟跟的是天皇子,是不朽浅蓝守护的因果核心传承者,目前是最优秀的存在,甚至没有之一!

在姜鸾的眼中,什么苏离、风遥和风朝歌,那都是苏忘尘的备胎!

原本,那苏离确实能算当世第一,可惜缺点明显,不堪大用,最终废掉了。

如今,天皇子苏忘尘,才是真正的万界奇男子,放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甚至另外那一边,也是绝顶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她一只背负五色神光因果的小杂毛鸡,能一亲芳泽有一番露水姻缘,其实已经是很大的福泽了。

这些东西,或许苏忘尘不以为意,可姜鸾心中明白。

苏忘尘说她是只杂毛鸡——这就是事实而不是嘲讽!

尽管再看苏忘尘看来,这仅仅只是戏谑与嘲讽。

苏忘尘抬手拍了拍姜鸾的……然后淡然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薄情寡恩,更不会真的颓废,只是一时间遭遇这般事情,有些心性难平难以接受罢了。

不过这般确实也有些丢人,那么,是否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呢?”

姜鸾主动的融入苏忘尘的怀中,柔声道:“没有,如这样的存在,别说是我,便是大人……其实也是不敢忤逆的。

我们原本以为,所谓的不朽浅蓝,不过一缕地仙仙魂罢了。

却不想……

这最起码应该是准圣级别的存在,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真正的大能……

可无论是哪一位,却也远远不是我们能招惹得起的。

如此……连大人先前都三跪九叩直接以晚辈自居,以后辈行礼,天皇子你敢如此对峙,已经是极其厉害的了。

这些都是真心话——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丢脸,更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尴尬的。

因为当时的我真的差点儿吓死了。

我姜鸾自问也是不怕死之人,但是面对那种圣人般的威凛,真的是有股子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那是灵魂的恐惧,我控制不了——也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其实很不堪,很胆小。”

“那么,还能站着和不朽浅蓝前辈如此理论,甚至出言冒犯……那真的是无法想象。

就是这般的无法无天,却反而让当时的我彻底的心动了——甚至愿意如飞蛾扑火,直接扑向你,哪怕粉身碎骨,香消玉殒又何妨?

而当时,真的,我和那位大人都已经认定,你真的完蛋了,这片天都崩塌了。

可是,你仅仅只是受到了一次削除能力的惩罚,而且还是临时削除而不是永久削除。

而给予那苏离的也只是一缕‘三清一气化盘古’的好处而不是全部的好处。

由此可见,这其实已经是很重视的表现了。

也是因此,大人发现有机会了,这才立刻求情。

果然,那不朽浅蓝前辈便立刻给予了你机会。

说到底,还是非常非常重视你的,若非如此,说真的,就这种话,换个人对我说,我都必定杀他全家,杀他全族了!”

姜鸾似乎生怕苏忘尘受到刺激,是以小心翼翼的说着。

说着,还主动的奉上了香吻。

苏忘尘沉默了半晌,才忽然道:“是不是觉得我很鲁莽,很蠢?其实不然,既然我们这般关系,我也决定以后天天狠狠操练你,那也不忌讳告诉你一些事情!”

苏忘尘说着,就见姜鸾露出了震惊之色。

苏忘尘道:“你姜鸾,十一层智力接近十二层,而我苏忘尘,十三层智力接近十四层,觉得我很傻?很疯狂吗?

不,恰恰我就是要这样挑衅,告诉不朽浅蓝我的态度,告诉她我不是苏离那怂逼,什么都愿意付出。

想要我付出,那就要付出绝对的代价!

这个世界,包括这所有背后的因果、布局都是如此,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不想被人打压,就主动的打压别人!

就像是你和我现在一样,你不想被我压,那就压我!

总有人要打压别人,也总有人要别人被压!”

苏忘尘说出了这一点。

这话说出,姜鸾才无比的震撼。

一个疯狂、变态之人可怕,但是可怕得有限!

但是一个疯狂、变态之人若是还智力无敌,那才是真的可怕!

这时候,苏忘尘又道:“我隐约察觉道我应该是中了很大的因果、囚笼,所以死我是不在乎的!只要能死穿,多半就能跳出囚笼布局!

所以但凡谁能弄死我,我真的会感谢他八辈祖宗!

因为以我目前的能力而言,我便是自斩都无法杀死我自己,不朽浅蓝也不会坐视不理让我自斩!

有那苏离一番因果,如今不会有我这苏离第二!

更遑论,苏离做过的事情,我不屑于去做。

我这般,也是试探一番那不朽浅蓝的姿态而已。

所以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不断的去招惹无比强大的敌人——要么我打死敌人,获取更大的各种好处!

要么敌人打死我,我直接死穿就跳出去了!

无论存在与否,无论是否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无所畏惧,我死穿了,将我当棋子的那批人,也全部得棋局崩盘,彻底费尽心机!

更遑论,这样做也让我很舒服,可以真正的做到念头畅达,随心所欲!

就像是我想操练你,那我随时都能操练你一样——之前的手段我还没真正的动用底蕴!

如你,我只需要定身术与天地法相,便能想让你如何你就得乖乖如何。”

苏忘尘语气霸气,话语却无比有说服力。

这些是真的吗?

如果忽略他乃是苏离分身的事实的话,那一切都是真的。

可如果谁能知道他其实就是苏离分身的话,那这一切的话就都是骗人骗鬼骗一切的。

苏忘尘之所以这么说出来,当然不是自爆,恰恰反而是一种真正的‘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这反而恰恰是一种最稳定、最值得投资的心态。

特别是,这种心态让姜鸾知道了,无论姜鸾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都一定会将这样的信息传递给孔云曦。

因而,接下来就不会有什么强者在苏忘尘面前蹦跶了。

别人都恨不得到处碰瓷呢,结果还有神灵送上去?或者是去找苏忘尘的麻烦?

这不是找不自在甚至是找死又是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