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叶凡秋沐橙小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苏逸分明看到叶夏萱眼中一抹紫光闪烁,身上气息变得无比内敛,全神贯注地控制着最后一份材料放进炼丹炉中。

嗯?

这是找到感觉了?

苏逸沏了一壶茶在旁边看着,按理说,以叶夏萱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炼出九落灵寒丹的。

按道理来说是这样的。

但叶夏萱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而且有天道庇护,炼丹炉也是极品中的极品,除了苏逸的神农鼎和太上道德天尊的炼丹炉,她用的炼丹炉绝对算是最好的了……

万一出现奇迹呢?

叶夏萱因为修炼的功法特殊,体内灵炁可谓连绵不断,再加上这几日的适应,竟然完全适应了炼丹所产生的消耗。

唐七夜这些年疯狂收集炼制九落灵寒丹的材料,给叶夏萱的材料算得上足量的十份,可叶夏萱却强行分成了其中九份分成了九十份,只有最后一份是足量的。

这是已经想好了前九十次会失败,最后一次来一个破釜沉舟。

苏逸也有注意到,前九十次,叶夏萱有注意调整材料的比例,一次次地失败,最后对比例控制和火候控制,妙至巅毫。

这九十次,最后两次,她也炼出了两颗缩小版的九落灵寒丹,但因为材料分量不足,导致这丹药也不可能有太好的效果,最多也就是抑制火毒造成的彻骨之痛,说是废丹也不为过。

现在已经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了。

苏逸在

经典肉伦怀孕 叶凡秋沐橙小说

想一个问题,叶夏萱有天道庇护,跟他很是亲密,先天鸿蒙紫气融合神魂,气运可以说逆天了,她这一次炼丹若是成了,究竟算正常还是不正常?

叶夏萱这次炼丹的速度并不快,头两次炼成两颗缩小版,也让她多了些许信心。

炼丹投入了全身心,忘却了天地。

叶夏萱这几日修为也是暴涨,之前没能炼化苏逸的精华,在仙炁用尽之后,便下意识地主动炼化,五日时间,她再次突破到了凡仙三品。

此番炼丹,一炼就是十天,唐七夜已经在宅子外面等着了,他偷偷朝里面看了一眼,就看到叶夏萱还在炼丹。

那全神贯注的模样,让他安心了不少。

他这是没看到叶夏萱头之前炼丹炸了的场面,如果不是炼丹炉质量好,苏逸又在旁边看着,估计这宅子都给炸没了。

最后那一刻,叶夏萱竟然从指间逼出一滴精血,血落入炼丹炉中,霎时间天宫上方彩云升腾,银河系的各大行星之力降临。

苏逸都忍不住挑了挑眉,他也没想到,叶夏萱竟然还能引起这等天地异象。

仙界各方大神全都看着这一方,震惊不已。

“这是哪位仙帝丹成了?”

“竟然在二重天!难道是哪位仙帝在二重天炼丹?”

“仙帝炼丹引起这等景象也实属正常,就是不知是哪位无聊到去二重天炼丹。”

仙界无数强者的目光都落在了二重天,却不敢用神识查探,也不敢轻易前往,怕扰了这位仙帝。

叶夏萱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最后这一刻,星辰之力汇聚她的精血,带动着鸿蒙紫气的力量,以及炼化苏逸精华之后的神秘力量汇聚。

一切的一切,聚集在宅子上方轰然落在了炼丹炉中。

“轰!”

炼丹炉发出巨大的轰鸣,炽眼的神光照耀九天十地。

叶夏萱竟然被巨大的气浪掀飞出去,苏逸看了一眼炉子里面的丹药,还差一点才成,或者说,算是废了。

这些材料根本就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当那些力量全部融入炼丹炉中,丹药直接碎成了粉末。

本来算不得多高级的丹药,叶夏萱竟然拼命了。

动静闹这么大,丹还废了,材料全报销。

苏逸倒是没想到叶夏萱为了炼丹会这么拼,用出了苏逸教她的星辰丹诀。

苏逸教她的丹诀都是分境界的,星辰丹诀至少也是大罗金仙才能用的丹诀,她一个凡仙竟然直接动用这种级别的丹诀,还用上了本命精血。

要不是炼丹炉属于极品法器,她各种外挂在身,丹诀用出,人都会被抽成干尸。

苏逸倒也没一点慌乱,本来修仙就是逆天行事,顺应天道法则,遵守境界?

那叶夏萱就注定很难有更高的成就。

令苏逸感到意外的倒不是叶夏萱引起这么夸张的天地异象,他真正感到意外的是,叶夏萱为了炼丹居然拼命了。

以前叶夏萱修炼可是很佛系的,跟人打架直接躲炼丹炉里,这一点就看得出端倪。

可她现在居然为了炼丹而拼命……

苏逸接住叶夏萱之后,并没为她疗伤,至于丹炉里面炼废了的丹药,他也只是弹出一滴茶水,原本已经彻底废了的丹药在炼丹炉中快速融合重组。

叶夏萱此时已经彻底昏死了过去,炼丹炉中,在丹药重组的瞬间,整个仙界响起一阵道音。

原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齐齐闭上了眼,大道之音,却是不同于此间天道的大道,让人内心颤巍,却难以捕捉。

仙界数亿生灵匍匐在地,望着天边,凡是曾经的人族,皆感受到灵魂收到道音牵引。

玉帝站在天阙,望着苏逸住宅方向,神情激动,嘴里喃喃细语:“师尊,是你吗?”

灵山佛殿,佛祖万相变幻,内心已然生出不安,他能感受到这独特的道韵。

同样,他记得当年苏断魂并不太喜欢他,同样不怎么喜欢佛教。

或是觉得他不吃肉,又或是觉得他太无聊。

在得知苏断魂归来,佛祖与另一位大神签订了契约,并且努力争夺天道守护者的身份。

但现在看来,苏断魂已经衍生出自己的道,而且闻这道音……

他甚至怀疑,苏断魂已经超越了天道。

苏逸也没想那么多,他不过是用最简单的方法保住了叶夏萱这颗丹药。

他有一瞬间是想给叶夏萱长个教训,但想了一下,那叶夏萱岂不是会哭得像个没有胸的孩子一样?

想了想,算了吧,让她丹成也无妨。

至于昏迷的叶夏萱,苏逸用了最原始的办法,掐人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