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院达达兔 小说h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果然如此,长觉与胤荣心中同时浮起这句话。

两人之前的小算盘,因为觉庆的野心勃发,只得全部推倒重来。

如果下一任足利将军是从真言宗还俗上位,那么对真言宗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真言宗终于可以去京都,与天台宗掰掰腕子。

但这件事的风险也太大了,长觉看向胤荣,不免有些迟疑。

胤荣倒是当机立断,问道。

“觉庆法师,您若有心还俗,真言宗自然不会阻拦。但前路难行,您是否考虑清楚?”

长觉明白过来。

胤荣说得对,觉庆如果铁了心要去争一争将军之位,真言宗是拦不住的。与其阻拦结怨,不如送她一程,结个善缘。

兴福寺会怎么做,还得看觉庆自己。这三封信就是三个选择,她到底要怎么选?

觉庆说道。

“三好家咄咄逼人,细川家绵里藏针,都不是真心待我。依我看来,还是明智光秀的话最具善意。”

觉庆的说法,两尼也是点头认可。

三好细川两方的态度昭然若揭,就是要把觉庆抓在手中当做筹码,心思自私自利。

明智光秀却是坦然相告,并提出行之有效的建议,她希望觉庆去南近江找和田惟政与仁木义政。

足利义辉为了对付六角家,派遣和田惟政去往甲贺郡,和甲贺众交涉。又派仁木义政率领足利马回众驻扎坂本城,威慑六角义治。

她们两人一个负责外交,一个负责军事,都是足利义辉最信任的直臣,足利马回众更是足利家仅存的军事力量。

但凡觉庆有一丝野心参与幕府政治,夺取将军之位,最好的选择当然是抓牢这些足利家的基本盘。

觉庆就是看了明智光秀的信,觉得自己有成功的可能,才真正燃起成为天下人的野心。

足利义辉是死了,御所是烧了,但足利马回众还在,坂本城还在。足利家并非一无所有,还有遗产可以被觉庆继承。

她的选择让长觉法师觉得很不错,于是说道。

“你若是想走,就走吧。我会敷衍各方,为你争取时间。”

胤荣说道。

“觉庆法师出行,人身安全必须确保。

宝藏院有一弟子名为可儿吉长,枪术不凡。可儿家是美浓三人众之一,稻叶良通的家臣。

织田家拿下美浓国,政局不稳。其母可儿吉家担心美浓有变,让她暂居宝藏院勿归。

觉庆法师若是不嫌弃,我让可儿吉长保护您前往南近江,也算是宝藏院为您尽一份心。”

觉庆双手合十作揖,谢过胤荣,说道。

“我有意写一封回信给明智光秀,恳请座主帮我转送。

南近江之路必然要经过斯波家领地,我需要有一个靠得住的人助我过关。”

长觉点头答应。

“没有问题,我会尽快把信送给明智光秀,但你真信得过她吗?”

这两年筒井顺庆对兴福寺步步紧逼,长觉向斯波家求援的请托,都被与筒井顺庆交好的明智光秀拦了下来。

尼子胜久有心帮兴福寺一把,但当初斯波义银离开近幾

神马影院达达兔 小说h

,是把斯波家的外交权给了明智光秀,她不方便越俎代庖。

长觉对明智光秀没有什么好感,很讨厌这个口蜜腹剑的斯波重臣。

觉庆与她想得不一样,说道。

“我听闻将军生前,最信任的两位陪臣,其一是和田惟政,其二就是明智光秀,常常赞赏两人忠诚可嘉,是幕府内外的表率。

从明智光秀来信的坦诚可见,她的确没有辜负将军的恩情,是一名忠于幕府的好武家。”

幕府除了世代效忠的幕臣一系,将军也时常会从各地大名留在京都的家臣中挑选一些可用之才,参与幕政。

和田惟政出身南近江六角家,曾是六角定赖的家臣,亦是幕府与六角家之间沟通的桥梁。

明智光秀也类似,是斯波家派驻京都的重臣,为将军青睐重用。

天下武家理论上都是将军的臣子,足利将军时常使用陪臣参与幕府事务,亦是制约幕臣的手段。

明智光秀表现出对足利家的善意,觉庆并不意外,甚至觉得日后可尝试重用这位心存忠义的陪臣。

但胤荣却听得不是滋味。

她看看长觉,再看看觉庆,总觉得这些整日诵经的高尼太单纯,把武家政治看得肤浅。

长觉对付一个筒井顺庆,已经是手忙脚乱。要不是宗教地位独特,她早被筒井顺庆弄死了。

觉庆与长觉相比,更显稚嫩。

这位一乘院门迹大概以为足利将军是什么一言九鼎,众望所归的天下之主。自己出山登高一呼,四面八方的武家就会高呼效忠吗?

事情要是这么简单,足利义辉何至于惨死二条城?三好家上洛,直接摸进京都,将军竟然茫然不知,这背后的水可深着呢。

武家政治的腹黑无耻程度,远超这两位常年礼佛的高尼想象。足利将军之死,京中武家脱不了干系,也许一个干净的都找不到。

胤荣摇摇头,还是没有说什么。觉庆两颊飞霞,双目发光,这是对未来的憧憬。自己一盆冷水浇下去,于真言宗没有好处。

不管这位足利双生女能不能成事,真言宗这时候只能说好听的,绝不能谏言劝阻。以免恶了双方的关系,对宗派不利。

三人商议片刻,觉庆手书一封给明智光秀,等候她的协助。

———

当觉庆的信被送到明智光秀手中,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明智光秀将藤林椋叫来,把信给她,笑道。

“这位觉庆法师的确是个不错的人,我发现自己竟有点喜欢她了。

要是幕府中多一些像她这样的好人,我会轻松很多。”

藤林椋看完信件,也觉得此人幼稚。

这位觉庆法师竟然会因为明智光秀一封道貌岸然的劝告信,就把其当成了可以相信的忠臣。

她甚至将自己离开兴福寺去往南近江的行程,托付给了明智光秀这个外臣,简直不可思议。

若是藤林椋来办这件事,绝对会瞒住所有人。偷偷带护卫伪装成平民,走山路小道离开兴福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明智光秀倒是对这位觉庆法师另眼相看,这么一个妙人成为新的足利将军,貌似不错。

她说道。

“既然觉庆法师认为我是足利家的忠臣,那我也不好辜负了她的这番期盼。

这件事交给你,帮她一把。让她顺利通过斯波领,抵达坂本城。”

藤林椋哭笑不得,她虽然不知道明智光秀与藤林杏暗中做了些什么,但明智光秀绝对不干净,这位觉庆法师根本就是所托非人。

但她不会拒绝明智光秀的命令,只是小心问道。

“大人,这件事要瞒着尼子胜久大人吗?”

明智光秀笑了笑,藤林椋到底不是藤林杏,为人还是很谨慎的。

“不瞒,有难处还可以找柳生组帮忙。

我明智光秀做事光明磊落,尼子胜久若是有什么疑惑,让她直接来问我吧。”

尼子胜久负责近幾斯波领内务,目付柳生宗矩与其麾下柳生组受她辖制,领地内的事务躲不过目付们的眼光。

中同组如果要刻意躲避,也不是瞒不住,但没有这个必要。

明智光秀已经收到尼子胜久的信件,请她与前田利益到多闻山城见面,接待来访的细川藤孝。

这是一场鸿门宴,所有人都知道明智光秀在耍花样。如今京都大乱,明智光秀要给出一个交代。

开诚布公的时候到了,摊牌吧。

———

多闻山城,是尼子胜久督造的斯波义银居城,位于多闻山一带。

这是一座典型的山城,沿山势挖出梯田般的土垒连郭,再用石垣加固,在山顶的本丸是防御核心,本丸的天守阁可以鸟瞰全局。

当初斯波义银下令建造,自己便离开了近幾去往关东,直到山城完工,他还没有回来。

这次近幾斯波领三巨头接待细川三渊两家的代表细川藤孝,双方的正式会面放在尼子胜久的郡山城不合适,干脆在多闻山城举行。

细川三渊与斯波家组成了幕府地方实力派的主体,势力大衰的畠山高政地位越来越低,近乎附属。

京都大乱,明智光秀在中间做了什么手脚,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但知道是知道,表面上谁都不肯承认自己知道。

要是知道三好,六角,伊势三家勾结,对将军不利,她们为什么不向将军示警?冷眼旁观就是心存不轨,是叛逆!

大家都是幕府的忠臣,谁肯承认自己对将军不忠?那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的好武家。

此次会面是要在斯波义银回来之前,给京都之乱定性,让明智光秀负责把锅背好。

对于这些人推锅的小心思,明智光秀是心知肚明,又嗤之以鼻。

尼子胜久也许无辜,没想到明智光秀会下狠手弄死将军,但细川藤孝,前田利益真的一点不知道?

这两个混蛋觊觎主君美色,对明智光秀的行动袖手旁观,甚至暗中推波助澜,就为了满足自己的阴暗私欲,甚是无耻。

真揭开老底,谁比谁干净?

数日后,尼子胜久与明智光秀,前田利益在多闻山城的天守阁,接待了细川三渊两家代表,细川藤孝。

双方对三好大逆一事充分交换了意见,增进了相互之间的了解。对京都现状表示关切。

———

多闻山城,天守阁。

厅中主位空缺,是对斯波义银的敬意。斯波家三重臣坐在左侧,细川藤孝坐在右侧。双方呵退左右侍奉的旗本,可以畅所欲言。

细川藤孝扫了眼明智光秀,见她漫不经心的模样,心中冷笑。

这腹黑女真是好本事,把各方耍得团团转。足利义辉估计到死都没弄清楚,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她就是错在相信了这个阴人!

细川藤孝与三人见礼之后,直截了当说道。

“京都事变,将军遇难,细川三渊两位家督非常震惊。这次我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

其一,足利将军家蒙难,家业倾覆在即。

作为足利一门的族亲,母亲希望我把兴福寺的觉庆法师带回家中保护,以防三好家丧心病狂,加害足利遗孤。

第二,细川三渊两家有疑惑,需要明智光秀大人解答。

公方大人将伏见城托付给您守护,为何三好上洛当日,您的伏见城会兵不血刃就被三好家拿下?

蜷川亲世负责二条城的守备,为何她的军势会远在丹波国领地,让足利将军独自面对三好大军?

明智光秀大人,你能否给细川三渊两家一个交代?

斯波家是幕府地方实力派之首,我们非常尊重斯波家,还请你的回答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

尼子胜久忧心忡忡,看向明智光秀,不知道她会如何辩解。

斯波义银在上次近幾之战中军功卓著,在谈判中为细川三渊两家争取了很大

神马影院达达兔 小说h

利益。斯波家才能折服两家,成为地方实力派之首。

斯波细川三渊三家集团,是地方实力派的核心,明智光秀要是解释不好,会造成很大麻烦。

细川藤孝要的就是明智光秀解答不好,不管明智光秀如何狡辩,细川藤孝都不会放她过关。

将军之死这个锅虽然是所有人一起搭手促成的,但谁都希望自己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三好家与伊势家的污秽洗不干净,其他各家也或多或少参与其中,最少也是见死不救的罪过,但谁都想把自己洗成纯洁的小白兔。

怎么洗?那就是先指责别人是王八蛋。只要嗓子粗骂得响,那么自己就肯定是好人。

另外,细川藤孝也存着一点自己的私心。

将军死了,明智光秀脱不了干系,那么斯波义银回来要怎么安抚地方实力派呢?

斯波细川三渊三家集团共同进退,是建立在幕府稳定的基础上。现在将军没了,幕府乱了,以前谈妥的条件已经不合用了。

斯波义银要想稳住细川三渊两家,就得拿出诚意来。既然将军短命没福气,斯波义银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别人,例如细川藤孝?

武家政治联姻原本就是常事,幕府未来晦暗不明,地方实力派联姻自保,亦是情有可原。

细川藤孝这点小心思,明智光秀还没说话,旁边的前田利益已经察觉不对。

她哼了一声,说道。

“细川藤孝大人,你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咯?”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