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小说 零零性性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太阳西坠,天际省南边雪漫领,光线渐渐黯淡了下去,山林里吹过的冷风带来一阵稀薄的雾气,徐缓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打破了乡间的宁静。

一支马队沿着蜿蜒的小道行来,一共六名骑士。

他们的外形并非诺德人那般金发而强壮,身材普遍瘦削,领头的穿着轻薄的黑色丝绸长袍,脸型狭长、颧骨突出,下巴呈三角形,耳朵微微发尖,目光冷峻、面容威严,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傲慢。

其余人则腰佩戴宝剑,穿着精致却不乏防护力的精灵轻甲,目光机警地四下打量。

他们中央,一匹矮脚马拉着一个木笼囚车,缓缓随着马队前进。

性小说 零零性性

笼子里的男人又是一个典型的诺德人,满头金发又脏又乱,脸部棱角分明沾着尘土和泥垢,脏兮兮的布衣下,都是遭到拷打后的伤口,他正有气无力地躺在笼子里,眼神黯淡而绝望,若不是胸口微微起伏,大概会被当成一具尸体。

距离车队数十米外,一棵苍翠的赤杨上静静地蹲伏着一道人影,异色瞳孔扫过几个护卫,闪过一丝寒光。

“这就是所谓的梭默啊…”

当初让帝国签订《白金协议》,禁止诺德人信仰塔洛斯的始作俑者。

也是挑动乌佛瑞克建立风暴斗篷,叛出帝国,让天际省内耗的幕后黑手。

眼前这六位梭默,都是高精灵。

相比于诺德人和暗精灵,他们的种族天分又有所不同——

高贵天性:高精灵天生在魔能方面拥有出众天分,魔能上限提升五十点,主动激活后将在一分钟之内回复百分之五十的魔能。1次日

不过坐拥如此天分,其中施法者却仅有领头穿着最为奢侈的家伙,以及他左手那位。

“两名法师,四个梭默剑士。正好,让我新学的能力派上用场!”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插手这起事件,罗伊自然不会犹豫。

心念一动,手中多出一枚手弩。

食指轻轻扣上扳机,眼睛瞄准掌握恢复系法术的那位梭默。

“嗖—”

一枚弩矢在半空中一闪而逝。

“砰!”

马车队中突然骤然出一阵闷响,猝不及防之下,左侧梭默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侧腰的轻甲,轻薄的甲胄瞬间向内凹陷,而他整个身体从马背上摔倒地面。

好巧不巧的摔倒了颈椎,脖子向着侧面弯曲出一个夸张的弧度,一声不吭地咽了气。

“嗖—”

几人惊骇至极地跳下马背,躲到马匹一侧掩护。

然而第二发箭矢先一步击中领头的梭默。

“砰!”

箭矢被一层淡绿色的保护膜给弹开。

而领头的男人瘦长的身体腾空而起,高喊惊呼着坠下马匹!

随即,他金黄的瞳孔瞪得浑圆,一道披着皮毛甲,身形修长,脸上缠着蒙面的人影撕开身前的空气,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眼前。

梭默法师久经沙场,反应神速,丝毫没有任何迟疑,近乎于后发先至地指尖闪烁魔力光芒,挥手冲突袭者丢出一道魔法光团。

而罗伊瞬间感觉身形一沉,体表黑光泯灭,赫里欧法印被法术力量击破,同时一股诡异而坚韧的魔力禁锢住他的身体。

虚空中仿佛有只无形的巨手将他包裹在掌心,五指合拢压迫他的身躯、四肢,让他浑身麻痹,甚至动不了一根指头!

猎魔人呼吸困难,脸色发红,然而眼神仍然镇定。

“唔—”

四名持剑的梭默趁机拔剑朝他冲来,挥过半空的利刃闪烁着致命的光芒。

梭默法师屁股坐地双腿向前蹬踹,以极为别扭的姿态后退拉开距离,双手令人眼花缭乱地勾勒一枚雪花状的纯白符文。

符文落到罗伊脚下。

“咔嚓—”

一大片冰霜爆开,气温霎时间降低几十度,彻骨之寒从足底传来,向上蔓延、皮靴和裤子浮现惨白晶莹的冰棱,猎魔人被冻得牙齿打颤,嘴里嘶嘶抽着冷气。

而四名挥剑的梭默冲到他身前不足两米,四把钢剑或是劈砍或是戳刺,呼呼作响。

猎魔人眼神一冷。

震慑!

地面涌出一片膨胀的黑影。

一团鼓动着滴血的猩红腕足的章鱼钻出了虚空,浑身婴儿嘴似地吸盘迎风开合,迎着四道袭来的人影向着周围散开,地面被抽打出无数沟壑,泥土四溅。

啪!

四名梭默连带武器,毫无反抗之力被缠成大粽子。

触须举着他们凑成一团。

人肉盾牌般挡在猎魔人身前。

已经爬出五米开外的梭默法师念诵着一种尖锐刺耳的咒语,尽管他眼神惊恐,双手动作却丝毫不慢,往那头噩梦一般的恐怖章鱼一指。

噼里啪啦!

惨白的电弧冒出梭默的掌心,跨过半空,形成一条刺痛眼球的以超高频率扭动的电蛇。

“砰!”

触须炸裂。

却有一大片跃动的火焰涌了出来,照彻了夜空。

梭默哀嚎着脱困,带着冲天火光四下乱窜、倒地打滚,始终无法熄灭附骨之疽的火焰!

猎魔人从这火焰后走出,掌心捏着一枚熊熊燃烧的火球,与梭默法师眼神对撞。

“呼哧——”

“砰!”

罗伊推出怒焰火球,火焰却被法师体表一层淡绿色的屏障抵挡!

法师掌心喷出一条高温的火舌,持续不断烧灼着面前的锥形区域,一边后退一边蛇形走位,火舌牢牢锁定猎魔人。

燃烧之手既是进攻,也是防守。如果要靠近他,必须经过这条锥形火柱,惨遭烈焰焚身之痛,大部分人走不到他跟前,便丢失生命。

然而火焰尽头,被映红脸庞的猎魔人蓦地深呼吸,

凄凉的夜色下,空间泛起涟漪,一头雄壮如山的披甲黑龙隐隐出现在罗伊身后,

随着他的动作,张开猩红大嘴!

“伏斯!”

地面犹如爆发了一场飓风海啸,火焰被气流吹得倒卷,烧上法师的身体,而他来不及痛呼就被马车撞中般腾云驾雾地飞出十几米远。

重重坠落在地,没了动静。

他面颊浮肿,躯干恐怖地扭曲,嘴角渗出血迹,其中夹杂着大片大片内脏碎片,皮肤之下的骨骼和血肉统统被震散!

火焰包裹着尸体静静燃烧。

击杀福尔塔罗·叶文,经验值+200,猎魔人lv12(102012500),你已经杀死足够数量的生物——屠戮lv7→lv8

(血腥气息:进入你身周3米范围,发起进攻的敌对生物,有百分之20(锁定)的概率受到杀戮的气息震慑,若意志属性不高于你,则暂时丧失身体控制权最多3秒。

你对狩猎过的生物伤害永久性增加百分之30→35。

震慑:主动释放杀戮的气息震慑身周3米内的单个、多个,或者全部目标,并进行强制意志检定,若他们的意志不高于你,将失控最多3秒。冷却时间2→1.5分钟。

注:该技能会随着你杀戮生物的种类以及数量升级。

“辛特拉之战杀了那么多人,到现在屠戮才升级,以后干脆直接用技能加上去算了!”

罗伊跺了跺脚,抖去裤子上的白霜,膝盖以下冷的要死,受了些冻伤。

他随手召唤出一头地狱犬,地狱犬得到命令不停喷火,配合猎魔人的伊格尼·怒焰,将六具尸体统统引燃,把泥土草坪烧出焦痕。

“砰!”

罗伊一记阿尔德震散马车车架弄断附近几颗赤杨,又朝着地面连续轰击,尘土飞扬间浮现无数凹坑。模糊的龙爪印逐渐成形。

整个现场布置得好似遭到巨龙突袭!

“你是谁?”木囚笼车里的索拉德勾拉着栏杆,瞪大眼睛,惊喜地问,“救救我!求你!我会感激你的!”

而罗伊只是冲他温和一笑,五指勾勒出倒三角符咒。

索拉德神色呆滞,脑子里涌了一大段激烈而残忍的画面。

最后身体一晃昏睡了过去。

罗伊遗憾地看了眼梭默身上的精灵甲,潇洒离开。

……

“呼…吸…”

片刻后,乔·战狂从马背上跳下,抵达现场,目光扫过满地狼藉的尸体,泼洒的鲜血、焦尸,还在燃烧的木板车、路边遭到巨力撞击断裂的树干。

“塔洛斯显灵了吗?惩罚了这该死的梭默!”

他冲近囚笼,找到钥匙,打开了笼子拖出了索拉德,啪啪拍了他脸两掌,

“醒醒,索拉德,兄弟

性小说 零零性性

来救你了!”

“啊!龙,巨龙!”索拉德靠在他膝盖上双手乱挥,表情恐慌好似受到极大的惊吓,“龙来了!”

“哪里有龙?你安全了,索拉德!梭默再也无法伤害你!”

然而他话音刚落下,

哒哒的连绵不断的马蹄声从不远处洛利克镇的方向传来。

背着战锤战斧、气势汹汹的两伙人马路边显露出身形。

为首的两人分别是面容阴沉的奥弗瑞德·战狂,以及天空熔炉的掌管者,白发苍苍的厄伦德·灰鬃!

他们目光随意一扫,瞳孔收缩。

“天呐,索拉德!塔洛斯保佑!我就知道你还活着!”法利亚提着裙摆,哭哭啼啼地从人群中冲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伤痕累累的男人,“孩子,我们来迟了,你受伤了吗,哪里不舒服?”

“瞧瞧你瘦的,那天杀的梭默,究竟怎么虐待了你!”

“法利亚、厄伦德、阿武斯特恩,我没事,只是身体有点虚弱外…”索拉德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目光转动,两队人马开始检查那些死去的梭默。

“没事就好,我的兄弟,以后别干那种蠢事!”另一个年轻清秀的女人冲了过来,先是重重地跟他拥抱了一下,然后泪眼朦胧地转向乔·战狂,

“你怎么敢啊,混蛋!一个人逞英雄是吗?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要是不在了,我该怎么办?!”奥菲娜·灰鬃绿色的眸子注视着爱人英俊的脸庞,再也顾不得在场有些什么人,再也顾不得梨花带雨地扑进了他怀里,乔也情不自禁搂紧,一手安抚地拍打她的后背。

而战狂家族的领头者,奥弗瑞德脸色难看至极,

“乔,战狂家族的规矩还记得吗?”奥弗瑞德大步流星冲过去,右手死死捏住他的衣领,狭长的眼缝里快要喷出火来,“我是怎么跟你交代的,别跟家族添乱!你偏偏要跟我对着干?竟然敢一个人来找梭默的麻烦?!”

“你翅膀硬了是吗,还是喝酒喝多了把自己喝成了弱智,怎么敢背叛家族?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被逐—”

身材高大,身形挺拔的厄伦德·灰鬃一把推开奥弗瑞德的手,打断他的话,“你们果然知道我儿子的下落,还一直藏着掖着!当帝国的走狗还嫌不够丢人,还要给梭默磕头?杀了他们又如何?”

“现在这叫死无对证!”

“至于你乔·战狂,”厄伦德坚韧厚实的手掌拍了拍的肩头,褐色眸光露出一丝认同之色,颇有一种老丈人看女婿的意味儿,“我以前认为你和战狂家族一样掉进钱眼里变成了市侩的商人和懦夫,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让我刮目相看!”

“单枪匹马杀死六个梭默,我承认我小瞧了你!你是个真正的诺德汉子!”厄伦德目光在奥菲娜和乔之间一转,“如果奥弗瑞德把你赶出家族,我给你一个建议,加入灰鬃!多一个人我们绝对负担得起,到时候我还把奥菲娜嫁给你!”

年轻女孩闻言顿时喜上眉梢。

而乔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他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么冲动,着了魔一样,释放出心底的压抑,抛弃所有理智,本能般追上了梭默!

“够了,厄伦德,你当着我的面要拉拢我的儿子?!”奥弗瑞德顿时脸色发红,怒目而视,

“吵了一路还不够,还想继续?你刚才口口声声把他赶出家族?”

“我那是没说完!”奥弗瑞德看着搂住仇敌女儿的儿子,瞳孔收缩,叹息了一声,自己儿子犯下这等大错,又把家族置于何地?

“你必须付出代价,接下来的一年,休想离开家门,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屋子里反省!”

“奥弗瑞德,厄伦德,其实你们有所误会,我…”乔突然低下头,然而手却越发搂紧奥菲娜的腰肢,“我赶到现场时已经来迟一步,人不是我杀的!”

“什么?!”

“咳、咳…不是乔干的!”索拉德目光缓缓地扫过一双双紧张的眼睛,帮腔道,“你们仔细看看现场…”

众人随着他目光扫视这满地狼藉。

火焰、巨大的凹坑,被暴力摧折断的大树,一切的一切,不像是个人类所为。

“是巨龙袭击了车队,杀死了六个梭默!”索拉德望着漆黑的夜空,眼中闪烁着恐惧之色,靠在母亲大腿上的身体开始战栗,“它突然从天空降落,身形如山,漆黑如夜,口吐火焰不到十秒就杀死了大部分骑士。”

“然后冲着那位梭默特使喷吐火焰,吼出一种奇怪而强大的声音,把他烤焦、击飞!”

奥弗瑞德和厄伦德心头一震,雪漫城的老人自然听说过龙吼的大名,

“梭默特使浑身骨头被一种特别的力量给震碎了。”这时,阿武斯特恩满脸讶异地冲厄伦德说了一句。

“我当时趴在囚车里,那头龙大概以为我快死了,不屑于杀死我?”索拉德略微困惑又心有余悸说,“我才侥幸活了下来。”

“这事情未免太过巧合,巨龙又为何袭击梭默?”厄伦德拧紧眉头思忖道,

“小混蛋,真不是你?”奥弗瑞德松了口气,差不多已经相信了巨龙袭击的说法,

“我向塔洛斯发誓,我什么都没做!”乔立马扬起了头,脸色坚定。

“嗯,那也算是悬崖勒马,还能补救!愣着干嘛,快滚回来!”

“不,我…”乔和怀里的奥菲娜交换一个眼神,冲着对方温柔一笑,眼神决然,“我不想再瞒着你们,我和她秘密交往好多年了,就是现在,我向你们宣布,我要娶奥菲娜!”

“这是塔洛斯的旨意,我们的爱情无须遮遮掩掩,不再受尽打压!”

“厄伦德,父亲,请你们成全我们!”

“额…”厄伦德和妻子法利亚相视一望,陷入纠结之中,原本他以为乔杀了梭默,相当于背叛战狂家族和帝国,奥菲娜嫁给他并无不可。

但现在,一切又被推翻,那头不知所踪的巨龙才是血案的罪魁祸首!

可乔冒着生命危险来营救自己儿子,又是事实,他已经证明了对奥菲娜的心意!

“你要娶一个灰鬃家族的女人?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后果?家族和帝国的良好合作关系会产生无法弥补的裂痕!”奥弗瑞德脸色铁青地摇头,“你如果还把自己当成战狂家族的一员,还有几分荣誉感,就死了这条心!”

“乔,回来吧。不要一错再错,”战狂家族队伍里响起了劝解声,

“我们和灰鬃不是一路人!”

“强行结合只有痛苦!”

“够了!别再跟我提那该死的立场!我再也受不了那种偷偷摸摸的日子!没有奥菲娜我过不下去!”乔确实活了出去,脸色涨红,大声喊叫,“为了跟她在一起,我今天敢来劫囚车,以后保不准会做出更疯狂的行为!”

“你以为还有以后?”奥弗瑞德目露冷光,按住了腰间的钢剑,

“父亲,”一直旁观的伊多拉夫·战狂劝解道,“给乔一点时间冷静,他现在还在酒劲上。”

奥弗瑞德重重哼了一声,顺势放下剑,表情凶狠地大喊,

“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后天,回家给我跪下,否则后果你清楚。”丢下一句狠话,他又重重地看了厄伦德一眼,招呼身后十几个手下迅速撤退!

“厄伦德,请你成全我们!”奥菲娜眸子里闪烁泪光,

“我得和你母亲考虑考虑…”厄伦德扶起了索拉德,让他坐上了马车,“那个老家伙说的有道理,我家女儿要是嫁给一个帝国的拥护者,这会让风暴斗篷的伙计怎么想?灰棕背弃了荣誉和传统?”

“现在,回家吧,明天我不会阻止你们,你们好好把握最后的机会!”厄伦德眸光缓缓掠过这对情侣的脸。

乔和奥菲娜脸色倔强地搂着对方,骑上一匹矮脚马,跟着大部队返程。

……

“那六具尸体就这么放着不管?”法利亚凝望着夜色,问。

“跟咱们有何关系?我们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知道!巨龙造的孽,就留下来恶心梭默吧!”

“但这也提醒了我们,洛利克镇距离雪漫城并不远,巨龙就这么突然而至取走数人性命,万一它袭击的不是梭默,而是灰鬃家族的房子又怎么办?”厄伦德说,“那三个小子说的对,灰鬃家族该为此出一份力!回去,我就开炉!”

喜欢神级狩魔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