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大结局余生不再爱你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画像中新娘的身影与记忆中那个诡异的鬼新娘逐渐重合在一起。

仔细想想,陈牧已经很久没见过那个鬼新娘了。

自从第一次被她拉进梦魇差点死亡,陈牧就对她没有好感,甚至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害怕哪一天突然又被缠上。

好在后面渐渐没出现,也就安下心来。

毕竟人家杀的都是负心汉,而自己……额,应该不算负心汉,顶多就是风流了一些。

可陈牧万没想到竟然又在这里见到了对方的画像。

男人感到无比的晦气。

晦气之余,他还是很疑惑为什么这里会有鬼新娘的画像?

从画像中来分析,还是能明显感觉的到所画之人对于新娘的感情不浅,有一种愧疚与思念。

所以当年天命谷内有新娘的爱慕者?

况且能拥有专门的洞府修炼,说明这位爱慕者地位不低,至少也是精英大弟子或者长老级别。

可妍儿姑娘却说他们也查不到这洞府专属人是谁。

这就显得很可疑了。

即便年代再久远,门派名册之内肯定有记载的。

要么妍儿姑娘故意不说,要么这位爱慕者做了什么不利于门派的事情,被赶了出去,还从名册中划掉,最终被人渐渐遗忘。

“连你师父也不知道吗?”

陈牧问道。

妍儿无奈摇了摇头,柔声说道:“我以前也问过师父,可惜他也没有印象。”

陈牧盯着画像若有所思。

看了一会儿,见周围也没什么可探索的地方,便离开了洞府。

“妍儿姑娘,在我娘子失踪后,你们有没有通知风华城的知府大人?”

陈牧问道。

妍儿轻点螓首,喉音温婉动听:“我们在意识到朱雀大人失踪后,便前往知府田大人那里询问,告知了对方实情。”

“那他怎么说?”

“田大人……”妍儿苦笑一声。“田大人让我们自己看着办。”

啥?

陈牧以为自己听错了。

堂堂知府大人面对朱雀使失踪,会是这态度,这开玩笑的吧。

陈牧严重怀疑妍儿在说谎。

能成为一方知府,哪一个不是官场老辣之辈,怎么可能落下如此低级的口实,一旦传出去还想不想活了。

可转眼一想,妍儿也没必要说谎,陈牧内心有些无言。

看来这位知府大人日子过的挺悠闲。

“陈大人和朱雀大人的感情看起来挺好的,太后倒是放心让你们恩爱。”

妍儿姑娘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牧淡淡一笑:“你是想问,我和娘子有没有同房是吗?”

妍儿姑娘玉靥一红,平添小女儿的羞涩,终究还是掩饰不住疑惑与好奇心,轻声问道:

“陈大人和贵夫人肯定是同房了,只是……贵夫人体内的天命珠犹在,说明并未到那一步。

我在想,同房若不那样,又怎么保持那个……”

女人红着脸再没继续说下去,看得出对于这方面她并不太懂,只是处于纯粹的好奇。

关于娘子体内的天命珠为什么没破,陈牧也是有自己的猜测。

认为可能是受了‘天外之物’的影响。

不过此刻他当然不可能说出关于‘天外之物’的任何事情,于是陈牧耸了耸肩笑道:“很理解妍儿姑娘的疑惑,不过这种事情我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

如果妍儿姑娘有空闲时间,还是去找些商贩买几本风月之书去看看。

对于男女同房而言,并不是只有那一种交流方式,可玩的花样还是很多的……”

妍儿秀眉微蹙,似在细细思索着陈牧话语。

……

回到房间,陈牧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给了少司命听。

“初步分析来看,娘子可能真的没来天命谷,但是那个妍儿姑娘也故意隐藏了什么线索不想让我知道。”

陈牧坐在床边,摩挲着青萝的发丝缓缓说道。“倘若娘子她们遇到袭击,敌人的目的可能是不想让她去天命谷,这里神女的嫌疑很大,但也可能是其他与天命谷有过节的势力……”

陈牧顿了顿,继续说道:“青萝身上并没有外伤和内伤,很大缘由或许是因为寒毒发作而引起的昏迷。

此外她如果真的出现在天命谷后山,有可能是从某个地方逃出来的。

我去天命谷的后山看了,那片水域虽然不太可能发生打斗,但也不会有船只专门从码头一边绕过来。”

少司命听懂了陈牧的分析。

也就是说当时青萝在慌乱中逃跑时,她只能选择前往天命谷后山。

有是可能从水里游上去的。

这样一来,那片水域还是有问题。

陈牧望着青

第49章大结局余生不再爱你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萝略微苍白的小脸:“妍儿姑娘说他们已经搜查过水域,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不过这女人的话只能信一半。

现在我虽然可以自由在天命谷内调查,可能直觉出来,背后始终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所以我必须找个机会,亲自去那片水域调查。在这之前,我需要先去风华城知府那里探探口风。”

陈牧认为风华城知府的态度有大问题。

再脑残的官员也不可能用如此敷衍的方式将自己置身事外,或许与娘子失踪一案有关系也不一定。

少司命沉默良久,忽然凑到陈牧身边皱起小琼鼻嗅了嗅。

陈牧先是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在你眼里我真是那种流氓吗?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了?”

少司命别过俏脸不理会他,但微抿的嘴唇还是表露出少女的心思。

认为陈牧这货就是一个喜欢美女的流氓。

陈牧无奈道:“那个妍儿姑娘是很有魅力,但说真的,我对她没半点兴趣,甚至从内心有些排斥她,这连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或许是因为有小紫儿你在身边,我对别的女人压根看不上眼……”

听着男人的花言巧语,少司命面无表情,还附送了一个大白眼。

意思就是:编,你继续编。

不过她也清楚陈牧在这种时候是不可能有心思与别的女人暧昧,只是出于小女生的警惕心态。

谁知道时间一久,会发生什么呢?

……

夜幕悄然降临。

虽然妍儿姑娘已经给陈牧准备好了房间,但陈牧还是与青萝睡在一起,选择陪伴小姨子。

姐夫和小姨子睡,那是天经地义,没毛病!

少司命和五彩萝则去了旁屋。

因为床榻比较宽敞的缘故,陈牧倒也不显得挤,将少女搂在怀里望着窗外隐约漏入的月光怔怔出神。

这还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与青萝共睡在一张床榻上。

可惜这丫头昏迷着,若是放在平日里,以对方的性子估计早就已经和他做些不可描述的越界事情了。

第49章大结局余生不再爱你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竟她毕生最大的追求梦想便是:上姐夫的床,让姐姐无床可上!

“你姐姐到底去哪儿了呢?”

陈牧嗅着少女发丝的淡淡清香,侧头亲吻了一下嫩娇的脸蛋,神情一片愁绪。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与娘子和青萝在往日里幸福悠闲的时光。

此时想想,在青玉县时的日子才是最美好的。

没有忧愁,没有太多感情羁绊。

虽然也没有攒劲的节目,但至少压力不在。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陈牧叹了口气,紧紧搂住怀里的小美女,“等找到你姐姐,把她绑了和其他女人私奔算了。”

兴许是多日奔波积累了劳累,很快陈牧抱着少女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脖颈处痒痒的,带着些许轻微的疼痛,耳畔还有喉咙细咽的声音……

而陈牧感觉自己身子轻飘飘的,颇为舒怡。

他疲惫的睁开眼皮,映入眼帘的却是小姨子惨白的脸。

对方已经醒了,正一脸迷糊的表情。

少女嘴角挂着殷红的血迹。

微微张开的红唇间,可见锋利尖锐的两颗牙齿,犹如渗着毒液的蛇牙。

“姐夫,你的血怎么有点甜?”

说着,迷糊的她一口咬在了陈牧的喉管处,鲜血喷溅出来。

喜欢我家娘子不是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