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侣走肾不走心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江宪低喝出声,身后的林若雪立时拿出一罐尸油,打开之后飞快的倒入了还在燃烧的白莲灯上。

白莲灯灯光黯淡一瞬,又急速的膨胀,那绽放的光火在刹那之间便比之前更加剧烈,更加的猛烈。游荡的光影越发的凝实,那原本在半空中悬挂的鵕鸟,竟然一瞬间暴退开来。

而冲击到了百米外的狙如群,也突然停下了脚步,发出一道道躁动不安的低鸣。

有戏!

江宪的眼睛霍然亮起,他拿着黑长直的臂膀不曾放松,握着白莲灯的手臂更是无比的稳健,眼前的场景无疑是在告诉他:继续!加大力度。

林若雪眉头舒展,握着灯油的手并没有放松,她时不时的添加着灯油,让白莲灯的光照依旧那么强烈,范围也依旧维持在那一程度。

两人的脚步速度提升,不断的靠近着祭坛所在,而随着他们的前进,那些围起来,想要将他们生吞活剥的怪物们,竟齐齐的向着后方退去,构不成阻拦他们到达祭坛的威胁。

咚!

一道闷响猛地在整个地下空间,众人猛地打了个激灵,目光立即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到远处之前趴在地上的巨大壁虎已经站了起来。

那比灯笼还要大的碧绿眼睛之中泛起了一丝猩红的光,那种光——叫做贪婪!

而在灯笼对面的一颗颗巨木也微微摇曳起来,周身的枝叶散发出莹莹光泽,那从它身上延伸出去的一根根藤条开始摆动,那扎根在墙壁的一株株短枝开始躁动。

壁虎粗壮的大腿猛地收缩,又在瞬间如弹簧一样蹦出,庞大的力量作用下,那巨大的身躯仿佛一枚炮弹,撕裂空气,轰碎狂风,直指江宪所在的位置。

而那周围的藤条枝叶,那被植物寄生的尸体也在同时躁动起来,它们向前的速度猛地加快,如同大海之中的浪潮一般,狂奔猛进,直扑前方。

艹!

“快走!”

江宪浑身打了个激灵,迅速的招呼林若雪,脚下的步频再度加快。燃烧的灯火逼退了周围冲击的怪物,但竟然引动了远处那更加恐怖的怪物前来!

这一刻他已经顾不上周围那些怪物的反映了,一旦被那巨型壁虎追上,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

咚咚咚咚咚!!

巨大的震颤声音裹挟着狂风飞快的前行,拼尽全力的江宪距离祭坛的位置越来越近,一道嘹亮的吼声猛然炸响。

那道声音仿佛是一个讯号一般,上方原本躲避的蝙蝠鵕鸟,下方还在迟疑混乱的狙如,一瞬间全都变了。那铺天盖地的黑云,那黄白交织的光配合着下方奔跑的浪潮,齐齐向着两人冲了过来!

江宪的心陡然一紧,看到那一个个冲到光影边缘的身影飞快的腐朽老化心底微微一松,但面色紧接着又是一变。

它们的身躯虽然腐朽化为了尸体,但那原本的冲击还在,依旧能阻碍他们的脚步!

而远处那庞大的身形和一株株植物正在不断的逼近!

张开的黑长直不断变化方位,阻拦那坠落冲击的尸骨,江宪咬着牙,劲力的向前跨越。但耳边的震响震动越来越大,即便不向远处看去,他也知道那怪物越来越近了。

快,必须让自己快起来,或者……

念头还未转完,他眼角突然看到一道火光闪烁,下一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道愤怒的嘶吼声随之诞生,远处那不断逼近的脚步竟然停顿了那么一瞬。

紧接着一道巨大的轰鸣声爆发,一股气浪席卷周围大片的碎石纷飞震荡,如同一枚枚子弹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砸在各处发出阵阵咚咚之声。

砰!

伴随着一道重物坠地倒塌的声音,那怪物的嘶吼之声更大。

江宪的目光看过去,之间那身影巨大的壁虎,被一块极为粗壮的巨石砸在身上,在它的身边烟雾缭绕,凌乱的碎石和弹片随处可见。

“江先生,你们快走!”路天远紧握住飞爪,在一根根石柱石碑之中穿

僧侣走肾不走心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梭,躲避着那是不是冲击来的蝙蝠狙如,再次从背包里取出一枚炸弹:“我们尽量拦住它们。”

砰!

又是一道枪响,薛戎立刻拿起狙击枪转移位置,而那被巨石砸中的壁虎身上猛地爆

僧侣走肾不走心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出一片血花,四肢和尾巴凶悍的拍击着周围的地面,霎时间扬起一片飞石,带起一片烟雾。

而那压在它身上的石柱也在同时被抬起。

江宪见此也不多言,嘱托了一声小心后,立刻拉着林若雪,顶着那无数尸骨的冲击不断的向前前进。

………………

“呼呼呼……”

龙天圣喘着气,脚步却丝毫不慢,他不停地穿梭,避过一群又一群的怪物聚集点,距离祭坛的方位越来越近。虽然他是迂回前进,但因为没有那成群的怪物拦阻,前进的速度一点也不慢。

甚至有机会赶在江宪他们之前抵达祭坛的位置。

刷!

一道寒光闪过,一只狙如从中断为两截,龙天圣眼睛都不眨的继续向前,但刚走出两步,他眼角陡然看到一丝黑星,浑身猛地一个激灵,身躯下意识的一矮向后一退,左边袖口随之一扬,一条小蛇瞬间跃出,直扑黑影而去!

黑影划过,小蛇瞬间两半,但那长刀去势不减,一个转向,继续向着后退的龙天圣斩了过去。

有了防备的龙天圣当即扬手,一截枣红色的木头迎了上去。

当!

兵刃碰撞的声音出现,龙天圣身子站稳,开山木顺着刀锋向前一滑,整个身子也瞬间向前钻了过去,然而还没等他撞入对方胸前,另一道刀锋随之从侧面斩了过来。

惊心锣霎时间凭空出现,拦阻了刀锋位置,再次发出声响,这一刻龙天圣已经要冲入对方的怀中。

然而就在同时,赊刀人胸前猛地飞出数道飞刀,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打出。

他嘴角露出微笑,这样近的距离……

念头还未动完,龙天圣的身躯突然扭动起来,仿佛是一条无骨之蛇一般抖动后退,竟然从那一片飞刀中穿行过去。

赊刀人眼中厉芒一闪,当即抬脚向前踹去,在踹到半截的时刻,他鞋的前端猛然打开,暴雨一般的银针铺天盖地的洒下,将前方的身影完全笼罩。

这样密集的银针,立时便打在龙天圣身上,但赊刀人神色陡然一变,那些银针不是扎在身上,而是直接穿了过去!

不好!

他念头一转,双腿猛然发力,瞬间向着后方暴退,就在他离开的瞬间一道尖啸之声从侧面响起,如雨般的飞矢霎时间泼洒而下,落在他身前的地面上,稳稳地扎在了石头上。

“可惜……”龙天圣的身影在右侧外显露出来,一双眼睛微微眯起:“速度和反应都比我想的要快……之前是在藏拙啊……”

“若是不藏拙,刚才那一下,已经受伤了吧?”

赊刀人冷然道:“既然打算对你动手,自然不能把所有的东西显露出来……当代出马第一人,果然不凡。”

“怎么,你们赊刀人不应该先完成你们掌柜的任务吗?”龙天圣嘿然一笑:“现在就在和我拼死拼活的,万一死在这里,你们掌柜的准备就白费了。”

“那就不用你费心了。”赊刀人双手握住刀锋:“我现在,只想留下你!”

“那你……可以试试!”

龙天圣的身影瞬间淡去,赊刀人双眼一凝,猛地转身斩向后方,空气之中正有一抹锋芒从中钻出,要斩向他后心!

两道锋芒瞬间碰撞,他心中警兆猛然大作,那刀锋就如同斩在了空气之中,没有触碰任何东西一样。

前方的锋刃瞬间消散,瞬间化为无数乌鸦,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赊刀人神经紧绷,双目仔细的看着那一只只乌鸦,突然一道寒意从心中浮现。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破空之声传出,他握刀的左手猛地一痛,一只一掌长的白蛇正咬在他手上,就在同时,左手的半个臂膀已经失去了知觉。

有毒!

赊刀人当机立断,咬牙挥动右手的刀刃砍在了左臂上,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龙天圣身形在不远处显露,面上带着笑容,刚要上前神色陡然一变,猛地抬头,上方一片片猩红的眼眸,正和他对上。这群嗜血的东西,被鲜血吸引。

该死!

他顿觉头皮发麻,也顾不上受伤的赊刀人,一个箭步向着祭坛飞快的冲了过去,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算暂时安全!

………………

轰轰轰!!

连续的炸响不断响起,四散飞溅的碎石,一根根倒塌的石柱被那粗壮的肢体和巨大的尾巴狠狠地抽飞!哪怕路天远和薛戎利用炸弹和狙击枪,也只能短暂的减缓这怪物前进的速度。

那些伤势对它来说根本不致命。

江宪挥动黑长直的手逐渐沉重下来,那不断降临的尸骨雨太过密集了,即便经过了如何的蜕变,他的恢复力已经极强,此时的臂膀还是不住的颤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多少知觉。

他咬着牙,看向不远处的祭坛所在,尽力的前行。

快了,快了……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只要在撑过这几秒……

念头还未从脑中转完,他和旁边的林若雪脸色都是勃然一变,前方祭坛那放置石鼎的巨石上,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山本看着眼前的鼎,眼中浮现出亢奋之色:“龙老,江先生,这东西我就收下了。”

说着,他伸手抓在了鼎上。

喜欢宝藏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