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黑暗森林写的小说 第一版主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

陈平安现在正在结界之前,在他身旁,悬浮着魔境。

这一幕,和一天前一模一样。

而魔境里面。

此刻所有人都在里面了。

魔境中。

一群人都是一脸震惊的样子。

“这!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死了吗!”

“神了奇了!!我记得我被那头巨兽拍死了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不是一天前的情况吗!兄弟,你还记得我吗!”

“我记得你啊!呜呜!兄弟,我们竟然没有死!你死前还跟我表白了来着!”

“”

一群人皆是十分震惊。

有些人则是哭了起来,是激动到哭了。

还有人则呆愣在原地。

其中。

段欣欣和菜刀它们就是这样。

它们快速闪出魔境,然后看着陈平安。

陈平安嘴角翘起看着他们:“不头晕了吧?”

段欣欣他们都没有回话,就是那样死死地盯着陈平安,眼中都是震撼情绪。

陈平安道:“我将时间逆转到了一天前,不过这也用了我绝大部分修为和寿元。”

说着陈平安散出了自己的修为。

俨然已经变成了领主初期!

不过。

不过。

即使他的修为变成了这样,他还是给人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就像他体内拥有极其恐怖的力量,能够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弄死!

段欣欣咽了咽口水,看着自己相公还是原来的模样,但她还是十分忐忑,于是她试着问道:“相公,你已经,找回以前的所有记忆了?”

陈平安微笑看着段欣欣,点了点头:“我已经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目标,和知道你是谁。”

他以前的记忆就是封印在他脑海里面淡蓝色的光球里,同时,也封印了他以前领悟的所有大道!

想要解开这封印,恢复记忆,他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领悟死亡大道!

而领悟死亡大道,十分艰难,比领悟生之大道还要难上百倍!

因为生是与生俱来的,死却是有很多因素。

而以前的他,也知道怎么才能领悟到死之大道。

那就是自己死!

和看着不同的人死!

所以他开始创立不同的世界,推演一切,掌控一切,计划一切。

他开始安排最终敌人,封印自己,然后开始九世轮回,自己经历不同死亡,然后同时看着不同实力,不同身份的人死。

他经历死亡已经足够,但看的人死亡还不足,而且看的死亡还必须不同,且看着死亡之人的实力也得不同。

于是,一场场死亡在他多年前的安排下,一一出现。

最后。

一群尊祖境和领主境的死亡,开始攻破他最后领悟死亡大道的壁垒!

段欣欣和菜刀他们听着陈平安这话,咽了咽口水。

陈平安也没有跟他们说太多,这时候淡淡一句:“你们让魔境的所有人各回各家吧,我去一趟禁域里面。”

说完,他身形突然在原地消失了,就像他本来就不在这里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欣欣和菜刀他们还是在原地呆了一会,然后开始面面相觑。

鸿蒙禁域深处。

此刻这里有一群古兽,也是处在一脸懵逼的状态。

黑炎看向了白水,沉声道:“怎么回事!”

白水瞪大眼睛道:“不清楚!我不是死了吗!”

荒古巨兽也一样,所有祖级古兽都是面面相觑。

对于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

“他逆转了时间?!”黑炎大吼一声问道。

时空之道是众多大道中,排在第三的大道,也就是排在生之大道,和死之大道之下。

要是时间真的回到了一天前,那陈平安肯定是用出了时空之道!

可是。

他领悟了死之大道不说,还有时空大道?!

而且这种范围性,和死了那么多人级别的逆转,至少得是八十意级往上吧!

黑炎和白水心脏狂颤,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害怕。

荒古巨兽它们这些祖级古兽也不懂发生了什么。

它们只觉得一切都像是梦一般。

现在听着黑炎和白水的话,也是觉得迷糊不已,根本听不懂。

而就在黑炎和白水还十分震撼的时候,下一刻,一道声音突然在它们身后响起。

“在谈论我?”

听到这道声音。

黑炎它们皆是身子一抖,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

因为它们不久前就死在了陈平安的手上一次,现在听到这让它们死过一次之人的声音,怎能淡定!

它们皆是快速往身后看去。

只见陈平安眯着眼眸,安静地站在那里。

看着陈平安,黑炎和白水喉咙急速滚动,口水吞咽了一口接着一口。

“你!你不要过来!”黑炎大吼一声,声音都是颤抖的。

白水也是一样,身形快速往身后退。

陈平安却没有理会它们,而是看了眼天穹。

这时候。

天穹好像突然间打开了一般,一股神秘的能量汇入。

看着这熟悉的一幕,黑炎和白水皆是如同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因为它们渐渐的发现,陈平安身周开始出现了一股股极其恐怖的大道印记。

生之大道!

死之大道!

时空大道!

黑暗大道!

光明大道!

这些大道印记多到它们根本看不过来。

看得它们头皮发麻,心神都几乎要被震得要失守。

它们知道的所有大道,竟然都能在陈平安身周找到!!!

“不!不!可能!!”黑炎一副有些精神失常的样子大声叫道。

白水也是一样。

它们看着陈平安,就像是小孩子抬头看着哥斯拉一般。

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陈平安看着它们,道:“知道我当初为何抓你们进来吗?”

“原因是,你们滥杀无辜,把人族当蝼蚁乱杀,所做之事和我那个仇人一样!”

“而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你们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所以,你们可以死了!”

陈平安也没和它们说太多,给它们死前一个答案,是他最后的仁慈。

说完。

明明陈平安也没做什么,下一刻,黑炎和白水它们瞬间瞪大了眼球,身形开始枯萎,最后更是生机全无。

陈平安冷哼了一声,就没有继续看它们,而是转移了目光到赵部铸那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