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白敏全文 荣荣在农村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北斗七星,每一颗星辰中,都镇压着一方神兽,以星辰之力,汲取神兽本元。

青丘之山整条灵脉,被天庭以无上伟力搬运上天,封印于秘境之中,用来镇压蚩尤魔气。

在其入口,又以玄黄古卷为阵,做了封印。

纵然是昊天,也只道这封印是为了防止有人出入于青丘,却不知道他的好师妹瑶池,竟另有打算。

天帝、天后,同床异梦。

瑶池竟是打算以玄黄古卷,彻底吸收鬼车神兽,虽然喜儿当初被斩去一首,但仍有九头。

九头的雉鸡精,一旦成为玄黄古卷的器灵,才能将北斗七星镇压下的七大神兽的戾气、魔气吸收,只留下最精存的元气。

到那时,瑶池就可以顺利吸收这元气,成就圣人之躯!紫微,显然是她的同谋。

只是不知道他们二人现在已经是什么关系。

只是,一男一女两尊准圣,而且一个是天庭之后,一个是四御之首,想让他们合作无间,恐怕这层男女之情,是跑不了的。

如此说来,昊天头上,那顶帽子却是不知绿了多久。

可是,瑶池盘算的虽好,紫微似乎也另有打算。

成圣,对任何一尊准圣来说,都是无上的诱惑。

能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与他人的,恐怕是绝无仅有。

玄黄古卷中被封印的胡喜媚,还需要两个元会,才能彻底迷失了神志,被玄黄古卷吞噬。

一个元会,就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不过,对于瑶池这种准圣级高手来说,拥有着极其漫长的生命,两个元会,也不算多么漫长,她等得起。

但是现在,显然不用她再等下去了。

胡喜儿,已经脱离了玄黄古卷,就连玄黄古卷,也被画魔之徒,画师朱玄一取走,想打造成一件不逊于娲皇手中山河社稷图一般的无上法宝。

而胡喜媚,现在手中还掌握着一件可以进阶的法宝:七情碗。

七情与七宗罪,不尽相同。

但是,七宗罪,何尝不是因为生灵的六欲七情而产生?

七情碗在手的十首完整版鬼车……这些条件缺一不可,但是阴差阳错之下,现在恰恰就符合了所有条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那遁去的一,虚无缥缈,可它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这个遁去的一,就连曾经的圣人通天都一直在追索而不得,可现在,它似乎,回来了!喜儿盘膝坐着看,倒立拿着大顶看,侧卧托着香腮看……喜动不喜静的她,不舍得离开那只七情碗,可又无聊到极点,只能变着法儿消磨时光。

她能感觉到,这是她的莫大机缘。

她的七情碗所吸收的力量,正在让这只七情碗发生着质的变化。

鸡精同学不是一个战斗型神兽,她最强大的是精神力量。

不过,从来没有人系统传授过她精神攻击的法术。

她只是在紫霄宫当遛达鸡时,听来一些支离破碎的修行之术,自己胡乱领悟的。

而现在,她感觉,当这只七情碗吸收完这股诡异的力量后,这件法宝将会大幅提升她的战力。

实际上,七情应该是属于人道的力量。

只是这个世界,人道和地道,全都受到了天道的压制,甚至是力量的剥夺。

所以,人道几乎无显现。

只有曾经的人王还存在时,人道力量曾有显现,那就是护佑人王,圣人亦难伤之。

要想伤害人王,只能使用人道力量。

而这七情力量,也是人道法则之一。

之前,长耳定光仙是用西方法门来借用这人道法则之力。

而现在,却是最纯粹的一缕人道法则力量,在源源不断地注入七情碗。

而拥有十首精神力量的喜儿,将是它最合适的使用者。

陈玄丘出现在地核时,就看到喜儿撅着个腚趴在地上,像一只正在打瞌睡的小牝犬。

在她面前不远处,地面上摆放着七情碗。

地面那个大坑中,正有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正在丝丝缕缕地被吸摄进那只碗中。

“喜儿?”

陈玄丘唤了一声。

喜儿抬起头,陈玄丘这才发现,喜儿手里拿着根草茎儿,正趴在地上逗蚂蚁玩儿。

怎么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陈玄丘有些啼笑皆非。

喜儿的脸红了,她也知道自己这姿势有些不雅。

尤其是替陈玄丘调教了三霄之后,喜儿就像是打开了一扇新生的大门,有时候会做可怕的“噩梦”的。

所以,看到陈玄丘怪异的眼神儿,她难免有些敏感。

喜儿赶紧拍拍膝盖和屁股上的尘土,轻咳一声,忸怩道:“你怎么来啦,也不说一声,抽冷子差点儿吓死人!”

陈玄丘笑笑,没让她难堪。

陈玄丘走过去,主动岔开了话题,惊讶地看着那只七情碗,问道:“这是怎么了?”

喜儿松了口气,她蹦跳到陈玄丘身边,一惊一乍地道:“我正要告诉你呢,可我走不开。

我不敢停下,生怕一停下,就错了这大机缘,你来看。”

喜儿把陈玄丘拉到那只碗旁边,蹲下,仿佛生怕那碗受了惊吓似的,小声而神秘地道:“你看!这星核中,有很奇怪的力量。

我一到贪狼星,七情碗就产生感应了。

我找了好久,才现在这力量来自地心。”

陈玄丘已经感应到了。

自从这七情碗开始吸收这股诡异的力量,陈玄丘就不再受到这地心力量影响了。

之前,这地心力量很容易就蛊惑了他的神志,而且他毫无察觉,轻而易举就被左右。

但此刻,由于这种力量完全被七情碗所吸收,陈玄丘灵台清明。

他能感觉到,那种力量的邪异与强大。

那似乎,不是他之前所了解的任何一种力量。

不属于玄门仙道体系,不属于神道体系,不属于魔道体系,也不属于魔道与冥道。

倒是……在小腰精邓婵玉身上有过相似的感应。

这是人道法则之一的力量?

小鸡精喜儿搂着石榴裙儿,把个屁股蛋子绷得溜圆:“感觉到了吗,感觉到了吗?”

喜儿喜滋滋地道:“我感觉这力量,既邪恶又强大,就算是我拥有十个脑袋,一旦吸收,也会被它所主宰。

不过,它真的好强大呢,幸亏有这七情碗,它能吸收。”

陈玄丘点点头,道:“这颗星辰上,确实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那不是星斗本身的力量,很是古怪。”

陈玄丘对喜儿道:“我观摩天象,洞察日月星辰运行之理,已经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我打算以我的领悟,尝试着吸收这股力量,你帮我护法。”

紫微帝君随时

老杨白敏全文 荣荣在农村

会杀过来,修为的提升迫在眉睫。

既然有这个机会,陈玄丘自然不会放过。

他能感觉到,七情碗正在吸收的力量,并不是他所需要的。

这股力量太邪异了,如果他妄想吸收,倒也可以修为大增,可是那时将不是他在驱使力量,而是在被这种力量所左右。

所以,陈玄丘并不在乎七情碗正在吸收的力量,大家各取所需。

“啊!好!”

喜儿还以为他要吸收的力量与七情碗正在吸收的力量是一样的,不过她并不在乎,倒是喜上眉梢。

这只破碗吸收的速度太慢了,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吸收完毕。

而她,已经待的无聊之极。

现在有陈玄丘作伴,她很开心。

陈玄丘盘膝坐下,开始按照他在葫中世界所悟,调动自身的力量,催动星力的运转,籍而吸收那隐藏在星核深处的力量。

陈玄丘用他的神力模拟贪狼星那独有的运行轨迹,只是刹那,便觉身子一震,一股磅礴无比的力量向他周身涌来。

这一回,他摸清了贪狼星的运行法则,很容易就剥离出了那股力量。

庞大无比的力量、精纯无比的真元,还有浓郁无比的属于人道法则的欲念之力:贪婪!不好!之前陈玄丘被贪婪之力影响,产生强烈的执念,似乎不搞清这星核的秘密,他宁愿放弃一切,就留在这地心参悟。

但那时,这种力量对他的影响是丝丝缕缕、润物无声的,所以他察觉不到。

而此刻,当那磅礴无匹的力量涌来,他立即察觉不妥。

陈玄丘惊了,他想放弃这力量,因为他能感觉到那贪婪之力的恐怖,如果吸收了这力量,他将沉沦为这力量的奴隶,从此永远受制于贪婪,变成一个贪得无厌的怪物。

但那力量一旦被牵动,就像决了堤的洪水,根本已经堵之不住。

陈玄丘真的慌了,就在这时,他敏锐地感觉到,那股力量竟然自行开始分离。

那股邪恶力量,从磅礴无匹的精纯元气中被剥离了出去,汩汩注入七情碗中。

喜儿瞪大眼睛看着,那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这时浓郁如水,一条漆黑的水龙,源源而来,注入碗中。

而那碗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贪婪地吸收着那股力量。

陈玄丘这边,在那邪恶力量被剥离后,便只剩下了最为精纯、雄浑的元气,轰然一声,陈玄丘脑海中,蓦然出现了一幅图画。

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宇宙虚空,明明只是一片虚空,没有任何参照物,却有一种荒芜、苍凉到了极点的气息。

在那无尽虚空之中,渐渐幻现出两只神兽。

那两只神兽,对面而立,其形如虎豹,其尾若龙尾,周身绸缎般的细茸毛发,一者如金,金光璀璨。

一者如玉,剔透晶莹。

两只虎豹状的异兽,在肩头各生一双羽翼,但它却是收敛着的,而不展开。

左边那只异兽,头生一角,右边那只异兽,头生双角,这是除了毛发颜色之外,它们唯一的区别。

洪荒气息的虚空之中,就只有这样两只神兽的投影。

虽然只是两个投影,周身却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强大威压。

陈玄丘下意识地摒住了呼吸,静静地观摩着识海之中的这两只神兽。

这是……貔貅?

雄者为"貔",独角。

雌者为"貅",双角。

独角为"天禄",双角称"辟邪"。

以四面八方天地万物为食,吞噬天地万物而不泻,只进不出的貔貅?

难怪这星核中蕴含着强烈的贪婪之欲,这星辰之中,竟然蕴藏着可怕的貔貅神兽?

从它们的威压来看,这应该是祖兽。

只有祖兽貔貅,才能强有让他一尊大罗金仙都为之战栗的强大力量吧?

雌雄貔貅相对纵跃扑击起来,似嬉戏、似搏击,但它们每一次从虚空中掠过或闪避、扑击,扑击的痕迹都会凝结在空中,渐渐织成了一张密集的网。

忽然,两只貔貅在相对的扑击中碎裂,弥漫于整片虚空之中。

那凝结而留滞的痕迹,却飞快地流起来,似乎在向陈玄丘做着最后的演示。

每一道演示完成的痕迹,都化为一道流光,扑向他的身体,涌入其内。

“貔貅吞天式?”

不知道为什么,陈玄丘脑海中,就自然而然地亮起了这个名字。

陈玄丘仍旧闭着双目,头上的发簪却啪地一声炸碎,长发飞扬。

他双手踞地,形如貔貅,昂首向天,仿佛要吞噬这天地一般。

地核深处,无比雄浑的貔貅之力滚滚而出,那属于兽性本源的戾气与贪婪,被剥离出去,涌入七情碗中,而精纯无比的元气,却被陈玄丘张开的大口所吞噬,如长鲸饮水。

喜儿被陈玄丘的动作吓了一跳,待见他踞伏于地,摆出苍狼啸月的造型儿,喜儿不禁又惊笑又好笑。

陈玄丘容颜俊美,平时举止优雅高贵,还真没见过他这副样子呢。

“小丘丘?

小丘丘?”

负责护法的小鸡精小声唤了两句,陈玄丘充耳不闻。

喜儿眼珠转了转,蹑手蹑脚走过去,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戳了戳他的肩膀头子:“喂?”

陈玄丘犹自不觉,昂首吞噬无尽的元气。

喜儿眼珠转了转,恶作剧地跃到了陈玄丘的背上。

只不过,她也知道轻重,不敢真的坐上去,怕惊扰了陈玄丘,使他走火入魔。

她只是用神通,虚坐在陈玄丘腰上,屁股距他的肉身还差着一寸呢。

就那么虚坐在陈玄丘背上,左手做出薅着陈玄丘的头发如持马缰的动作,右手做出如持马鞭抽打着马屁股的动作,腰肢“随鞍打浪”,纵横驰骋,乐不可支。

陈玄丘根本没察觉恶趣味的小鸡精在做什么,他吞噬着星核深处那浓郁磅礴的元气,体内一处处神藏穴位,犹如星辰一般被一颗颗点燃。

就仿佛小宇宙中的一颗颗星辰,迎来了月色。

貔貅吞天式,使他以最快的速度,吞噬着大海般澎湃辽阔的貔貅祖兽真元,似乎就是把整个天地都塞进他的身体,也无法填满。

陈玄丘,开始了奇异的蜕变。

如果他修习的是玄宗仙道之术,此时的真身应该已经开始分解。

不再是由凡入仙,由金仙入大罗的天雷淬炼。

而是肉身彻底分解,骨肉、毛发、精髓、血液,全部转化,由天地元气重塑肉身。

可他不是,他主修的是真武体术。

而且是盘之子,真武大帝亲自传授的最正宗的盘古体术。

所以,他的肉身所发生的异变,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例,真武之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