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xl上司带翻译无马赛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挺好看的?”

看到陈平向大家解释,不少人摊了摊手:“陈平老师又调皮了。”

“唉,估计又得使出陈平体了。”

“有些辣眼睛,写完了再告诉我。”

陈平的字大家又不是没看过。

汉字听写大赛的时候,陈平的字可是轰动了全国。

当然这个轰动不是因为陈平字写得如何如何好。

恰恰相反,是字写得如何如何差。

只是到底汉字听写大赛不是书法大赛,就算是陈平字写得丑,你也不能说他怎么。

可现在中秋晚会,你来个听写,要是字写得还是这么丑,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我觉得陈平老师太傲了。”

“嗯,看出来了,之前还挺谦虚的,现在越来越狂。”

“有些不喜欢他了。”

有一些看不惯陈平的看客不时的吐槽。

不过。

舞台上的陈平可没管这一些。

在他向主持人解释之后,工作人员就已将笔墨纸砚给准备好。

主持人没有多说,将舞台交给陈平。

陈平执笔,沾墨。

当笔尖就要落于宣纸之上时,陈平停了停。

就在大家望眼欲穿,陈平写出了第一个字。

水。

不同于之前陈平写的字。

当陈平将这一个水字写出之时,不少人咦的一声。

“这字?”

“怎么真变好看了?”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有一些人不敢相信。

他们擦了擦眼睛。

他们对于陈平的字体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熟悉到后来他们都有一些感觉陈平的字已经不是那么丑了。

不是陈平写得不丑。

而是他们看习惯,已经没有当初那么一眼就认为他丑。

这就像前世的马雲。

如果你不知道马雲,你一眼看到他,你会觉得这家伙长得怎么这么丑。

可是。

当你知道马雲,并天天看到他时,你会觉得,马雲好像变得也不是那么丑了。

甚至。

不但不是那么丑,在某些东西加成之下,你还觉得马雲好像还很帅。

放在现在也是如此。

看到陈平第一个字“水”时,大家还以为是之前看习惯了的原因。

可当陈平写出第二个字“调”时,一众看客就有一些反应过来了。

“调。”

“我去,好像陈平老师的字真变好看了。”

“看这调字,写得好有力道。”

如果说之前大家以为是看习惯,或者是出现了错觉。

那么在第二个字“调”,第三个字“歌”,第四个字“头”出现之后,全场已经沸腾起来了。

“水调歌头。”

“我草,这四个字将我的眼睛给震瞎了。”

“好吧,感觉之前被陈平老师给坑了。”

水调歌头一出,现场掌声轰然响起。

无数的人赫然明白了。

原来陈平的字原本就不丑。

不但不丑,写得还很漂亮,好看。

至于为什么之前写得丑,那完全是陈平故意写给你看的。

可不想,此前的汉字听写大赛上,全中国人竟然当真了。

“妹哟,陈平老师太坏了,竟然欺骗小朋友。”

“还是当着全国人民的面。”

“不过,这字,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

……

水调歌头的词牌名写完。

陈平继续写上:明月几时有。

“观众朋友们,大家现在可以看到,陈平先生已经在宣纸上写了九个字。水调歌头,以及明月几时有……”

开始大家只是关注陈平的字。

但随着陈平不断的书写,众人却是跟着陈平的字,开始朗读起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好字,好诗。”

“陈平老师这是要写一首诗吗?”

“应该是词,水调歌头是词牌名,很多诗人都写过这样的词。”

有一些对诗歌比较了解的,在一边看陈平的字,一边不断的向大众解释。

陈平继续:“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了个叉,这词……”

“妹呀,陈平老师不会又要暴走了吧。”

“我感觉,好像是……”

不少人从开始对于陈平字迹的好奇,慢慢的将注意力关注到了这一首词当中。

其实第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一句就很有意境。

只是读上一句,大家便感觉朗朗顺口,就像一篇古时写的诗句。

再想想今天的日子,不得不说,陈平这首词当真是应情应景。

现在是中秋佳节,明月正圆悬挂于太空。

如果这个时候与大家一起坐在院子,喝着小酒,一起赏月,岂不快哉。

只是。

就在大家以为陈平将继续书写明月,书写中秋一类的诗词时。

词锋一转,陈平却是写道:“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是什么?”

“这句是什么意思?”

“这句应该是陈平老师问天宫,现在是什么年月。”

“哦哦哦……”

中秋央视主持人董清的水平也不是盖的。

虽然是第一次看到陈平写的这一首词,还是能够在第一时间给出翻译与解释。

不过董清已经有一些慌乱了。

因为看起来,陈平这一首词肯定没有写完。

接下来陈平还将会写。

自己虽然水平还可以,但面对着这样的一首词,董清感觉自己有一些hold不住。

对。

就是hold不住。

比之其他人,董清更为的知道。

其实陈平只写了前面两句之时,董清就知道这样的一首词必然不输于此前的少年中国说。

甚至。

从文学角度来说,这一首词还有可能超过少年中国说。

单单只是翻译董清没问题。

但董清就怕一个不好,哪里翻译错了……哪怕一个很小很小地方出错。

在这个时候,都有可能酿成轰动性的事件。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

陈平继续写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笔走龙蛇,一口气,陈平这时却是连写了二十几个字。

虽然这二十几年字也是大气磅礴,笔力雄厚。

但这会儿大家已经没怎么关注陈平的字迹了。

他们已经完全被这一首词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天……”

“这,这,这……”

“这样的词,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

“大师,教授,你们在哪,赶紧来翻译啊。”

“别问了,现在我们都不敢翻译了。”

“对,没看主持人都没声音了吗?”

不是不敢翻译,是声怕翻译错了一个字。

就像这一句话一样。

看起来好像说的是我想乘风到月宫那里,但又怕高处的宫殿,我经不处高处的寒意。

但仔细推敲,好像又不是这一层意思。

“导演,请北大的教授来吧,我有些顶不住。”

董清这会儿已经被这一首词给震得蒙了。

她是真不敢再解释下去了。

这样的名篇,当真是哪怕解释错一个字,那就是一辈子的污点。

“暂时不要说话。”

导播室导播看着陈平写的词句,整个人都有一些颤抖。

什么北大教授。

他不就是北大中文学退下来的吗?

连他都不敢翻译陈平的诗词,别说是其他人。

现在最好的办法,不是去翻译,而是让全中国所人都静静的欣赏这一首词。

虽然没有翻译可能有一些人看不懂,但没关系。

古诗词这种东西,多看几遍,多读几遍,意思便犹然而生。

再加上陈平的这一首词其实并不是特别难理解。

每个人看完之后,可能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想法。

那就让大家自己去体会着这一首词的魅力吧。

没有管别人,陈平挥毫,继续写下:“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跟着陈平的笔,众人不时的朗读起来。

月变得更明亮了。

陈平继续写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当这一句写出,现场已经开始有人站了起来。

接着,其他人也纷纷站起。

是的。

面对着这样的一首词,他们已经有一些不好意思坐着欣赏了。

就像当时陈平朗读出来的少年中国说。

虽然陈平现在写的词并没有什么国家,也没有什么民族。

但陈平现在写的水调歌头,却是充满着人间真情,人间大爱。

……

“陈平老师……”

“这就是陈平哥哥?”

“老弟,你得要震死你老姐啊。”

后台,一众嘉宾这会儿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们已经完全被这一首词给征服。

“还有最后一句。”

看着众人,陈平写下了最后一句:“此事古

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xl上司带翻译无马赛

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轰……

这一刻,所有人完全的呆住。

“你们,你们这是干嘛?”

当陈平表演完节目,回到后台时,看着一众嘉宾盯着自己出神,陈平有些后怕的退了一步。

“陈平老师,请收下我的膝盖。”

“陈平先生,我能拜你为师吗?”

“陈平老师……”

嘉宾休息大厅,此时完全已经变成了追星场地。

哪怕里面有再知名的明星,但这会儿看到陈平,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老弟,刚才你简直太帅了。”

“我不是说了嘛,我一直都很帅。”

“是是是,你一直都很帅,老姐我都嫉妒你了。”

罗曼有些激动的走到陈平身前。

陈平记起之前说的话:“对了,老姐,有一首歌你想不想唱?”

“啊,不是……我一会就要上台了。”

“我的意思是,这一首歌,就是叫水调歌手,你练一下,很好唱的。”

“什么?”

说着,陈平将之前就写好的曲谱拿了出来:“水调歌头是词,这是曲,你看一看……”

“我……”

盯着上面的曲谱,罗曼瞪大着眼睛。

随后,深呼吸三口气,罗曼说道:“你这一首歌,我不敢唱。”

“怎么不敢唱了?”

陈平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呵呵,你也不用觉得占了我便宜,我收费的。”

“我知道。”

罗曼点头,但却说道:“这一首歌的费用,我倾家荡产都买不起。”

陈平想再说什么,但过了一会,罗曼却将曲谱还回给了陈平:“走了,这首歌还给你。”

虽然眼睛里有无比的不舍。

虽然罗曼知道,这一首歌对于她的意义。

但就是因为太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了,罗曼却反而不敢唱了。

她知道。

她这一唱,华国歌手界,她将站于最巅峰。

但罗曼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至于原因。

陈平也清楚。

前世这一首歌是王非唱的。

王非能唱,那是因为这一首水调歌头已经传了几千年。

但今天。

这一首水调歌头才今天才问世。

王非唱的明月几时有,只不过对着词牌名填上了曲。

但现在罗曼来唱这一首水调歌头。

那么。

罗曼的名气将与这一首水调歌头一样,成为一个传说。

罗曼并不想占陈平的便宜。

虽然罗曼知道哪怕自己将全部的钱都拿来换这一首歌……这都顶不住这一首歌的魅力。

……

“老爸,师弟被欺负了?”

“谁欺负他了?”

“就是中秋晚会那个叫陈平的。”

“你是说陈平先生?”

“干嘛对他这么尊敬,老爸,他差点骗了师弟1000多万。”

“是吗?”

“千真万确……”

“那你师弟人呢,叫他过来。”

某书法大师别墅,苏文唤来到了老师欧阳春书房。

“文唤,你不是去央视了吗?”

“老师,别提了,被一个家伙抢了我的名额。”

“你说的是陈平?”

“就是这个人渣。”

“你说谁人渣?”

“陈平啊。”

“我……”

欧阳春双手紧了一紧,然后拿过一边的铁棍。

“你说的是谁?”

“陈平。”

“确定。”

“确定。”

“我打不死你……”

对着苏文唤,欧阳春一顿猛抽。

……

“兄弟们,兄弟们,今天的中秋晚会你们看了吗?”

“没有,怎么了,中秋晚会有什么好看的?”

“我的天,没看啊,赶紧去看重播吧,一定会给你惊喜。”

中秋晚会不同于春晚,也不同于元宵。

其实很多人都没怎么注意过中秋晚会。

不过今年的中秋晚会,注定会载入史册。

虽然很多人没有关注中秋晚会,但在中秋晚会直播结束之后,中秋晚会已经爆炸。

“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一次中秋晚会。”

“对,比元宵晚会都好看。”

“不,比春晚都好看。”

“杨紫唱的情霜,好好听啊。”

“我更喜欢的是萨鼎鼎的左手指月,那高音……啊啊啊……感觉心脏都要被他给震出来。”

“你们什么人啊,最为经典的是陈平老师的水调歌头。”

“水调歌头是什么东东?”

“别丢人了,赶紧到网上搜索一下。”

不少人纷纷搜索起水调歌头。

“好吧,我感觉错过了1个亿。”

“早要说有陈平老师呀,要是知道,我早就看了。”

“我读书少,谁来帮我翻译一下水调歌头。”

事实上。

在中秋晚会结束之后,无数人已经开始着手翻译这一首词。

不同于现场。

现场主持人不敢翻译,是怕翻译错了。

但节目结束之后,很多人士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这是一首思念亲人的词。”

“对,但以水调歌头做为词牌名作词的有很多,这一首明月几时有,可谓是写得最好的。”

“我好像发现了这里面有一句写得非常有趣,我欲乘风归去,大家看看这个归字,归是什么意思?”

“归是回家。”

“对,归就是回家的意思。我欲乘风归去,那就是,我想回到自己的天宫。”

“我草,陈平老师这是仙人转世吗……要不然,怎么会说回到自己的天宫上去。”

越是翻译,越是佩服。

越是翻译,众人越是被陈平的身份给吓倒。

当然。

陈平自然不可能是仙人。

这里只是自比为仙人。

但就是这样的自比仙人,亦是让人止不住的震撼。

难怪能够写出如此千古名篇,这般的仙人气质,也不是他人可以相比的。

……

不过关于陈平,关于中秋晚会,可不仅仅只有这一首诗。

媒体暴光党,再一次暴光了一波消息。

比如,扬紫唱的情霜,萨鼎鼎唱的左手指月。

“有没有发现,情霜与萨鼎鼎的左手指月,作词作曲都是陈平老师。”

“尼玛……”

又是一波被刺激了一把。

“大家发现了没有,陈平老师的节目只要一上,大家都不敢坐了。”

“少年中国说的时候大家站了起来,这一次大家也站了起来,下一次,要不要带凳子了?”

“噗……”

但,这还没有结束。

“大家再来看看陈平老师的字。”

“难道就真的以为只是好看?”

之前大家被陈平这一首水调歌头,一时倒是忘了陈平写的字。

有一些练习书法的则表示:“我只想说,陈平老师这字,绝对已经到了书法这样的地步。”

“那个,啥叫书法?”

“这个呀,说起来复杂,就是字写得到了艺术这个地步。”

“那这个艺术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我不知道。”

“我去,那还在这里瞎说。”

“我可没瞎说,主要是我与陈平老师的境界相差太大,我评价不出来。”

另一边。

此前拿了铁棍将弟子苏文唤爆打了一顿之后,欧阳春却是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视频。

与其他人欣赏不一样。

欧阳春并没有欣赏陈平写的词。

虽然他知道,这词绝对不下于这字,甚至还要超过。

但他却是书法界的大拿,自然对书法更为感兴趣。

刚开始他只是觉得陈平这字气势不错,到了一定的书法境界。

可后面再看,欧阳春却是发现陈平这字不但气势雄厚,而且自成一派体系。

与其他楷体不一样。

大多数楷体虽然气势也不错,但却没有陈平这字的笔力。

在欧阳春眼里,他只感觉这字就像人有筋骨一样,阳刚正气。

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书法体系。

最后,有一些激动的,欧阳春写下了三个字:“陈平体”。

是的。

此时,他只能用这三个字来称呼这样的字体。

喜欢重生之千面影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