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侬我侬1v1 樱花动漫官方官网入口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一路上,溟沌鲲又是绕路,又是潜隐气息化作种种形态,就是唯恐被人盯上。

终于见到虞渊,被虞渊以言语刺激的,他再也受不了,瞬间就暴走了。

恼羞成怒的他,突然现出了巨兽真身。

体长千万里的青色巨鱼,比虞渊来时的迟勋界都要庞大,他一片片的银亮鱼鳞,拉近距离来看,比绿柳在大泽沉浸的湖泊都宽阔。

而这样的鱼鳞,在他的身上,有千万之多。

虞渊眯眼一望,就发现溟沌鲲的每一片鱼鳞,仿佛都是一个独立的水域。

哗!哗哗!

带着奇异旋律的流水声,从这方星空传来,虞渊惊奇的看到,周边十万里区域的星空异能,内含的水之能量突然被无限地壮大。

在他的感觉中,点点的水之异能,似被溟沌鲲赐予了天赋神通,纷纷由亿万里外的星空,拉扯着别处的水之能量。

也从而使得,这块被溟沌鲲闯入的星海,瞬间沦为了神奇的星空水域。

无数蜿蜒流淌的溪河,湖泊,长江大渎,在此神奇的水域凭空出现。

在每一滴水珠中,仿佛都蕴含一丝生命精妙。

水,为生命之源……之一。

虞渊脑海中,不自禁地浮升此念。

用心一感受,就知道暴怒下的溟沌鲲,真正将他核心的血脉天赋展开。

“不愧是星空巨兽,倒是我小瞧你了。”

眼看着众多流淌的溪河,清澈的湖泊大江,携带着浓郁的水之能量,浩浩荡荡地冲撞过来,虞渊轻轻点头。

他还能看到,在那些江河湖泊深处,还混杂着精铁之力,还有微小的星空渣滓,加部分剧毒异物。

似乎,溟沌鲲还通晓别的天赋秘法,还有更多的血脉神奇。

转念一想,虞渊就知道身为星空巨兽的溟沌鲲,历经漫长的岁月,至今还能活着,应该也曾击杀过别的星空巨兽。

——如泰坦棘龙那般。

巨兽之间,有过一段极为血腥混乱的时代,彼此相互袭杀,去掠夺对方的血脉。

不死鸟,就斩获了死亡和毁灭法则,将其发扬光大,和她核心的血统并驾齐驱。

溟沌鲲或许逊色一些,所以他斩获的同类应该也较弱,血脉天赋不够出众。

可他能活到现在,能够找到源血大陆,说明他其实也没自己想象中的弱。

由于他的鲜血,能够为各大异族强者延寿,所以他比较倒霉。

因为,他总是被各方围杀着割肉,使得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恢复疗伤中。

轰!

虞渊握在手的斩龙台,被他随手抛出,于这方被溟沌鲲化作的神奇水域中,瞬间开始了放大。

笼罩着朦胧莹白光辉,如在浑沌中膨胀的斩龙台,这一刻透出无上的威严。

如有一条条的巨龙,被幽禁了千年万年后,突然在台面内若隐若现,并发出阵阵不甘心的嘶吼咆哮。

长条形的斩龙台,在极短时间内,被放大了亿万倍!

层层叠叠的七彩涟漪,蕴含着扭曲时空的奥妙,先从台面下荡漾开来。

另有团团冰冷极寒的白雾散逸开来,让众多因溟沌鲲而形成的溪河,长江内的水滴,忽然被冰冻不少,导致流水延缓。

随后,斩龙台锋锐的一端,绽放出极其刺目的金色光辉。

长条形的斩龙台横亘在天,突调转了方向,以金色锋芒向着下方的溟沌鲲刺去。

哧啦!嗤嗤!

虚空被锋芒穿透撕裂,数百条明耀的空间光刃,伴随着金色锋芒,如数百笔直尖锐的神山,一起扎向了溟沌鲲的巨兽背脊。

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顿时从溟沌鲲背部炸开。

在他背脊处,一片片鱼鳞内的湖泊、池塘,深潭,内藏的浓郁水之能量,和他暗含水之精妙的血气,纷纷被扎的溃散崩灭。

吃痛之下的溟沌鲲,龇牙咧嘴地尖叫着,昂头咬向斩龙台。

喀嚓!

无坚不摧的斩龙台,突然多出一排他的压印。

他比巨鲸大千万倍的鱼嘴内,森森獠牙如金属锯齿,松口换了一个方位,又再次狠狠地咬了下去。

他也不傻,就是不咬深埋黄金巨龙的一端,只咬向中间和后侧部位的台面。

那两个部位,不如金色的一端坚固,他能留下咬痕。

他还能将他凝炼的水之能量,通过他留下的牙印,朝斩龙台内部浇灌。

斩龙台内中,下起了滂沱暴雨。

天穹界壁仿佛多出无数个窟窿,先是密集的暴雨,后来就是滚滚倾泻的瀑布,还有百米宽的湖泊直接灌下来。

“呜呜!”

死死咬着斩龙台的溟沌鲲,一边发出怪异的声音,一边使命地摇晃着脑袋。

和他相比,渺小如尘埃的虞渊,此刻似乎能被忽略不计。

“还真是被刺激疯了。”

虞渊摇了摇头。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溟沌鲲的牙齿,竟然真能够在斩龙台的另外两部分,留下了牙齿印,还能洞开一点微小缝隙。

微小的缝隙,在没来及愈合时,被浇灌了众多的溪河湖泊。

这也证实了他的看法,溟沌鲲其实没他想的那么弱,就是比较倒霉,往往面临数倍的敌人。

或者,面对浩漭至强的妖凤。

而且,在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处于重伤状态……

“没什么用的,你灌泄向斩龙台内的水之能量,一逸入其中,和你相关的水之道则,就被直接掐灭,被斩龙台给抹掉了。”

虞渊表情古怪。

溟沌鲲太想当然了,他想以无穷的水,淹没斩龙台内的三个小天地,冲抵三头龙神尸身残留下来的力量,以此来消弱,或直接破坏斩龙台。

可他的这个想法,实在是不切实际。

“起!”

虞渊心念一动,深藏气血小天地的阳神,顿时飞逸而出。

阳神再次现世,又是化作和他本体真身一模一样的形态,而非许许多多的晶体状钟乳石,也不是生命祭坛。

只是,这个离开本体的阳神,却随着虞渊的念头瞬间放大。

眨眼间,这尊阳神竟高大到能肩挑日月!

所谓日月,一赤红,一莹白,赫然是溟沌鲲的眼瞳。

两只眼瞳,也确实是他炼化的真实日月,融入到眼眶后成形的。

虽不及真实的日月巨大,也差的不太离谱。

仿佛由无数神晶铸造的虞渊阳神,如古老的擎天巨灵,轻轻地伸出手,将斩龙台未被溟沌鲲咬住的锋锐一端握着。

他的阳神不知不觉间已堪比溟沌鲲,他握着斩龙台的手背,比银月帝国都要大。

咻!咻咻咻!

千百条血之精能,如汹涌飞逝的神光闪电,在虞渊晶体状的阳神体内流转,涌入他握住斩龙台的手掌心。

他缓缓发力,抓着斩龙台,开始剧烈地甩动。

时空在溟沌鲲的眼中,突然变得颠倒无序,一股令他觉得敬畏,令他感觉熟悉的浩荡大力,不断从斩龙台爆发。

他那死咬着斩龙台不放的牙齿,迅速突现裂纹,他口腔内开始血流如注。

他那暗含生命精妙,能够为百族延寿的鲜血,浇灌在斩龙台上方,和他的水之精能混合着,一同落入到斩龙台内的三个小天地。

他呜嚎着,不得不松开牙齿,并再次化作枯瘦的人族老叟。

他不断地咳着血。

……

“那是什么?”

远在迟勋界的白衣国师,远眺着那方化作神奇水域的星海,看着一条条溪河江水,看着溟沌鲲以星空巨兽的形态,暴虐地释放着自己的血脉威能。

突然间,一尊超出他想象极限的法相拔地而起,也矗立在星河。

日月齐肩,星辰在其背后如泥丸,千万里的星海距离,似乎几步就能跨过……

周苍旻突然傻眼了。

那方化作神奇水域的区域,离迟勋界其实非常远,可巨兽形态的溟沌鲲,和此刻的虞渊,实在是过于庞大了。

所以他还是看到了。

溟沌鲲分明没有从迟勋界的方位过去,不然他不会看不见,他还知道溟沌鲲现出巨兽形态前,定然有过一阵子潜隐。

直到溟沌鲲陡然暴起,以巨兽形态冒头,他才一下子看到。

一开始,他还有些困惑,想到虞渊应该也在附近,还准备搜寻一下虞渊的踪迹……

然后,一尊无比高大的虞渊就这么出世了。

人族自在境大修,大多都能凝炼出自己的法相,每一个人的法相也不尽相同,不过很多人法相和自身类似。

虞渊的法相现出,意味着已经跨入自在境,这就足够让周苍旻震惊了。

更震惊的是,虞渊的法相……似乎仅仅只是由阳神衍变而成,并不涉及本体真身。

最令他震惊的是,虞渊此刻的法相,居然和溟沌鲲同等大小!

人族的法相,甚少能超过万米的。

据周苍旻所知,只有达到至高,获得一席神位的人族元神,再次祭出法相时,才能打破万米的制衡。

妖族,高度是以丈来计量,九级妖王一般不可能超过万丈。

达到妖神的级别,往往才能突破这个极限,拥有万丈,甚至数万丈的原始妖躯。

然而,即便是人族和妖族至高,法相和原始的妖身,也绝无可能达到虞渊此刻法相的庞大程度。

虞渊的法相,此刻是和星河中最庞大的巨兽搏斗,身形规模也几乎相当。

这是什么概念?

有史以来,体积最大的血肉生灵,便是渐渐绝迹的星空巨兽。

那可是,动辄身长千万里的非凡存在,是堪比星辰日月的异类啊!

周苍旻满脑子都是问好,他不由自主地,朝着战场的方向飞去。

几乎同时。

深黯星域那边,众多血魔族的强者,也被虞渊和溟沌鲲的战斗惊动。

或化为一道血光,或凝做一片赤红血海,纷纷靠拢过来。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