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 手机宝书网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穆迪一发精准的昏迷咒命中了一名霉国巫师。

其实也说不上精准与或不精准,这座岛屿并不大并且站满了人。

就算没有通过刻意的瞄准,随便丢一发魔咒到岛上,也有很大的概率会击中敌人。

“跟上我唐克斯,你要跟在有经验的猎手后面。”

他的声音粗哑,提醒着在他身后不停左右躲闪,并且往前挥杖的女巫。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菜鸟了,穆迪。别老把我当做新手来看待。”

唐克斯抱怨着,顺便灵敏的侧身躲过了上向她袭来的一发魔咒。

在他们的右侧,黑皮肤的金斯莱贴心的帮他们补上了一层铁甲咒,还有闲心情笑着解释道。

“在穆迪这样已经当了一辈子傲罗的老人眼中,你永远也都是一个菜鸟。”

来到这座岛上的英国魔法部傲罗,并不是莱昂所掌控的全部。

毕竟这次的行动并没有得到魔法部允许,确切来说是莱昂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擦边行动。

所以参加行动的大部分人,都是和邓布利多多少有点关系的老凤凰社成员,或者是在这两年之内莱昂培养出来的亲信。

进行偷袭的英国傲罗们,其实数量远低于在这座岛上的霉国巫师。

但一开始被打得措手不及,再加上林恩在岛中间使用出的那一发大范围扩散所命中,瞬间让这些霉国巫师减员了接近一半。

但即使是这样,莱昂的人和霉国巫师相比还是占据少数,反应过来的霉国巫师也已经渐渐能稳住了形势。

飞在天上的霉国傲罗指挥官眼神愤怒地,盯着站在一群英国傲罗后面镇定自若的莱昂。

他当然认识这位,最近在欧洲魔法界声名鹤起的英国魔法部傲罗主管。

霉国国会方面对于这类欧洲魔法界高层的资料,一向收集的都十分齐全。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来昂主管?你这是要挑起两个魔法政府之间的战争?”

莱昂的目光中带着不屑,面对这位指挥官的恐吓,他的眼神中没有掀起半点的波澜。

两个魔法政府之间的战争又算得了什么?

曾经他们最辉煌的时候,这个世界有一半的魔法政府,都被他们卷入了战争的泥潭。

他们的头儿甚至还当过一段时间的魔法国会的安全主管,在霉国魔法界将这些乡下佬像糊弄小孩一样,把他们骗的团团转。

“你的问题非常奇怪呀,这位先生。首先未经允许,你带领大批带有武装的巫师进驻英国魔法界的领地,并且袭击一名正在参加三强争霸赛,来自霍格沃茨的学生,想要发起战争的究竟是谁?”

霉国指挥官的脸色铁青,对于莱昂的质问,他又给不出什么强有力的回应。

因为他们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是秘密的,如今来了这么多的英国傲罗,不管最终事情有没有成功。

他的前途肯定是要完蛋了。

霉国魔法国会绝不会在这种时间段,和英国魔法部产生什么武力冲突,那最后被扔出去顶锅的肯定就只有他了。

但到了现在,他也没有想过要放弃这次任务。

莱昂的突然出现,就证明了这件事从计划的一开始就已经出现了问题。

有人已经提前知道了他们的密谋!

这方面的责任就不是他这名指挥官能担的起的,他现在必须将功补过,顶住压力,将林恩给活捉或者当场击杀。

起码也要挽回自己未来可能蹲大牢的命运。

靠着依旧存在的人数优势,在一开始的溃败之后,霉国巫师们挽住了败局和莱昂带领的傲罗呈僵持之势。

被围困在中心的林恩却没有如这位指挥官所料,被迅速解决,反而成了战场中的关键。

像是要一个人把整个霉国巫师的阵型给杀穿。

而就在同一时刻,原本发现到情况不对,飞到天上像是准备要逃之夭夭的伏地魔。

陡然被一道的红色魔咒击中,从天上像一块破布一样掉了下来。

一身修女服的罗齐尔,站在从海面上飘来的小船上,缓缓收回了自己的魔杖。

而在她的身后,同样有数十辆小船随着浪涛驶向了这座小岛。

每辆小船上,站着一位穿着黑色长袍,胸口处隐隐约约纹着死亡

长日光阴 手机宝书网

圣器纹章的老人。

他们一个个垂垂老矣,年纪最大的甚至已经躬腰拄着拐杖。

但目光却无一例外的异常坚定,开始对准岛上的那些霉国巫师,挥起了自己的魔杖。

而已经从岛中央,杀到小岛边缘和莱昂他们会合的林恩也看到了,罗齐尔这帮老年圣徒的到来。

他脸上的神情先是一愣,随后扭头看向莱阳,那目光像是让他在给自己一个解释。

林恩从来没有想过要把罗齐尔他们,牵扯到自己的这场事件当中。

这些老年圣徒,早年因为格林德沃的原因被关在阿布罗斯,痛苦了大半个辈子,直到最近两年才被释放了出来。

他们应该到了享受自己生活的时候,不该再为任何人而拼命。

然而现在他们还是来了。

莱昂看着林恩的目光摇头苦笑,示意这并不是他的意思,而是罗齐尔他们自己的决定。

林恩没有再因为这件事情继续和蓝莱昂纠结,罗切尔他们竟然已经来了,开弓就已经没有了回头箭。

他现在只能尽快按照计划将这些霉国巫师解决掉,以保证这些老年圣徒们不会再因此而受到什么伤害。

其实他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这些圣徒可不是真的老弱病残。

能成为格林德沃的核心信徒,在年轻的时候他们都属于整个欧洲大陆最精英的一批巫师。

即使如今年长,对魔咒的理解和使用也没有落下,特别是在魔法界这种年纪越大,对魔法的认识和研究越深刻的客观条件下。

圣徒们加入战斗之后,为英国傲罗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甚至反压过了这些霉国巫师。

而伏地魔在被击落之后,看起来异常的愤怒,他挥舞着手中的魔杖,朝着罗齐尔发射了一记索命咒。

罗齐尔利落的一个偏头,那道绿色的魔咒便打在了她身后的土地上,随后她回以同样的索命咒进行反击。

然而,对所有一切有生命物体有效的索命咒,伏地魔不闪不避,就这样任凭那道绿色的魔咒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对他毫发无伤!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巫师都呆住了,每个人都知道索命咒被誉为最强大的不可饶恕,最主要原因就是它直死效果的不可逆性。

但伏地魔现在却偏偏直接无视了它的效果!

现场唯有林恩,在瞬间便想出了这其中的关键。

他大声对着那些正在和伏地魔纠缠的圣徒们提醒道。

“厉火咒!厉火咒才对他有效!”

面对他的指挥,罗齐尔毫不犹豫瞬间便终止了,自己下一步想使用夺魂咒的尝试,而是往伏地魔的方向撒下了大片的诡异火焰。

厉火在瞬间便缠上了伏地魔身下的袍子。

就如同在平底锅上的黄油一样,伏地魔的身体从脚下开始融化,即使他不断怒吼着使用魔法,却依旧无法改变身体消亡的命运。

很快厉火便蔓延到了伏地魔的全身,随着一团黑气的升起,他的身体被燃烧殆尽,而原地只留下了一枚被烧得乌黑的戒指。

伏地魔的残魂,其根本还是附着在复活石上的魂器而已。

而克制魂器的几件魔法物品:蛇怪的毒牙,格兰芬多的宝剑,还有厉火咒这些也同样对这个残魂有效。

这个新生的伏地魔只是一个花架子,而岛上的霉国巫师也在圣徒和英国傲罗的联手打击下,已经龟缩到了小岛的一角。

直至最终邓布利多的出现,将这场战斗彻底画上的句号。

和邓布利多一起到来的还有,霉国魔法国会的重案调查司司长蒂娜·皮奎利。

只不过皮奎利的脸色相当难看,甚至可以说得上苍白的像纸一样。

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束缚住,魔杖被收缴,备用的门钥匙被查出,身上还被邓布利多施展了一个常备的反幻影移形魔法。

对于她在霍格沃茨从一开始策划的种种,全都被林恩和邓布利多了解得一清二楚。

从始至终她就被看得透透的,这场行动就像是林恩和邓布利多配合她演的一场戏。

而到了现在这场戏演完了,最终的落幕就是她像个小丑一样被捕的结局。

看到皮奎利被抓,那位带领手下龟缩在一角的霉国巫师指挥官直接放弃了抵抗。

在无数英国傲罗魔杖的瞄准下,识趣的选择投降。

他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抵抗意愿,现在看到连皮奎利都被抓住更是毫无任何压力。

毕竟相比于他这个临时指挥官,皮奎利的位置和地位都要更高,也是比他更适合的顶锅对象。

况且这次任务处处都显露着诡异,最大的失误明显不在于他这个打手身上,而是谋划这项计划的皮奎利身上。

“有什么结果吗?教授。”

看着走过来邓布利多,林恩眨眼问道。

邓布利多将皮奎利的看管任务交给了金斯莱,和林恩并肩沿着小岛漫步。

“他们针对你的开展计划原因其实很简单,一位在伊法魔尼魔法学院居住了十几年的先知,预言了你的降临会给霉国魔法国会带来毁灭,他们之所以这么一直想杀掉你,就是为了保护霉国魔法国会。”

林恩的面色古怪。

“就因为这么一个预言?”

“就是因为一个预言。”

邓布利多沉着的点头说道,“不要小看预言的力量,在很多时候都是因为预言而成就了未来。”

“就像伏地魔和哈利·波特?”

“他们只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而且这个预言也没有变成现实。”

林恩挠了挠后脑勺,他这个时候才回想起来,因为自己的出现,哈利·波特最终估计也不会将伏地魔反杀了。

现在的伏地魔真身还在霍格沃茨快快乐乐的上学呢。

林恩和邓布利多来到了岸边,看着海岸线的尽头逐渐升起的红日,他蹲下身子敲了敲被海水冲上岸的一个贝壳。

“所以霉国那边我们该给个什么样的答复?”

邓布利多笑着看着他。

“这就要看你自己的想法了,你对这个预言和魔法国会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林恩看着岛上逐渐消散的灰色雾霾,以及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磷光的海面,他眯着眼睛,随意的开口说道。

“想法什么的当然有,我在这里呆的好好的,他们就因为莫名其妙的一句预言为我大费周章,想要杀我,是个人都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我这个人很小心眼的。”

“那你打算像预言中说的那样,打算毁灭霉国魔法国会?”

林恩耸了耸肩。

“为什么一定要按照预言来?毁灭一个魔法政府很有意思吗?”

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被抓住的皮奎利和那些已经投降了霉国巫师们。

“现在这个魔法政府的一位高层和大部分精英可都在我们手中,由我们通过这些人把它建设的更好,不是比毁灭它要更有意思。”

邓布利多看着天边那初升的太阳。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所以你最终的理想是要改变整个魔法世界吗?”

林恩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静静的躺在海边的沙滩,任由那初生的光辉撒在自己的身上,良久之后他才回答到。

“不,我其实没有什么多大的野心,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变得能让我过得更舒服一些而已。”

邓布利多摇头赞叹。

“已经没有人比你的这个野心要更大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