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云娘将铁盒捧到美貌妇人面前,只见她从脖颈上取出一把钥匙,插入铁盒的匙孔中,只见嘎嘎嘎的几声响,机关转动,不一会儿铁盒的盖子自动弹开。

美貌妇人从里铁盒中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印钮,交到了黑衣人手中。

顾宁嫣扫了一眼,只见那东西用血玉雕刻而成,拇指大小。黑衣人拿到手后,很快就收入袖中。

“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我不欠她的了。这些年,那个人一直想从我这里拿到它,我始终没有给,如今完璧归赵,我也就心安了。”

黑衣人没吭一字。

美貌妇人再度看向顾宁嫣,又从铁盒中拿出一块绢帛。

“淮远曾说过,若有一日他遭遇不测,会让人拿着他的玉佩来寻我。若是人来了,就将绢帛给对方。”

顾宁嫣接过绢帛,只见上头又是一副山水画,顿时有些头疼。

解开一个又来一个,就知道傅淮远那心思深的不会让她轻易寻到伪诏。

顾宁嫣将绢帛藏好,只听得美貌妇人道,“淮远他……离开时,痛苦吗?”

顾宁嫣抬头,只见美貌妇人的眼中藏着深深的牵挂与隐忧,自然能猜到她是真心疼爱这个儿子。

“他走时,觉得很解脱。”

“那便好。”美貌妇人垂下头道,“既然东西拿到了,你们也该走了。”

黑衣人率先走了小屋,顾宁嫣想劝主仆二人离开这里,却被拒绝了。

下山后,顾宁嫣径直入城回了景王府。可刚回府,就听到了慕容景彰跟陆凛打了一架的消息。

顾宁嫣一边往里走,一边听素玉讲了来龙去脉。

原来,自家大哥听说了陆凛两次为着徐幼兰惹她生气的事,昨日更是被气得躲去了别院。

为了替她出口恶气,慕容景彰跑到北镇抚司门前去拦下陆凛,二话不说就挥了拳头。可陆凛是何人,慕容景彰哪里是他的对手,最终惨败。

当时正值上值时分,两人打架一事被好些人撞了个正着。一时间,大舅子替妹妹出头却被妹夫教训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官署,而其中内情更是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更有甚者说,景王府同淮阴侯府的姻亲关系怕是很快要到头了。

顾宁嫣听完,一阵无语。

虽说慕容景彰就是个妹控,但却不是个没脑子的,单方面用自己那点武力值去挑衅陆凛,怎么看都像个憨批。

才刚靠近慕容景彰的屋子,就听见里头传来他的痛叫声。

“嘶,轻点!”慕容景彰痛到骂人,“陆凛这狗东西,竟然敢还手。还专挑我的脸打,给我等着,这仇我一定要报!”

顾宁嫣走进去,就看见慕容景彰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惨不忍睹。这哪里是去替她出头的,简直是送上门去单方面挨打的。

“行了,我来吧。”顾宁嫣走过去,接过上药的活儿。

小厮松了口气,赶紧溜出了屋。

“疼吧?”顾宁嫣眼皮不抬,声音平静无波,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慕容景彰见自家妹妹脸色不好,顿时一凛,难道因为自己去找陆凛的麻烦,所以妹妹生气了?

他一面在心底暗骂陆凛,一面开始装可怜,“可疼了!你是不知道,陆凛那厮下手有多黑,我可是他的大舅子,他竟然下此毒手!”

“你活该!”顾宁嫣面目表情,手下的动作重了些,痛得慕容景彰险些跳起来。可看着自家妹妹生气的小脸,只能硬忍住。

“陆凛什么身手,你又是什么身手?他一个战场上厮杀出来的人收拾你一个养尊处优的王府世子,那简直是小菜一碟。”顾宁嫣见慕容景彰那痛得发抖还不敢出声的样子,到底是心软,手下动作轻了不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少。

“我知道大哥你是想替我出气,但此事我有分寸的。倒是你,景王世子找茬自己妹夫反被揍,传出去简直笑掉大牙了。”

慕容景彰弯了弯嘴角,“我还不是想替你们做足了这场戏?”

顾宁嫣愣了愣,眼神瞬间闪烁,“什……什么戏?”

“呵。”慕容景彰冷哼了一声,“真当我傻吗?以陆凛待你的心意,就绝不会是会做出这等事之人。我虽不知你们在谋划什么,可既然你们想让外人以为感情不睦,我们景王府向来护短,怎好什么都不做?”

“如今我挨了顿打,又让人往外散了风,你们想做什么,只管去做便是。”

顾宁嫣感动得不行,一双眸子闪闪发光地看着自家兄长。

慕容景彰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头,“别用这眼神看着你大哥,少感动,我这顿打可不是白挨的,日后可得让陆凛还我。”

顾宁嫣立刻狗腿道,“是是是,陆凛连大舅子都敢打,简直过分。大哥别生气,待此事了了,让他给大哥赔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一种。”

“成吧。”慕容景彰干咳了一声,“既然妹妹替他求情了,我就暂时将这笔账记下。”

“大哥深明大义!”

顾宁嫣对着慕容景彰吹了好一会儿的彩虹屁,才将自家大哥哄得高高兴兴的。

正打算回去补个觉,就听得门房来回话说,虞家大公子来了,特意要见她。

顾宁嫣瞬间不太高兴,虞行川上门,必然没好事!

“你来做什么?”顾宁嫣耷拉着脸走进前厅,就见虞行川坐在那儿喝茶,一旁的桌上还摆了一堆他带来的礼物。

虞行川略过她的臭脸,笑得潋滟,“听说你与陆凛闹了脾气,特意上门来安慰你。”

顾宁嫣脸色一黑,此人好不要脸!

“与你何干?”顾宁嫣一个白眼毫不客气地翻过去。

虞行川笑得更欢了些,“满京城都在传,长宁郡主与淮阴侯世子夫妻不睦,恐不日便要和离。机会难得,我自然是要上门,撬墙角了。”

顾宁嫣怔了怔,内心疯狂吐槽。

挖人墙角说得这么光明正大,能要点脸吗?

身为反派,能不能有点自觉性,做点该做的事?

“大可不必。”顾宁嫣冷脸,“若我同陆凛真的和离了,日后也不会再嫁。我养几个面首不好吗?非要嫁人给自己找气受?”

这番话倒也不说来哄虞行川的,这确实是她理想的终极目标啊。

可惜了,她虽有个富婆梦,却没有实施的环境。

“那,不知虞某这样的,可能成为郡主的入幕之宾?”虞行川语调平淡,用最普通的口气说着最不要脸的话。

喜欢穿书后,男主跪求我不要和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