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年轻的小峓子5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待吃完饭,谢驭负责洗碗,陆识微则窝在单人沙发上,正在刷驾考的题库,论开车,她也算老司机了,可是做题目却频繁出错,这让她有些气恼。

“怎么了?”谢驭擦干手上的水渍。

“题目太难了。”

“我看看。”

谢驭双手撑在沙发后侧,俯身弯腰,整个人从她后侧探身过来,下巴几乎要蹭着她的肩颈,虽没挨着蹭着,属于他的气息却扑面袭来。

他的身上从没香水味。

不似商场上,某些男人偏好涂抹什么古龙香,他身上很干净。

更不似陆时渊,基本回来,身上难免有消毒水与医院的味道。

他的气息,硬朗,清爽。

没有一丝一毫复杂的味道,他热切的气息,便能感受的越发真切。

“这道题也错?”谢驭指着手机屏幕,“你当年驾考是怎么过的?这题显然该选A。”

“难道不是C?”

“你好好看一下题干上信息……”

陆识微听完谢驭的分析,恍然大悟,“现在的题目都这么复杂?非要抠字眼,就不能直接点?现实中开车可没这么难。”

谢驭听她抱怨,偏头看她,低笑出声。

热切的呼吸,分毫不差的落在她侧脸颈侧。

热的,痒的……

还有些燥。

“微微,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

上次?

陆识微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谢驭却压在她耳边,气息缠绕在她耳边,一点红酒的气息,有点灼热:

“我想搬过来住。”

陆识微触摸屏幕的手指顿住。

被他气息吹拂地酥痒,紧张。

两人明明什么都没做,空气却无端变得缠绵起来。

“小驭,我……”

陆识微话没说完,感觉到自己脖子侧面传来一阵濡湿的触感。

柔软,炽热。

她的身子瞬间绷直,甚至不敢乱动。

她都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直至谢驭的唇离开她的脖子,在她耳边又烧了一把火,“上次在何家,你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

无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年轻的小峓子5

陆识微在何家可说了一堆话。

“你说……我是你的人。”

“……”

“微微,你准备什么时候,真正把我变成你的人。”

他的声音低哑地萦绕在陆识微耳边,她感觉整个身子都好似被海水漫灌,烈火浇烧,下一秒就无法呼吸。

“谢驭……”

陆识微觉得自己快被他搞疯了。

一把火接着一把火,这是要把她烧死啊。

“你请我上楼,让我喝酒,我以为……”谢驭轻笑。

脖子的灼烫感虽然消失了,可他一呼一吸,带来的热意,却仍挥之不去。

“什么要求都不行,你今晚要拒绝我两次?”

他语气低沉落寞,好似十分受伤。

陆识微这人,当惯了姐姐这个角色,哪里听得了这些,心下动摇。

本身谈个恋爱就是为了开心舒服,一再拒绝他,总归说不过去。

她清了下嗓子,“要不……你搬来住?”

然后,

谢驭笑了,低声说了句好,“那我们继续讨论开车的问题。”

“开车?”

陆识微懵了。

谢驭:“驾考。”

“……”

陆识微还以为某人要……

她拍了下脸。

陆识微,你清醒点!

脑子里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说白了,还是被谢驭给带偏了。

跟你说了半天情情爱爱的事,忽然跟你正儿八经讨论开车,她真的很难适应。

以前都没发现,谢驭这人:

挺狗!

肯定,都是被她弟弟带坏的!

谢驭今晚得偿所愿,找了个代驾,也没磨蹭,便离开了源华府。

倒是陆识微后知后觉,感觉上了谢驭的套。

他,跟自己动心眼?

陆识微笑出声,果然啊,自己只要主动一丢丢,某人就绝对会超常发挥。

同居一事,陆识微不算排斥,却也没想过,这件事会传得这么快,第二天,全家人都知道谢驭要搬过来了。

这让她一脸懵逼。

陆时渊甚至打了电话过来:

“姐,你和谢哥儿同居了?”

这种事,由亲弟弟提起,陆识微还是要脸的,急忙否认:“我们没有。”

“狡辩。”

“我没狡辩,我和谢哥儿……”

“他今早拖着两个行李箱上班,被爷爷撞见了,爷爷想着,谢叔叔婚礼还剩几天,家中本就忙,问他干嘛此时搬出去。”陆时渊解释着,“你知道你男朋友是怎么说的吗?”

“他、他说什么?”

“他说是搬到你那里的。”

“……”陆识微傻眼了,“那爷爷什么反应?”

“他今早多吃了两个包子。”

“……”

——

半个小时后,清晨一早,门铃响起,陆识微去开门时,发现外面……

除了谢驭,他身边果然还有两个行李箱。

“你,”陆识微愣了好久,“怎么把行李都带来了?”

“担心,夜长梦多。”

“……”

陆识微看着他将行李箱搬到室内,又问了句,“今早被爷爷撞见了,你怎么就把实话告诉他了?”

谢驭看向她,居然反问了一句:

“我应该对长辈说谎吗?”

陆识微悻悻一笑,“没事,你开心就好。”

这年代,婚前同居的很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两家人都没说什么,也就程问秋打来电话,特意叮嘱陆识微,还是要注意分寸。

“分寸?”陆识微蹙眉。

“是我想多了,你俩要是真有了孩子,直接结婚也行。”

“……”

陆识微觉得,自己怕是捡来的。

然后,

谢驭就顺利住到了源华府。

陆时渊心底是有些不爽的,毕竟他和苏羡意交往在先,如今发展得却没有某人快,心里难免不平衡,还被肖冬忆给嘲笑了。

“时渊啊,看看人家谢哥儿,后来居上啊,你要抓紧点。”

“你一个单身狗,有资格笑我?”

“……”

但随着谢荣生婚礼开始,又发生了一件让陆时渊崩溃的事。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