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颜之月说的是什 温柔以待H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贾昱回家了。

他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进了家,杜贺迎上来,眸色惊惧,“大郎君,这是为何?”

贾昱是长子,未来的赵国公,所以从束发受教开始,他就明白了自己的职责,少有放松的时候。这等不顾形象的走路方式,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贾昱摇头,“无事。”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吩咐道:“找了伤药来。”

贾家的伤药自然是最好的,仆役拿了伤药来,反手关门。

吱呀!

“出去!”

贾昱摆摆手,仆役诧异,“大郎君,自己可没法上药。”

“出去!”贾昱有些恼火。

仆役把伤药放下,随即出门。

室内安静了下来。

贾昱艰难的褪下裤子,先用手检查了一下伤处。

还好,破皮不算严重,否则再难为情,贾昱也只能让仆役给自己上药。

门外,两个仆役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低声道:“大郎君身后都有血迹,可见伤的不清……”

杜贺急匆匆的来了,目光扫过二人,问道:“为何不进去服侍?”

他刚得了消息,这个消息是宫中送出来的,很是隐秘。大郎君杀人了,而且是中书侍郎。他刚得消息时被吓坏了,联想到了贾昱归来时一瘸一拐的模样,心中顿时就生出了希望。

李元奇被杀,按理接下来该全力查获凶手,可百骑却拿下了李元奇全家。这个神转折让长安八卦界很是八卦了一番,杜贺也是如此,蹲家里和人嘀咕分析了许久,顺带晚饭多喝了几杯,觉得生活就是如此的美好。

可没想到的是,这事儿竟然是贾昱干的。

宫中来的人神色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贾昱杀人的事儿,而是皇后让兜兜进宫玩耍。

仆役说道:“大郎君不让。”

杜贺皱眉,“老夫刚问过徐小鱼,杖责剧痛无比,自己如何能上药?”

屋里传来了闷哼声。

杜贺想到了徐小鱼的介绍……

先消毒,最痛的也就是这一步,一般人扛不住,必须要有人协助。

可听声音贾昱却是在一人操作。

徐小鱼的话犹在耳边……

“大郎君定然忍不住!

无颜之月说的是什 温柔以待H

里面的闷哼声没有间断。

杜贺能想象贾昱在用酒精给伤口消毒的场景:把沁润了酒精的软布反手盖在伤口上,酒精刺激伤口,剧痛下,浑身都在颤栗……

徐小鱼很认真的说了那种感受,“剧痛难忍!”

良久,屋里的贾昱长吁一口气。

这份坚韧啊!

杜贺转身,一个仆役跟上,低声道:“管家看着心情大好啊!可是有喜事?”

拍马屁是每个人都有的潜质,往日杜贺只是板着脸装威严,今日却是哈哈一笑,随即轻声道:

“有这样的大郎君,贾氏未来当兴!”

没多久,恢复了威严的贾昱在书房里招来了弟妹。

他看着恢复了许多的贾洪,心中一松,说道:“下次做事谨慎些。”

贾洪一直在家养伤,闻言起身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我都好了。对了大兄,那些人为何要杀陈进法?”

兜兜也颇有些兴趣想知晓此事。

贾昱就站在窗户边上,不时交换双腿来支撑身体,“此事本不该告诉你……”,他更想让贾洪能无忧无虑的走下去,但想到那些人因此对贾洪会生出恨意,只能唏嘘世事弄人。

“有人想用出兵吐蕃之事来打击陛下的威权。”贾昱觉得这个说的简单了些,就补充道:“陈进法觉得不该出兵吐蕃,于是去查,那些人狗急跳墙,下手刺杀他。你恰逢其会,坏了他们的事,以后要小心些。”

贾洪笑道:“我不怕。”

他依旧乐观的笑着。

贾昱微微摇头,对兜兜说道:“兜兜最近出门多带护卫。”

兜兜很郁闷,“要多久呀?”

贾昱沉吟良久,“我也不知。”

那是上层的争斗,他目前还不能插手。

但转过念头,他不禁失笑。

“我们家已经插手了。”

贾洪破坏了那些人的谋划,他一刀杀了刘元奇。虽说皇帝封锁了他杀人的消息,但纸包不住火,迟早此事会被那些人得知。

“大郎君。”

鸿雁急匆匆的进来,“公主来了,说寻小娘子玩耍。”

“咳咳!”贾昱干咳两声,“大洪赶紧去。”

兜兜仿佛没听到这话,也说道:“大洪去吧。”

贾洪笑道:“太平最是娇憨,这天气好,她定然是想出宫玩耍,却寻不到由头,就来寻我。”

贾昱点头,神色古怪。

兜兜点头,“去吧去吧。”

贾洪施施然去了,兜兜噗嗤一笑,“二郎傻乎乎的。

无颜之月说的是什 温柔以待H

贾昱回身,轻轻推开些窗户,看着贾洪雀跃的往前院去,嘴角不禁挂上了微笑,“二郎不傻,他只是愿意用善意去对这个世间。”

前院,太平被人簇拥着进了正堂,回身皱眉,“都出去。”

身边的女官姜静看着她那娇嫩的脸,和有些不耐烦的眉眼,笑道:“公主,这是皇后的交代。”

外面垂手而立的杜贺撇撇嘴,心想皇后来贾家都没那么大的排场。往日公主来也很是轻车简从。

但他联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事儿,觉得这样的保全手段也情有可原。

那些疯子若是发狂了,针对公主下手怎么办?

太平一旦出事,宫中的帝后将会走到前台,血雨腥风将会笼罩大唐。

这位公主……惹不得!

太平蹙眉,“这是舅舅家,舅舅家谁能来?都出去。”

姜静干笑了一下,“退下吧。”

跟进来的几个宫女悄然告退。

太平这才坐下。

秋香进来奉茶,太平看了她一眼,问道:“贾东去了西边,这一去也不知何时能回来。你是东罗马的人,那边可凶险吗?”

秋香知晓眼前这位是宫中帝后的心头肉,所以很是恭谨的道:“听闻大食如今正在攻伐东罗马。”

“大食?”太平娇嫩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多了骄傲之色,“舅舅当年一战把大食人打怕了,从此不敢东窥。”

秋香眸色黯然,“是啊!若是东罗马有郎君这等名将,想来大食也不敢出兵。”

太平冷哼一声,“舅舅可不会去做什么东罗马名帅。”

秋香低下头,她当然知晓贾平安不会去做什么东罗马名帅。按照她多年的了解,若是可以,贾平安会毫不犹豫的把东罗马扫平了。

若是郎君去东罗马……

秋香打个寒颤,觉得东罗马还是和大食厮杀更有安全一些。

外面的杜贺说道:“公主,兵部的密谍已经得了消息,大食此次气势汹汹,发誓要灭了东罗马。就在先前,大郎君令徐小鱼带着人去追赶三郎君,一路护卫。”

太平摇摇头,“他为何要去西边?”

“太平。”

贾洪来了。

太平起身,冷着脸道:“你都好了?”

贾洪点头,“好了。”

太平冷哼一声,“那为何不令人去给我报信?”

贾洪一怔,“你前日不是才来吗?”

鸿雁和秋香齐齐看了贾洪一眼。

三郎君,你这个性子……公主没抽你几鞭子,当真是贤良淑德。

太平突然一笑,恍如花儿绽放,“对了,为何不把贾东追回来?”

太平笑起来好美。

贾洪想到了就说,“太平你笑起来真美。”

姜静的脸颊在抽搐,双拳紧握,觉得贾洪迟早会被皇后捶死。

太平的眉间多了一丝雀跃,然后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贾洪哦了一声,坐下后说道:“三郎此行是阿耶的吩咐。”

“舅舅?”

太平马上丢开了此事,“大洪,你去告假几日,回头我央求阿娘去终南山玩耍。”

贾洪愁眉苦脸的道:“那是违律。”

他看了看太平,太平无动于衷,“阿娘的话便是律法。”

贾洪挠挠头,苦笑道:“去终南山来回时日太长,要不……李朔那边正好邀我去狩猎,我带着你去吧。”

这个时节说是狩猎,可按照规矩,春季不能打母兽,能捕猎的东西就少了,这更像是去踏春。

而且一群男男女女这一路纠缠嘀咕,贾洪最不喜欢这种气氛。

姜静干咳一声,提醒太平这事儿得皇后点头。

太平却置之不理,一脸我正在思索有没有空的模样。

“嗯……要去也行,不过不要跟着李朔他们一起。”

“为何?”贾洪一脸不解,“人多好玩啊!”

姜静低下头,觉得皇后应当会想捶死这个小子。

鸿雁和秋香别过脸去,免得忍不住为二郎君答应。

太平恼怒的跺脚,“我就不想和他们一起去,行不行?”

贾洪下意识的道:“行。”

太平转怒为笑,“我去寻兜兜玩耍。”

二人出去,室内三人齐齐叹息。

“哎!”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