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传媒内参导读:一批社会精英形象的塑造,让都市情感剧有了现实生活之上的表达,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态,既让观众心向往之,又是电视剧艺术化的内在需求。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曾几何时,都市情感剧、涉案剧和古装剧被并称为中国电视剧产业的“三驾马车”。而随着电视剧行业经历了市场化的激烈竞争与来自政策的导向干预,在行业变革以分秒计的当下,涉案剧悄然转入网络平台,以期东山再起;古装IP大行其道,风头正劲;都市情感题材虽一度遇冷,但近期在扶植现实题材电视剧的政策风向下,大有回暖的趋势。

作为社会生活的艺术化展现,都市情感题材一直以贴近社会生活,展现社会风貌、折射社会热点的特点拥有极为牢固的地位和受众。而一批社会精英形象的塑造,让都市情感剧有了现实生活之上的表达,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态,既让观众心向往之,又是电视剧艺术化的内在需求。

回首都市情感剧近二十年的发展史,也是一部生动的社会精英发展史。看似光鲜亮丽的精英身份背后,他们又走过了怎样的坎坷之路,不妨让我们一探究竟。

“渣男”霸屏

畸恋之下的浪子回头

在都市情感剧走上正轨之前,都市剧集经历了一个十年“情感即伦理”的时期,影视作品的匮乏和社会语境的传统化使得都市题材一直聚焦在家庭伦理的议题之上,而社会精英的形象也一直处于缺席状态。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1999年,一部全面直接地向观众呈现婚外恋这一社会敏感现象的电视剧《牵手》一炮而红,正式宣告了当下意义上的都市情感剧集作为一个独立门类真正走入了大众视野。

快节奏、高强度的都市生活大大阻碍了都市人对“情”的追求,而把真实欲望展露在镜头前,无疑回馈了人们对“情”的巨大热情和渴望。

社会精英的形象也首次应运而生,他们多以“油腻中年”的形象出现,纷纷印证了“男人有钱就变坏”的老话,抛弃糟糠之妻,投入青春少女的怀抱。而剧情中“渣男”最终的浪子回头,也成为了当年“主旋律”化的价值取向表达。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然而,社会热点话题的过度解读,导致了人物塑造的符号化。《牵手》大火之后,从2000年的《让爱做主》一直到2009年的《蜗居》,成熟多金的社会精英似乎要定律化地陷入桃色漩涡,虽然不忠的负面形象加身,但潜在地也反映出都市人对金钱、地位等社会资源进行占有的欲望。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由“渣”变“暖”

80后主导的社会精英新生态

就在电视荧屏上的“渣男”还在兢兢业业地发展婚外情的时候,以80后为主体的收视主力悄然抢占了电视剧市场的高地。进入适婚年龄的80后,在聚焦社会婚恋的基础上,还有着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包容性,以及价值观的多样性。

急于摆脱传统社会语境的一代人大刀阔斧地摒弃了都市情感剧的“老一套”,婚姻、育儿、职场、商战,多元化元素的杂糅成为了都市情感剧的新形态。因此,社会精英的面貌也在应势而变。

影视领域的“韩流”盛行让中国的电视剧市场刮起了一阵“暖男”风潮,尤其2014年的热播韩剧《来自星星的你》让“暖男”的形象火到无以复加。《我可能不会爱你》中的李大仁、《我爱男闺蜜》中的方俊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因此,我们看到原本在外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们开始洗手做羹汤,既要上得厅堂,又要下得厨房。这种变化,源自于男性社会霸权逐渐瓦解,女性表达态度的声量逐渐占据主流的形势。这在以女性为收视主力军的电视剧行业更为明显。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而瞬息万变的观众需求让社会精英不能止足于“暖男”,他们中的一部分需要开始完成从“大男人”到“小男人”的转变,即需要兼备爱人般的支持与闺蜜般的体贴。这种转变以《婚姻保卫战》中社会精英的性别调转达到了高峰。“女主外,男主内”也作为一种新型都市情感模式被大众所接受。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与此同时,“大男人”也并没有离开荧屏,而是与“暖男”互相融合,成为了社会精英的新主流形象——霸道总裁。

帅气多金的标配,加上忠贞不渝的爱情态度,在都市偶像剧与都市情感剧之间的藩篱日渐消弭的市场形势下,让这一形象得以发扬光大。《何以笙箫默》中的何以琛、《步步惊情》中的殷正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总体来看,这一时期都市情感剧中的社会精英形象得到了百花齐放的诠释,但大量的跟风之作,使得社会精英的形象依旧固化,再度陷入瓶颈。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追求幸福生活

“精英”真正含义的上下求索

一直以来,社会精英的荧屏形象塑造都潜在地与幸福生活的必然性有正向的关联。早期的精英们虽然情路多舛但终究还是能回归真爱;而之后的社会精英形象大多无所不能,无论事业和家庭都可以戏剧化地无往不利。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当“精英的世界”已经不再神秘的情况下,观众纷纷开始探寻生活本真,社会精英们何去何从,便成为了电视人的新难题。

让精英回归职场,便是新社会语境下的产物。行业剧是对精英的职场生活情感的真实化诠释,让精英不能再用“多金、事业有成”等笼统的概念一概而论,不得不说是一大进步。其中不乏亮眼的优质作品,《离婚律师》、《外科风云》、《猎场》都是行业剧中的佼佼者。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而对“精英”概念本身的反思,让精英回归生活,则成为了都市情感剧另一个层面的新议题。观众开始认识到,社会精英无论如何叱咤风云,终归要走下神坛,接受柴米油盐的生活考验,无一例外。因此,更为接地气的表达就成为了都市情感剧受众的新需求。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我不是精英》就是极具代表性的作品,该剧独树一帜地抛出了“是否当精英才能收获幸福生活”的核心理念。传统的精英观使得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唾手可得,而在《我不是精英》中,则同时体现了精英要面对的种种繁琐细碎,与成为精英的坎坷不易。

剧中,雷佳音饰演的米阳身为高学历精英刑警,依旧逃不过母亲不同意婚事的困境;邓家佳饰演的韦晶为了满足未来婆婆的挑剔要求,不得不为爱投身职场打拼。两人一心追爱而遭遇的职场滑铁卢更是忠实地反映了当下年轻人都市生活的困境:精英的炼成非一日之功,而兼顾职场与生活更是难上加难。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我不是精英》中的婚恋观诠释同样突破了传统意义上的“精英模式”,它既不是王子与灰姑娘童话般的一见钟情,也不是饱经诱惑考验后的情比金坚。该剧准确地切中了社会婚恋话题的要害:必须在遵从父母之命的“门当户对”或是追求“真爱至上”中作出抉择。

适龄人群的婚恋观在传统思维和新意识形态的冲击下风雨飘摇,恰恰是当下的社会痛点。而成为精英是否能让婚恋之途变得顺遂,该剧也给出了自己的解答。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归根结底,《我不是精英》毕竟还是一部电视剧,在对都市生活的忠实展现之上,保持剧集的艺术属性则是必须完成的任务。我们欣喜的看到,该剧巧妙地选取了轻喜剧作为展现形式,以喜感包装痛感,保证了剧集观感的艺术性,同时可以用更为接地气的语言,重构了生动的都市生活面貌。

在《我不是精英》中,随处可见“精英”们说出诸如“人生必须嗨,黄瓜必须拍”、“良辰美景奈何天,来个亲亲来这边”的妙语连连。在乱花渐欲的都市情感题材表达方式中,该剧以无比的亲和力脱颖而出,也为都市情感题材的发展指明了新的方向。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都市情感剧中的“精英”形象经历了十余年的发展,一步步走下神坛,实则是一个努力契合社会文化发展与观众需求,不断给精英设定“加码”的过程。曾经高处不胜寒,如今饱尝人间百态的“精英”们不管今后去往何方,紧扣当下才是永恒的主题。

从社会顶端到人间百态,电视剧的精英角色这样走下神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