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岂是池中物 慈禧野史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容声表情一顿,差点学着他家王妃,对自家儿子高呼:你可真是爹的好大儿。

不过好歹还不是那坑爹的。

他看了两眼之后回过头来,认认真真的开口。

“皇帝小叔,等我长大,等我长大就可以替你去啦!”

小孩子,天真。

容兮想着,决定打击一下这种天真无邪,让他理解大人的世界有多么险恶。

——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容兮杀得惨白的小容皎,小脑袋耷拉下来,发丝似乎都失落的垂下去了。

坐在容兮身边,已经成功叛变了的亲弟弟在旁边鼓着掌欢呼。

那小模样看着容声都想要揍他。

可真是没眼力见的。

你能见着容兮几面啊?这么嘲笑你哥,等回去还不是要被你哥收拾?

打击吧,反正自家儿子越挫越勇。

容声也习惯了。

容兮这棋艺厉害的,他也下不过容兮,更别说容皎。

但却不料。

容兮站起身来,走到了容皎的跟前,坐下,扬了扬眉头,懒洋洋的语气,艳丽的眉眼极其漂亮。

“拿起棋子。”

容皎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捏起了一粒棋子,扭头看向容兮。

眼看着容兮伸手,抓着他的小手,将他手中的棋子落到了一处。

棋局之上,瞬息万变。

“听你父王说,你更喜欢武艺?”

容皎睁圆了自己的眼睛,正巴巴的看着棋局,原本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东西,此刻也好像升出了不一样的兴味。

“打仗,就像是棋局,其中任何的一点,都有可能是反败为胜的关键。”

要把所有的点都看在眼中,将所有的点都有什么样的效果,什么样的作用,在心中明了,就算对方路数再多,也不用担心。

容声也一愣,然后就见自家崽仰头,眼底满是崇拜。

而自家那个小的还在那边嗷嗷嗷叫唤,言语之中模糊的含着皇帝小叔好厉害之类的词。

两个叛变的小崽子。

容声已经佛系了。

等着拎着着两个小崽子走。

就连进宫的时候步调沉稳的那个,都忍不住在他身侧蹦蹦跳跳,容喻已经在他怀中睡着,容声看着容皎。

“皎儿。”

“恩?怎么了?父王?”

“喜欢下棋?”

“恩,喜欢下棋,也喜欢皇帝小叔。”

“你这喜欢,来的真是莫名其妙。”

他还记得,原本他家这小崽,还觉得容兮可能会欺负他母妃,还对容兮没什么好印象呢,结果这才多久的时间,

金陵岂是池中物 慈禧野史

已经彻底一口一个我皇帝小叔怎么怎么样了——

实在是来的莫名其妙。

“没有莫名其妙。”

小孩子总是较真的,对上他父亲的话,他认认真真。

“皇帝小叔长得好看,身子弱,我马上是大孩子了,要保护她,还有就是,皇帝小叔看我们的眼神,一直很温柔,不是坏人的。”

容兮——配上温柔?

曾经被容兮忽悠的满腔热血,为她冲锋陷阵到现在的容声:……

行吧,你说温柔……

他回想起容兮看着这两只小崽那种略微傲气又得意的眼神。

好似是没怎么跟这个年纪的孩子相处过。

也是,从小她是自己一个人长大的。

那就算是温柔吧。

——

容兮写给楼星散的那封信随着兵部下来的下一步计划一同送到了楼星散那里。

“王爷,长恒来信!”

楼星散正看着眼前的一片开阔地,心中思索着在前面仁平人设下伏击该要如何处理,闻言,让所有人在此休息。

他也翻身下马,首先将那封明显跟其他信不一样的信拿出来。

虽然推进的速度很快,但到底是要打下一个国家,再怎么快,一时半会儿也是回不去的。

之前的时候虽然也想的紧,恨不能飞回去看两眼再飞回来,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得到了亲亲之后,说的好听点,那叫上瘾了,说的难听点,那就是附骨之疽,整日整日的让楼星散想念着,思考着。

恨不得按在怀里,一口气亲个够。

当时就不该那么矜持。

楼星散心里想着。

然后将这封信看完,身子僵了。

他看个鬼的仁平姑娘!

这可不能将这种脏水往他头上泼。

偏生只是信上的只言片语,看不出容兮的语气来。

也不知道容兮到底是嫌弃他烦,闹,跟他

金陵岂是池中物 慈禧野史

说笑,还是气了。

这要是在跟前,那就好了,偏生不是。

“哎,王爷,您最近从长恒来的信笺不少啊,都是老爷子来的信?是不是又催你找媳妇?”

楼星散一下子将那封信塞进自己的怀中,不让旁边人看见,扬了扬眉头,看向副将,掀了掀唇角。

“老子还用找媳妇?”

老子有!

你们都不知道老子有!

但是他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说。

只是他那副样子,已经让周围人察觉到了端倪。

“总不能不是老爷子寄过来的,是王爷那小美人寄来的吧?”

“王爷还真有小美人了?!陛下指的吗?陛下什么时候也给我赐一门婚事啊,我也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去去去,都走开,一个两个的,就知道瞎凑热闹。”

等让容兮知道了你们叫她小美人,还给你们赐婚呢,直接给你们赐死。

楼星散抬手将众人挥开,轻哼了一声。

这是你们能打听的事情吗?

虽然陛下的确长得美,他就没见过比容兮更好看的。

不过好像胸——有点平?

楼星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肌。

沉吟了片刻。

求生的本能告诉他,如果想要好好活着,最好不要在容兮跟前说这些事情。

“去拿纸笔来!”

他得给容兮解释清楚了!

还有就是,他想要亲亲,想的都受不了了。

在信里面写一写,又没有真的跑到容兮跟前去要。

总不能再踹他了吧?

楼星散思量着,想着该要怎么仔细落笔。

进表达自己的意思,又能让容兮了解自己的内涵。

非常有文化的内涵。

副将去看兵部来的一些情报,楼星散写完,也拿过来看了一眼。

“呵,仁平君主已经派使团跑到陛下那边求和了。”

“啊?”

“那我们还打不打?”

“打。”

他收起信笺来,唇角扬了扬,牙齿森白。

“陛下说,要让仁平并入我十州九会!”

喜欢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