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多攻肉文 公共场合高HNP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黄泉之上,奈何桥边。

华紫嫣举起一碗忘魂酒——烈焰焚心酒,朝着苏离示意。

苏离怔然半晌,默然无语。

随后,他身影一动,飞上了奈何桥。

奈何桥畔若奈何,三生石上化三生。

苏离飞上去的那一刻,便感应到人世间的恩怨情仇,全部在这烈焰焚心酒之中,一起随之化作烟花酒雾,弥漫四方。

人死如云散,亦如灯灭,莫记已死之人恩怨。

这大概是这样一种因果与造化,也是衍化的这样一种意蕴。

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华紫嫣大抵上传递的就是这样一种情绪吧。

是让他苏离放下手中的屠刀,还是彻底原谅她的过往?

她是觉得这世间的恩怨情仇无数,即便死了也不肯放下,所以希望别人不再历经她的苦与难,希望轮回之人终究可以放下?

可这世间即便轮回之人所有人都已经放下,却唯独她依然始终放不下。

放不下,才有了这烈焰焚心酒,才有了这忘魂汤。

只因自身放不下,才明白放不下的苦与痛,才明白放不下的悲与绝。

忽然之间,苏离似乎已经有些理解华紫嫣了。

这世间所有的大恶或者是自私,都必定有着对应的因。

所谓的大恶和自私,终究只是果。

而缔结了这样的果——因又是什么呢?

或许,这世间之人从来都不曾在乎过因,只因每个人只会看到结果。

结果不好,过程就算是再动人又如何呢?

过程真的重要吗?

过程真的一点儿也不重要。

而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别说是华紫嫣,就算是云万初,就算是风遥,就算是云青萱,又有几个落得了善终呢?

错的从来不是个人,而是整个世界。

就如同他苏离,最初真的只是想简简单单当一个吃吃软饭混混日子的风水师,冒充一下天机神算混口饭吃而已。

但生活却硬生生的将他逼成了如今的模样。

其实,曾经的那个世界但凡能给人一条正常的活命的机会,没有人愿意走出那样一条路的。

仅仅只是想如一条狗一样的活着,能吃上一口饭而已,结果却害怕吃饱了一点点就反咬一口,因而想要拔掉狗的牙齿,打碎狗的四条腿,吃其肉喝其血。

可这样的压迫之下,那条狗没有办法了,只能不断的进化,最终化身成了一条龙,彻底的走出来了。

华紫嫣再命劫之中挣扎了多久呢?

抛开所有的因果不说,她的命劫伴随了她至少两万年甚至有可能是六万年。

就算只有两万年——两万年的孤独和寂寞,两万年的生与死的折磨,两万年的诅咒之体——和任何人亲近,任何人都得死。

这就是两万年的扫把星。

那么,曾经华紫嫣真的对他苏离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吗?

怎么可能没有呢?

但是她有太多太多的顾虑。

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她迟疑不决,总想要从眼前的利益出发,获得最大的好处——这或许是势利,但是对于一个可能随时都会遭遇命劫而死穿的人而言,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抓住眼前的东西。

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若非是时时刻刻命在旦夕之人,根本无法理解这一点。

既然如此,什么感情与她将会彻底的无缘。

华紫嫣最终死了吗?

最终的结局……

苏离已经没有去理会。

因为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很多人的结局他已经顾虑不了。

便包括天剑道神妖岚等人,都已经杳无音讯。

唯有魅儿、沐雨兮和诸葛青尘等寥寥几人当时还勉强能联系上。

后来,当苏离回到现代,也就已经没有了后来。

就像是那一首很普通的歌唱的那样——

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对于苏离而言。

对于华紫嫣而言。

对于这个世界很多很多人而言,都是如此。

活在当下,这是阙德最大的提醒。

这也是对于苏离的道的一种坚持与坚定——可是,真正能永远保持着活在当下这样简单初心的,又有几人?

苏离长叹了一声,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

有时候就是如此——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这种情,并不是爱情,而仅仅只是一种唏嘘与同情。

可恨之人,必定也有可怜之处。

“华紫嫣,这个名字你还要吗?不要的话,从今往后,你可以改一个名字,执掌这奈何桥,专门负责忘魂酒——忘魂汤的投喂,也就是洗魂。”

苏离许久之后,才同样的拿出了一只碗,盛满了一碗烈焰焚心酒,与华紫嫣对饮。

“苏离。”

华紫嫣开口了。

一受多攻肉文 公共场合高HNP

还是曾经的声音,也还拥有着曾经的所有记忆。

果然,她活到了现在,从未来活回到了现在。

只是她的活,是系统赐予的复活而已,而且记忆都还在。

“嗯。”

苏离轻声答应道。

华紫嫣轻叹了一声,言语有些怅然:“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戚戚。”

她轻声道。

苏离没有说话。

华紫嫣又道:“我在那边,很早就已经死了,但是有一股执念一直没有熄灭,这很奇怪。

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一缕希望之源,被你赠予的希望之源,然后带着这样一缕执念,仿佛跨越了千山万水,来到了月冥古庙。

那是过去,还是未来我已经不知道。

但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股命运的力量牵引着,让我明白我在等着谁。

我或许没有她们那么厉害,不能在奈何桥上等待三千年。

也没有那种‘不为成仙只为等你归来’的豪情壮志。

我想,我大概能等上这一辈子吧,等的只是一份结果。

等的,也并不是感情——而是等待着聂小倩的一个结局。

小倩从来不是七夜圣君的,从来都是宁采臣的是吗?”

苏离沉默了片刻,没有回答。

华紫嫣又叹息了一声,神情有些落寞。

“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苦苦挣扎的众生,为了寻求的又是什么。但总归,这一切如今都已经有了答案。

众生皆苦,所以才有普度众生。

这世间的黑暗,这世间那无比残酷的规则,总归还是要改一改的。

修行,不该是这样的。

难道,不是强大了个人然后再反馈给世界、给世间传播温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吗?

可是,如今的强大又为了什么呢?

无止境的相互倾轧、相互的算计么?

人与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永远充满着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

甚至,有可能一直陪伴着的、一直交心的那个人其实从来都不是那个人,而是另外一个人。

也有可能……”

华紫嫣说着,又渐渐的不再说了。

这些话,她似乎已经连说都已经不想说了。

一杯烈焰焚心酒喝下去之后,或许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作烟消云散吧。

只是为什么又会再次的记得?

华紫嫣连连喝了三大碗之后,情绪已经开始出现变化了。

她觉得,既然她还记得。

那么,这酒水的配方……

还是得改改。

若是让她都不记得了,那这世间也就没有谁能再记得了吧?

带着这样的疑惑和心情,华紫嫣又捧着一碗酒,远远的走向了奈何桥的中心。

这般情况下,本来和苏离交流到一半的她,直接就将苏离也都忘记了。

就如她所说,或许这就是她最终的归宿。

苏离看着忽然之间莫名就忘记、抑或者是断了某些红尘因果的华紫嫣,也不由有些怔然。

片刻之后,他默默的喝下了一大碗的烈焰焚心酒,心中有一刹那的迷醉。

这世间其实往往都是这样——想醉之人无法喝醉,但想清醒之人,也无法清醒。

苏离其实历经了这诸多因果,也被华紫嫣带动了许多的情绪,在如今这般彻底如同‘化凡’的状态下,他是想让自己喝醉一次的。

可惜,便是忘魂汤也无法让他迷醉。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看着华紫嫣远去,似终于在与他一席话之后,反而渐渐地放下,苏离却只能一声唏嘘长叹。

你华紫嫣一直都是如此——把我拉进来之后,你放下了,你解脱了,你心结没了或者是没有了一大半。

但是把我扔这儿不管?

管杀不管埋的?

你还是这么不当礽子啊!

这都已经是本能了吧?

苏离有些唏嘘,却也没有再怪罪他。

如果说如今谁最成功的顶了因果,不是苏梦也不是苏忘尘,更不是曾经那个苏忘尘如今的胡辰,而是这个华紫嫣。

这是真顶了一个精准,成了孟婆了。

只是,她没有说要改名字,也没有说不改名字。

所以,她是不是名为孟婆也已经并不重要,只要她做的事情是孟婆做的事情就够了。

名可名,非恒名。

名非名,是名为名罢了。

苏离沉思之间,身影一动,已经飞入了血河之中。

血河上空,明显出现了四柄古剑。

杀气四溢,凶戾非常。

这四柄剑,正是诛仙四剑。

目前还是残影,并不是很真实,但是即便是残影,即便不是很真实,但是其中蕴含的杀机和诛仙剑气,却是无比真实的。

想体验死亡的乐趣吗?

想体会被杀魂的刺激吗?

欢迎加入天池血河游玩。

只要998,只要998,998份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就可以将这份感受带回家。

莫名的,苏离耳中仿佛响起了来自于天池血河的宣传之音。

他回过神,仔细看过去,却见这天池血河上烙印着一道孙成峰的影子。

这是孙成峰死在这里之后想出的宣传点子,将来为了宣传天池血河而打出的标语。

苏离:“……”

苏离飞入天池血河,安下心来,用心领悟诛仙四剑的剑气。

对于剑道,他其实极其精通。

但是在对敌之时,大多都用的是天邪破天寂灭道,因为这种杀道快准狠,往往都可以一击毙命。

但如今,沉下心来苏离才知道,基础的才是不朽的。

这所有的绝杀杀道,都是由无数的基础累积而出。

要立自己的道,就要拥有属于自己的杀道。

这一次假装化凡,苏离却有着真正的化凡之心。

这样一份造化之心,蜕变之心,也让他对于这一次的月冥城之行,有了更深刻的体悟。

而华紫嫣的因果定下来之后,系统也有了极为明显的蜕变。

这种蜕变并没有数据上的变化。

甚至在数据上和功能上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动。

但是系统变得更强了。

就仿佛这样的每一份因果一旦完美的被解决之后,系统都会在无形之中变得更强——这是一种如同女娲补天之后的‘完整的天’的感觉一样。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却无比肯定的增强。

一受多攻肉文 公共场合高HNP

而系统的这种增强反馈给苏离的感觉就是,他自己的各方面的能力、底蕴也在继续的变强。

系统增强,增强是全方位的!

可以说,苏离就是完全没有一点儿进步,只要系统越来越强,他也就会跟着水涨船高。

这一点早已经无数次确认了,如今,再次无比清晰的感受到这一点之后,苏离已经明白——系统这是铁了心要创造天地轮回。

便如华紫嫣所说的那样——给世间传播温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通过华紫嫣的这样一顿反思,看似是华紫嫣的感慨,实际上是系统的一种提醒。

立道,立的又是什么道?

洪荒皇族,终究不仅仅应该是洪荒皇族,而是洪荒三界才对。

修行者进入天界。

普通人进入人间界。

而凶魂怨念魔魂等等,进入地界。

天界就是修行界,仙界。

人间界就是凡间。

而地界则是地府世界。

苏离一边在血河之中默默修行,一边感悟。

很快,他就明白了这样的一场因果。

而这一场因果明悟之后,苏离的大命运术如破茧成蝶的一般,刹那之间,进度‘哗啦啦’的猛然暴涨了一截!

原本,他的大命运术进度是:拥有三千大道:大命运术(入门级)(6/10)。

而如今的进度则已经变成了:拥有三千大道:大命运术(入门级)(9/10)。

这样的进步速度,是非常非常惊人的!

要知道,大命运术乃是三千大道第一大道,是真正的绝顶大道,是不可能那么好顿悟的。

别说是进步十分之三了,就是百分之三,都是无比巨大的进步!

“十分之九了,相当于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还剩下十分之一也就是百分之十。”

“不过,大命运术向来都是不需要急的,一切,待因果呈现,完善因果,解决因果,便可以明悟命运契机,彻底的蜕变入门,达到大命运术的第二层——登堂入室的层次。”

“大命运术入门级已经如此强大了,若是能蜕变进入第二层登堂入室的层次,那将会是一次无比逆天的蜕变!

这样的蜕变之后,我对于诸多因果的把握能力也就更强了。”

“而且,以大命运术的底蕴而言,一旦我踏入了登堂入室的层次,那么就有希望凝聚第二种‘三千大道’了。

而第二种,很有可能就是‘大因果术’,因为最近的一切接触,全部都是因果。甚至更多的是以因定果,还有就是倒果为因。”

“若是能再掌控大因果术这种三千大道之一的至道,那……”

苏离没想下去,想法固然好,但是想要实现,这其中不仅仅要的是机会,以及合适的契机,更重要的是,需要系统来主动发布任务。

而如这样的任务——恐怕其完成的难度会越来越难。

另外,如这样的人物,系统一般也不会给予太大的提醒,但是也有个别细节,以及浅蓝小精灵会适当的辅助提醒。

可这样的提醒非常的玄妙,也非常的隐蔽——如果不能获取其中的深意,那几乎就是不可能通过的。

先前获得大命运术成功了,但是无论那东方可儿还是那女儿国的恐怖因果,都处处是必死的陷阱,而且防不胜防,一旦一个不注意,将会万劫不复。

可苏离确实也已经没有选择。

系统一旦发布了任务,那一定是无比关键的因果,拿不下,他的路必定会走不远!

……

御天府,天机阁。

阁主诸葛沧海此时观看完了镇魂碑上投影下来的画面之后,眼神多了几分异色。

随后,他看向了他身边的那名灰色长裙的女子,淡淡道:“幽冥神主,你如何看?”

灰色长裙女子穆须眉沉吟之后,道:“可以一试,刚好,有两名神灵级天骄已经培养了出来,那诸葛青尘不是也已经破道了吗?我们这边冥山府那边的幽冥穆族核心成员不是也投靠了那苏人皇吗?

那就让他们两个去试试好了,这样也刚好。”

御天府天机阁阁主诸葛沧海闻言,顿时也露出了无比满意的笑容,道:“嗯,英雄所见略同——正好我也有此意。

此番,我以天道之眼窥视过一番因果,此去必定有天大的造化。

如此,那便让御天天机神子诸葛连城和御天幽冥神女穆清鸾一起好了——对了,通过衍算,我还发现,此行,穆清鸾有一份凤凰尾羽因果,可凝五色华光道统。”

穆须眉闻言,不以为意,淡淡道:“你也说了,只是五色华光而不是五色神光,所以意义不是很大。

不过我已经得到消息,那苏忘尘倒是有极道手段,蜕变凤凰尾羽,那姜鸾为了获取这般好处,自行拔毛不说,还和那苏忘尘合道了。”

诸葛沧海闻言,微微沉吟道:“穆清鸾和诸葛连城这两个孩子乃天作之合,而且相互之间颇有青睐之意。”

穆须眉道:“你且放心,我并无牺牲清鸾去获取那点儿道统的意思,这苏忘尘此行多半会被极道针对——他从那诸葛九凤那里获取了杀破狼三星手镯,乃是一等一的法宝。

此物能让天道易主,苏忘尘拿了,这代表了什么还不明显吗?

我们只需要运作一下,然后就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两人交流着,渐渐也露出了颇为满意之色。

而此时,御天府御天阁的天机神子诸葛连城,以及御天府幽冥神地的幽冥神女穆清鸾,也同时走出了一片血海小世界禁地,出现在了御天府。

“三千年了。”

诸葛连城看了穆清鸾一眼,柔声开口。

他的眼眸如星,气质卓绝,整个人仿佛散发辉光的美玉,无比的惊才绝艳。

穆清鸾美眸凝视着诸葛连城一眼,轻轻颔首,道:“是啊,三千年了——具体说,是3030年九个多月了。

从云荒时代开启,我们就已经沉淀境界,衍化化神玄妙。

如今,已经化神九重圆满,领悟神变之玄妙,领悟一缕造化本源。

而且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天道规则的加持之下,我们也凝练了大阴阳造化五行级别的神性元婴与婴魂——这世间,怕是已经不会有比我们更加天骄的天才了吧?”

穆清鸾言语唏嘘,话语里却充满了无敌级别的自信。

“是的,或许那诸葛青尘不错?不过,以他的修为和能力而言,在我面前,终究也只是个弟弟。

他以前想在我身边当狗,我还害怕他咬我,一脚就踢走了。

后来,后来再没见过了。

一个只是有些天命眷顾,有点儿超凡机缘的天机弃子罢了,算不上真正的天机神子。

而且,冥山府那边所谓的天骄,大抵上只有一个苏叶还能看看,其余都不行。”

诸葛连城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点评着,似乎对于这世间的年轻一辈修行者全部都看不上眼。

“确实,那苏叶,想来也不过如此,无非便是此人足够畏缩,足够苟且罢了,若非如此,三千年前,我一只手镇压他。”

穆清鸾轻笑一声,眼眸中的神采呈现出一抹戏谑之意。

那眼神,似乎苏叶在她的眼中,也不过是蝼蚁一只,爬虫一只罢了。

“那苏叶,总是号称自己没出力,敌人就倒下了,实在是可笑之极。罢了,此番多半都能遇上——嗯,阁主和幽冥神主唤我们出来,多半还是有事儿交代,我们且去——”

说着,诸葛连城有所感应,忽然中断了话语。

随后,他仰起头,便看到了虚空中投影出的镇魂碑中的一幕。

风止水强横无敌,衍化半步神王的杀机,却被苏离忽然燃烧生命本源,一斧头杀穿了!

三魂七魄。

全部撕裂崩碎,炸成血雾齑粉。

那一幕场景,在两人的头顶炸开,让两人神魂颤栗,内心恐惧如寒冰侵袭。

随后,足足半晌,两人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