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电影院 毛1卡2卡3卡4卡免费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丁雷他们进到30平台的客服大楼,参观了一圈儿,最后,齐磊把他们领到了三楼最里面的总经理办公室。

一进屋,就见齐国君鼻梁上架着副老花镜,正和小亮哥在里面谈事。

见齐磊他们进来,也不奇怪,“来了啊!”

丁雷他们自然要打招呼。

打完招呼,却是又有点疑惑。他们是没见过小亮的,也好奇齐国君怎么在这儿。

齐磊则是介绍道:“30平台本来就没挂在三石公司,这边的法人是小亮,我爸帮忙管着。”

众人了然,不再多问。

却是暗自吐槽,这孙子藏的真深啊!和三石都切割开了?”

那边,齐国君刚才就接到了齐磊的电话,知道这几个人要来。

“你们坐,我俩还有事儿。”说着话,就和小亮哥一起往出走。

齐磊则是不着痕迹地跟了出去,在老爸耳边低语了一句,“给我章姨和徐叔打个电话。”

齐国君一滞,“干什么?”

齐磊,“就说这几个来了,别的不用说,他们都懂!”

齐国君眼珠子一转,大概也明白什么事儿了,摇头一笑,“知道了。”

小亮哥却是没懂什么意思,等齐磊折回去,还问呢,“怎么了?”

齐国君无奈地笑着,“没事儿,财神爷到了。”

屋里那几个可不知道,有人要来放血,更不知道齐磊又坑了他们一道。

等齐磊一回来,几个人就直入主题。

唐海朝先问了个最重要的问题,“这平台赔钱吗?”

好吧,问的还是比较含蓄的,一般这种电子商务平台,应该问,“烧多少钱了?”

因为这玩意,烧钱比他们的门户网站更厉害。

不过......

一来,齐磊很少做烧钱的买卖。二来,之先齐磊说了,日交易额都到330万了。

所以,他们真不确定这个平台到底是烧钱,还是挣钱。

本以为齐磊还会藏着掖着,毕竟盈利和渠道这应该是齐磊最核心的,也是最想隐瞒的东西。

可是没想到,对于盈利这个问题,他痛快的很。

“还行吧,目前已经能达到5%左右的毛利!少了点,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

合着,你已经开始计算毛利了是吗?

唐海朝他们对视一眼,皆是无奈。

他们就想不通,为啥在齐磊那儿,用互联网赚钱一赚一个准儿,可他们还在靠融资挣扎呢?

好吧,也许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吧!三石超前的经营思路,真的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比的。

只闻齐磊道:“平台每天要通过人工客服交易近10万个勇士勋章,每笔交易收取4%的手续费。”

一个勇士勋章的平台价是27到29元,10万个就是平均就是280万的交易额,4%的手续费就是11.2万。

“金币和装备交易,采取的是5+5%的收费标准。也就是。价值50元的金币收费7.5元,100元的金币收10元。”

“数额越大,手续费就越少,其实也是一种鼓励大额交易的手段。”

”但目前来看,终究还是以小额交易为主,平均下来差不多就是10%的手续费。“

《传奇》有300多万的用户,每天差不多要产生数万笔的装备和游戏币交易,近80万的交易额,30平台又能收走七八万。

“而且,这个数字一天一个变化,每天都在增长。”

“然后还有账号交易等等。”

“目前,勇士勋章的交易比重还是最大的,所以毛利低了一点。等到玩家等级上去,高级装备和金币需求增大,所占的交易比重也会随之增大,毛利率做到10%应该是没问题的。”

“......”唐海朝等人无比傻眼。,这是一门好生意!

你都别以后了,目前一天就有二十来万的毛利,这只是一天啊!那一个月就六百来万,一年就七千万啊!

着实不容小觑。

可是,再一想,不对啊?《传奇》的充值收入一个月就得五千多万,他至于为这点钱藏着掖着?

王振东皱眉道:“就为这么笔钱,你就要瞒上两三年?”

之前齐磊说过,他要把30平台捂个两三年。

结果,齐磊理解错了,以为他们几个是想钱想疯了,现在就想接手30平台的。

嘿嘿一笑,“你们先让我挣两年钱再给你们,我和小马哥后面要做的事儿比较烧钱。”

“????”

然后,这话听到王振东他们耳朵里,又不对味儿了。

挣两年钱?这个平台能挣多少钱?

好吧,打死他们都想不到,一个游戏平台到底能挣多少,而齐磊知道。

七千万?那是因为网游市场刚起步,平台也是刚刚建立,再等个一年半年的你再看看?七千万连个零头都不够。

后世人们提到电子商务,首先想到的就是淘宝。殊不知,有一家公司和淘宝同一年建立,而且比淘宝更早盈利,更早吸金。

淘宝还在烧钱,还在铺路的时候,这家公司就做到了年利润3个多亿。

这家公司,就是中国最早的游戏交易平台——5173。

30集市目前复刻的,就是5173的生态模版。

唯一不同的是,5173单纯的就是第三方平台,受到大多数游戏公司的抵制,也被网易藏宝阁,还有蜗牛集市等运营公司自有的平台挤兑。

而30集市,背靠的就是游戏运营方,还有东街17号、大平台的加持,发展道路比5173更平稳。

况且,齐磊不仅仅只是想做一个游戏交易平台而已。

当然,这些丁雷他们是无法预知的,也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而已。

在他们眼里,这份盈利确实可观,但是比起《传奇》本身的价值,只能算零头。

不值得瞒着吧!?

然后,丁雷他们想到的就是下一个问题——渠道。

每天300到400万的交易额,这些钱是怎么到网络上的呢?

之前说过,截止目前,中国的网银系统其实用户很有限,占比也非常小,更没有后世那么发达的ZFB和WX支付。

在这个年代,制约游戏充值,以及电子商务的最大掣肘,就是怎么把现实里的钱转换成网上可以交易的网银金额。

很多人连网银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拥有了。

而这方面,三石有着最完美的解决方案——网吧管理系统。

三石公司拿到了金融牌照,使得它的网吧管理系统不但可以为游戏充值,也具备了为30平台充值的能力。

同时也提供了,平台交易所得的金钱,除了网银提现功能之外的网吧提现。

在全国,任何一家有三石管理软件的网吧都可能实现提现,只是要支付少量的手续费。

这才是核心!

网吧管理系统才是三石的核心,它使得玩家可以更为便捷地在网上完成交易。

可是,这一点似乎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别人很难复制。

当下,上网人群逐渐向网吧用户转移。而网吧管理软件这一块,三石又有着绝对的市场份额。

事实上,截止目前,三石管理软件的占有率已经逼近60%了。

没错,年前还是44%,这短短的半个月,就上涨了十几个百分点。

因为《传奇》太火了,网吧里已经看不到玩别的游戏的网民了,全是在玩《传奇》!

可是玩《传奇》,你没有三石的管理系统,就没有线上充值的服务,无法使用30交易平台。

这样的后果就是,很多人都去有管理系统的网吧上网了,对生意是不小的影响。

所以,很多散户网吧开始匹配三石管理系统。

没办法,不用不行,市场倒逼着你用。

后果就是,更没人能撼动三石在网吧在这一个领域的地位。

而其它公司就算想抢三石的市场,也没那个能力。

因为,就算你研发出管理系统,也没有《传奇》、导航网、30平台和R树下,这些配套的东西。

也就是说,齐磊根本不怕你试图抢占他的渠道。

那么,齐磊到底在瞒什么呢?

好吧......

只见齐磊苦笑一下,“你们觉得没人能抢了网吧管理的渠道,那是因为你们的视角不同,而且你们关注的点也不对!”

大伙儿,“怎么讲?”

齐磊,“首先,网吧管理系统也好,渠道也罢,并不是不能复制的。而且...复制的难度很低!”

“一套管理软件罢了!我特么就花了两万块,找了几个大学生,一个月就做出来了。”

“纵使里面有一些我的创意,可是现在也不算创意了。”

“谁要是想做,只要照着抄,做一个和我差不多的软件又能花多少钱?多长时间?”

“其次,推广上,看似很难,三石已经占领了大半的市场。”

“这也不过就是一个砸多少钱,投入与回报成不成正比的问题!”

“现在没人做,不是因为做不到,而是因为做了不一定划算!”

网吧管理这一块儿,本身的受益其实并不大。去年一年,三石从软件上收上来的使用费,也就几百万,更多的是附加收入。

比如充值系统,你得有一款游戏才行。

而游戏,还得是超越《传奇》,超越《传奇》运营的游戏,那投入就大了。

也不是不能做到,只不过不划算,这才是没人打管理软件主意的主要原因。

“也许!!”齐磊撇嘴道,“也许砸个三五亿,甚至十个亿,总行了吧?做一个和三石软件一样好用的管理软件。然后......”

“你用我的软件不但不花钱,我还倒给你钱,你看有没有人用?能不能抢来市场?”

“这不是三石有多强大,更不是抢渠道有多难,而是性价比的问题!”

大伙儿听了齐磊的解释,纷纷点头认同,确实有些道理。

“但这只存在于理论上吧?谁会花十个亿抢这么一个渠道?不值啊!”

结果,齐磊来了句,“可是现在足以让人动心,来抢渠道的点已经出现了啊!”

众人心头一颤,马上反应过来,“你是说...30集市?”

齐磊,“是!也不是!”

“怎么讲?”

齐磊,“重要的不是30集市,重要的是30集市背后的商业逻辑。”

“????”

齐磊,“你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深挖三石公司成功的奥秘。我想,除了你们,挖这个点的人也不会少,狠不得全国的互联网公司、投资人都在盯着。”

“可是,还真不怕你们盯,盯也没用!”

“因为三石的模式是复制不了的。不是来源于具体的商业运作,而是来自我个人的嗅觉,除非把我挖过去,否则你落实不了的。”

这话说的有点凡尔赛,可却是事实。

网吧管理、导航网、R树下,还有《传奇》,这些都来自于重生的先知先觉,而不是齐磊抓住了企么商业秘诀,打开了成功之门。

而是成功之门就在那里,混淆在一众选项之中,做为重生者,他可以毫无道理地规避所有失败选项。

这一点,别人是复制不了的。

“但是,唯独30集市,它的运行逻辑是完全符合商业逻辑的,也是当下互联网和投资者忽略的一个关键点!”

“一旦被人深挖,那管理软件这一块儿,我要承受的冲击可就大了。”

众人皱眉,“有多大?十个亿杀进来?”

“呵呵。”齐磊惨然一笑,“十个亿?一百、一千个亿砸进来都不奇怪!有人甚到会为了抢这个管理系统的市场而去自己砸钱铺网吧。”

“......”

“......”

“......”

“......”

“不至于吧?”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了。

成百上千亿的砸?

好吧,他们可没见过这场面,完全理解不了。

而齐磊既然说到这一步,那也就没有任何值得隐瞒的了。

“30集市,会带来两个启示。”

“哪两个?”

“第一,中国互联网和国外互联网的本质区别。”

“第二,产业交叉产生的巨大能量,以及电子商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此时,齐磊要组织了一下语言,低头沉吟。

而唐海朝已经迫不及待了,从兜里甩出500块,“给你!!快说!”

......

——————

“首先,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吧!”

齐磊突然饶有兴致地看着丁雷,看着王振东,还有小马哥、陈方舟和唐海朝。

“你们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未来,是属于你们这几个海归的,还是像小马哥这种没有出国经历的本土商人的?”

只见大伙儿齐刷刷地指着齐磊,“这还用问?属于你的啊!”

这问题真特么蠢,谁能干过你?17岁就上天了,以后基本无敌。

“呃!”齐磊一窘,把自己给忘了呢?

“别算我,过两年我就不和你们混了。”

“不算你?”唐海朝伸了伸腰板,“那...还用问吗?”

撇了一眼小马哥,“你看当下,除小马哥和雷不死,这个圈子里还有本土商人吗?”

好吧,不是唐海朝吹嘘,确实如此。

互联网行业,新浪、搜狐、网易、亿唐、chinaren、tom等等等等,只要有点名气的,哪个不是他们这些海归创立的?

这一点,他们有天然优势。

国外互联网发展的早,出去过的,学来了国外的先进理念,自然比国内的本土商人更有底气和经验。

面对唐海朝的傲然之态,齐磊轻蔑一笑,“敢不敢和我打个赌?你们几个有一个算一个,将来肯定干不过那些本土的。”

“不可能!”唐海朝鄙夷,“你说什么我都信,但是这一点...我是不信你的。”

优势太明显了,真不是唐海朝自大。

却闻齐磊道:“真的,我不是开玩笑!”

唐海朝,“那好,你跟我说说,为什么?”

齐磊,“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和国外的根本就是两回事!你们拿外国人那一套观念来做网站,开始也许行,长远来看,你们一定不行!”

“不明白怎么回事吧?因为你们飘的太高了,都不知道中国老百姓想什么,要什么,连中国网民结构都没闹清楚,你们还玩啥?”

“......”

“......”

“......”

这话...太伤人了吧?

可是,齐磊说的是事实。

很少有人从结构的角度去思考中国互联网的问题,可是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到。

后世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那些叱诧风云的,几乎没有海归派。

阿里的杰克马...

企鹅的托尼马...

小米的雷布斯...

360的周某某...

还有京东的东哥...

抖音的张某某...

没有一个有上过国外名校,拿过MBA之类的经历,更没仰视过国外互联网的蓬勃之势。

相反,那些所谓的上古巨神,网络三剑客、王振东、丁雷和张潮阳。

那些所谓的百度李彦宏等等,最后不是跌落神坛被骂的狗血淋透,就是养老状态。要么就是不温不火,已经退出了第一梯队。

虽然依旧还行,可是和头部那几位还是没法比的。

为什么呢?

因为不接地气!

这不仅仅是公众形象上的不接地气,而是整体的思维方式上的差异。

可以说,在国外学习的那样东西成就了他们,可是也制约了他们。

中国和米国是不一样的!而且是完全不一样的。

米国在当下,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领先我们几十年,人均GDP是我们的十几倍二十几倍。

在米国买一台电脑,那叫普通消费。可是在中国,那还要奢侈品消费。

在米国,手机、电脑、汽车都是生活必需品,而在中国......

你拿在米国学的那一套回到中国来用,结果就是高高在上。

互联网的格调就是高高在上!

就拿电子商务来说吧!

当下的电子商务是什么?在米国,那就是一种新兴的购物方式。

可是在中国,那就是一个飘在天上的概念,是可以和个人的品味、格调挂钩的。

国外有成功案例,比如亚马逊,比如ebay。

导致国人标榜着欧美的成功,把中国的电子商务想的也在云上。

说句不好听的,这年头,你要说你进行了一次网上购物,那别人的第一反应不是你花了多少钱,买了什么东西,而是,“这个人真厉害,这个人真时髦,都网上购物了!”

导致网上购物都是一种奢侈行为了,普通人想都不敢想。

而中国什么人最多?

穷人!普通人!

至于当下的电子商务网站,那就更离谱了。

8848,上来就是网上手机商城、线上电子产品的高端平台。

手机啊!这年头有几个用得起手机的?

亿唐则是要打造年轻人的线上线下高品质生活社区。

听听,多时髦?

易趣网则是要做潮人潮货的聚集地,连二手商品的跳蚤市场都得起一个高高在上的名词,这叫“E时代淘货”。

其实不仅仅是电子商务,互联网在这个年代,无论是天然的,还是后天打造的形象,就是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物。

网站在标榜时代最前沿,网民标榜我特么比你们都时髦,不会上网的都是土鳖!

连R树下那些作家写出来的东西,都是吊着嗓子的优雅,字里行间都能你一种飘着的感觉。

可是,如果用后世的眼光回首去看,互联网那就是个工具,有什么可飘的?

那些拿着格调的电子商务网站有一个算一个,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真正能爬起来的电子商务网站是什么?

是某宝,靠卖J货起家的。

是某东,网上超市!超市,够亲民吧?

是拼夕夕,引领后J货时代。

中国的国情就是,飘着的人其实很少,大多都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普通百姓,而且还穷!

是无法诞生亚马逊、ebay这种有格调的电子商务网站的。

谁学谁死!

所以,在中国,谁抓住了普通百姓的消费心理,谁能放下身段,谁就能在电子商务的战场上胜出。

这一点,本土商人可比海归商人优势大得多,因为他们知道普通老百姓想要什么。

所以,你看小马哥的QQ,当年最土的就是QQ,标榜高端的那是MSN...死透了。

你看杰克马,某宝就是一个便宜,就是要把电子商务从云端拉下来,下放到最底层。标榜格调的易趣...死透了。

360就是一个免费,什么特么收费的杀毒软件?瑞星、卡巴和金山,也败走了。

抖音、快手就是草根文化,最开始就是一群人在装疯卖傻的搏人一乐儿。

中国十几亿人,高端人群有多少?普通老百姓又有多少?

丁雷他们,包括当下的互联网企业,一门心思要把中国互联网做成一个文化高地,格调拉满。

直到,02年小马哥的企鹅开始盈利,03年杰克马的某宝问世,这帮飘在天上的才恍然大悟,原来中国互联网得这么玩儿!

好吧,其实也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国外也差不多。04年,扎克博格的脸书上线,也把全世界惊了一回。

其实,这是一个最核心的互联网命题,不难理解,有点“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味道。

但是,这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旦有人开始做了,也就彻底捅破了。

“你这帮海归不接地气的,终究干不过小马哥他们,他们比你们更懂中国,更懂中国人!”

“我......”

唐海朝老大的不服气,瞪着眼:“说的我好像不是中国人一样!”

不过,齐磊说的有道理,不是他的话有多少说服力,而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30集市,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齐磊还没说完,“除了思维,然后就是谁和谁交易的问题。”

这个问题对于这几个人来说,不难理解。

“当下的电子商务无一例外,主要的进攻方向都是网站与买家之间,也就是“B2C”模式。”

(B是企业。

To

C是个人。)

网站是卖家,把产品卖给个人。

“而30集市是C2C。”

C2C,也就是个人对个人,网站只做中间方,提供平台。

“这一点,一看就通,一看就会!”

齐磊无语地看着大伙儿,“你们说,如果让人家盯上30平台,特么一年好几亿的交易额,还只是一个游戏的虚拟物品交易平台!”

“是个脑袋就想得出C2C、渠道,还有市场下放的道理。是个人就明白其中的关联,那我还干得过他们那么大资本了?”

“100个亿,就能在中国铺一万家中大型网吧,就能把现在的网吧市场翻一倍。”

“1000个亿呢?”

“你们说,为了这么一个渠道,值不值?”

“有了这个渠道,什么C2C?什么市场下放的?理论人家比我玩的溜,钱还比咱们多。”

“到时候,还有活路吗?”

“而且,这都不是最最要命的!”

大伙儿抬头,愣愣地看着他,“还,还有什么?”

齐磊无比凝重地扫视众人,“有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经验产物......”

众人,“什么!?”

齐磊,”你们知道30平台上滞留的交易资金有多少吗?“

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交易资金?这不就是玩家用于交易的钱吗?和你有什么关系?”

下意识发问,“多少啊?”

“已经接近2000万了。”

“噗!!”

“这么多?不才330万的日交易额吗?”

齐磊,“对啊!可是,玩家买卖的钱不会马上提现,总有一部分要留在平台里。这才开服半个月啊,就2000多万了!”

“而且,是以几何倍数的在增长!”

“你们说,如果接入集市的游戏越来越多,交易额越来越大.....”

“哦嚓!”唐海朝大骂一声,“你不会是想再做一个留存资金的软件吧?”

齐磊一摊手,“这是必然的选择啊!”

王振东无语,“那你这不就和银行是一个道理了吗?”

齐磊,“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啊!把资金系统和账号独立出来,相互打通,可以实现用户和用户之间的转账,我再给留存用户一点利息。”

“再接到你们几家网站的付费系统里,不一定非得是游戏,还可以去和易趣、8848谈谈合作。”

“!!!”

“!!!”

“!!!”

“!!!”

一帮人瞪眼,喘着粗气,你...你还是人吗?

碰!!

王振东手里的水杯骤然划落,砸在地砖上,摔了个稀碎。

可他也只是低头撇了一眼,就再次惊恐地看着齐磊,“你...你别吓唬我们!”

齐磊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我没事吓唬你干啥!?”

“我本来想的好好的,闷头发展两年,一是等网银系统完善,可以抛开网吧渠道的桎梏。二是借着我是全资,且龙江省给我免税的机会,不用对外公开纳税记录,谁也不知道我做的有多大,只能靠猜的。”

“两三年之后,一半交给国家,另一半儿把你们几家的外资全特么赶出去,交叉持股,咱们再也不用看资本的脸色!”

瞪着眼珠子,一副要杀人的气势,“非得问问问!!就好像我藏多大心眼儿似的!”

“这回好,知道了吧?踏实了吧?都把嘴给我缝上,谁漏出去一个字儿,就特么给我死!”

众人:“......”

踏实?我踏实你大爷!

所有人都后悔了,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齐磊说的这些内容可能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但是对于这几头来说,什么不懂?

真的吓着了,这哪是什么金融啊?这是一个网络的金钱帝国!

尽管他们无法想象未来的互联网规模到底有多大,尽管他们也不知道中国的经济会发展的有多快,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也可以肯定,那将是无比巨大的一个资金海。

再加上,联通中国的几大门户网站,还有电子商务网站,还有他提前两到三年的布局和发展,可能等这个交易系统引起别人注意的时候,已经可以统治网络交易的全部江山了。

哦勒个大去啊!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万一从我嘴里冒出去,那就不是在坐的这几家要你死的问题了,别忘了,齐磊把国家那一半都算上了。

要是真漏出去...得什么下场?

王振东突然回过魂来,“我啥也没听见,我走了!我回京城!”

他不呆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了。

地上的碎杯子也不管了,大步就往出去。

唐海朝他们也是反应过来,“走了走了!!”

也跟着王振东的脚步,往出走。

结果,还没出门呢,就和徐文良、章南撞了个正着。

徐文良一脸的灿烂笑容,“几位老总,刚来我们尚北,怎么就要走呢?”

众人被截在那儿,却是齐磊哈哈一笑,“既然来了,着急走什么呢?怎么也得到我的母校,到我们尚北四处转转嘛!”

特么的!老子送你们这么大一个礼,那不得给尚北放点血?

起码得给二中捐点钱,再把游戏运营之类的客服啥的留下嘛!

不再管徐文良和王振东他们,齐磊给小马哥使了个眼色,两人出了办公室。

到了楼下,大冬天的冷风一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正好,碰到小亮哥也在门口抽烟,对齐磊道:“国栋刚刚给我打电话找你。”

齐磊一怔,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没电了。

本来可以回楼里给齐国栋回过去,可是向东看了看,对小马哥道:“走,带你去我们几个的据点看看去。”

小马哥勉强一笑,“走呗!”

小伙伴儿们在三石网吧的据点离的不远,只有几百米。

两人裹着大衣,步行过去。

到了网吧,王成一见齐磊,笑着点头。

算起来,

私家电影院 毛1卡2卡3卡4卡免费

齐磊他们有一个多月没过来了。

而在楼下还看到财伟了,这货抬头瞪着齐磊,“大过年的跑哪儿去了?见不着人呢?”

齐磊则道:“回头再说。”

说完,就带着小马哥上楼。

可是走到一半,又有点好奇,伟哥怎么跑楼下上网去了?

然后进到包厢才明白怎么回事,就见管小北和曹小曦两个人在里面呢!

三石网吧的据点儿,他们几个是知道的,寒假回老家,自然也就没事儿就往这儿跑。

只不过,齐磊他们几个一直不在。

至于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在包间......

管小北和曹小曦一见齐磊带了朋友来,就知道是要谈事儿,很识趣的让了地方,“我俩去楼下,你们聊!”

临出门之前,齐磊还小声问管小北,“拿下了?”

管小北嘿嘿一乐,“没呢!别瞎说!”

齐磊会心一笑,他是知道的,这大半年管小北没少下工夫,几乎每个周末都从哈市回尚北,回回都得去曹小曦家里看看。

带点东西啊,帮忙收拾一下秋菜(东北秋天预备过冬蔬菜)啊,把亲妈腌的辣白菜挪到曹小曦家啊,诸如此类。

弄的曹小曦天天在群里叫嚷:“管小北,你就不是人!有你这样儿的吗?”

不骂不行了,曹小曦她妈已经在电话里改口了,“你男朋友又来家了...你男朋友送来那咸菜味挺好....你啥时候回来?也去你男朋友家回回礼。”

反正,除了曹小曦依旧傲娇的没松口儿,管小北这个男朋友的身份已经相当稳固了。

两人推搡着出了门,包间里只剩齐磊和小马哥。

小马哥左右打量着,齐磊则道:“最开始咱俩网上聊,就是在这儿。”

小马哥一笑,“靓女七七?”

齐磊也是哈哈大笑,“靓女七七!”

笑罢,又是一阵沉默。

这时,齐磊想起给齐国栋回电话,只是还没等他拨出去,齐国栋就打进来了。

“小亮说你们去网吧了。”

齐磊,“什么事儿啊,这么急?”

齐国栋,“急倒是不急,特么遇到几个二百五!”

“怎么了?”

齐国栋,“之前不是有人把咱们的服务攻破了吗?”

齐磊,“嗯!那事还没解决呢?”

齐国栋,“解决啥啊?反正我是聊不了,你啥时候回来?你去沟通吧!特么的,聊的我想揍人!”

齐磊不由一笑,“行吧,晚上回去再说。”

挂断了电话,包间里又是一阵沉默。

小马哥插着手坐在沙发上,终于,“有啥话,就说,咱们哥俩没那么多讲究。”

齐磊搓了一把脸,无语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啊,刚刚你可一句话都没说。”

齐磊指的是刚才在30客服大楼。

一直是丁雷、唐海朝他们在说,小马哥一直沉默。

对此,小马哥苦笑一声,他能不沉默吗?

要是不知道这些还好,可是,那几头嘴上说吓坏了,后悔了,其实心里都乐开花了。

因为齐磊早就有言在先,一半是国家的,一半儿是他们几个的。

除了...除了齐磊自己和小马哥。

......

小马哥是有情绪的,游戏你不带我玩也就算了,这么大一块肉还把我扔出来了?

即便齐磊说的也很清楚,他们两个有别的事儿要做。

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太大了!

“能跟我交个底吗?你到底怎么想的?

私家电影院 毛1卡2卡3卡4卡免费

齐磊,“能!”

这个回答让小马哥一滞,他没想到齐磊会这么痛快。

只闻齐磊道:“其实,早就应该和你交底,只不过没机会。”

小马哥眉头皱的更深,没机会?

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齐磊,“确实是没机会,因为这个想法是最近几天才有的。”

呲牙一笑,“准确地说,是金永民在韩国这件事出来之后才有的。”

小马哥,“怎么回事?”

齐磊,“说心里话哈,30集市这个事儿,最开始我是带上你的,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否则,我没那么高尚,因为哥们儿义气送这么大一个礼。”

小马哥,“然后呢?”

齐磊,“然后?然后韩国这件事出来,让我明白一个道理。”

小马哥,“什么道理?”

齐磊,“没技术咱们被欺负,特么有技术了,一样被欺负!”

“老北说的对,这个世界上,除了咱们自己,没有人希望咱们过的好!”

说到这儿,齐磊从墙角拎出两瓶玻璃瓶的汽水,打开给小马哥递上一瓶,和他并肩坐在沙发上。

看着天花板半晌,“我这个人吧,欲望其实不大!我本来想,趁着这几年捞点钱,对得起自己。”

“等南老的系统做出来,我帮着推广出去,对得起大义!”

“这就足够了......”

“人这一辈子,能有一件值得光彩的成就就满足了,何况我还不止一件呢?”

“等我大学毕业那一天,就是老子退休的那一天!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儿,把这辈子和上辈子错过的风景都好好看一看。”

“什么公司不公司的,让吴小贱他们折腾去吧!”

突然看向小马哥,“我特么很想去大学里当老师,教小屁孩玩转互联网,不累还过瘾!”

“噗!”小马哥笑出了声儿,“你还是别去害人了。”

“是啊!”齐磊长长一叹,“想害,也害不成了。”

小马哥看向他,“怎么?”

齐磊,“韩国这个事儿,让我改变主意了!”

小马哥,“.......”

齐磊砸吧着嘴,“老北还说了一句话,让我想了好几宿。”

小马哥,“他说什么了?”

齐磊,“他说,‘未来是咱们的,就看咱们的了’。”

小马哥,“这话...没什么特别吧?”

齐磊搓着脸,又划到后脑勺使劲地搓着,“他一下戳我肺管子上了。”

“就哥这个能力,这么天才....这...这么独一无二的眼界,我应该能干挺多事儿的!”

说的小马哥想笑,你特么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夸哈。

“那你想干什么?”

齐磊突然无比认真地看着小马哥,“两三年!趁着哥的眼界还够用,还不过时,咱俩杀出去,看看能不能有更大的作为!”

小马哥:“......”

之前齐磊说过的,让他的企鹅冲出中国市场,去抢ICQ、MSN的国外领地。

可是......

显然之前的那个建议,和齐磊现在口中的这个“作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