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楚可人 (np)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宁军到虎壁关外的几天,都在想尽办法的制造土袋,而且还要尽力保证分量基本相当。

每天,土袋堆积的高度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起来,而这也让虎壁关里的守军越发的感到不安。

终于,宁军到了虎壁关后的第六天,从数量规模上来看,已经足以对城防发动攻击。

李叱亲自到了阵前,下令架设抛石车。

之前一直都没有架设,是因为要防备着守军看到抛石车后提前做出准备。

当然,面对这种攻击,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准备可言。

宁军的抛石车组装起来速度很快,完全不必担心会拖延攻击的时间。

辅兵营有着丰富的经验,毕竟已经历经了那么多场大战。

而且辅兵营人数也不少,配合起来,架设一架抛石车的时间快的让蜀州军感到震惊。

到了第八天的时候,在虎壁关外边,大大小小的抛石车已经架起来能有两百多。

说起来这要好好感谢一些韩飞豹,因为这两百多架抛石车,至少有一百五十架是韩飞豹的雍州军友情赠送。

而且这赠品还比李叱他们手里的大,你说人家客气不客气。

非但赠送的

楚楚可人 (np)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数量多,而且还品质好。

这就好像你走在大街上,忽然有个人过来打你,结果被你打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等你不打了,他说大哥你看你打我打的这么辛苦,我怪过意不去的,要不然我赔你点钱吧。

他赔偿了你钱,你回去数了数,比你家产都多......

这是欺负人吗?这当然不是,这是正当防卫后的合理索赔。

他赔给你钱那是合理索赔吗?当然不是,因为那是他主动给你的,不是你的索赔,换句话说,一开始给的那叫赠送。

于是你就到了他家里来索赔,这有什么问题吗?这当然没问题。

你来索赔了,他关上门不让你进,你可以打进去吗?

当然可以,因为你比较强。

于是,宁军用这缴获来的大量的抛石车,开始给虎壁关的城墙增高。

每一架抛石车,都试射-了一次,然后开始调整抛射的角度和绞盘的力度。

到了第二次试射的时候,已经有三分之一的麻袋落在城墙内,剩下的三分之二,要么在城外要么在城内。

到了第三次的时候,基本上误差就没有那么大了。

宁军的运气也是出奇的好,这天气无风无雨,外界干扰因素实在是太少了。

不求杀敌数量,就给你们家垒墙。

李叱他们都站在高处用千里眼看着,不时开几句玩笑。

因为这样的打法,确实看着太喜人了。

一个沉重的麻袋飞到了城墙上,士兵们全都躲开了,可是固定好的城防重弩躲不开。

砰地一声,这麻袋砸在重弩上,直接砸坏了不少零件,不能说稀碎吧,只能说是散碎。

不停的砸不停的砸,以至于蜀州军的士兵们都没办法在城墙上站起来,大多数人都只能挤在墙垛后边躲藏。

一天之后,李叱他们看到城墙的高度已经提升起来,于是下令让抛石车稍稍调整个方向。

总不能朝着一个地方不停的砸,这边都已经堆起来一个小高坡了,另一边还没有呢,厚此薄彼是不对的。

在李叱看来,再值钱的东西,只要是有用,而且能大幅度的降低士兵们的死伤,那么不管消耗有多大,该用就要用。

况且,这二百多架抛石车也不是全部,韩飞豹当初带来的抛石车数量,远不止这些。

其次,在夏侯琢拿下靠山关的时候,在靠山关后边也发现了大量的抛石车。

原本蜀州军的打算是,在宁军进攻靠山关的时候,以抛石车来打击宁军的进攻后队。

可是没用上,全都被宁军缴获了。

城墙上在不停的升高,抛石车也开始出现问题,但坏了就换新的,宁军将那种暴发户的土有钱土有钱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李叱他们回到营房里休息,宁军的队伍在轮换上去操控抛石车。

经过一天一夜的攻击之后,李叱他们清早起来到阵前看的时候,城墙上麻袋堆起来高度已经有些壮观了。

高广效下令清理,可是麻袋沉重,士兵们去搬麻袋的位置,就是下一个麻袋落下来的位置,所以对于士兵们来说,心理压力也很大。

他们拖拽的时候,第二个就飞过来了,有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把前一个拖拽走,后一个就飞上来,把人砸在下边。

土袋确实不像石头那样可以把人砸成一滩肉泥,可是被砸中的人也别想好到哪儿去。

宁军在堆,蜀州军在清理,就这样拉锯式的一天一夜后,还是宁军稍稍占据了上风。

李叱举着千里眼看了一会儿后,回头吩咐道:“让三分之一的抛石车换石头攻击,间隔开。”

随着命令传达下去,三分之一的抛石车开始往城墙上抛射巨石。

还是重复着一开始的过程,试射,调整,再试射,再调整。

砰地一声!

一块巨石砸穿了城门楼的房顶,砸出来一个巨大的破洞。

砖石瓦片和木材坠落下来,不少躲在城门楼子里的士兵受伤。

又是砰地一声,一块巨石砸在柱子上,整个城门楼子都摇晃了一下。

“老帅!”

一名校尉浑身是土的跑过来,跌跌撞撞的到了高广效身前。

“属下奉命巡查,咱们的城防弩已经有七成被打坏了。”

高广效的点了点头,脸色格外-阴沉。

他领兵大半生,什么样的仗没有打过?

唉,这样的仗就没有打过。

敌人仗着抛石车多,就没打算牺牲人命,而且看起来,他们也完全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

不把城防武器全都砸个稀巴烂,把让城墙上没有守军的立足之地,他们是不会停下来的。

征战那么多的老帅,第一次觉得有些无力。

可是他又不敢下令让士兵们全都撤下去躲避,因为一旦撤下去,宁军的攻势马上就到了。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一块巨石飞来,直接砸在不远处的墙垛上,把墙垛整个掀掉了。

崩飞的碎石比羽箭的速度还要快,在老帅的脸上划过去,留下一道血痕。

“告诉士兵们,再坚持一下,他们进攻的时候,抛石车就会停下来。”

高广效大声喊了一句。

可是他自己都知道,敌人的进攻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上来。

宁军这边。

李叱回头看向余九龄:“分派出去人手,到四周的村镇里,用高价采买他们的口袋,没有就让他们做,可以把价钱再提高一些。”

“是!”

余九龄立刻应了一声。

夏侯琢问李叱道:“什么时候攻城?”

李叱举起千里眼又看了看,然后回答道:“不急,再等两天。”

这可能是中原战争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抛石车攻城战。

这一战宁军若是打赢了的话,也必然会为后世提供一种新的战术。

以优势打劣势,以富足打贫困,这是典型的打法。

用李叱的话说,就算是那些抛石车全都损坏了也不用心疼,哪怕是一架抛石车换敌人一条命也是赚了。

话是这样说,可一架抛石车怎么可能只杀伤一个守军士兵。

两天,三天......

连续三天的持续攻击之后,可以看到的是,守军士兵们站立的地方,已经有很多处高出了城垛的高度。

如此一来,守军就几乎可以算是失去了城墙的庇护。

城垛中间的空当都是斜方口,里边小外边大,可以方便守军躲在城垛后边向进攻的敌人放箭。

城垛可以为他们提供绝对防御,让进攻一方的羽箭不能杀伤他们。

当他们的身位比城垛还高了,就是完全暴露在了进攻一方的羽箭之下。

第四天一早,李叱观察了一会儿后,回头对夏侯琢说道:“可以带兵往前去试一试了,让抛石车保持压制。”

“是!”

夏侯琢早就憋着一口气了,如果不是李叱在的话,可能在砸了一天一夜之后,夏侯琢就准备进攻了。

宁军的方阵开始往前移动,城墙上的号角声略显凄凉的响了起来。

城墙上,高广效抓起一张硬弓,站在那大声喊道:“我们都是蜀州的军人,背后就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站在这,就不允许敌人踏上我们的家!”

他往左右看了看后喊道:“我就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这位老帅拉开弓,朝着进攻的宁军放出了第一箭。

三天三夜,城防弩已经没有一架还能用的,失去了重型武器之后,他们只能靠弓箭来远程攻击。

可是他们面对的是宁军,不管是士气战力,还是武器装备,都远远好于他们的宁军。

这些年来,李叱为了让宁军能够打富裕仗,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

以得罪天下世家的代价,搜刮来大量的钱财,全都用于装备军队了。

宁军的弓更好,可以射的更远,宁军的盾更坚固,可以保证阻挡。

当高广效看到宁军队伍后边,出现了大量五六个人抬着往前走的那种东西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那是四人弩,这种东西谁都知道好用,可造价确实很贵。

而且因为笨重,制造和维护的费用太高,且立国之后没有大的战事,连楚军都放弃了这种东西。

高广效这个年纪的人,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了,上一次见的时候,还是他去大兴城兵部办事,参观了一下武库,看到了一些已经破损的四人弩。

这种弩需要固定在地上,但是可以上下调节设计的角度,需要两个人来保证固定的稳固,两个人

楚楚可人 (np)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同时发力才能拉开弩线。

射程是弓箭的一倍有余,威力自然无需多说什么。

宁军很快就形成了箭阵,那些远程巨弩开始调整。

当高广效下意识的抬起手擦了擦额头汗水的时候,听到了嗡的一声。

然后,他抬头看到了一片黑幕,朝着城墙上覆盖下来。

遮天蔽日。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