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骑蛇难下笔趣阁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楚老太爷支撑着上前,对着方圆儿深深行了一礼。

“方夫人,我们家里早年有个外孙女走丢了。

你的容貌同我家小女有五分像,还有那块玉牌,周氏也说同我家小女陪嫁之物一般无二。

不知方夫人能不能让我们看看玉牌?”

方圆儿皱眉,她挥退朱红和秋雅,和声应道。

“老太爷,我不可能是你们家里丢失的外孙女。

我有爹娘,而且极得家里父母兄长宠爱。

许是有什么误会…”

不等她说完,楚老太爷直接就跪下了。

楚老爷和楚夫人等也是赶紧跟随,一时间跪了半屋子。

“方夫人,我家小女当年为了遭了横祸,为了护着外孙女惨死,外孙女丢失。

我们楚家找寻了二十年,如今终于有些线索,还请夫人成全。

若是错认,老夫愿意磕头赔罪。”

“不,不,快请起。”

方圆儿最看不得人家跪,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家。

她亲手扶了楚老太爷起身,迟疑了一下,还是应道。

“老爷子,您先稍安勿躁,坐下来慢慢说。

玉牌,我可以给您看看。

但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不能来开我手。

若是您能接受,那我可以答应。”

“多谢方夫人!”

楚老太爷很快坐了下来,楚家其余人也是赶紧站在他身侧,生怕方圆儿觉得他们有恶意,不敢太靠近。

方圆儿这才把脖子上的玉牌摘下来,玉牌的挂绳很结实,她就抓了绳子,把玉递到楚老太爷手里。

楚老太爷手都哆嗦了,稳了稳心神,仔细翻看玉牌的纹路,末了又举起对着烛光,直到老泪纵横。

“是,这就是当年给星晴的玉牌,呜呜,就是星晴的玉牌。”

楚老爷也是忍耐不住,眼泪噼里啪啦,“找了二十年,终于找到了,呜呜,找到了!”

楚夫人也是抹眼泪,“当年那个化缘的大和尚就说,让我们回到京都附近,缘分到了,星晴的孩子就会回来。

今日当真回来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明日我就去庙里上香,捐二十两的香油钱。”

“不,多等几日,我要抄血经供奉!”

楚老爷赶紧拦着,开口就是以血为墨。

方圆儿实在听得心慌,忍不住劝道。

“老爷子,楚老爷,楚夫人,您们怕是真的认错人了。

我有爹娘,待我如珠如宝,我不是认养的孩子。

这玉佩也许是我家里见我出生,在外买回来的贺礼。

总之,我不可能是你们的亲人。”

楚老爷子极力压下激动,嘱咐儿媳,“你同方夫人…同她好好说说当年,咱们家里不肯认错。”

楚夫人赶紧上前,说道。

“方夫人,我们家里原本在京都居住,也算声名显赫。

我和小姑是手帕交,几乎自小一起长大。

后来我嫁进楚家,小姑性情格外直爽,一直想找个合心意的好郎君就耽搁了下来。

直到那年大考,她看中了一个落地举子,仰慕他的才华。

但家中不喜那举子浮躁,百般阻拦。

最后熬不过小姑以死相逼,只能送小姑出嫁。

婆母为了这事,旧疾加重过世了。

老太爷伤心过度,也因为一些琐事,家里就搬到了云州府,远离京都。

没想到,定居的四年后,突然小姑的陪嫁嬷嬷找了过来,濒死之时告诉我们。

小姑女婿后来高中状元,却娶了上官的女儿做平妻,对小姑百般苛待,甚至圈进小姑,不许出门。

小姑为了保下肚中孩儿,偷偷带了嬷嬷跑出京都,想要来寻我们。

结果路过东州府附近的时候,碰到了强盗,小姑在草丛中生下一女,然后同嬷嬷分别引开强盗。

嬷嬷侥幸跳河活命,再去找小姑的时候,小姑为了保清白,跳下悬崖摔死了。

嬷嬷再找孩子,也不见了。

我们家中悲痛欲绝,散了大半家财,找寻孩子,一直没有结果。

后来还是一个四处游历的大和尚,告诉我们在京都附近等候,一定会等到结果。

我们又赶紧搬到这里!

许是上天可怜我们一家诚心,今日终于遇到你。

请方夫人念在我们一家悲苦二十多年,也盼了二十多年…

能不能问问父母长辈,您到底身世如何?

若是错了,我们楚家愿意磕头赔罪。

若是对了,我们一家就是立刻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可怜我小姑,刚生产完,一边跑一边流血引开强盗,跳崖时候摔得破布娃娃一样,都没什么血。

实在是路上流干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她选错了良人,但是个好娘亲。

求方夫人可怜她这片心,帮我们问一问吧。

否则以后到了地下,她问我孩子找到了吗,我都没脸见她啊!”

楚夫人没有哽咽,说话也口齿极清晰,但眼泪却泉水一样往外淌个不停,看得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动容。

就是朱红秋雅几个都跟着抹眼泪,她们不能想象,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母亲,是怎么拖着而身体,流着血逃跑,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

方圆儿心里也是针扎一样难受,她亲手扶起楚夫人,:“夫人不要如此,我想办法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骑蛇难下笔趣阁

…问一问。

我爹娘年岁也大了,突然提出这事,我怕他们难过。”

“应该的,应该的。”

楚夫人赶紧道谢,“不论结果如何,只要问一下就好。”

方圆儿眼见楚家众人,都眼巴巴望着她,显见是急于知道结果。

她就给朱红等人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进了屋子。

朱红等人赶紧给楚家人端了果子,又倒茶水拿点心。

楚家人以为方圆儿进屋去写信,却是不知道方圆儿直接回了家。

空间里这会儿刚刚天亮,山野间的雾气还没散去,天地间很是安静。

方圆儿在木楼下转悠,有些后悔回来问询。

但楚家人实在可怜,而且她心里也多少有些猜测。

当初玉牌滴血认主,只有她和哪吒成功,其余方家人都不成。

仔细想想,家里虽然只有她一个女孩,但对她的宠爱也有些太过了,这在大魏可是很少见的…

“圆儿,你怎么不上楼啊?”

方老大起的早,刚下楼要去田间转转,就看见了妹妹。

方圆儿眼睛一亮,扯了哥哥就钻进了不远处的果园。

方老大还以为妹子要摘果子,抓了他帮忙,就扯了个筐子,一边摘橘子一边问道。

“这次要摘多少,是不是也给你三哥送一些过去?”

方圆儿却没有应答,反而突然问了一句。

“大哥,我是爹娘亲生的孩子吗?”

“哐当!”

方老大手里的筐子直接摔落下来,撒了一地的橘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骑蛇难下笔趣阁

子。

喜欢农门团宠小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