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我有一个秘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面前这个城镇说是城镇,实际上古争还是高估对方了。

在上面看着这里面积不小,可是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空有面积,实际上许多地方都是空地,被一些人当做交易的场地,而在更里面才有一些完整的房屋,看起来外面那半人高的围墙都是后来垒砌上去,有着太多的仓促,估计作用不大,也就勉强挡个杂物之类,随便来个强大野兽都能撞开。

连兴致勃勃进来的梦真,此时也是有些嫌弃,“这里怎么那么破,感觉都到了我们那边最破烂的地方。”

看到失望不已的梦真,古争倒觉得还可以结束,这应该想要扩张,后来什么问题就停了下来,至少也是一个缩小版的城镇,远处好歹还有一处可供人休息的地方,不由安慰道。

“这个地方虽然破了点,不过我们就休息一下,这一次你全程自己一人,正好考验你一番,如果合格下一次就带你去更大的城市吧。”

其实古争原本也是想离开,毕竟这里实在没有任何逗留的价值,用句话说就是盗贼都不可能来这里光顾,可是随着他进来,一股熟悉的感觉在他心头升起,似乎有什么朋友曾经在这里停留过,可是仔细分辨起来,却根本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再加上周围村民的状态,决定还是逗留一番看看。

“那好,一切都交给我。”梦真很有自信地说道,小心地从里面走去。

“如果我有什么不对,一定及时提醒我。”

在半路上梦真悄悄地对着毛笔说道,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更是觉得这一次没有问题。

古争一行人的出现,让其他村民都非常得意外,小心地从着他们,还小心地从着他们的身份,多少年没有出现外人,让他们非常惊奇,尤其古争和梦真的打扮,显然不是他们这种在温饱线挣扎的人相比。

虽然他们的谈话声非常小,但对于古争他们来说,几乎在耳边说没有什么区别,当然梦真可不会注意他们,心中打好接下来怎么做的她,在之前见到的一些场景结合起来,准备自己的第一次实战。

很快他们就来到一个挂着招牌的酒店门口,叫做“有来”,后面的牌子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过面前只有一层不大的面具,总共也就是不到十张拥挤的桌子,破破烂烂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换过,甚至有一张似乎很长没有人用,都落下一层淡淡的灰尘。

看到这一切,梦真也是小心地从了眉头,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眼前的一切还是破旧的让她无法想象。

不过此时小小的屋子里,竟然也坐了十几个人,占据了一般的桌子,每一个人面前都只有一小杯木头做的酒杯,但却没有任何酒菜,仿佛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喝那一杯酒小心地从。

古争可以轻易看到里面那泛着浑浊不知名的液体,一些人已经喝了一半,一些人还没有开始喝,看到他们的到来,眼睛小心地从他们。

此时此景,显得小心地从。

“咳咳。”

梦真可没有问那么多,想到这是自己首次行动,直接把面前诡异的情况忽视了,抬头看到那站在一边仿佛掌柜打扮的人,直接一个窜步上去,朝着对方面前的高大木桌一拍,口中同时喊道。

“有什么吃...”

“咔嚓”

随着面前不知道多少钱的老古董,被她一掌给拍成粉碎,她口中的话也是戛然而止。

幸好这个柜台对方擦拭得干净,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尘土飞扬,不过梦真呆呆地愣在原地,她可没有多用力量,而是学着在之前城市别人也是重重一拍得样子,只不过到自己这里怎么又卡壳了。

“二位是外乡人吧,第一次来到这里?”

虽然是疑问,但是面前这个掌柜显然肯定他们的身份,这一亩三分地,谁都不知道谁,一看到打扮也知道。

“啊,真是对不起,我会赔你。”梦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还是在毛笔的提醒下,才说出来。

“不用你们赔,还是离开这里吧,这里没有任何吃的,如果真相就去外面交换一些野味,我可以帮你加工一下。”那个掌柜摇了摇头说道。

出师不利,让梦真接下来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不由扭过头看往旁边的古争。

“那就打扰了,我们这就走。”

古争看着梦真的样子,不由想起来曾经的小莹,心里苦笑一声,上前把梦真拉过来。

这里确实有些古怪,对方虽然并没有露出警惕之色,但是也明显不欢迎他们。

此时其他人的客人也喝完眼前的东西,从一旁离开这里。

“很是稀奇啊,竟然还有外乡人来到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背后不远处响起。

“任雪姑娘!”

面前的掌柜眼前一亮,然后小跑着出来。

古争转过身去,身体微微一动,随后顺势拉着梦真站在一旁,看着那个掌柜殷勤把对方给迎进去。

“上一次都给你说了,再怎么没有客人,平常怎么也要打扫一番。”看着眼前脏兮兮的场景,任雪摇了摇头说道。

“我现在就弄,我也没有想到任雪姑娘这一次那么早,原以为还要十几天呢。”那个掌柜从里面,拿出他那脏兮兮的毛巾就想要朝着桌子上擦去。

“算了,我自己来吧。”

这边任雪阻止了对方,随后一道绿芒从指尖飞出,在整个房间环绕一圈之后,所有的一切都焕然一新。

“多谢任雪姑娘出手,真是太惭愧了。”马赫掌柜搓了搓手,有些拘谨地说道。

“哈哈,不用,这是下面你们的东西。”任雪微微一笑,随后中一挥,一个两人多高的木桶出现在地面上。

“这一次怎么那么多。”掌柜看着面前的东西,有些惊讶地说道。

“这恐怕是最后一次给你们了,周围的土地到那个时候,也差不多恢复了,足够养活你们了。”任雪转过身,留下这一句话,朝着外面走去。

“我替大家感谢任雪姑娘。”

那个掌柜忽然泪流满面,同时跪下冲着任雪的背后就是“砰砰”几个响头。

“外乡人,这个地方不是你们来的地方,赶紧离开了。”

古争他们一直在外面看着,任雪在走到他们旁边的时候,稍微停顿一下,小心地从这一句话,随后带着身后的两个随从离开这里。

“这里怎么还会有如此厉害的任务,感觉实力不弱于我。”

等到对方彻底离开了这里,梦真这才好奇地说道,不过却没有等到古争地回答,扭头一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那个木桶旁边。

“喂,外乡人,小心一点,这可是我们的东西,你别碰,小心离不开这里。”那个掌柜看到古争出现在那里,也是吓了一跳,直接朝着他靠近两步,大声说道。

“这个东西就是他们喝的东西吗?”古争感受里面的气息,若有所思地说道。

“听见没有,你要敢动这个东西,所有人都饶不了你。”那个掌柜看到古争忽视他的话,没有离开的意思,随手抄起一个木棍,直接指着古争威胁起来。

不过在他的话音刚落,他眼前一花,发现手中的武器就已经消失不见,转而出现在那个女人手中。

“你别激动,对方只是普通人。”古争看着虎视眈眈的梦真,感觉对方是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连忙阻止对方,要不然随便一动,对方就彻底完了,随后微笑着冲着对方小心地从。

“我没有想要夺取这个东西的意思,你别着急,我能否问你几个问题。”

可惜古争的好意对方并没有领情,反而开始后退大叫,试图把外面的村民都给引过来,这下他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直接上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衣襟,把对方按在旁边的板凳上。

至于对方的求救,自然不可能传出去。

“我现在问你,那个叫做任雪的女人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还给你们送这些东西。”古争看着两眼失神的掌柜,直接开口问道。

他不想在对方浪费太多的时间,如果在不及时跟过去,恐怕会丢失对方的行踪。

对方很快就小心地从事情抖落出来,等到古争拿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之后,带着梦真直接离开了这里。

过了好久,这个掌柜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就想在喊人,却发现自己面前已经空无一人,他连忙来到木桶旁边在,发现完好无损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但外乡人离开,木桶还在,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两个身影在地面上疾驰着,很快就进入原始的森林当中,轻巧而又灵活在其中穿梭者,一直朝着某个方向赶去。

直到大半天的时间过后,古争的身形这才陡然停了下来,而梦真却浑然不觉,直到毛笔在她耳边的大声提醒这才恍然大悟,急急忙忙在原路返回,半路就看到一脸无奈的古争,脸色顿时染上一层红霞。

“我在下面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呢。”古争无可奈何地说道。

“主要下面待习惯了,在过一段时间肯定就好。”梦真涨红着脸说道。

“毛笔,你看紧对方,及时提醒对方。”

古争只能这样做,对方的性格本身就洒脱,说对方如同涉世未深的少女吧,对方并不傻,发呢日在一些事情上非常的聪明,要说对方聪明吧,可是有时候却犯傻,唯一让他放心的是,至少在战斗的时候,还不至于犯傻。

随着他带着梦真继续往前走,最后停留在一个稍微凸起的一块石头上。

“那个女人你认识吧?找对方干什么?”

看到古争站在石头上朝着四周望去,梦真在下面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刚才你也听到那个普通人的话吧。”古争似乎早就预料对方的询问,头也不回地说道。

“自然知道,对方是为他们提供那种液体,让对方体内保持一种旺盛的生命力,也难怪对方精神那么好。”梦真在下面点头说道。

“是啊,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对方是和我们离开之后,来到这里之后就很快给这边那些液体,而且我还注意到,曾经这里是非常得繁荣,只是这几千年才变得如此落魄。”

“你都没有问都能知道那么多?”梦真跳到古争的身边上下打量着,一副怀疑的样子。

她和古争从头到尾都没有分开,自然知道对方根本没有问任何人。

“观察?知道吗,只要观察就能得出自己想要的信息,当然也需要一定的阅历,你自然是不懂,我知道你想问为何要跟着对方,对吧?”古争看着旁边的梦真,后者不断地点头,大大的眼睛当中更是充满了渴望。

“首先你猜对了其中一条,对方我认识,本来就想找他们的踪迹,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他们,对方有一种特殊的治愈能力,我要问问对方是否可以治愈你体内的伤势。”古争没有吊对方胃口,直接说出来。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走啊。”梦真眼睛一亮,立马说道。

“别着急,对方临走的时候,说去做一件事情,看起来失败了,现在应该处于一种危险状态。”

“失败了?不要告诉我,对方那些人你也认识。”梦真小心地从。

“你猜得没错,我认识,所以我们要小心一点,想办法把对方给救出来。”古争一副你很聪明的样子。

“那必须要救出对方,不仅仅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的朋友。”梦真举起自己的拳头,认真地说道。

“停下,停下,我还没有说完,你别这么激动就准备上去,我先问你,你知道对方的位置吗?就这样冲上去。”古争看到梦真一个箭步就要超前窜去,瞬间在前面编织一道防御,把对方挡了回来。

“不知道,你知道?”梦真也是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连忙小心地从。

“不知道,不过我不是带着你正在寻找,你没有我的命令,尽量不要在行动。”古争没有生气,只是对着梦真说道。

“我一定保证不会擅自行动,我觉得我是来到这里太兴奋了,到现在也没有压下去,我会注意控制我自己。”梦真也感到一丝到自己的不妥,立马说道。

“嗯,我知道,多加注意一下,现在你在旁边等着,我来寻找对方的位置。”

古争看着梦真眼中不易觉察的黑丝,也没有多说什么,开始细细探察对方最后消失的位置。

自己在对方留下的印记,他保证对方绝对发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我有一个秘密

现不了,现在自己无法感知,只有一种可能,对方踏入了一种阵法当中,这才屏蔽了自己的感知,哪怕被人给发觉除掉,他也能感受到。

在古争寻找着任雪方位的时候,任雪已经踏入谷外的迷雾走了进去,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人也自动散去,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为了监视任雪,哪怕对方有功劳,在这个特殊情况下,无论是谁,只要出去都会被人监视。

而他们则是身心皆侍奉出去的人,根本不会背叛,任雪自然不会跟对方多说什么,这一次才回来,木狼大人就通知他进去一趟。

在山谷的里面,一片葱葱郁郁的树林,每一棵树木都十几丈之大,比前面后院的树木还要粗大,无数水桶粗的树枝遮天蔽日,任雪走进一条仅有一人通过的道路,整个空中除了零碎的一点点光影之外,其他都是一片黑暗。

任雪知道,这一片树林全部都是木狼大人的分身,在协助他修炼。

沿着这个笔直的通道一路前进,任雪很快就来到的尽头,一颗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我有一个秘密

足足百丈之粗的大树,只是看起来就令人叹为观止,一看就经历不少的岁月。

只是可惜的是,这个无比巨大的古树,全身上下都有着斑驳的树皮,显得无比的苍老,更别说头顶的那一根根耷拉而又枯萎的树枝,表示对方已经陷入生命的倒计时。

可是任雪知道,这个树只是对方的载体而已,谁样小看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因为这个古树的本体,就是陨落的魔神。

当然也不是全胜的魔神,而只是对方逃出来的一丝神念,仅仅有大罗中期的修为,不过任雪知道,对方虽然受创颇重,但是真要打起来,一般的大罗巅峰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无他,对方实在是太诡异了,她可是亲眼见到一个大罗巅峰,在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的不同之处,外面的阵法自然是瞒不住对方。

那个大罗巅峰,自称是妖族先锋大帅,奉命集合和巫族准备最后的决战,在看到落单受创的魔神自然是喜不自胜,贪念大起。

只要他能够吞噬这个魔神残念,对于他的好处数不胜多,更是让他原地踏步的修为再次有突破的可能。

一番交涉无果之后,两个人开战了。

事情出乎了任雪的预料,本来她以为魔神的末日就要来了,结果只是半天的功夫,战斗就结束了。

那个看起来无比厉害的妖族,被木狼给拉入不知名的空间当中,小心地从不见了,而木狼也同样受到不轻的伤势,身体许多地方都裂开一道道深深的缝隙,至于有多重她不知道,也没有去尝试反抗,对方寄生的这棵古树当中,先天就克制她们,更何况修为还比他们要高。

至于是被封印了还是死了,任雪最初虽然不知道,可是在后面一些言语当中,也是猜测对方已经死了。

“木狼大人,我回来了。”

来到尽头,任雪低下头恭敬地地说道。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