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姐姐的朋友3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官报那电话是一名新兵打的,第一次发官报,没经验,措辞不准确,赵家的管家也是关心则乱,一个敢说,一个敢听,结果就造成了这种误会。

幸好只是一个误会。

赵周韩进了抢救室,大家都在外面等。

伍泰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说了一下,原来,赵周韩只是接受了一个米国军官的挑战。

两人在十年前的军运会上遇到过,当时在个人全能赛上赵周韩拿了第一,他是第二,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甘心,一有机会就向赵周韩发起挑战,但每一次都失败。

从射击到拳击,从跳伞到散打,从军事五项到铁人三项,那位军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就是不死心。

这一次,安静了三年,就在大家都以为他终于放弃了的时候,突然又发来了一封挑战信,还是一封抄送到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的公开挑战信。

接了,那就得迎战,不接,那就是畏战。

他从不畏战。

这一次,那位军官向他发起的挑战项目是近身搏击,直接就是拳对拳肉碰肉的较量。

说这些话的时候,伍泰哲是用一种无比自豪的语气说的,听得老太太和周成城也热血沸腾,“这一次,他以为自己在体型和力量上占据优势,自己又有备而来,肯定能挑战成功,结果,哈哈哈哈,他还是输,丢脸丢到全世界去了。”

老太太松了一口气,“真是不自量力,就算要比赛,也得公平啊,怎么能连个准备时间都不给?幸好我孙子厉害。”

“可不是,白送了一个三等功给老大。”

老太太又开始凡尔赛了,“三等功好啊,家里就缺一个三等功,这下,集齐了。”

“……”

赵周韩受的都是外伤,看着好像很严重,但全是皮肉之伤,养一养就没事了。

他一出手术室就是清醒的,或者说,他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也知道家人们来了,就是当时情况太乱太急,他没机会跟她们说上话。

病房里,赵周韩全头全脸都被包着,只露出了眼睛、鼻子、嘴巴,四肢也都有绷带缠着,有些地方多点,有些地方少点,像一具木乃伊,怪吓人的。

大家商量了一下,只留池小叶在病房里照料,其他人全都撤,回家的回家,回部队的回部队。

果果依依不舍地拉着妈妈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妈妈,爸爸到底怎么了?”

池小叶没开口,倒是赵周韩先开了口,“爸爸没事,就是打了一架而已。”

果果躲得远远的,质问道:“爸爸,打架是不对的,你为什么要打架?”

赵周韩一顿,一时语塞,说话牵扯着面部肌肉,有点疼,于是,他只好说:“跟奶奶回家吧,回头爸爸再跟你说,可精彩了。”

池小叶蹲下来与儿子同高,说道:“放心回去吧,爸爸没缺胳膊没缺腿,拆了纱布后照样可以陪你踢足球。”

果果懂事地点点头,过去牵住奶奶的手,乖乖地跟爸爸妈妈挥手再见。

大家都陆陆续续走了,走之前,每个人都会向赵周韩说一句“恭喜”,连老太太也是挂着自豪的笑容离开病房的。

“砰”的一声,池小叶没客气,把病房门关得巨响。

赵周韩瑟瑟发抖。

“赵周韩,”母老虎终于发威了,“你多大了,三十好几了吧,那种拙劣的激将法也能上当?”

“我……”

“连儿子都知道打架不对,你还不如一个三岁小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

赵周韩根本插不上嘴。

池小叶走到病床前,床头柜上放着止疼片,护士交待了要喂给他吃,不然,麻醉药效一过,会很疼。

她生气极了,喂药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一个不当心就碰到了他的脸。

“嘶……疼……”

“你还知道疼?我以为你是天神不知道疼呢!”

“……”

“人家挑战你就接受,那人家约你不带伞跳飞机你接受不接受?人家约你去死你接受不接受?人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你,你可以拒绝的啊,你是很闲吗?还是不懂拒绝?你拒绝了又会怎么样?”

“人家挑你的弱点跟你比,你倒好,明知道不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姐姐的朋友3

占优势还要逞强应战,把自己搞得像鬼,就为了一个三等功?是你缺这一份荣誉,还是北区缺这一份荣誉?”

说到后来,赵周韩什么话都插不上,池小叶骂着骂着却哽咽了起来,看着浑身被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男人,流了那么多血,只能在床上躺着,翻身、走路都是个问题,她那不争气的眼泪就一把一把地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这也算任务吗?……我就不信,部队还能给你下这样的任务,还能逼着你应战啊?……你就是要面子,就是想邀功,到底挨了多少拳才能打成这样?……胜了败了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赵周韩伸出手,揪住她的裤腿,用力地扯了扯,他嘴唇一张一闭,艰难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你是心疼我。”

“心疼个屁,你不配!”

赵周韩现在没有办法说很多话,后劲来了,确实很疼,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哪哪都疼,脸上要不是被纱布紧紧裹着,他都要觉得那一层脸皮都要剥离了一样。

“过来。”他扯了扯她的裤子。

池小叶傲娇地抬起下巴,就是直挺挺地站着。

“你不过来,那我可就起来了。”说着,他果真试图撑起身子来。

“诶……”池小叶连忙按住他的肩膀,半跪着跪在了病床前,“你真是有病,脑子有病。”

赵周韩想笑,但是,笑不了,他抬起手,用尽全力捏了捏她的脸,轻声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这一句道歉非但没有让池小叶的眼泪止住,反而更飙了,一发不可收拾。

“小叶子,你哭,我也要哭了……”

这是真的,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从小到大,他在训练场上一丝不苟,拼尽全力做到最好,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拼尽生命也要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姐姐的朋友3

夺得胜利,这不止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使命。

他的上级,他的下级,他的父母,他的祖母,都在为他的胜利而感到自豪,见面就是一句“恭喜”,可是他的妻子,却泪流满面地告诉他,胜败不重要。

喜欢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