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姐同居 大团圆合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就在嬴政准备休息的时候,胡夫人突然进入回禀。

“大王,太妃求见!”

听得此话,嬴政一笑,“她还是来了。”

自语一句之后,嬴政便道:“去将太妃请进来吧!”

“诺!”

不久之后。

韩霓穿着一身玄色长裙,一脸急切地走了进来。

“大王。”

见到嬴政,韩霓立即行礼,然后看了眼胡夫人等侍女,欲言又止。

嬴政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挥手让胡夫人等人退了出去。

“太妃深夜来找寡人,是有什么事情吗?”

嬴政明知故问道。

“大王。”

韩霓来到嬴政的面前,突然双膝跪下,跪在了嬴政的面前,眼眶通红,眼泛泪珠,泫然欲泣,“大王,求大王念在成嬌是大王唯一的弟弟,念在成嬌年幼无知的份上,饶成嬌一命啊!”

说完,韩霓深深拜下,叩首不起。

“这件事祖母不是已经与太妃说过了吗?”

嬴政并未因为韩霓这幅样子而心软,只见他站起身来,淡淡说道:“家有家法,国有国法,成嬌既犯家法,又触国法,如果寡人饶了他,那是不是以后所有人都敢刺杀寡人了?如此,秦王威严何在?秦法何存?”

“大王,成嬌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不能没有他啊!”

韩霓向前跪走,一把抱住嬴政的双腿,抬起头,泪眼婆娑地道:“大王,你是秦王,你一定有办法的,只要留他一命,哪怕贬为庶人也可以!”

韩霓紧紧拽着嬴政的衣角,泣声说道。

“太妃,你先起身。”

嬴政想要将韩霓搀扶起来,但韩霓却是一脸坚定,“今天大王若是不给妾身一个答案,妾身便不起来。”

“太妃这是要威胁寡人吗?”

嬴政眉头一挑,冷声说道。

韩霓神情顿时一僵,片刻后,这才缓缓站了起来,她知道,这一点她必是犯了忌讳,王岂会受人威胁。

同样王岂会丢失面子。

当年白起何等厉害,何等重要,昭襄王又是何等的爱惜,但最终,还是因为落了昭襄王的面子,最终被赐死。

“抱歉,是妾身太过激动了。”

韩霓擦了擦眼角泪水,缓缓站起身来,强自让自己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再次说道:“请大王明察,成嬌年幼无知,一定是被有心人利用,他绝不可能背叛大王,背叛秦国的。”

“太妃,秦国自有法度,自然会查明一切,不会冤枉人,但太妃真的能够保证这一点吗?”

嬴政说到最后,双眼紧盯韩霓。

对上嬴政漆黑地目光,韩霓玉手微紧,目光闪烁,内心不安。

“看来太妃自己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嬴政微微摇头,知道韩霓必然有事瞒着自己,并且知道一些什么。

“大王……”

韩霓一急,连忙拉住嬴政的袖子,咬了咬牙,突然说道:“是,是因为成嬌不知从何听来了一些,一些……”

韩霓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此刻她不得不说,只能眼睛一闭,继续说道:“听到了一些关于我们的传闻,那日他曾来找妾身问过,妾身虽然否认,但想来他一定是听到了什么确切消息,必然没有相信妾身的话。”

说完这些,韩霓仿佛也松了一口气,然后郑重看向嬴政,满脸哀婉地望着嬴政,“大王,这件事终究是我们的错,不然成嬌也不会……”

韩霓说着,眼角泪水再次滑落,我见犹怜。

嬴政自然听出了韩霓言辞之中的埋怨以及懊悔。

他挑了挑眉之后,“太妃这是在埋怨寡人吗?”

“我……”

韩霓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嬴政轻哼一声,“我看太妃自己不也乐在其中吗?”

“我没有……”

韩霓立即摇头,但看她的样子,底气显然不足。

如果刚开始是这样还说的过去,后面几次,韩霓不由低下头。

嬴政拍了拍韩霓的肩膀,“这件事寡人已经交给他们处理,等成嬌抓到再说吧。”

“大王……”

韩霓喊了一声,最终只能点点头,屈身行礼,“多谢大王。”

站起身后,韩霓几番犹豫,却是并未立即离开。

“太妃还有什么事情吗?”

嬴政微微眯眼,直接问道。

韩霓轻咬贝唇,片刻之后,突然解开腰带,“大王~”

韩霓显然害怕成嬌出事,因此才做出如此选择。

希望能够讨好嬴政。

这一刻,韩霓在心底也是做了许久的挣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或许这个挣扎再前来此地的时候,一路上就开始挣扎了。

现在,终于做出决定。

……

另一边,华阳太后在嬴政离开赵姬的寝宫后,随后也回返大郑宫,刚一回到大郑宫,华阳太后没有看到韩霓来求见,顿时眉头一挑。

“奇怪。”

华阳太后心有疑惑,因为以韩霓的性子,此刻定然等着自己,询问成嬌的事情,现在人不在,可不像韩霓的作风,不由问道:“太妃去哪了?”

一旁的侍女立即下去询问,不久之后回来禀告,“启禀太后,太妃不久前离开了寝宫。”

“离开?”

华阳太后心下疑惑,“去了哪里?”

“听说是向着蓟年宫的方向而去。”

“蓟年宫!”

华阳太后眉头皱的更紧,有些不满,“这个韩霓,都说过这件事我来解决,怎么还要自己去。”

说到这里,华阳太后突然神情一滞,转过头肃然问道:“太妃离开了多久?”

“已经有小半个时辰了。”

侍女立即回道。

华阳太后目光闪烁了几下,脸色微微一变,刚要起身,但是很快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坐了下来,不动声色地道:“如果太妃回来,无论多晚,都来告诉本宫。”

“诺!”

侍女不知道华阳太后这是怎么了,也只能听命。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让侍女退下后,华阳太后轻叹一口气,低声自语,眉头依旧紧锁。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华阳太后捏了捏眉心,一脸疲惫地问道:“太妃回来了吗?”

“启禀太后,太妃还未回来。”

侍女在旁小声说道。

听得此话,华阳太后再也坐不住,“去蓟年宫。”

“太后,这个时候吗?”

一旁的侍女忍不住提醒,“现在已近子时,想来大王他们也都已经休息了。”

听得此话,华阳太后沉吟片刻,不久之后,华阳太后的神情变得坚定,“去看看吧,既然太妃去向大王为成嬌求情,但她终究势单力薄,我这个祖母终究还是有几分薄面,大王即便加冠,也还是要给予尊敬,更好说一些。”

“诺!”

听得此话,侍女也不再劝解,立即下去准备。

而华阳太后在侍女准备的时候,则从一旁的木匣内取出龟壳,开始占卜。

……

雍城百里之外。

一处偏僻村落。

樊於期与成嬌想要住宿。

却因没有路引证明身份,而无处落塌。

当男商鞅变法之后,便明文规定,凡秦国境内驿站,人员入住都必须取出证明,不然不得入住,若是被查到,便是重罪,如果自己接纳的恰好是逃犯,那便要受株连。

而商鞅当初也是因为自己所定下的法,想要回自己封地的半路,因为没有身份证明,而无法入住。

现如今,成嬌与樊於期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

两人离开匆忙,怎么可能会有路引证明。

而且一旦使用,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至于强逼就更加不行,惹出麻烦,同样会更快地暴露自己。

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开,寻找荒废庙宇暂时休息。

“他早有准备,他早就知道我们的计划。”

坐下之后,成嬌喃喃自语着。

樊於期也低着头,片刻之后,沙哑开口,“嬴政小儿,果然狡诈,怪不得连吕不韦那个老狐狸都不是他的对手,都要频频退让,放弃大权。”

说着,樊於期狠狠一锤地面,“现在我们只能去赵国,秦、赵有大仇,只要去了赵国,赵国即便为了自己的颜面,也只会当做没看到我们,而不会去将我们抓住交给秦国。”

“如此一来,我母妃她……”

成嬌突然想了什么,脸色微变。

樊於期忍不住笑了一声,“公子多虑了,即便我们死,嬴政也不会杀了太妃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听得此话,成嬌脸色变了数变,越发的难看,“哼!”

成嬌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他知道,樊於期说的对。

沉默一阵,樊於期突然目光一动,“公子,如果太妃与秦王之事曝光天下,秦王必将遭受口诛笔伐,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你敢!”

一听此话,成嬌顿时大为恼怒,怒视樊於期,“这件事,绝不准牵连到母妃。”

“公子,太妃已如此对你,你还……”

“够了!”

成嬌冷哼一声,低下头,面前火堆明灭的火光让他的神情越发显得阴晴不定,“这件事绝不准说出去。”

“也罢,既然公子不愿,那就不说,公子不愿站出说明,想来也

和表姐同居 大团圆合集

无人相信。”

樊於期摇了摇头,一脸感慨,“只是不知现在太妃是在担忧公子,还是早已躺在秦王的床上了。”

嘎吱!嘎吱!

成嬌听得此话,不由拳头紧握,内心愤恨。

被樊於期这样一说,他也忍不住多想,一想到那副画面,成嬌便感觉浑身灼烧。

而在几人落脚之地数里之外,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怀抱两口长剑出现。

……

午夜时分,夜深人静。

一番运动过后,酣畅淋漓。

韩霓面若桃红,靠在嬴政身上,“妾不敢奢求太多,只望大王网开一面,给他一条生路。”

“终究,是我害了他,是我这个母亲不称职,若非如此,成嬌也绝不会因此一时激愤而做出错事。”

枕在嬴政胸口,韩霓低声说道。

和表姐同居 大团圆合集

“放心吧。”

嬴政也没有多说,只是轻轻揽住怀中佳人的玉肩。

就在这时,殿外突然传来冬儿的声音,“大王,华阳太后来了。”

突然听得此话,嬴政一愣,一脸诧异,“祖母这么晚了怎会来此?”

而此刻怀中的韩霓跟是吓了一跳,脸色煞白,“母后怎么来了,难道母后已经怀疑,不行,我们决不能被看到,现在该怎么办?”

韩霓一脸慌乱,她只是想伺候好人,求嬴政给儿子一个机会,但如果这件事被华阳太后知晓,恐怕……

看着怀中女子惊慌失措地模样,嬴政依旧冷静,“莫慌……”

随后,嬴政神说了几句,韩霓这才冷静下来,连忙起身穿衣。

不久之后,

等华阳太后被请进来的时候,只见嬴政披着外氅坐在木榻上,案几上烛火通明。

而在不远处的地板上,韩霓跪坐不起,面前还有一个铜炉暖身。

“母后。”

见到华阳太后,韩霓立即低头行礼。

看到现场这幅样子,华阳太后微微眯眼,扫了一周后,没有察觉什么,不由眉头一挑,“韩霓你怎么怎么晚了还在这里。”

“我……”

韩霓张口欲言,烛火下,韩霓脸颊潮红未散,额头还有细密汗珠。

这时嬴政也开口道:“祖母你来的正好,替寡人安慰安慰太妃,太妃这个样子,寡人也很无奈!”

嬴政一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韩霓脸颊微红,低头不语。

“韩霓还不起来?”

华阳太后没发现什么,只能低声喝道。

“即便你不休息,大王累了一天也需要早些休息,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懂事。”

华阳太后开口训斥,“成嬌的事情我知道你着急,但你也不该此时来找大王,等明天大王休息好了,再说吧,更何况我已经与大王谈过。”

“母后,我也是心急,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韩霓此刻也将尴尬忘却,回到正题,不由脱口说道。

另一边,赵姬从床上突然坐起身,“明珠,我怎么听见有吵闹声?发生了什么?”

潮女妖很快便前来回禀,“启禀太后,是华阳太后到了,听说是太妃去找大王为成嬌求情,华阳太后恰好返回去看了。”

“哼,又是韩霓这个女人,大半夜不睡觉去找政儿的麻烦。”

一听此话,赵姬顿时下床,不满说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潮女妖暗自摇头,心道:“分明是太后你睡不着想找大王,何必找这些理由。”

虽然心中这样想,不过表面上自然不会点破。

毕竟太后也是要面子的人。

除非哪天她们能一起……

望着赵姬的背影,潮女妖心中暗暗想道:“太后,现在你高高在上,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你压在身下的!”

【感谢:祝雲台对‘赵姬’的233点打赏。】

喜欢秦时: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