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符灵的回答,让阵灵再一次的感到了困惑。

同为六大太古之灵,他们不说是一家人,但是对于彼此的一些经历,还是相当了解的。

阵灵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符灵和人结仇过,还是不共戴天之仇。

她更是想不通,那个和符灵结仇之人,怎么会是太古药宗的一位修士。

可是,看符灵那杀气冲天的样子,以及她不惜让住魂前去击杀姜云,就能看的出来,她并没有说谎。

她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姜云。

虽然阵灵是一头雾水,但是现在她既看不到棋盘阵内的情形,也不可能出手阻止符灵,只能不断的尝试着破开这同身符,让自己早点恢复行动之力。

至于姜云,在她想来,已经是必死无疑!纵然姜云就是之前通过了药灵试炼之人,但是面对一位伪尊强者的追杀,根本是只有束手待毙的份!“轰隆隆!”

此时此刻,在棋盘内,那方和域路极为相似的空间之中,传出了连绵不绝的巨大轰鸣之声。

声音,来自于姜云。

姜云正在破阵!在意识到凭借自己的阵法造诣,是不可能离开这座阵法之后,姜云便干脆转而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去强行破开这座大阵,生生打出一个出口。

一力降十会,的确也是破开阵法的方法,甚至是最为简单直接的阵法。

如果此刻进入这里的是三尊,那三尊恐怕只要挥挥手,就能轻易的找到出口。

姜云没有三尊的实力,所以他除了动用自己的力量之外,也是借助了外力。

比如说之前他杀了三名器宗弟子后得到的那些傀儡。

他自己的那具大帝傀儡,为了从火中取丹,已经被彻底熔化。

而从器宗弟子那里抢到的傀儡,还剩下二十具,全都被姜云派了出来。

一具傀儡,姜云动用了一缕分魂去控制着它们,在黑暗之中,不断的朝着各个位置发出攻击,寻找着最薄弱的地方。

这些傀儡,就如同是姜云的分身一般,虽然实力上是参差不齐,但用来破阵,却是绝佳的工具。

因为这方区域,随时随地都会有各种危险出现。

在神识没有作用的情况下,虽然姜云可以凭借着对危险的敏锐感觉,提前避开危险,但万一有一次没有避开,那很可能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而有了这些傀儡,姜云就可以站在傀儡的身上。

纵然是遇到了危险,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去躲避。

大不了,就是傀儡消失而已。

除了傀儡之外,还有一些阵石,符箓等等具备强大力量的外物,也是被姜云不断的扔出。

换成其他任何太古势力的修士,都不可能像姜云这样,能够同时具备六家的东西。

就算有,他们也舍不得像姜云这样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但姜云却是没有丝毫的心疼。

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他抢来的,只要能够离开这座阵法,还是有机会再抢的。

然而即便如此,当足足过去了一天,当姜云真的几乎要将身上得到的这些东西全部消耗干净,甚至连傀儡都仅仅只剩下了两具之后,他还是没有找到可以离开阵法的可能。

这也让他忍不住再次感慨,太古阵灵的阵道造诣之高,真的是已经达到了巅峰造极的程度。

如果真的想要凭借阵法造诣来破阵,在姜云想来,恐怕只有同样精通阵法的人尊,才可以做到了。

看着四周根本没有任何变化的黑暗,姜云也放弃了继续以力量破阵的想法。

他就是站在傀儡的身上,一边尽可能的躲避着四周的危险,一边随意的选择了一个方向,朝着黑暗的深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处走去。

破不开阵法,无法离开这里,姜云并没有任何的气馁。

反正他只要保证自己不死,那再有两天的时间,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而且,这一趟,他也不算是无功而返。

至少是让他知道了,太古阵灵,甚至是六位太古之灵,真的极有可能是和魇兽一样,来自于真域之外。

尤其是太古药灵,对于他的态度非常友善。

如果再能确定他们太古之灵和三尊间是对立的关系,那或许,姜云真的可以和他们结盟。

当然,姜云也清楚,即便六大太古之灵,加上魇兽,加上自己,甚至加上修罗和师父等人,也绝无可能抗衡三尊。

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抗衡一位至尊的话,却是应该可以做到了!比如说,人尊!六位太古之灵并非仅仅只有他们六人,而是还有着六大太古势力。

就算是最弱的药宗,真阶大帝也有六七位之多。

六大太古势力要是将他们的所有力量,所有的强者完全合并,再结合梦域的力量,和人尊的势力相比,不说是旗鼓相当,也是相差无几了。

最重要的,就是太古势力,拥有着能够暂时摆脱三尊印记的办法。

这才让他们对抗,甚至是杀了三尊,有了可能。

“可惜,现在还是搞不清楚阵灵到底是不是要杀我,不然的话,现在我就和她好好聊聊。”

“我在这里已经一天多了,之前的那二十多名修士,应该已经被送了出手。”

“不知道,有没有和韩默等人碰到。”

“付青翎和卜家的人,又会不会再临阵倒戈。”

就在姜云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危机之感。

虽然从踏入这片空间开始,危险的感觉几乎就时时刻刻的伴随着姜云,但从来没有哪次的感觉,要比现在强烈。

“轰轰!”

姜云的战斗意识极强,反应也是快的惊人,当即毫不犹豫的催动着身下两具傀儡,齐齐爆炸了开来。

而他自己则是借着傀儡炸开的气浪掩护,看都不看四周,便向着前方,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接射了出去。

他根本不知道危险的感觉,到底是来自于什么。

不过,他也不需要知道。

他只需要知道,如果自己不逃走的话,那就很可能会死。

这一刻的姜云,已经将自己的速度施展到了极致,再没有了丝毫的保留。

甚至于,他即便看到自己的前方有着一道巨大的裂缝突然出现,也没有去改变方向,浪费宝贵的时间,而是直接用身体撞了上去。

因为,他能判断的出来,裂缝带给自己的危险,明显没有感觉到的危险要强烈。

“轰!”

姜云的身体撞在了裂缝之上,发出剧烈的声响,但姜云的身体毫发无伤,那道裂缝竟然被姜云给撞得炸了开来。

瞬息之间,姜云就已经远在了数十万里之遥,可他心中危险的感觉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是越来越强。

虽然在奋力逃跑,但姜云的脑袋也没有闲着,努力的思索着危险到底来自于什么。

原本他以为是阵法中出现了某种未知的变化,带给了自己危险。

但是现在,这危险的感觉,既然能够如影随形一般,紧紧跟着自己,那就说明不是阵法,而是应该来自于某位强者。

甚至,这位强者始终都牢牢的跟在自己身后。

比如说,阵灵!想到这里,姜云前行的身形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事实已经证明,自己根本是无法逃脱对方,所以倒不如直接面对。

紧接着,他猛然一个转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果然,在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影,赫然是,付青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