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大校花 糖盒h太妃糖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赤霄剑……”

千羽大圣的声音很小,可林云还是听到了,不由抬头看去,目光落在天玄子贴在手臂上的那柄剑。

那柄剑很细,但长度惊人,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玄妙之处。

林云心中一动,很快知道这柄剑的来历。

这是藏剑山庄的那柄剑,也就是天璇剑圣说过的至尊圣剑。

藏剑山庄打造过柄至尊圣剑,一柄赤霄一柄烘炉,双剑合并,可以媲美神兵。

是当世罕见的无上宝剑!

剑宗也有一柄赤霄剑,在掌教沐玄空手中,但那柄赤霄剑显然比不了天玄子手中这柄。

“是因为这柄剑吗?”

林云喃喃自语,神色微怔。

“不是。”

在其他圣境强者,全都围在千羽大圣身边时,夜孤寒不知何时来到林云身边,轻声道:“没有那柄剑,千羽大圣大概率也会输。”

“可如果没有这柄剑,千羽大圣应该不会伤的这么重,几乎……”

他没有说下去,可林云能感觉到,千羽大圣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相当不妙。

林云深吸口气,他看着天玄子,神色居然出奇的平静。

没打之前,他本来很紧张,很害怕天玄子获胜。

可真正发生之后,反倒异常平静。

这种冷静,连夜孤寒都很诧异,他以为林云失去了斗志,可仔细看去。

少年眼眸深处的火焰,并未熄灭,甚至愈发明亮。

他成长了!

在他这样的年纪,就要面对天玄子这么大的压力。

尤其是向他这样一帆风顺的人,一般只有两种结果。

一种是被这种巨大的挫败感逼疯狂,陷入仇恨和疯狂之中,以往夜孤寒就察觉到林云有这种迹象。

所以他不愿意,再给林云增加压力,不想他承担天道宗的圣子之位。

当然,这里面也有他作为大师兄的一点点私心。

第二种结果就是颓废和沮丧,从而一蹶不振,产生心魔和恐惧。

可林云两种都不是,他成长了。

“千羽大圣的伤,我能帮上忙吗?”林云向夜孤寒问道。

夜孤寒知道他说的是青龙圣气,摇了摇头:“你的能力,对他用处不大,千羽大圣是伤到了圣魂,还有天灵盖也被刺穿了。”

林云倒吸一口气,看向天玄子的目光,多了一丝寒意。

……

千羽大圣落地造成的混乱过后,四方宾客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天玄子身上。

终究还是他赢了!

称量东荒,圆满结束。

帝境不出,天下无敌!

许多人神色复杂,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东荒真的要变天了。

一旦天玄子成功晋升帝境,在加上他背后那位神龙女帝的支持,怕是迟早要一统东荒。

天玄子是神龙女帝留在东荒的棋子,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些顶尖层次的强者早已知晓。

“恭喜玄天大圣!”

“恭喜!”

“玄天大圣今日过后,毕竟震慑东荒,名满昆仑啊。”

“我看玄天大圣,早晚都会成帝!”

这种沉默只持续了很长时间,其他圣地的强者纷纷上前,面上堆满笑意,前来拱手道贺。

甚至一些年岁比天玄子要长很多的人,也堆起笑脸,提前开始结交关系。

今日战胜千羽大圣,以这种无敌的声势,可以百分百肯定天玄子会晋升帝境。

昆仑终究是强者为尊的时代,如果大势注定无法改变,那就顺势而为。

其中明宗圣地的圣境长老,神色最为开心。

他们宗主是最先结交天玄子的,甚至放低身份与他结拜,这一波可算是赌赢了。

将来东荒巨变,势力重新划分,明宗肯定少不了好处。

几大圣地都在竭力交好天玄子,唯独神凰山的麻衣老者和姬紫曦没有靠近。

不仅没有结交的意思,甚至隔着很远的距离。

“爷爷,你怎么不过去。”姬紫曦眨了眨眼,笑吟吟的看着身边麻衣老者。

原来这位老者的身份很不简单,竟然是姬紫曦的爷爷。

他一声粗布麻衣,面色苍老,长发长须,看上去确实没那么引人注意。

“我神凰山算起来,比神龙帝国还要古老的多,就算当年龙门最鼎盛的时候,也不用刻意结交,何况是一枚棋子,不过这枚棋子真的很出色啊。”

麻衣老者轻笑一声,既未看轻天玄子,也没看低自己,不卑不吭。

“那你说说,那小家伙怎么样?”姬紫曦看着林云道。

她并未忘记和林云,在青龙盛宴上的约定。

只是她虽然贵位神凰山的小公主,备受长辈宠爱,可这种大事她也无法做主。

所以趁着这次机会,将自己爷爷带了过来,让他看看掌掌眼,确定一下值不值得下注。

有人选择下注天玄子,自然也有人选择下注瑶光和林云。

姬紫曦那被称作昆仑三美的脸上,露出颇为期待的神色,甚至还有些忐忑。

林云说的事,她做不了主,但她爷爷肯定做得了主。

“如果说之前斩杀禅峰半圣时,他已经令我刮目相看,那现在我可以确定,甚至期待和希望,他能来神凰山作客一次。”麻衣老者格外认真的说道。

“评价这么高啊?”姬紫曦略有惊讶。

麻衣老者笑道:“就是这么高。”

t大校花 糖盒h太妃糖

他没有说太多,那个少年的眼神打动了他,他在里面看到了无尽的恨意,可却没有看到丝毫怨气。

很少有这么干净的少年了,这少年一路走来必不容易。

面对天玄子这尊大山,还能保持克制,既不失锋芒锐气,又没有刻意去走极端。

这很难,尤其是剑客,因为剑客最容易走极端。

世人只知道,剑客锋芒,无畏生死。

却不知,最强的剑客,永远都是懂的克制的剑客,不然早晚会成为剑的奴隶。

且不说,爷孙两人在这谈话之间,确定了神凰山的态度。

被众星拱月的天玄子,面露笑意,目光一扫,看向了天阴宫主。

他的赤霄剑并未着急归鞘,他看向对方,轻声笑道:“御风大圣,该你了。”

天阴宫主神色一僵,旋即笑道:“玄天大圣说笑了,大圣的玄天宝鉴已修炼至不动天的境界,方才若非手下留情,怕是千羽大圣早已殒命。”

“在下又哪敢与大圣交手,帝境不出,天下无敌,大圣的实力,无需多言。”

哗!

他这卑微的发言,引起了天道宗诸多弟子的不满,一片哗然之声响起。

就连其他圣地的宾客,脸上也露出讥讽之色。

千羽大圣至少是个人物,起码敢战,这御风大圣是真的半点风骨都没有。

不过众人也不可能多说什么,换做是他们,此刻谁敢和天玄子交手。

唰!

天玄子收剑归鞘,顿觉索然无味,轻声道:“当年剑帝御青峰擅闯天道宗,也没法全身而退,还得南帝施救才能退走。如今本圣在此,却是连个对手都寻不到。”

“这东荒第一圣地的名头,真该换一换了,本圣觉得明宗就很不错。”

那明宗圣境长老,连忙笑道:“不敢不敢,等玄天大圣晋升帝境,玄天宗必成圣地,到时候统御东荒,也绝无人敢说半个不字。”

由明宗长老带头,其他人立刻逢迎起来。

夜孤寒看不下去了,直接丢掉手中的神龙果,嘲弄道:“天玄子,少在这得瑟了,你是实力太弱,天道二剑不屑对你出手。”

面对风头正盛的天玄子,他直呼其名,一点都没有客气。

“装够了,就赶紧滚,别在这磨蹭了。你若真有胆,道阳峰、天阴峰,随便一峰你劈一剑试试。”

面对看过来的天玄子,夜孤寒更加不客气起来。

四方顿时沉寂起来,这夜孤寒好大的脾气。

天玄子并未生气,笑道:“青河,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调皮。”

夜孤寒淡淡的道:“咱两可不熟,他日师尊渡劫,你若是真的敢来,瑶光弟子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众人神色大惊,脸色都有了变化。

这是很敏感的事情,许多人都觉得瑶光必死,可他终究还未正式渡劫。

都在说天玄子是帝境之下第一人!

可事实上,只要瑶光没死,这个称号就永远名不副实。

但凡见识过瑶光出手的人,都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甚至有传言,即便是帝境强者,也未必能碾压瑶光大圣。

因为明宗那位宗主,曾经就和瑶光交过手。

荒古域作为九大古域之一,东荒不知道多少圣地和圣古世家都垂涎已久。

可瑶光一人一剑,守卫了荒古域三千年,曾经有过以一敌百的夸张战绩。

犹如神话传说一般!

天玄子之所以要称量东荒,很难说没有和瑶光一较高低的想法。

你一人一剑守卫荒古域千年,那我就称量东荒,独战六大圣地。

若仅从声名上来讲,他已经不弱于瑶光。

可真正知晓内情的人都明白,瑶光的实力是杀出来,剑下是人头滚滚,不知道死了多少圣境强者,甚至大圣都不少。

果不其然,提到瑶光之后,天玄子由内到外的无敌之气都收敛了许多,神色还算从容,可笑意渐渐消失。

天玄子看向夜孤寒,沉声道:“你问我敢不敢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一定会来。”

【天玄子的结局出场就已经注定,但他确实有些超乎了我的掌控。我有看评论,但没法剧透,只能说天玄子的身世,会出乎你们所有人的意料,且已经埋下伏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