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剧影院 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荒无人烟的迟勋界。

溟沌鲲喋喋不休地,一边嚷嚷着,一边追了过来。

他没现出巨兽之身,还是以人之体态,在虞渊、周苍旻之后落下,继续说:“萨博尼斯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他!也好,我倒是想看到龙颉变成最强黄金龙,反正世道够乱了,让龙族再次强盛起来,我觉得很好!”

虞渊和周苍旻两人,也被溟沌鲲的消息震惊了,没想到修罗王萨博尼斯,居然和“源界之神”勾结起来,欲图在天外去狙杀龙颉和钟赤尘。

却没料到,韩邈远早就有所提防,安排了林道可这枚暗棋。

萨博尼斯偷鸡不成,还蚀了把米,不仅害了迪格斯,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韩邈远当真是老谋深算,林道可……强的有点过分了。”虞渊嘀咕道。

溟沌鲲虽没说韩邈远,可参加过那场议会,见过林道可的虞渊,自然明白以林道可的性格,必定是有韩邈远事先打招呼,不然林道可不会那么及时的出现。

林道可现身,迪格斯几乎是被秒杀,虚空灵魅的翅膀少了一只,差点都没逃掉……

剑宗之主的战力,让虞渊心生敬意。

“前辈,你是从哪得来的消息?”周苍旻尊敬地问道。

化作枯瘦老叟的溟沌鲲,冷哼一声,“我会赐予重要的人物,一滴我的巨兽精珀。但凡融入了,我所赐予的巨兽精珀,就和我存在着联系纽带。而我,不论在何处,都能感知到融入我巨兽精珀者。”

此言一出,虞渊顿时神色不善地看来。

“没错。当年的你,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感觉出来。即使你在别的星河,我如果想知道你的方位,稍稍花点功夫,也能看的清清楚楚。”溟沌鲲眼中流露出傲然。

“猜出来了。”虞渊也哼了一声。

多年前,他就有那种隐隐被人窥视的感觉,有时候会突然心生不安。

那时,应该就是溟沌鲲在别的星河中,通过他体内的生命祭坛,在背地里看了看他,了解一下他的境界层次,和血肉的强度。

此刻,溟沌鲲终于证实他的确有这样的能力了,也的确那么做过。

结合溟沌鲲的说法,和自己的感受,虞渊意识到这头星空巨兽,或许以“巨兽精珀”养了不少关键的人物,去做为他的眼线。

在他需要时,他能通过那些体内含有他“巨兽精珀”者,知晓在星河各方,正在

淘剧影院 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

发生着的重大事情。

他看似孤军奋战,其实在暗地里,也是有人替他服务的。

“天外的各族,没人敢去帮萨博尼斯。卡多拉思,巴洛,得知萨

淘剧影院 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

博尼斯勾结源界之神时,也就放弃了他。而他,天然受黄金龙的大道压制,龙颉封神以后,他的胜算本就不高,还有时空之龙压阵,他逃都没地方逃……”

溟沌鲲有些幸灾乐祸,阴阳怪气地说道:“愚蠢的家伙,连贝尔坦斯的命令都敢抗拒,他还真以为他这个修罗王,能够和贝尔坦斯抗衡啊。”

说起大魔神贝尔坦斯时,连这头星空巨兽,眼中都有明显的惊惧之色。

“在贝尔坦斯的眼中,除了当初的泰坦棘龙,根本没谁是他的真正对手。只要他点头了,只要他想萨博尼斯死,萨博尼斯就活不了。”

“至于龙颉,他不论达到什么层次,都威胁不到大魔神贝尔坦斯。”

“反倒是妖凤,将会因为龙颉和时空之龙的相继封神,而感到头疼。”

“……”

溟沌鲲在浩漭的星烬海域,被幽禁了无数年,妖凤又是割肉又是取他鲜血,还去参悟烙印在他巨兽之心的生命真谛。

偶尔,妖凤还会和他闲聊几句。

所以,从妖凤的口中,他就知道了不少和浩漭相关的秘密。

一代代在星烬海域试炼的人,也会将发生在浩漭的大事说出来,他对浩漭各方的认识,兴许比一些宗派的长老都深。

“你是乐意看到龙颉,斩杀修罗王萨博尼斯,从而恢复黄金龙的最强形态吧?只要能恶心一下妖凤,让妖凤头疼的事,你是不是都会高兴?”虞渊面色古怪。

“我难道不该高兴?!”溟沌鲲的眼中,瞬间溢满滔天的恨意,“如果不是她将我幽禁在浩漭,不是她令我永远处于重伤的状态,我本该一直翱翔在星空!”

虞渊正要讲话,眼中突显异色。

刹那间,星空中无处不在的驳杂异能,各类的流光,污浊的毒素,不知名的杂质,从四面八方涌向了迟勋界。

确切地说,是涌向他手中的斩龙台……

斩龙台内,立即有浓郁的新天地灵气生出,所有被吸纳的异能,一落入其中,就被洗涤净化,从而化作纯净的灵气。

虞渊顿时知道,那头紫金色龙蛋内的幼兽,又在开始进食了。

渐渐成长开来的它,现在的进食很简单,只需要放在有星空异能的地界,它就能通过斩龙台,朝着外界汲取一切可供汲取的能量。

任何能量它都能吞纳吸收,还能直接进行精炼转化,凝做澄清的灵气。

这,便是泰坦棘龙与生俱来的神奇能力。

“唔!”

周苍旻骇然惊叫。

他感受到了,从迟勋界外部涌入的混杂能量,疯狂流向虞渊手中的斩龙台,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一边惊叫着,一边好奇地看来。

脸色阴沉的溟沌鲲,也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怔怔地看着斩龙台。

几乎所有的星空巨兽,都能直接通过星空异能壮大自身,可根据物种的不同,巨兽吸收星空异能的效率和方式,其实是有很大区别的。

溟沌鲲知道斩龙台,是由虚空灵魅的茧为原材,或许具备吞纳星空异能的力量。

可是,以他对虚空灵魅的了解,别说只是虚空灵魅的茧子了,就连虚空灵魅本身,应该也达不到斩龙台此刻的吸收效率……

于是,身形干瘪的溟沌鲲,忽在虞渊的身前出现,他还伸手试图去触碰斩龙台。

“停下。”

虞渊冷幽的目光,落在他伸出来的,那只同样有鱼鳞的手。

想起不久前遭遇的溟沌鲲,将那只手在半途停下,沉着脸说:“小子,你在源血大陆得到的大机缘,会让妖凤垂涎欲滴。近期,你千万不要和妖凤碰面,也最好别回浩漭!”

虞渊眉头一皱,“妖凤……”

根据荒神的说法,还有溟沌鲲对妖凤的描述,他知道妖凤在浩漭,扮演着阳脉源头的角色,浩漭众生之血,似乎就是妖凤的大道根脚。

或许,还仅仅只是之一。

对血能,对生命力量无比贪婪的妖凤,应该知道在源血大陆的地底深处,除了阳脉源头外,另有别的神秘。

妖凤,应该无法在深黯星域,从阳脉和血魔族的手中,去剥夺地底的秘密。

或许,妖凤也曾经做出过尝试,但却全部失败了。

由于吃过亏,所以妖凤才在后面的岁月,对深黯星域颇为忌惮,不愿亲自前往。

可如果她知道,在自己的阳神中,烙印着众多和生命相隔的奥妙,以她的性格……

想到这,虞渊的眼神不由凝重起来。

“相信我,你只要和妖凤见面,她就能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溟沌鲲瞥了周苍旻一眼,似乎突然才想起,眼前的家伙也是浩漭五大势力那边的人,于是暴躁地说道:“滚远点,你是赤魔宗的人,你是他们的一份子!”

周苍旻尴尬地退后几步,却没有深入迟勋界内,没有想离开的意思。

“赤魔宗是赤魔宗,妖殿是妖殿,不相干的。还有,我是浩漭的人族,我不是大妖。”周苍旻解释。

“我看你就不是好东西!”溟沌鲲怒道。

白衣国师一脸无语,他发现这头传说中异常残暴狡诈的星空巨兽,情绪似乎处于极其不稳定的状态。

虞渊,到底做了什么?抢夺了什么,才让他如此狂躁?

周苍旻眼神怪异。

“妖凤既想擒拿我,还会想击杀你,所以……”溟沌鲲犹豫了一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至少在现在,我们该想办法对付妖凤。她活着的话,对你我而言,便是一个最大的威胁,还是永远都在的威胁!”

“我知道了,我会更谨慎一点。”虞渊点了点头,他看着手中的斩龙台,道:“斩龙台内,有时空之龙的遗留力量。在外界的辽阔星河,我如果撞到了妖凤,只要第一时间裂空而走,应该还是可以的。”

“不,你走不掉。”溟沌鲲摇头。

虞渊一怔,“她真就那么厉害?”

“真正的,活着的时空之龙,还要是十级龙神,才能从她手中逃走。你不行!”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