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上瘾by四缺一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一枪刺入了道祖后心,无边魔气,刹那间包裹了道祖的整副残躯,道祖不可置信的转头,这一瞬间里,他的眼睛竟首度现出赫然之色。

不为了攻击,不为了恢复。

只是为了看看,究竟,是谁!

是不是,那个人?

他的身子显现出不断融化的迹象,只是这一次的融化,却是化作细碎的星星点点……在虚空中点滴消散。

他拼命的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后的人。

“是你!?”

魔祖罗睺手持弑神枪,默默道:“是我。”

“为何?”

“是左小多给了我一个承诺,他应承我可以去他的空间里,继续心魔大道。经历此役,那已经是一方完整的世界,比这块祖地大陆还要完整的世界。”

“就算我不想去,也可以安然离开这里,去星空中另谋发展。”

“最关键的事,他还应承帮我参悟心魔,他这样的气运之子,难得主动生成因果,若你是我,如何选择?!”

“而我所要付出的,只不过是不要在这片空间里作乱,至于我去别的地方会怎么做,不关他的事。”

道祖不可置信道:“可我许你的条件,比这个……好。”

魔祖罗睺淡淡道:“只可惜,我不相信你,自古道魔难得两立,三族顶峰尽灭,你会放过我吗?”

“那你就相信他?”

“是,我相信他。”

“呵呵……”

“当初盘古神,你们也曾约定过。但是盘古神早就没了……”

“难道左小多……就真的值得相信??”

“左小多虽然为人贱格,但他在这个世界挂念太多,而且他都放不下,就凭这份人情味……我相信他。”

魔祖罗睺淡淡的道:“道友,都这么多年了,你当真不累么?何妨寂灭一段时间呢?祖地大陆的天道,因为重归完好而回复完整,大可自主运行了,有你没你,有甚差别?”

道祖呵呵笑了笑:“好好好,我便寂灭一段时间又何妨,道魔互为表里……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不管你在哪里……你知道,你躲不开的。”

魔祖罗睺淡淡道:“或许到了那时……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

道祖淡淡笑了笑,仅余身体化作的发光粉末,已经融化到了头颅。

他闭上眼睛,突然有开口道:“左小多!”

左小多咬牙切齿的上前:“干什么?”

道祖淡淡道:“这次是我输了,但你们想要令我真正完全寂灭……却不可能。”

左小多悲愤的地方正在这里。

道祖是……不死的!

这一点,在他自愿融入天道后,便成了定数,即便付出再多的牺牲,也只能让他寂灭一段时间,骨子里不过是以变数影响定数,归根到底,并不可能当真毁灭他。

大道不断,道祖便是不灭!

只要这片星魂大陆世界还在,谁都定不了道祖的生死!

最多可以做到的,便是通过现在这种手段,让道祖寂灭一段时间,仅此而已!

彼时,他终究会归来的!

“天地有尽,未来无穷,未来未必没有可以彻底陨灭你的方法。”左小多红着眼睛。

“呵呵……”

道祖的身上,化作的星星点点之中,飘出来一个如同虚幻也似的玉牌,而玉牌随着显现,越来越见清晰,渐渐凝成实物。

正是造化玉碟。

“你一直在找这个?”道祖淡淡的笑声:“拿去吧,凑个完整……等我未来醒来,再去找你拿回来。”

左小多一把抓在手里,淡淡道:“倒要看看未来的你,是否有这个本事!”

道祖淡淡的笑了笑,眼珠最后转了转,看了看在远方傻呵呵愣着的朱厌,淡淡道:“遇到这东西……果然没……”

一句话没说完,终于在空中完全消散。

至此,这场世纪大战终告了结。

蓦地,空间一阵莫名震动,却是破烂不堪的太极图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太极图的能量,几乎耗尽了,至多只余一发之毫。

毕竟距离大战结束,就只是残留了不足十秒的时间!

这一战之险,端的是去到了极处!

众人虽然大获全胜,却全无欢颜,尽皆痛彻心扉!

这一战,折损得实在是太大了。

巫族足足有六位祖巫、两位大巫战死。

人族方面则是摘星帝君泪长天陨落。

妖族亦有鲲鹏妖师入灭。

此外还有最先赴死的蟾圣!

仅存的共工祖巫与玄冥祖巫浑身颤抖着,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八大祖巫,仅余两人。

洪水大巫烈火大巫冰冥大巫脸色沉重的走过来。

“前辈们……值得尊敬!”洪水大巫喉头动了几下,道:“但……为什么……”

共工祖巫明白他的意思,吸着气道:“我们是祖巫,被你们救出来,本身就欠了你们。又有战斗中错误决策,令到巫族气数残损……最后更犯了枉信道祖的这个巨大错误……”

“若是要赴死的话,自然是我们先来。”

共工祖巫脸上泪水静静流淌:“还有,我们号称祖巫,然而本身修途也就只能走到这里,再进无力。但是你……却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还有更大的可能,登临高峰……所以,无论平常如何的不愉快,我们都绝对不会让你们去死!”

“有我们挡在前面,若是还要小辈们去赴死,我们哪里丢得起这个人。”

洪水等沉默了一下,道:“前辈们……值得我们尊敬!”

左右人都在沉默的寻找,亦有低低的哽咽声传来,却是吴雨婷和左小念……

左小多只感觉一颗心如同压了铅。

战斗结束了。

但是……左小多却是一点都没轻松起来的感觉。

委实是此役打的太过惨烈了!

魔祖罗睺来到左小多身边。

“希望你,信守承诺。”

左小多点头,沉声道:“这一次,道祖会寂灭多久?”

魔祖可说在场众人中最了解道祖的存在,更是最后出手送道祖一程之人,自然最有发言权。

魔祖罗睺淡淡道:“最起码……几千万年,是醒不过来的。”

“几千万年啊……”

左小多算了算,道:“那应该足够了。”

魔祖点点头:“如此,我这便告辞了。”

话音未落,身形一闪不见。

所有人,都在徒劳的寻找着亡故战友兄弟们的血肉遗物,但寻遍了整个空间,除了鲲鹏妖师还有些残碎血肉残留之外,其他人……竟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各位!”

左长路红着眼圈,竭力的压抑着自己情绪,道:“先各自回去……我们,将兄弟们的后事处理完毕……一个月之后,咱们再见,共商大事,如何?”

“好。”

“好。”

众人都是一脸悲戚,心事沉重异常,而且上下所有人尽皆重伤,急需疗复。

胜利了。

但是这一场胜利,却是那么的沉重。

甚至,大家都没有任何心情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委实是太惨烈了……

那是一种,哪怕自己死去,也要比现在的滋味,好受得多的感觉……

左小念靠在左小多怀里,哭得天昏地暗。

众人一个个回去了。

甚至彼此之间,都没打招呼。

妖族先走,走的悄无声息。

巫族随后离开,却也是连个招呼也没打……

此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整片大陆,尽都陷入了空前压抑的氛围。

上上下下所有人等,都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的。

帝君与天王游氏两父子相继离去,还有魔祖泪长天大人,也在这一战中陨灭,星魂人族这边的气氛,更是直接降到了冰点以下。

纵使一个月的缓冲时间过去,还是没有从这压抑之中走出来。

转眼间,约定时间,到了!

三族高层聚会,顶峰聚合,大家这一次聚在一起,并没有什么悬念,也不再有什么争执。

此次战役,左小多乃是此战关键,不禁以一人之力逼平了道祖,甚至还占据了上风,本身实力有目共睹。

别的不说,就这份实力,巫妖两族想要击败人类获得主宰者地位而掀起战争的话,那根本就是愚蠢了。

巫族和妖族,从洪荒太古之时便战天斗地,最是知道硬实力的重要性,所以早早的就熄灭了和人族战争的意思。

这一次,非止是三族高层,而是大陆所有族群高层会盟。

魔祖罗睺也来了。

灵族,灵皇与万民生也到了;之前他们被道祖游说,劝说其于大战中出战,一争天地主角!

事实上,灵族才是道祖最中意的清天劫最后赢家!

左小多气运滔天,并世无双不假,但他所收聚的造化盘却是道祖未来破局的关键,必得之物!

也正因为于此,道祖才明知血海空间内会有最终决战,仍是与会。

一方面,道祖对于自身实力颇为自信,另一方面却也忌惮左小多的气数实在太过旺盛,再给他宽裕的晋升时间,没准哪天就晋升到与自己齐平的水准,即便只是手中的一方世界圆满,道祖也接受不了。

因为一方世界圆满,道祖就是没有了灭杀左小多的可能性!

所以说,最终之战,固然是三族筹谋,齐心剿灭道祖之役,同时也是道祖逆向操作的反杀之局!

只可惜这最终战局之中变故丛生,不独有空间大巫丹空的自我牺牲,换取了左小多所有之小世界圆满,更有祖巫后土再现,以无量功德掣肘道祖,以及魔祖的最后反水,这才令道祖一败涂地,归于寂灭!

当日形势比人强,灵皇应承了道祖的好意,却也借调拨军队的理由,将入战期限拖延了十天。

十天之后,情势再变,一切皆以尘埃落定,所谓入战争霸,已成昨日黄花。

但也因为于此,此次清天量劫中,竟是以灵族受损最小,几乎就是从头至尾,全程没有参战。

对于灵族的完整,妖族和巫族都表示由衷的羡慕。

这运气也太好了。

灵皇更多的却是满含感激的眼神注目于身边的万民生,若不是万民生极力阻止,灵族无论基于何种考量,都避免不了涉身这场浩劫。

而只要有一队人马进入战场,只要造成任何死伤,凭灵族的小身板,随之而来的便是灭族之祸。

看看吧,人族,妖族,巫族,魔族……

这四个族群,即便是损兵折将的当下,咱们仍旧是哪一个也惹不起啊!

“我们妖族将在三天后,离开这个世界,所有在飞天之上的所有妖族,都将带走。”

妖皇帝俊很是爽快,道:“不过飞天之下的,仍旧会留在这个世界,作为这个世界的土著。”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纵然有河图洛书可以承载妖族,但也万万带不走所有的妖族,自然只能捡修为去到一定程度的妖族带走。

“可以。”左长路点头。

“此外,我希望一部分妖族,携带妖族传承,进入小多的那方世界。这一部分,以青龙,玄武,朱雀,白虎四方麾下传承高手率领,这一部分妖族数量,大约有三千万之数,不知可否?”

东皇看着左小多。

“没问题,完全没问题。”左小多思忖了一下。

关于妖族入驻小世界这事,他早早就跟气运小龙还有小小雅琼沟通过,新生天地圆满,正是地广人稀,欠缺生气的时候,有这许多的妖族入驻,有百利而无一弊,纵有后续,自有小小负责协调,无需左小多劳心费神。

“嗯,这些妖族子民进入新世界之后,未来如何,端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妖皇叹了口气。

“我们巫族七天后离开。”洪水道:“我们这边也同样有三千万巫族子民进入新世界,为首者是海魂山,雷能猫,沙雕他们那些个。这些,还是你的兄弟们呢。”

“这个……没的说。”

妖皇瞅了洪水一眼,不禁苦笑一声。

巫族果然任何时候,都要与妖族别别苗头。

原本还以为有小小这层关系,入驻那方世界,自有根基情面,没想到巫族更狠,不光拉出了老子,还弄出来这么多兄弟,当真了得!

“不过有件事我是要说明的,新世界,我们星魂人族是不进入的;我会制造一部分土著;而且但我也是不参与新世界管理的,大家在里面混到什么样儿,都是各凭本事。不会有任何偏袒。”

左小多道。

“那是当然的,创世神怎么能亲自下场搏杀。”

众人表示理解。本应如此。

魔祖罗睺淡淡道:“吾意欲将一部分无形心魔投入新世界,至于外面的这些个魔族……就都尽数泯灭吧,本座实在是懒得带着他们再打天下……太丑,太脏,太臭了……百万年发展不出一个屁,连半点文明的影子都创造不出来……这样的族群,殇之何伤?”

魔祖决断明快,但面色却是空前低落。

众人一阵错愕之余,却又都忍不住想笑。

魔祖罗睺叹着气,真没办法不沮丧。

同样是从远古一直发展过来的族群,看看人家妖族,起码形成了规模,也有相当的发明创造,自成体系。

巫族更加不必说,现代化早

强迫臣服 上瘾by四缺一

已经普及。

最牛的还是人族,甚至已经的发展到了只要人有钱就可以躺在床上搞定一切的地步……

当然这种行径是不提倡的。

但魔祖罗睺进入人类世界生活了几天之后,竟是一刻比一刻感觉魔族族群实在是不可救药,不可救药,不堪为用。

不说别的,光是那一个个身上腥臭腥臭的,连点香水都发明不出来……

嗯,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魔祖罗睺本身便是无情之人,自然也就没什么不可割舍的,更何况他本身就那么厌恶,魔族的被放弃,就顺理成章之事。

而对于魔族这个族群,左小多亦是没有半点心软,万民生横亘无数岁月,意欲教化魔灵深林的魔众,始终全无收获,甚至还险险遭到反噬,当初如果不是战雪君的意外入局,魔灵众长老所选择的祭品,就得是万老。

他们有没有实力拿下万老是一回事,但万老有资格作为引渡魔族大陆归来,却是毋庸置疑的。

“可否在临走之前,帮我剿灭魔众?”

本着“反正你们要走了,不用白不用”的原则,向来惫懒的左小多有问于妖皇帝俊与共工祖巫。

“这个……没问题。”

两位族群领袖对此都乐于帮手,人类即将成为主宰者,很明显不想让自己手上再多沾染生灵血腥了。

于是就想着让自己两个族群带着‘屠戮一个族群’的罪孽离开。

但这对于两个有着数千万年从业经验的资深刽子手来说,这还真就不是问题,更别说他们本身也对魔族深恶痛绝,看见就想动杀……

“进入新世界的妖族与巫族,可以先聚居在一个单独的城市之中;毕竟新世界彻底成型还只是初初,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之后就可以正常生活日常了。”

左小多估量了一下灭空塔内的时间流速。

嗯,现在的灭空塔,左小多已经将之正式更名为‘天左星系’。

是的,就是星系。

在造化盘得成完整,重复旧观之后,气运小龙就兴奋万分的告诉左小多,现在的灭空塔世界,已经不是一个单独的小世界了。

现在是一个发展中世界,而且还是有无限可能的大千世界雏形,随着这片空间的人杰辈出,气运将会持续增强,及至夺天之运后,将会慢慢发展壮大得超乎想象……

所以左小多干脆将自己的这个小世界取了星系的名字。

万一将来真发展到了大千世界呢?

那我左大创世神,岂不是牛逼大发了?

人,有些梦还是可以做一做滴!

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时候就能幻想自己是巡天御座孙子的左小多来说,这点幻想不过是毛毛雨,毕竟已经有成功的先例了不是么。

虽然现在天左星系只能叫做天左大陆……的即将成型。

但是不妨碍左小多展望无限未来。

对于左小多说的半年时间,妖皇与祖巫都没有什么异议。

半年就半年,这点时间算得什么?

对于左小多的承诺,他们还是相信的。

甚至,他们心下都有几分羡慕即将进入天左世界的那些后辈们,因为左小多透露的东西,让他们看到了天左世界的无限可能!

那是比当前这个本土世界还要有前途得多,发展上限底蕴,也要高得多。

但是一来他们拉不下脸面,二来……大家也都是心高气傲的人物,此去无所羁绊的闯荡星空,难道……自己就不能成为另一位世界之主了?

说不定那天自己就达到左小多的同等成就呢?

自己开辟一个新世界,亲自当创世神……多好啊?

共工玄冥洪水,帝俊太一等,都存下了这等心思,甚至是魔祖罗睺,也是这方面的打算。

开辟世界!

当创世神!

这就是咱们今后的路,之后很长很长时间的奋斗目标!

万民生心下颇有几分忐忑的看着左小多:“左小友,我们灵族……”

左小多很爽快道:“灵族少染杀孽,可以效法道盟一般举族融入星魂人族,也可以全数携带传承进入新世界,怎么都行。”

对于灵族左小多还是很大方的。

灵皇与万民生苦笑一声。

全族进入新世界?

这肯定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但灵族真没那么厚的脸皮。

“我们愿意除了高层之外,举族打散融入星魂人族,相助人族重建祖地大陆,至于新世界那边,就进入个……五千万吧。”灵皇言语间尽是不好意思。

毕竟这数目字已经比巫族和妖族多出去了两千万人,很有点占便宜的意思了。

但是妖皇与祖巫对此却是全无芥蒂。

灵族战斗力差得远,即便多进入两千万也就是自保而已;以后世界发展起来,灵族这多出来的两千万人能否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其实就左小多而言,灵族无论全数融入星魂人族还是进入新世界,都是天大的好事,以当前态势,人族强灵族弱,灵族成为人族附庸,今后可以想见势必会出现灵族生物作为人族修士休戚相关的修行伙伴,光是这点,就是妖族跟巫族无法比拟的,至于进入新世界的五千万灵族,左小多都觉得有点少,新世界初立,正是需要大千生灵的时候,灵族多以花草树木为主,对于环境的适应性远比巫妖两族更强。

至于高层还是要破空而去离开这个世界,那也是必然的。

接下来。

一切事情商定;便开始了各族大联欢,庆祝即将到来的长久和平。

这大联欢魔祖罗睺并没有参与,只是将初代的心魔散了一部分交给了左小多;也不管左小多是否真的会履行承诺什么的,就径自横渡星空离开了。

魔祖心里有数,没人会当真欢迎他。

包括左小多在内,若不是当初的情势太过于危急,也根本就不会选择与他合作的。

魔祖罗睺还是很知趣。

再加上他对绝大部分人也不屑与之为伍,自是潇洒离去更是惬意。

至于以后……魔族如何,心魔后续如何,尽都不在考虑之内!

爱咋咋地。

便是道祖之前曾言,道魔不两立,却又是一体两面,互为表里,道祖不灭,魔祖也自不灭,道统恒久远,魔源亦是如此,心魔魔心,魔由心自生,如何不久?

倒是离开的时候,弑神枪将烟十四叫了过去。

然后命令烟十四化身人形立正站好。

啪啪啪啪的抽了十几个耳光子。

烟十四被抽的连连转陀螺。

但是却是兴奋的要死,一记耳光子就是一记传承,弑神枪用这种泄愤的方式,留下了自己的传承,给了烟十四。

叛徒!

好好干!

叛徒!

强大起来!

叛徒!

爽不爽!?

爽!

………………

整个大陆战火之后,百废待举,各族人口,十不存一;处处荒凉。

随着大战的告一段落,不禁白幡遍地,近乎每一家都在披麻戴孝。

一座座纪念碑,拔地而起。

纪念在这数年间,牺牲的英雄先烈。

而在前线,则又是另一番景象。

一时间,巫族中人成为了香饽饽,妖族的高手邀约他们喝酒,人族也要邀约他们喝酒;都是打生打死这么多年的老对手,如今却要永远的离开了,于情于理,都应该相送一程。

这一顿离别酒,却是说什么都要喝的。

星魂人类虽然心念亡故的战友,但在当前这个时刻,总要将这帮家伙应付走了再说。

毕竟这波走了,便是彻彻底底的一劳永逸了。

倒也愿意特意的空出来这段时间,留下一段回忆。

左小多在这段时间里,几乎天天都要拉着洪水大巫陪练。不断的切磋,不断的交手,不断的……交换彼此的感悟。

洪水大巫感慨万分。

“想不到我这一生最大的机缘,居然是在化生红尘的时候,被硬塞了一个干儿子!”

左小念与左小多现在仍旧如原来一般,将洪水的气运一个灌进去,一个抽出来。

但随着左小多成为新的创世神明,气运暴增空前,左小念那边的气运抽取,可说是微不足道了。

得益于此,洪水大巫进境可谓飞快,不过短短几天,就已经突飞猛进到了祖巫境界的巅峰境界,距离突破之时,也就是半步之遥。

“余下的时日无多,剩下的留待星空感悟吧,我现在只想喝酒。”

洪水大巫满心尽是不舍:“我和你爸爸,须得再多喝几顿酒吧,此番一别,以后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

另一边,共工与玄冥还有后土坐在一起。

“妹子,跟我们一起走吧,清天劫终,此世旧有秩序法则十去八九,六道轮回倾颓泰半;再维系下去,不过徒劳……再说了,道祖在未来肯定还是会复苏的……你于前次之役,与之结下因果,彼时……”

“没事。”

后土很平静:“当年六道轮回建立,后土便不复巫,唯有执掌六道之平心,之前祖地分裂,天道紊乱空前,六道轮回才变成混沌消失状态,如今,随着世界恢复,祖地重光,六道轮回也在恢复……”

“六道轮回是我,我就是六道轮回;早已经不可分割,初心如是,而今亦如是。”

“至于道祖的因果,反而不必担心,他一世修行,秉承顺天而行之道,然此最后一战,所行却为逆天,我的入战,实为顺天而行,他怪我何来……放心吧。”

后土静静的道:“我愿意守护这片土地的生灵,尘归尘,土归土,魂魄归于后土,岂止说说而已,看护他们的亡魂,生生不息,转世轮转……愿我世人,此生来世,富贵贫贱,都能保有一个希望与幻想。”

“愿此世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生来世,果报不爽。”

“此外……便是守着兄长们的安息之所,若是我们都走了……我怕,兄长们会孤单。”

共工与玄冥仰天长叹。

“也好。”

香飘万里。

酒溢九州。

这一天。

几大陆高层人人衣着整齐,尽皆集中在最后一战之中牺牲的英雄们墓前。

“兄弟们……”

共工祖巫洪水大巫等几乎泣不成声。

“我们这就要走了。”

接下来本有想要说什么告别的话,却感觉喉咙已然哽咽住了,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纵横星空无敌天下的强者们,此刻,说一个字,都是那么的艰难。

一个个刀砍斧剁不皱眉的强者,此刻却是泪流满面,

强迫臣服 上瘾by四缺一

悲怆绵绵。

香烛气息,铺天盖地。

众位强者纷纷鞠躬致意,神情肃穆。

妖后羲和紧紧的抱着小小,泪如雨下。

“雅琼,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母后……您和父皇……多多保重……”

河图洛书展开,妖皇与东皇妖后三人飘飘而起,带着满载妖族子民的河图洛书,缓缓冲天而去。

三人犹自不断招手。

妖后羲和一双妙目紧紧的锁定在小小脸上,泪水如同断线珠子,不断地洒落。

“皇儿……一定要好好的……”

“母后……”小小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仰头看着,母亲的泪水从天空洒落,滴落在他脸上,他珍惜的用手轻轻抚摸,塞进嘴里……

那样的酸涩,却又是那样的甘甜,滋味莫名,永铭心底。

“母后!”小小放声大哭。

空中,帝俊一声长叹,将羲和揽在怀中,一挥手,两人双双化作天际流星,急速消失在天际!

妖族走了。

然后是巫族。

洪水大巫站在左小多和左小念面前,微笑着:“本想等吃了你俩的孩子满月酒再走……结果你这小子实在是不争气……”

左小念脸顿时红了,跺脚:“干爹!”

洪水哈哈大笑:“走了走了,可不惹人烦了!”

洒脱的一挥手。

已然与两位祖巫,烈火冰冥等人冲天而起,疾驰远天。

巫族走得极是洒脱,不到十息的时间,尽皆消失不见了。

“洪水这厮,倒真是爽快……”左长路一股子隐然遗憾之感点滴滋生,道:“竟然连滴眼泪也没有流下来……”

饶是心情沉重,众人听闻此说竟也忍不住一乐。

…………

云中虎与白云朵依偎着站在一边。

所有人之中,或许就只有他们两口子的心情最是放松,甚至还有点幸福满满的意味——白云朵怀孕了。

两人专门去游东天墓前禀告。

没有小鱼儿哥,自己夫妇恐怕早已经化作灰烬,至于孩子更加不可能的事。

云中虎与白云朵两人干脆就在游东天墓前盖了一栋房子,在这里住了下来,长久的陪着小鱼儿哥。

或许,距离近了,他在那个未知的世界惹了祸,还能托梦甩锅给我呢?

这是云中虎近来心中最殷切的愿望。

……

不够大队的所有人等则是在努力修炼,勇猛精进,比之之前备战道祖之时,犹自不遑多让。

“现在老大又比咱们跨前了好大一步,咱们必须得努力了!”

“咱们接下来的前路,就是超脱这番世界!”

“和老大一起遨游星空!”

“成为创世之主!创造自己的世界!”

“不能让老大专美于前!”

除了一个人,李成龙在作另一方向的努力。

当年在太子学宫得到的英招洞府,也被他当做了世界雏形来培养。

李成龙始终都没有忘记,当年的誓言。

“若我修炼有成,定然让世间普通草木,也都有化灵之能!”

这是李成龙的承诺,他也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他要让这个愿望,在自己新世界内实现。

但是大家心里都已经清楚。

“在当前这个世界,想要得到足够的机缘,创立新世界,已是绝无可能,左老大的经历没可能复制,纵有机缘,亦是在星空之地,需得咱们去争取,去获取。”

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前往星空的准备。

同样为更进一步努力的还有左长路夫妇,而今星魂人族一家独大,护佑人族的重任终于可以卸下,相比较于滞留于此,哪里能够比得上跟和儿子女儿在一起超脱此世,遨游星空来得惬意,吴雨婷心心念念的就是要帮左小多两口子哄孩子呢……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事物驻留,一点点的消逝。

九个月之后。

云中虎夫妇大摆宴席。

儿子出生了。

所有人都是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

云中虎抱着孩子,恭敬地让左长路给取个名儿。

左长路和吴雨婷斜着眼看着左小多和左小念,眼中意味深长。

“让小多和小念取名吧。”吴雨婷哼哼一声,道:“你俩看看,小孩儿多可爱。”

左小念红着脸看着,忍不住心中喜爱,欢呼一声,抱在怀里,笑道:“真好玩……”

吴雨婷一头黑线:“那你自己生一个玩玩啊?”

左小念脸一红,跺脚道:“妈!这您得问您女婿!”

左小多翻着白眼,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与李成龙拼酒。

不过取名字这事儿还是被找到了头上。

左小多于是绞尽脑汁,谦虚的道:“叫……云小虎怎么样?”

“滚!”云中虎破口大骂。

“云中狼?”

“滚!”众人异口同声。

“云中……”

“滚!别云中!”

“云上游,怎么样?”

云中虎沉吟片刻,点头:“云上游吧。”

左长路叹了口气。哎,小鱼儿啊……

……

在几个月之后,游小胖的媳妇墨玄衣也生了。

众人再次大喝一顿。

小胖子喝醉了,抱着左小多不知道说了多少话。

“皇室来找我们……说是想要立游家为皇族,皇帝禅位给我游家……我没同意。”

“老祖宗为了人类大战,却不是为了游家能当皇帝!”

“我要是同意了,游家也就玷污了两位老祖的威名了……”

“再说现在比皇族过得舒服多了……”

“老大……给孩子取个名儿吧。”

这次左小多沉吟了良久,没开玩笑。

因为他明白,自己只要说出口,小胖子就认。这已经不是开玩笑的事儿,而是言出法随。

“什么辈儿了?”

“下一辈,是平字辈。”

“那就叫,游平生吧。”

“好。”

……

又是时隔一年时间之后,左小多再展神威,拎着九九猫猫锤,将自己的不够大队集体都打了出去!

“都滚!”

“全都给我滚!”

“你们一个个的滞留在这个世界干嘛?能走了还不走?天天赖在这里吃我的喝我的……欠的债啥时候能还?”

“每个人的欠债都已经太多太多了,最少的都欠了我一百三十六万个大陆的财富,不出去拼命,怎么还债?真当此生必还就是万金油了?”

左小多抡起九九猫猫锤将这帮不要脸的全赶走了。

“别想着兜一圈再回来!我已经在你们身上留下了灵魂印记!想确认你们的当前位置,分分钟的事!”

左小多威胁:“赶紧都给老子出去打工还债!”

众人尽都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脸,讪讪离开了。

离开前,李成龙龙雨生等,集体去秦方阳墓前磕头辞别。

其实他们也都知道,不离开是真不行了,这么多尽数超过圣人级数修为的大修者集中在这大陆上,即便是重光的祖地大陆,仍旧负荷不了。

不仅李成龙等人被滚蛋了,连左小多自己,稍后也要滚蛋了。

“爸妈,咱们要到哪里去?”

“你们要到哪里去我不管,我和你妈要出去玩玩去了……”

左长路哼了一声,道:“反正有灵魂印记,你俩一天不生,我俩就一天不回来了!这事就看你们到底有多惦念我们老两口子!”

左小多脸成苦瓜色。

左小念脸成了西红柿,熟透的那种。

想要孩子,那还真是分分钟的事儿……

但是左小多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相比较之下,他还是更想要多过几年二人世界……

一旦有了孩子,媳妇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左小多对这一点认识是很清楚的。

无数的话本小说传奇神话,无不在在说明这点……

“那您俩走吧……等我啥时候想你们了……就生个娃叫你们,惦念这回事,常在心间才是真挂念。”左小多没心没肺的说。

以左爸左妈今时今日的修为级数,哪怕是再遇道祖,也能一战,而且还胜算不小了,所以左小多是真正不担心老两口子的安全,更别说自己还散布出去整整一个不够大队,彼此之间都有灵魂联系。

就算真遇到啥事儿,一个灵魂传音,就能组织群殴。

左小多感觉这个浩瀚星空,能够禁得起自己群殴的,貌似没几个……

于是乎,左长路夫妇也走了。

又是一段时间后,左小多将自己那个已经完全成型,再没有任何瑕疵的小世界,放牧星空,任由其自有发展,就此撒手不管。

“小龙,小小你们看着办去吧,看着玩去吧。”

“平常没啥事儿就不要找我了,如果有什么事儿就更加不要找我了,我老了,心态苍老……经不起事儿了……”

“还有海魂山,大能猫,沙雕你们这帮家伙,我已经完成对你们的承诺,等你们拥有遨游星空的实力,再来找我,我承诺,真有那么一天,让你们也加入不够大队!”

左小多如是说道。

小龙与小小娲皇剑等一脸懵逼。

你老了?

您分明就是懒,啥事儿都不想干了……

“看啥?我啥时候想你们了自然就会过来看你们的。”左小多信手一挥,早已将新世界远远投入了银河外面,然后就和左小念施施然的归去来了。

过自己的二人世界。

两人又回到了凤凰城,住在自己家的老房子里,一如当年化生红尘的左氏夫妇。

闲来无事,时不时的去胡若云家串串门子,偶尔在凤凰城二中溜达溜达。

如此半年后,终于感觉氛围实在太平静,太安逸了,尤其是星空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召唤。

气机因果牵引之下,双双破空而去。

在遥远九重天的彼端……

几个人正在讨论。

“这小子归谁那一边?”

“我不要,忒懒了,咸鱼都比他勤快……”

“我也不要,忒贱了,他未来的名声可以想见……”

“要不还是让他自己自成一家吧……哎,君邪,你可以考虑与他结盟。”

“得,饶了我吧,老子可不愿意天天被他贱出一脸血……”

“楚阳,你……恩,你那边已经人够多了。”

“恩,不够多我也不要他。他是亲儿子,咱们不是,老子吃醋了。”

“哈哈哈……”

“叶笑,你……”

“别叫我,我固然势单力孤,但这小子……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众人一阵静默。

良久,嗖的一声,又有人来,顿时众人都是面呈苦瓜色。

一个声音挤眉弄眼道:“呀,你们都在啊。快来看看,我今天是不是比之前帅了?”

众人纷纷捂住了脸。

突然,中间那货眼睛一亮:“谈昙,你来得正好,你不是老是抱怨没有盟友?如今,你的盟友来了,跟你正是天作之合,再默契不过了。”

新来的家伙很兴奋:“真的,我有盟友了?这么多年,被你们推过来推过去的,终于有伴儿了,天作之合是什么鬼,难道是美女,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想什么呢,我们的意思是,你这个伴儿很非常的牛逼,足堪跟你并驾齐驱,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其他方面……”

“太棒了,他在哪里?我去找他!以后我们星空双剑客,并行星河!”

“噗……”

“不错,以后你们星空双贱的名头,报出就是天地无敌,星河噤声……”

“嘎嘎嘎嘎嘎……承蒙夸奖,我心甚慰,顿时感觉自己又帅了几分……”

“吼吼吼……”

“哈哈哈……”

左小多自然不知道,一帮无耻的家伙在前面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巨坑。

他正带着媳妇东游西逛,潇洒的不得了……同时也在努力的练功。

左小念很奇怪,你天天在忙活什么?

“我在还原一个东西,好难的。”

“什么东西?”

“一朵花。”

……

星空中。

“这俩小东西竟然还没有要孩子?这是真不惦念咱们俩老的啊!”

“气死老娘了……”

“再过半年没消息咱们就回去进行男女双打!”

“好……”

……

星魂大陆上。

胡若云看着已经长成大姑娘的女儿,眉头紧皱:“你说你,这么大了,也该考虑考虑个人的事情了。”

李清月叹气:“我现在可是二中的校长,重任在肩,终身大事不急,武者寿命悠长,你们急个什么劲。”

“你现在都是老姑娘了知道不,难道一辈子呆在家里啊!”

“我自己有工资,又不啃老……”

“……”

八月中秋。

李清月悄然坐在房顶,看着天空的明月。

“明月,真圆啊。”

她美丽的眼睛痴痴的看着当空明月,一眨不眨。

“白天的太阳,也很圆呢……”

“为什么白天的太阳,永远遇不到当空的圆月呢?”

她静静地坐着,痴痴的看着,发丝在夜风中飘荡,两眼竟现迷离之色。

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在自己小时候,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有一个人,长久的陪伴着自己。

即便是到现在,手心里,似乎还能感受到那人的温度。

嗒嗒……

两滴眼泪落在衣襟上。

“我不喜欢圆的太阳,我喜欢方的。”

“但是方的太阳,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她抱着膝,静静的坐在楼顶。

看着明月。

脸色沉静。

良久……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天空中坠落了下来?

那是什么?

她瞪大着眼睛,看着天空,忍不住伸出手……

飘啊飘啊……

这是一朵花?

晶莹剔透,如梦如幻。

花瓣上,似乎有微微的光芒闪烁……

“彼岸花!”

………………

【全书完!】

喜欢左道倾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