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三宝局长秦守仁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误会很可怕。

很多时候是致命的,周义的选择足以体现他的能力,确实不可多得。

“组织还在营救齐八勇吗?”魏定波问道。

“在。”

“那可能也会被调查。”

“周义都被调查到了,组织的人虽然没有出现在医院,但只怕也会被人注意上。”房沛民说道。

之前调查齐八勇的消息,都是周义负责的,最后有了线索才告诉组织。

所以组织的人是没有出现在医院的,现在不怕武汉区从医院这里调查,可周义都被调查到了,那么其他地方的线索,姚筠伯不可能放过。

“要让组织的同志小心。”

“这个我会汇报上去,你不必担心,你现在要担心的是周义。”房沛民说道。

“你是担心他被武汉区抓到?”

“他的特点鲜明不需要我多说,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被盯上,那么风险就很大。他若是被抓,你也会危险,虽然周义是一条好汉不会出卖你的消息,但指不定有人看到过你们见面呢?”

周义肯定是不会出卖,但两人见面若是被看到,确实存在隐患。

房沛民继续说道:“就算你们每次见面都足够小心,不会被人看到留下隐患,但周义已经暴露,他的安全同样是一个问题。”

周义这样的能力,房沛民有爱才之心,不愿看到他白白送死。

魏定波说道:“我今日找你,也是这个意思,你打算怎么安排周义。”

“军统他肯定回不去,武汉他也不能继续待下去,最好是能让他加入组织,安排他去别的地方工作。”房沛民心中早就有了想法。

其实当时他让魏定波和周义接触,就存着想要策反拉拢的心思,只是没有想到被提前了。

“现在策反只怕效果不太好。”魏定波说道。

毕竟周义对组织的了解不多,而且一心想要抗日,不一定会听从组织的安排。

房沛民却说道:“城外的事情周义肯定听说了,也了解到我们是做什么的,其次就是他想要让人证明他不是汉奸,而组织恰好可以这样做。

至于说抗日,组织不是一直在抗日吗,跟着我们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那就试试吧。”魏定波说道。

他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试一试,毕竟周义已经暴露,如果继续在武汉区停留下去,被抓是迟早的事情。

“你用再接触他了,我会安排组织的人去接触他,同时和他当面谈这件事情。如果他同意,就立马安排他转移,如果他不同意,绑也要给他绑走。”

给周义选?

周义现在根本就没得选。

组织只要接触周义,周义大概率是可以猜到魏定波的身份,他既然已经知道魏定波的身份,组织能留下他?

所以说你同意加入,要离开。

你不同意加入,也只能离开。

组织甚至会将他软禁,也不会让他给魏定波的工作,带来麻烦。

看似不太合理,也不近人情,但情报工作就是如此。

甚至于周义同意加入,也不会立马让他参加工作,基本上也是送去后方,先学习去。

观察之后发现真的是真心加入,才会有另外的安排。

“也就是说我和他不能再见面了吗?”魏定波问道。

“没必要再见面,只要你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日后总会相见的。”

“好吧。”魏定波也不是儿女情长的人。

周义的问题说完,就是学校同志和负责营救齐八勇同志的事情,魏定波只是说是孔瑞在负责,更多的情报并没有掌握。

提起这件事情房沛民说道:“学校内的同志现在很难撤离,如果强行要走,会被发现端倪。不过好处就是,当时只有她见过刘翠儿,这件事情也只有刘翠儿知道,且现在刘翠儿已经被组织安排去了其他地方,武汉区的调查肯定也不容易,只要小心一些,能应付过去。”

学校里面毕竟有日本人,不是武汉区能为所欲为的地方,所以只要之前没有留下什么问题,单单一个刘翠儿的事情,暂时不会有危险。

“所以你认为,现在最危险的,是负责齐八勇事情的同志?”

“周义都被调查到了,其他同志确实危险。”

“需要我帮忙吗?”

“你目前帮不上,且你的问题应该还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三宝局长秦守仁

没彻底结束吧?”房沛民问道。

“什么都瞒不住你,姚筠伯这里可能还会暗中调查。”

“你先应付自己的事情吧,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

“好。”

有关齐八勇的事情,魏定波确实是不太方便插手,毕竟不是他负责的。

“周义的事情如果顺利,我会让冯娅晴给你带消息,只是告诉你顺利,如果不顺利,就告诉你已经处理好了。”

“明白。”

顺利自然是加入组织,不顺利也会将周义带离武汉,自然是处理好了。

将问题交代结束,魏定波独自回家,到家之后并未和冯娅晴提及此事。

第二日继续去武汉区工作,只是今日江天晓跑到魏定波身边,发牢骚说道:“队长,我们在豹澥镇,好不容易调查到军统的电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江天晓等人以为立功了,可是现在根本没人提。

魏定波瞪了他一眼说道:“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要功劳不要命的吗?”

“可……”江天晓很想说,那些是宪兵队的事情,又不是他们武汉区的事情。

他们只是负责调查电台,他们也确实调查到了啊。

“真以为自己没有麻烦了吗?”魏定波厉声说道。

“不是已经……”江天晓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魏定波的眼神,立马反应过来,一阵后怕。

看到江天晓明白,魏定波说道:“知道就好,老实一点,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谢谢队长,谢谢队长。”江天晓一阵庆幸,感恩戴德的离开。

魏定波觉得江天晓他们这几个人,就是记吃不记打,明明才出来没多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三宝局长秦守仁

久,当时怕的要死,这几日看着没事,心思就活动起来。

还想着要功劳呢?

这功劳能要吗?

别说是调查军统电台,就算是暗杀刘翠儿的功劳,你看魏定波现在敢要吗?

被军统玩的团团转,被地下党和国军联和攻打,都这么大的损失了,谁敢要功劳?

武汉区这里还论功行赏,你是怕日本人不够生气吗?

打发走了江天晓,魏定波打算老实工作,正如他告诫江天晓的一样,现在还不算安全,应小心行事。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