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图图资源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吓……”

“这……”

瞬间的变化,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而当他们真正看到那铠甲之内,那已然完全被风干的尸体之后,却都吓了一跳。

赫然是这人形铠甲原主人的尸体。

即便因为那黄雾,好像时间过去了无数年,但因为有这人形铠甲的保护,这人的尸体倒还算完整,只是已经完全风干,看起来十分恐怖。

“这铠甲之所以一直打不开,其实就是因为内部封锁,里面的人死去的缘故。

若正常想要打开,除非内部开启,要么则只能依靠朝奉鉴宝手段,或者那小世界专有的程序操作,才能够将之开启,发挥出对应的功用来。”

陈少君对此早有预料,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你怎么不早说?”

吴青脸色发青的说道。

他一开始可被这干尸吓得够呛。

“还没来得及说,周掌柜就已经将这铠甲打开了。”

陈少君耸了耸肩。

很快就有人,将尸体从铠甲之中搬出去,然后经由专门清洗,最后周掌柜才让一位手下,进入了铠甲之中,开始操控。

虽然因为刚开始,并不熟悉的缘故,可那一举一动之间,挥舞拳头打出的气劲,还有落在标靶之上的恐怖威力,立即就让的周掌柜眼睛放光,对于这一件铠甲,珍而重之了起来。

再也不提,将这铠甲送给陈少君的话来。

毕竟,这等珍宝,太过贵重了。

就算只能够发挥出气海境层次的实力,也十分不凡了。

更别说,这铠甲新奇而又奇妙,若是送给某些大人物,必然能够获得巨大的好处。

甚至,若直接送到拍卖会,就算因为那两件仙武神兵,评不上压轴,也绝对可以称得上重宝之一了。

不过,一番实验之后,众多人望向陈少君的目光,就完全不同了。

在此之前,就算是刘掌柜,对于他能否将这一件人形铠甲鉴定出来,都持怀疑态度。

毕竟,就连老牌朝奉大师吴青,距离朝奉宗师只有一步之遥的万飞大师,也不敢轻易进行鉴定……结果,这件宝物经陈少君之手,竟这么快,就鉴定了出来。

而且,经过一番实验,所有人也已然发现,这件宝物的不同寻常之处,自然也非常清楚,陈少君能够将这一件宝物给鉴定出来,所展现出来的鉴定实力。

不仅远胜吴青这样的老牌朝奉大师,甚至比之那距离朝奉宗师都只有一步之遥的万飞大师,都不弱分毫,甚至尤有胜之。

“论鉴定手段,陈大师确实更为高明一些。

吴某自愧不如。

之前乃是听说陈大师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朝奉大师,心有不忿,这才多有不敬。

如今见识到了陈大师的手段,吴某心服口服,还请陈大师见谅。”

吴青性格执拗孤傲,最是见不得那些沽名钓誉之辈,但旁人若是真有本事,他却又会十分信服。

这件人形铠甲,在他们名古坊已经有数年之久,却一直没能鉴定出来,他也几次琢磨,都还是不敢亲手一试,可想而知其鉴定难度。

如今被陈少君鉴定而出,不管对方用的是什么方法手段,却也让他将心中的骄傲彻底放下,亲口承认不如对方的话来。

“无妨!”

陈少君淡淡点头,语气平静的说道。

从始至终,他都没将对方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之前的语气挑衅,而又什么心情波动。

如今对方道歉,亲口承认不足,他的面色自然就显得十分平静,不为所动了。

只是,陈少君越是如此,吴青心中就越是羞愧,认为自己之前,确实是小人行径,望向一旁的徒弟莫久,怒意一起,连大喝道:“还在旁边干嘛?干净过来给陈大师道歉。”

“陈大师,是我坐井观天,见识浅薄,自认在万宝镇中,鉴宝实力不凡,却想不到外界的广阔,也揣测不了,真正的鉴宝高手的手段。

更没想到陈大师的鉴宝实力,如此深不可测,让人敬佩不已。

还请陈大师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在下之前的无礼!”

莫久不敢怠慢,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图图资源

连忙上前一步,躬下身子,诚恳的说道。

“好了,我并不在意。

这次来,我只是为了听从刘掌柜的吩咐,前来验证一些宝物的。多余的,也无需去想。”

陈少君摆摆手,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

吴青心中一凛,知道陈少君这话,虽然已经表明了对方并不在意他们之前的刁难,但同时也代表着,他们失去了与对方交好的可能。

即便以他朝奉大师的身份地位,其实也无需太过在意其他朝奉大师的态度,对方交好与否,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可不知为何,他心里却感觉无比的失落,好似自己这一次,或许就错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机缘。

吴青顿时惆然若失。

他不认为这是错觉。

因为作为朝奉大师,精神力十分强大,是以冥冥中往往能够感应到,一些未知的气息,会有福如心至,心灵交感等类似预知一般的能力。

虽然作用不大,但总能够得到一些提点,提前规避一些危险,也能够提前得到某种提示。

结果,这一次心灵提示,让他感觉到了自己错失了一个巨大的机缘,顿时让他心中无比失落,望向陈少君的目光,也不由变得惊疑不定了起来。

难道,眼前这位朝奉大师,将来必然会成为,大人物?至少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好处,给与自己一份无上机缘的存在?

朝奉宗师,还是解宝师?

想到对方如今的年纪,他恍惚间反应过来,正想要弥补,却只听自己的徒弟莫久说了一句:“是,我这就带您去验货。”

然后就带着陈少君,往名古坊宝库之中走去。

刘掌柜对于这一次的交易,十分重视,自也随同而来。

而名古坊周掌柜,本来还沉迷在那人形铠甲的威力的震撼之中,见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连忙跟了上来。

对于如他这样的生意人来说,多认识一个朝奉大师,且还是一位手段不凡的朝奉大师,自然好处极大。

这人形铠甲还留在他店铺之中,以后有的是时间摸索,自然不如陈少君这样一位已经证明了自己鉴宝实力的朝奉大师来的重要。

“罢了!”

至于吴青,见状口中发出了一声叹息,终究没有跟上前去。

他想的也很清楚,如今自己年纪也大了,估计也没几年好活了,孤身寡人一个,还要什么机缘?

就算是那解宝师传承,对他来说,作用也不大吧?

倒不如保留最后一点颜面,消失在对方面前。

……

“陈大师,这里就是我们名古坊宝库。

堆积着这么多年来,无数从葬天坑之中挖出然后卖入名古坊之中的宝物。

价值高低都有。

一般来说,我们都以物品本身品质和煞气高低来判定宝物的价值。

虽然因为没有鉴定,必然少不了虚高之物,但大部分其实都价值不菲。

而我们这一次卖给你们林氏当铺的,也都是随意从其中调拨,而且因为数量较大,价格还有一定的压低,经由你们鉴定出来之后,是必然不会亏本的。”

莫久说着,将他带到了名古坊宝库方向。

令人打开了宝库大门。

轰隆隆声响中。

一个巨大的仓库,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琳琅满目的宝物,也随之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除了堆积在一旁的许多宝物之外,最显眼的,则是仓库中间的许多大箱子,箱子之内,则放置着各种品类不同的宝物。

大多都是金银玉器一类的宝物,当然也有许多,则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器物,小部件居多,但也有一些,占地较大,甚至有几个箱子之中,也只装下了一个物品。

“这些,就是你们刘掌柜之前所挑选的宝物。

这一次,也是需要容您过目一番,若是陈大师认可,你们就可以封箱,将这些宝物给拉走了。

若是不认可,一些宝物,我们也可以给您进行调换。

毕竟涉及到十万两以上的交易,我们也自然会保证双方都满意的情况下进行。”

一旁的周掌柜见陈少君目光落在那些箱子之上,不由开口说道。

他这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毕竟陈少君已经帮他将那人形铠甲给鉴定出来,他先前答应送人的东西如今又食言,自然有些不好意思。

“少君,我这也是粗略挑选。

眼力肯定比不过你这个专业人士。

所以若是觉得哪件不合适,尽管提溜出来,交由周掌柜他们进行更换。”

刘掌柜闻言大喜,也是连声开口。

之前周掌柜面对他时,可没这么好说话。

说完,他手中则是递过来一个账本,上面分别记录着对应箱子之中宝物的花费。

“放心吧。”

陈少君接过来扫了眼,点了点头,然后走了上前。

先是望向了第一个箱中。

里面大多都是玉佩等物,很多布满污垢,一看就是从泥土之中挖出,且就连用水清洗都清洗不干净的东西,必须得朝奉鉴宝,以精神力洗练才行。

灵眼术一扫。

顿时间,这些玉佩之上的各色气息,就全都在他眼前一一浮现。

“煞气又弱又强,其中最弱的,只有几缕,而最强的,竟呈黑云压顶之势。”

陈少君暗自嘀咕着,也开始就各个玉佩的成色,估算价值。

偶尔,甚至会从中挑出几件宝物,进行鉴定判别。

这倒不是说,以他的灵眼术手段,也看不出其根脚,价值高低,而是因为这乃是正常的朝奉抽检的过程。

他自是不会放弃,这能够鉴定宝物,从通灵宝鉴之中,获取奖励的机会。

“这一箱子玉佩,总共一千来枚,计价一万五千两,均十五两一件,倒算是一个合适的价格。”

陈少君默默对比着,点了点头。

这批玉佩,价格自然有高有低,有些细算起来,甚至不值一两银子,但确实也有许多,价值极高之物。

以之前与刘掌柜商议的,考虑到押运时长和风险,至少保留双倍利润计算,这箱玉佩,初略估价至少在三万五千两银子以上,当然算不得亏了。

这还是没有计算陈少君抽出鉴定的几枚玉佩的情况下。

能被他特意挑出来鉴定的,当然不会是普通之物。

全都是煞气较重,内含乾坤之物。

而这等宝物,其实往往也都价值不菲。

也不知是漏网之鱼还是名古坊内的朝奉,疏于查看的缘故,一块儿舔到了这箱子之中。

当然,陈少君猜测,估计更大的可能,是名古坊内的朝奉,并没能看出这些宝物的真正价值。

毕竟,不是谁都能有陈少君这般,能以灵眼术提前看出宝物虚实。

而如朝奉大师吴青,距离朝奉大师只有一步之遥的莫久,也定然不会将这一次每一件交易的宝物一一查看,会留下一些漏网之鱼,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心中晒然,陈少君很快望向了第二个箱子。

第二个箱子内,放置的宝物更少一些,大多都是珠宝玛瑙等物形成的配饰,总价也在一万五千两左右。

陈少君如法炮制,又是一道灵眼术使出。

他的瞳孔突然一缩。

其中有一件宝物之上的气象,让他都为之动容。

不过,他表面不动声色,还是如之前一般,挑挑拣拣的,捡出几件宝物,开始鉴定。

这挑选宝物,评判价值,其实也是一件破费时间之事。

周礼堂待了一会儿,很快就没兴趣多呆了,吩咐莫久小心照看,就很快离开。

刘掌柜在一旁看着陈少君查看抽检,原本紧张的心,莫名的也安定了下来。

他之前挑选,虽然已经判定了大概价值,但毕竟不如陈少君这样的朝奉大师眼光高明,还真怕这一次,会干成亏本的买卖。

毕竟,交易金额太大了,一旦亏空,他也承受不起。

“嗯?”

突然,陈少君将一件宝物,丢了出来,说道,“这一件,怕不是从葬天坑中挖出来的吧?”

“还有这件,这件……”

说着,陈少君又取出了其中的三件。

喜欢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