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线观看直播 强迫臣服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聆听着脑海里忽然出现的声音,苏夏非但没有震惊,反而忽然笑了。

那个软件——超智能系统软件,终于成功了!

那个所谓的名字,其实就是一个系统角色面板,这样取名,会给人一种‘穿越带外挂’的错觉,这样会增强开挂的那种代入感。

其实仅仅只是一个智能辅助小程序而已。

不过,苏夏还是很开心,所有的苦与累,似乎在这一刻都终于等来了回报。

有时候真的是这样——苦心人天不负。

如果自己不放弃自己,那么拼命的去努力就一定会变得更好的,不是吗?

苏夏笑着笑着,便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人生大抵上总是这样的起起落落,总会在最绝望的时候,忽然会有那么一线希望,一缕辉光。

苏夏呆在原地,忽然之间身体里生出了一股力量,就像是绝望之人抓住的那一根救命稻草。

回收这个内测资格,就可以立刻获得一笔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但是,他的身体如今已经成了这样,要这样的一笔钱又能做什么呢?

逝去的一切,也永远都买不回来了。

而那样一个资格,之所以这么值钱仅仅是因为,那其中一切皆有可能。

这个世界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之所以他自己普通,仅仅是因为他处于底层罢了。

他没有挣扎的余地,一辈子可能就只能这样的过了。

但是这个内测的机会,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

这样一个资格,他若是拿出去卖,那些顶级财团甚至会开出十倍的价格来,而且还会遭到疯抢。

但这并不是他和零合作的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是——这个百分百虚拟现实的游戏,能领略到洪荒皇族之中人族的艰难发展之路,也能做到对每个玩家相应的‘公平’。

或许,氪金依然会存在,但是却更加看重个人的能力。

而且,这个游戏是不开放货币兑换系统的,但是却允许线下的货币交易。

那里面的基础货币就是天机值。

天机值又称之为‘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但是那是里面的NPC的说法。

苏夏作为一个普通人,又为什么有资格去参与这样一款游戏的开发呢?

那是因为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心理素质测试——那是一次很奇怪的调查测试。

作为一个老好人,本着也就耽误几分钟、帮别人一把让测试员可以早点儿下班的同情心理,他进行了测试。

其中有多达上百项选项,以及一些对应的小事件的应对之法。

很多人都是随意检测,为的就是拿那一百元的测试奖励,草草了事。

但是苏夏没有要奖励,却无比用心的填了那份问卷调查。

结果,他就被零选上了。

零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他甚至无法判断这人到底是男还是女,说话的声音也是中性的——这让苏夏怀疑这是一个机器人或者是个人工智能。

不过他也没有太好奇。

这之后,他的工作就非常的繁忙,而且作为合作开发者,他是没有任何工资可拿的。

他唯一的资格,就是第一个内测的资格。

这个资格的来历,也是那一份问卷调查他的得分是最高的原因,而并不是他开发游戏的原因。

因为这种内测资格是珍贵的,发放也是公平的,不可能以权谋私——苏夏自己就很痛恨这一点,所以也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发生。

作为玩家一号,他的责任是很重的,同时背负着很多。

眼下,理解妻子李娟的事情的打击,他其实也有些心灰意冷。

苏夏是成年人了,也没有那种忽然暴富了就要去她面前显摆让她无比后悔的想法。

年纪大了,看问题的角度也已经变得完全的不同,这些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当初他作为一个吊丝的时候,作为女神的李娟还是跟了他,这么多年也吃了很多很多的苦。

一个女人将最好的岁月留给了她,从那年十八,到如今的三十五。

人生之中最美的十八年。

跟了一个一事无成的他,他若还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报复,那么他又怎么配得到她的爱。

所以,他那个电话问的,其实仅仅是一种放手。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不能给她幸福,就放手让她去找寻她自己的幸福。

至于这个资格——苏夏有两种决定。

这两种决定,也关系着他接下来的所有选择。

【是否选择接受?是/否?】

【接受,将获取《洪荒皇族》大型虚拟现实游戏测试资格。放弃,将获取回收资格,并获取现金***,可即时到账。也可进行系统拍卖,获取更多的拍卖金。

因你身兼开发师身份,拍卖不收取手续费。】

这时候,苏夏的眼前弹出了一块虚拟的光幕。

光幕上浮现出了对应的信息。

苏夏双眼扫了一眼,那光幕顿时就消失了。

“半个小时——不,一个小时左右再做决定吧。”

苏夏喃喃开口。

他在等,等这一个小时之内,妻子会不会回家。

如果妻子回家,那他就会询问妻子李娟,一个三亿现金和一个虚拟现实的、将会打破全世界所有记录,震惊世界甚至有可能获取人类永生机会的内测资格,妻子愿意要哪一个!

因为妻子回家,就代表了妻子和王城彻底的断了关系。

而如果妻子不回家,那么……

那么他就会先选择离婚,然后放弃这个机会而选择现金。

默默的将两人的孩子养大,给两人的父母养老送终,然后给她一笔钱,让她过上好一些的生活。

至于他自己——若是落得这般地步,他也不会再去考虑他自己的一切了。

夜,已深。

这个世界的夜已经深了。

该得到的似乎从来不曾得到。

该失去的或许早已经丧失。

苏夏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一款价值二十块的电子表,上面的时间指向了凌晨的两点四十五分。

凌晨的两点四十五分。

小区里垃圾桶旁的野猫在叫一一春。

凄厉的声音和撕咬的惨叫不时传来。

九月的天本很是炎热,但这个时辰,天地间却有一股股阴寒的阴气,让人觉得有些冷。

四十分钟过去了。

李娟依然没有回来。

苏夏蹲在地上许久也没有等到,便站了起来。

黯淡的月光下,他的身影影子很模糊,也被拉得很长。

他有些犯困,精神有些不济。

抬手抹了一把脸,上面全是冷汗和油脂。

“现在的我,一定很狼狈吧。”

苏夏叹了一声。

时间已经流逝了五十分钟。

他拿出的老旧而卡顿的手机,好几次都看了过去,却也忍不住了没有再次拨打电话。

五十七分钟。

苏夏心脏一阵抽搐,收缩。

随后,一种很是胸闷的窒息感传来。

连续的熬夜和巨大负荷的工作,让他终于出现了猝死的征兆。

他大口的呼吸着,扑在了充满残羹剩饭的暗绿色的垃圾桶上。

垃圾桶里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酸臭馊味,很是熏人。

而苏夏则大口的呼吸着,眼瞳开始涣散。

那一刻,他努力的挣扎着,同时打开了那个系统光幕。

“我——”

他那个字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当那系统光幕打开之后,他的心脏仿佛忽然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糟糕的状态立刻得到了缓解。

整个人仿佛也立刻变得精神了许多。

原本有些冰冷寒意的身体,也生出了一股温暖之意。

“咳咳——”

苏夏咳嗽了几声,然后吐出了两口血。

他看着那两口血,原本涣散的眼神更黯淡了几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巾,默默的擦拭掉嘴角的鲜血,然后看着那暗绿色的垃圾桶,那绿色,似乎在嘲笑着什么。

苏夏抬起手腕,看向了已经裂开了一部分表带的电子表,上面的时候已经显示五十九分了。

“终究还是要离了。”

“希望他可以对你好一些吧。”

“或许他即便不好,终究也很有钱,可以让你不用为了生活的那些小事情低眉折腰了。”

苏夏长叹了一声,从手中摘下破旧的电子表,然后毫不犹豫的丢进了垃圾桶。

既然——表已经坏了,没作用了,勉强戴着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也该扔了。

苏夏呼出一口浊气,驮着的背也微微挺直了几分。

随后,他看向了小区之外的那远处的那夜行街,打算去吃点夜宵,喝点儿啤酒。

很多年,他都没有为自己吃一点喝一点了。

甚至身上的衣服,都还是七年之前因为应酬而买的几件。

苏夏最后看了一次手机屏幕。

没有电话。

时间已经到了五十九分三十九秒。

现在还没有影子。

老婆已经不会回来了。

苏夏忽然有些想笑——或许在他留恋的时候,别人却根本没有任何留恋的想法。

甚至,那个他曾经好几次拼命从危险之中救出来的兄弟还在喝着酒,搂着他的女人,然后在嘲笑他吧?

他不想去这么想。

但是一个人落魄到了这样的地步,思想总归是狭隘的。

三更半夜,男女一起约会,这说没有什么,有人信吗?

“呲——”

一道无比刺耳的刹车声,忽然之间响彻在了眼前。

一辆罗兰紫水晶色的帕拉梅拉陡然的停在了小区的门口。

车门开启,王城走了下来。

他身材修长挺拔,身高足有差不多一米九,他穿着一身得体的白色衬衣和黑色的西裤,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

他俊眉星目,整个人看起来永远是那么的有气势,而且又是那么的温文儒雅。

说实话,有时候苏夏真的很羡慕这样的人——因为他身高只有一米七六,如今体重也达到了一百七十六斤。

苏夏不胖,但是所有的重量都在肚子上,所以他这肚子上说夸张点儿,跑船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中年,秃顶,油腻,大腹便便。

这形象就算是原来是个小鲜肉,如今又能有多俊俏呢?

另外一边,再看妻子李娟,双眼凹陷,眼眶微红,眼角的黑眼圈和鱼尾纹、眼袋都很明显,皮肤有些枯黄,身材也略微有些发福了。

即便是穿着很好看的裙子,腹部的那一团小肚腩也鼓起了一些,像是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看到这样的一幕,苏夏忽然又觉得,或许——或许王城未必就能看得上他的妻子,多半只是曹贼之好,或者是玩玩而已?

苏夏的手有些发抖。

他想冲上去,但是他知道,同样修行气功,他的气功连后背都上不去,但是王城已经能自主运转七十二周天了。

换句话说,他冲上去打人的话,不到三秒钟,王城就要跪下来求他不要死。

“苏夏。”

王城走了过来,明亮的眼神很是清澈,这让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三天两头找理由约会他苏夏的老婆,而且经常还是三四点才送回家。

一次两次的信任可以理解,但是经常如此呢?

苏夏看着王城,忽然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啪——”

王城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耳光。

但是他的身体动都没有动一下。

而见到这一幕,李娟却反而怒了:“苏夏,你做什么?你疯了吗?我不是回来了吗?!你要想我怎样?!”

苏夏深吸一口气,道:“怎么不还手?是觉得没脸,还是真的有想法?”

苏夏并没有理会妻子李娟,而仅仅只是将目光锁住了王城。

王城轻轻摇了摇头,道:“苏夏,其实你不必那么固执的。”

苏夏道:“你什么意思?!”

李娟这时候冷笑道:“什么意思?你觉得以人家的条件看得上我这种老女人?我承认我是对他有些好感——但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但是,他是你的好兄弟,除了他,我没有任何人能说话。”

苏夏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王城道:“我这次来,也是来处理一些事情的。”

王城说着,转身打开了车门,从车里拿出了一摞检查报告,道:“看一看吧。”

苏夏内心一颤,道:“你——”

苏夏心中冒出一股很不好的感觉来。

接着,一股难言寒意渗透而出。

下一刻,他一把抓过这些检查报告,直接拿出来看。

“肝……肝癌……晚期?”

那一刻,苏夏只觉得大脑一片漆黑。

李娟冷笑道:“是啊,我这种贱人其实早就该死了对吗?死了等你发达了就是双喜临门了,不,三喜临门。

升官发财死老婆。

本来我是想当一个恶劣的女人的,但是——但是王城不愿意演下去了。

因为他看出,你既然愿意我去报复一切,不希望我遗憾的离去。

一个女人把最宝贵的一切给了你,还愿意为你生两个孩子,你觉得这样的女人会是那种拜金女吗?

你在商业里打拼,说着尔虞我诈的话,人心已经变黑了,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纯粹纯真的你了。

你发现不了生活的细节。

你也永远不会在意身边的人是否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们没有钱的时候,难道过得不好吗?

孩子苦一点就苦一点,没有必要去和别人比的。

玩具不用那么好,有父亲的陪伴就是最好的玩具。

我的化妆品也不用那么贵,用不用都没有关系。

因为若是有你的爱,这比任何顶级的化妆品都要好。

可是,你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开发那一款游戏我知道,很多论坛甚至新闻都有播报,大火是迟早的。

无论你在其中占着什么样的地位,既然你能放弃自己的爱好那么多年,我难道还会不相信你?

可是你进入了一个误区。

我知道你的身体不好了,我每一次劝你,都会引来你的呵斥,你的愤怒。

你在外面受了委屈撒气在我身上可以,但是孩子却都被你呵斥吓到了。

你从来不会自我反省。

没有钱的人不能活了吗?

我们甚至可以回乡下种田养鸡养鸭的。

我们的房子卖掉就立刻能还清所有欠债,多的钱能在乡下建造一栋别墅,能请得起老师上门来教课,能给爸妈每年都进行体检,能做很多很多事情……”

“现在,通过这些天的新闻,也能看出你的游戏应该快要成功了。

但是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

我便让王城帮我。

所以才有了这半年的三番五次的半夜回家的经历。

其实这些时间,我都在医院里检查。

这一点,你可以去医院调查。

我身边的也都是护士,以及王城。

护士是女护士。

而钱也都是他垫付的。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直陪着。

而我虽对他有好感,却也只是将他当弟弟一般,并没有任何想法,因为别人是什么存在,我又是什么存在?

我是自卑,但是也有自知之明,更重要的是我既然已成为你的妻子,就绝不会做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

我跟着你的时候,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死去的时候,你也依然会我唯一的男人。

苏夏,希望我的事情让你明白,爱一个人该如何去爱,不是有多少钱,而是——陪伴。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李娟说着,忽然脸色有些煞白。

然后她捂着小腹侧面,似乎很是疼痛难受。

王城看了一眼,抬手拍出一股白色的气流,猛的汹涌向了李娟。

片刻之后,李娟的情况好了一些,但是额头上却已经冷汗涔涔。

这样的她看起来特别的憔悴。

“你以为你很伟大吗?”

王城忽然冷冷的看着苏夏,语气带着几分厉色。

苏夏沉默。

王城又道:“不在乎自己的命,努力的开发软件的同时,还去做其余好几份工作挣钱——只能说你这是对于父子父女亲情的践踏,是对于父母含辛茹苦养你长大的恩情的践踏。

也是对于你妻子对于你的爱的践踏。

贵有恒,何必三更起五更眠?

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曝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

如你妻子所说,有些改变只要你愿意去改变,就会变得好。

至少不会造成眼前这般结局!

而现在的结果,却是十年前你种下的因。

十年前你不肆无忌惮的挥霍,若是有你现在一半的拼搏,那么现在你不会是这般。

不过这些,再说也是无益。

刚我从鸿蒙研究基地得到消息,游戏打造成功了,然后即将开启内测。

有一位很幸运的玩家拿到了唯一的内测名额——我和嫂子都知道,那是你。

那么,你准备如何选择?”

王城说着,眼神冷静的盯着苏夏。

苏夏咬着嘴唇,又看向了妻子李娟。

“名额卖了,我能拿税后三亿,这钱可以给娟娟治病。这笔钱,以现在的科技和智能,能救她!”

苏夏一字一句,语气坚定。

“三亿,确实是很多钱,但是这样的绝症,只能救一个,救你还是救她?”

王城道。

苏夏毫不犹豫道:“救她!”

王城笑了,语气轻蔑:“所以她活着,看着你死?你觉得她活着会开心吗?!”

李娟这时候也没有生气,反而叹了一声,道:“无论你是否作出选择,请选择自己使用那个机会。”

说着,李娟直接跪在了苏夏的身前。

苏夏立刻跑过去将李娟扶起,但是李娟无比执拗,以苏夏的身体,根本扶不起她。

“不必多说——你若是放弃那个机会——我绝不会原谅你的,绝不会!”

“因为我知道,这几年你所有的心血和希望都在上面,你比所有人都更清楚,那款游戏真的能改变世界!”

“我也了解过,我们的世界之外,有一颗质量无比巨大的流星即将撞击而来,大概时间只有十七年,那是无法避开的致命危机。”

“而鸿蒙研究基地的研究,就是通过保留人类的意识,以一款特殊的强大数据库为底蕴,大概类似于阿凡达什么的吧,反正是有希望开启人类的进化。

科技的发展终究是有限制的,而人体宇宙的开发,才是真正的新起点。

这些,通过这些年气功的普及也已经足以说明。

另外,有遗迹考古已经发现了很多相关的神迹。

特别是一份来自于十亿年的土壤断层之中的一份石头里,被电磁喷射之后,出现了投影。

那是一个人类横渡宇宙、一剑斩碎一颗流星的场景。

这不是电影,更不是特效或者是外星人,而是真实的、土生生长的华夏人。

那人的名字,叫做‘姬轩辕’,在那石头之中有记录。

鸿蒙研究基地的这个基地,就是由那个碎片进行研究而开发出来的……”

这时候,李娟倒是说了很多。

苏夏有些诧异道:“你——你竟然知道这些……”

李娟叹道:“每次你睡了之后,很多资料都是我帮你整理好的。而且……零其实也找过我,谈过你的情况,让我配合一下。”

苏夏道:“零找你,配合一下?这……什么意思?”

李娟道:“你答应吗?”

苏夏道:“我——我

两个人在线观看直播 强迫臣服

不想失去你!”

李娟道:“我也不想失去你,所以那是唯一的机会不是吗?”

苏夏道:“可这样一来,你会很苦,很多事情我都已经无法去处理了,整个家都需要你来扛了,而且你的身体还……”

李娟道:“我们是夫妻吗?那么凭什么你可以拼命而我不可以呢?再说了——真答应了,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未必很差。

那些药前期也并不贵。

我们可以做游戏直播——直播玩这个虚拟游戏!

这是被允许的!

而且也一定是会被推广的。

全世界第一款完全沉浸式的虚拟游戏,你想一想,会有多少人观看?

甚至,你还可以将经历分享给我,我帮你写成小说。

这样也能挣钱吃一口饭。

我们要的不多,只要能坚持活下去就行了。”

苏夏深吸一口气,道:“好,我不卖了!”

王城道:“你要真打算卖,我出十倍价钱,这样就能保证你和嫂子都能治疗好了。有兴趣吗?”

苏夏道:“不了,我想再拼一次。”

王城道:“机会难得,好好考虑一下,不用急着给我答复。你也可以和嫂子再商量一下——只要你答应,十倍的钱立刻能到账。”

苏夏道:“王城,你是真有钱,没看出来啊!”

王城道:“除了钱,大概也是一无所有吧。”

苏夏道:“不用考虑了,我再拼一次,拼的是我和娟娟以及那两个孩子的未来。”

王城道:“早这样想不就好了,之前直接答应内测的要求多好?非得来这一出。”

苏夏刚接受了系统的内测确认,此时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由一愣。

王城忽然伸手,道:“来握个手,重新介绍一下。我原名王城,代号是‘成王’,帮你‘成王’的成王。而你可以称呼我为‘曜’,我为鸿蒙研究基地首席执行官麾下的日月星三大使者之中的星使者‘曜’。

而你,玩家一号,代号已经定下,你为‘镜’,也是第一个从轮回镜中走出的玩家。”

苏夏一脸懵逼,但随即意识到了什么,道:“你们是在演我?”

王城道:“基本考验吧,也是人性的考验。另外,嫂子的身体问题是真的,但是已经免费治疗好了。不过你自己的身体,需要你自己去处理。但是问题不大,进了那个世界,这些所谓的绝症——呵呵呵,真的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另外,直播、小说都会同步开启,嫂子会负责宣传,直播方面会和所有直播公司签订直播,会全球投放。

所以你的信息会进行保密——没有人知道‘镜’会是谁。

至于收益,会计入鸿蒙研究基地。

而你这边,会以工资方式发放给你。

当然,有了这个资格,我相信,钱对于你而言已经真的不重要了!

你要记住,你能从那个世界带回来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都是真实的!

而这些东西,任何1点,都足以逆天改命。

在那里是神仙一般的修行者世界。

而这里,只是凡人的世界。”

王城说着,拍了拍苏夏的肩膀,语气有些唏嘘。

苏夏道:“可……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考验?是我人品真不行,还是我需要这样的当头棒喝?让我认识真爱的付出?”

王城摇头,道:“不,只是让你明白一点——那个世界你不演,你出不了新手村。而死亡的惩罚是等级经验天机全部清零,惩罚很严重,而且死亡的痛苦……很真实。”

苏夏道:“模拟真实的穿越?不开挂到修行者的世界去混?文明可用吗?”

王城道:“那个世界会读心,敢用异族文明,而且极端排斥异族,一旦被发现,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另外,游戏规则,你要好好看看。”

苏夏道:“这样的游戏,新手村都出不了,会有人去玩吗?虽然这样的吸引力确实不错,但是难度太高会劝退许多人的。”

王城道:“永生,长生不老,举霞飞仙的机会不要?瞎子进去可以看见,聋子进去可以听见,残疾人进去成了正常人,老人进去之后健步如飞,不行的人进去了龙精虎猛……

你觉得有几个傻子会拒绝?

到时候,直播一开,仙子一出,不用多说,所有的男人都会想进去。”

王城说着,眼中显出了深深的期待、羡慕之色。

似乎若是能进去睡到一位仙女,那就是死也值了。

王城这样子,让苏夏都有些怦然心动。

这时候原本还跪着的李娟忽然站了起来,一把就揪住了苏夏的耳朵,道:“就你这三秒的废物,你也想去睡仙女?别人不一下子弄死你!”

苏夏脸色顿时窘迫之极,而王城则嘴角一抽,装作没听到。

唉,已婚的就是这么彪悍。

“你也不是好东西,还以为你是个君子!”

李娟也将王城给骂了。

王城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又道:“女人进去了,会蜕变成为绝世的仙子,男人进去了,会变得格外的俊逸超凡——反正具体说,就是吊打我们这个世界所有男女的颜值……

嗯,零大人除外。”

李娟闻言,也立刻生出了无比期待之色。

如果不是已经让苏夏答应了那个资格,她都想抢过来自己用了。

什么长生不老身体健康,她都没有兴趣。

但是能真正的变成仙女……那哪里能忍得住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