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唯侦察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殷无流与左风在这片空间

爱唯侦察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终于第一次交手了,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凝念期的强者同感气强者间的战斗,更不是两道主魂意识间的碰撞,而是两名炼骨期强者的交手。

在此之前,不管是左风又或者殷无流,都绝不可能想到,两人会有如此方式的一种交手。

殷无流出身于古荒之地的超级宗门,因此在战斗的时候,有一些十分强大的手段也不足为奇。

他这一出手便是压箱底的绝活“震通拳”,名字虽然听上去普通,可是在明月宗之内,可是名声极为响亮。

特别是经过月宗独特淬炼方式,培养起来的武者,利用强悍的肉体,以及对体内灵气的精准操控,将发挥出超乎想象的破坏力。

正因为如此,殷无流才对这次攻击充满了信心,在他看来就算无法一击杀掉眼前之人,也绝对可以让其重伤。

殷无流本身就精于计算,哪怕他对自己的武技和实力很有信心,仍旧没有选择直接出手。除了因为之前见识过那眼前之人,对付四只虫子时所表现出来的强大能力外,更因为自身修为比对方要差了一截。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殷无流干脆抢占先机,反过来利用那些左风的布置,既先对付左风,又用来击杀那些虫子。此长彼消之下,当他出手对付左风的时候,就能够彻底占据优势了。

事情也真的是按照殷无流的预想去发展,他在上方发动攻击的时候,清楚的看到左风本身的消耗非常严重。

更重要的一点,是殷无流本身的实力和修为,正在不急不缓的提升着。那是因为之前被木签击中的甲虫,正在一个一个死亡。

每当一只甲虫被击杀,其身体就会分解后化作能量,注入到殷无流的身体当中。当殷无流从空中快速飞落而下的时候,其实他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修为正缓步提升着,甚至从炼骨期三级迈入到了炼骨期四级的层次。

而这才恰恰是殷无流的可怕之处,他不光在计算左风,同时也在计算自己,没有十足把握他坚决不肯动手。

在与左风对峙的时候,殷无流时刻关注着自身的修为变化,当他发动“震通拳”的一刻,也正是他的修为达到炼骨期五级的一瞬间。

他必须要达到与左风同等的修为再出手,也只有这个时候出手,他才能够有信心一举将目标击杀。

可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左风,或者说他从始至终就未曾看透过左风。因此他所认为的必杀一击,是建立在他所想象中的左风无力抵挡上的。

至于左风的“抵抗”,也让其信心更强了,因为面对自己的震通拳,左风竟然只是用手掌来“防御”。

看起来像是出掌反击,可是那手掌中感受不到任何一点波动,连他的身体也都那样的安静。

其实在这一刻,殷无流的内心之中,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丝异样,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像有一个非常无力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发出模模糊糊的提醒。

“小心,小心,小……”

这声音太过无力,又太过渺小,所以殷无流基本上将之完全忽略了。直到自己拳头轰击在对方的手掌上,脑个被忽略的声音才突然变大。

只不过到了现在这种时候,殷无流就算是感到了不对劲,就算是听到自己脑海当中的提醒,他也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

正如外人所看到的那样,双方的碰撞如此平静,平静中透着浓浓的诡异味道。就连身处其中的殷无流,他也同样满头雾水,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的脑子里满是特殊的味道,哪怕他绞尽脑汁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震通拳的强大之处,就是在于其霸道的破坏效果。一拳轰中对手后,破坏力将如决堤的洪水般疯狂宣泄而出。

可是偏偏刚刚的碰撞,所有释放的能量,都好似冰雪遇到烈焰,无声无息间就消融了,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残存。

不过殷无流也只是充满了迷惑,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因为自己的震通拳并没有这么简单。那特殊的发力方式,并不单纯只是拥有霸道的破坏力,同时还有着双重打击的效果。

虽然不明白,面前之人到底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化解了自己那狂猛无比的攻击,可自己这后手比起上一次的爆发,还要强大的多。

然而当第二重破坏力爆发的时候,殷无流差一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他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发生的。

腰背大幅的颤动,并且向着手臂和拳头传递过去,甚至敏锐一点的人,都能够感受到澎湃的灵气,在其身体当中奔涌着从攻击向拳头前端涌出。

本来如此凶猛的一击,仿佛有着开山裂石般的破坏效果,可是当真的爆发之时,却几乎将一块石头,投入到了惊涛骇浪当中。

虽然不能说不起半点波澜,可充其量也仅仅只是荡起了“半点波澜”而已。

也就是拳掌相交的位置,突兀的有着“啪”的一声清脆声响传出,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声音,连一点点灵气都没有宣泄出来。

直到这一刻,大惊失色的殷无流,才突然看清楚,面前那名青年人,那俊美的脸庞上平静的就好像双方的交手一般,不起一丝的波澜。

殷无流何等老练,光是看到对方表现出来的气质,便已经明白过来。对方并不是木纳和呆傻,那是其强大自信的表现。

对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攻击放在眼里,同时也对自己的手段,有着强大的信心。

在这一刻,脑海深处回荡的声音,已经变得异常清晰,由微不可闻模模糊糊,到了此时已经如同天雷滚滚。

“小心,小心,小心……”

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警兆,殷无流本能的想要做出反应,他想要从在这里逃离开,至少先远离左风。

然而当殷无流反应过来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晚了,这一点连他自己心中都大致明白过来。

拳掌相交的位置,一股澎湃中又透

爱唯侦察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着股阴柔气息的能量,猛的钻了过来。当这能量进入的瞬间,殷无流就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反应慢了。

那能量的渗透能力非常强,且拥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特别是明明想要全力抵抗,可偏偏就是根本无法做到。

好像用草编成的数道大坝,在洪水冲来的瞬间,就势如破竹的被毁掉了。根本就无法起到任何的阻挡作用,最多也就是拖慢了那些能量冲击过来的速度而已。

如果只是能量侵入身体,或者是其瞬间爆发的破坏力惊人,这些都还不足以让殷无流大惊失色。真正让其头皮发麻的地方是,那能量再侵入进来以后,根本就不爆发,而是单纯向内冲击着,向内部渗透着。

这种情况下,殷无流明知道强行阻拦,只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可是他却不得不咬着牙调动灵气去强行阻拦。

这就好像两支军队厮杀,相信任何一方都不会愿意,让战斗发生在自己帝国的中枢。如果可以的话,更希望战斗发生在对方帝国的中枢。

如果殷无流有的选择,他当然不希望在自己的经脉和肉体当中,拦截中使得那些能量直接爆发,可是他更加不希望的是,这些能量长驱直入,进入到自己身体中最核心也最脆弱的地方。

强行调集了大量的灵气,用全力将之凝练到一起,然后又全力的注入到经脉当中。

那些侵入进来的能量,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向着殷无流的心脏与纳海冲击过去。如今受到了阻拦后,它仍旧全力向内渗透。

终于在被真正阻挡后,那些能量的最前端部分,狠狠的爆发开。

“哼,呃,喔……啊!”

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到,在那经脉当中,一道道好似“蚯蚓”般向手臂上游走的能量,突然间就变成了一颗颗小球,小球又很快变成了大球。

再然后更加恐怖的变化出现了,只见那些鼓胀的地方,直接冲破了肌肉和皮肤,一道道狂暴的灵气,朝着外部宣泄而出。

本来发出怪异声音,在强忍着的殷无流,在看到自己的手臂上,此时被冲击的显现出一道道如同蜂窝般密密麻麻小孔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惨嚎。

之所以会发出如此惨叫,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如此恐怖的爆发,仍旧没有能够化解掉,那些侵入进来的能量,还有一大部分能量,仍然在继续渗透,朝着内部冲击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殷无流已经想起,古荒之地曾经流传的一个传说,或者说是大家默认的一个事实。

那就是凝念期之前的武技,最强的就数流云阁的云浪掌。

虽然这一点从未被证实,可是老一辈人对这种说法,始终保持着一种暧昧的默认状态。

不过这云浪掌虽然有着变态般的强大名声,可是真正见识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毕竟真正掌握云浪掌的人,就算在流云阁中,也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殷无流虽然一口喊出了“云浪掌”,可是在他的心中,却是回荡着三个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