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医生的占有欲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扰乱虫洞规则。。。”

“加大功率。。。”

“解析恒星能源驱动技术。。。”

随着体内黑光引擎的冰冷声音响起,周围的空间便像被上了枷锁一般,无法被破开,鹤凡顺道还解析了一手从潘震哪里得到的恒星能源驱动技术。

无法凝结虫洞,莫甘娜眨眼间便淹没在了无尽的飞轮中,即使是四代神体,也照样扛不住暗夙银武器的冲击,就更别说强度更高的飞轮了。

飞轮切开莫甘娜的神体,刀身上逸散出无数血光,片刻后,便将其完全包裹。

“咕噜~咕噜~”

随着几声气泡音响起,莫甘娜连声响都没发出,便被飞轮吞噬殆尽。

“检测到新型基因,正在解析!”

“恭喜宿主击杀四代神,达到里程碑,获得终极黑光。”

头一句是黑光引擎的声响,最后一句,则是沉寂了许久的系统。

身体中,庞大的能量不断涌现,涨的鹤凡有些难受,让他不由得轻轻放开了怀里的人儿。

“没事儿吧?”

抓住鹤凡的手,见男友面色不太对劲儿,白月魁一脸担忧。

“你先回去等我。”

忍着身体的不适,鹤凡摸了摸白月魁的头发,语气低沉。

白月魁抿了抿嘴,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老老实实的转身离去,只是那时不时的回眸,表示着其内心的担忧。

不在犹豫,鹤凡黑翼张开,瞬间飞出地球,向着宇宙深处前行。

遥远的冥河星系中,卡尔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亮晶晶的蓝色眸子中还蕴含着一抹失落。

他转过头,墙上的壁画上,一个穿着银甲的女子脸色带笑,身姿妖娆,正是脱去了恶魔装饰的凉冰。

观摩了良久,卡尔收起了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情感,朝着大殿外走去。

漆黑的星空宛如黑布,若不是点点繁星的点缀,只会显得死寂。

只不过,那一个个反射着光泽的星星,却在一个个消散,

许医生的占有欲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像是被深渊吞噬,不见踪影。

观察着星空,卡尔将蓝色袍子的盖头取下,露出了金黄色的短发,看起来倒像个上学堂的小孩子,只是那脸色过于冷冽。

斗转星移,时光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卡尔就这么静静站着,也不嫌无趣,耐性十足。

只是那星空中,除了黑夜,再无一颗繁星。

鹤凡降落在书院外,面色冷漠,看着不远处的蓝袍学子。

“我等你很久了。”

卡尔说道。

“我来了。”

鹤凡回答。

“你的基因,还能吞噬恒星?”

想了想,卡尔问了一句。

“你可以这么理解。”

鹤凡点了点头。

“看起来,冥河星系的恒星都被你吞噬干净了。”

笑了笑,卡尔倒是洒脱,彷佛被吞噬的不是自己的恒星。

“大时钟能调度的恒星能源都已经没了,你现在是自裁,还是让我动手?”

“我研究虚空,近些年来,有了一些收获。”

卡尔说着,湛蓝色的眸子瞬间消失,变成黑瞳,宛如深渊。

鹤凡也不废话,黑光引擎瞬间开启,朝着卡尔压去。

“目标:卡尔。”

“检测为幻体形态,开始解析,,,,”

“压制目标能源。。。”

“压制目标思维。。。”

“压制目标算例。。。”

卡尔这边,随着黑光引擎的运转,他的黑瞳稍微有些暗淡,慢慢不在深邃。

“不可理解。”

“不可理解。”

“不可理解。”

引擎的交锋没有什么大场面,只有几道冰冷冷的声音,极为无趣。

片刻后,卡尔瞳孔恢复了正常,身体却作光点,慢慢消散。

“安心去吧。”

神色莫名,见卡尔目光清澈,鹤凡也没有什么成就感。

“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继续研究虚空。”

卡尔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见制造的幻体已经开始消散,他笑了笑,说道。

“我没有你这么远大的志向,现在,也只想回家,陪着媳妇,安安稳稳过日子。”

摆了摆手,鹤凡坐在卡尔身边,望着无尽的黑夜,突然问道:“冥河如此死寂,呆在这里,有啥意思?”

卡尔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消散,他面色平静,说道:“研究虚空,便是我最大的乐趣。”

“无法理解。”

扔下这句话,鹤凡身后,无数猩红触手瞬间喷薄而出,直接插入低下,或升入高空,顷刻间,便将整个星球完全覆盖掉。

“我也无法理解。”

见到这番场景,卡尔呢喃了一句,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即使掌控一切,也应当保持谦卑和敬畏,宇宙这么大,鬼知道有没有极限。”

嘀咕了一句,鹤凡单手一抓,整颗星球瞬间土崩瓦解,化为了黑光的养料。

茫茫的黑色星空中,片刻后,便只剩下了一个寂寥的背影。

喜欢灵笼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